第二十章 决战(二)

  第一卷 修真奇旅
  [1/1页]
  时间飞快,转眼便过去了七天。
  原本重伤不醒的李逸在飘雪的全力救助下终于醒了过来,不过,他的身体却是依然没有好转,整个样子就像一位行将就木的老人,身体虚弱得吓人。
  “李逸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啊,你怎么变成了如今这个样子!”
  见李逸苏醒过来,飘雪急忙出声问道,言语中带着焦急,带着不安,更有着淡淡的杀意。
  “呵呵,没事儿”李逸虚弱的安慰道:“这不过是被禁术反噬的后果罢了,死不了的。”
  飘雪闻言,心中无比担心,一张俏脸都变了颜色,看着李逸那无所谓的表情,不由得开口骂道:“禁术?你施展禁术了?你为什么要施展禁术!你不知道禁术反噬的后果吗?你个混蛋!你个大混蛋!”
  自从认识李逸开始,飘雪便一直是个乖乖女,天真得过分,可爱得离谱,平日里都傻傻的,呆呆的,除了对李逸撒娇外,从不敢对李逸大声说话。如此这般,并不是因为她求李逸传她法决,而是因为她将李逸当做了朋友,因为他是她数百年来第一个朋友,她怕他离她而去,可如今,看到李逸如此虚弱,如此不负责任说话,她是又气又担心,所以忍不住开口骂了李逸。
  “呵呵,我没事儿,你就别骂了,这禁术反噬要不了我的命的,不过以后又得大补了,到时还得麻烦你呢。”李逸轻语。虽然被骂了,但他的心中却是带着淡淡的满足,仿佛自己回到了玄黄世界,回到儿时,回到了被人关心,被人呵护的美好时光。
  “哼,尽说胡话,什么叫麻烦?你的事儿就是我的事儿,怎么能叫麻烦呢?”飘雪闻言,顿时不高兴了,撅着小嘴一脸的不乐意。不过看到李逸拿虚弱的样子她又不由得一阵心痛,美眸含泪的说道:“以后别用禁术了,你现在不过是个筑基期的修士,体内那点灵力怎么能够施展禁术啊!以后没我的同意不能乱用法术!至于什么禁术你想都别想!”说道最后,飘雪又变得霸道起来,活脱的一个小辣椒。
  看着飘雪那生气的样子,李逸不由的轻笑道:“呵呵,我以前还真没看出来,原来我家天真的小白也有辣椒的潜质啊,看来老道真是老了。”
  “嗯哼?你说什么呢?我可一直都是天真可爱,什么叫小白,什么叫辣椒?哼,等你身体好了看我怎么收拾你。”说罢,飘雪还扬了扬粉拳,向李逸示威。
  “呵呵,好了好了,你要收拾我也得我好起来不是?现在还是让我先休息吧,我感觉好累,真的好累啊。”没说几句话,李逸的声音便弱不可闻了,到了最后更是直接躺在了飘雪的怀中。
  “哼,你个大傻蛋,大笨蛋,明明就是一个小孩子却每天都说自己是什么老道老道的,每天都要装得高深莫测的样子,现在好了吧,终于吃苦头了吧,看你以后还敢不敢装高人。”看着怀中睡去的李逸,飘雪忍不住喃喃自语,眼中尽是担忧。
  许久之后,在确保李逸无碍后,飘雪终于放下了李逸,一个人向着外面走去.。一边前行,一边自语:“现在终于轮到我保护你了......等你醒来的时候,我会陪着你一起看那美丽的夕阳。”
  话音落下,飘雪已然到了洞门之前。
  “咔嚓......”封闭了九个月的洞府大门终于打开了,随后,飘雪带着一身七彩霞光慢慢的向着洞外走去。
  她不急不缓,仿若闲庭散步,她姿态极美,若九天仙子,不食人间烟火,只是,那双美眸中却是闪着寒光,仿佛要冻裂空间。
  “银狼,你给我滚出来!”飘雪凌空而立,站于洞府之前,娇声大喝,无边的杀意自其身上喷薄而出,直震得风云倒卷,大地轻颤,万兽跪伏。
  飘雪的话音刚刚落下,药峰之中顿时传出猖狂大笑。
  “哈哈哈,没想到你居然自己出来了!如此甚好啊,如此甚好啊!”大笑的不是银狼,而是闭关的银蛟老怪!
  原本闭关的银蛟老怪,正思索灵力充沛之后如何攻破飘雪的洞府,不想,却被飘雪的大喝声惊醒了,而后放出神念才知正主出洞了,于是大笑而出。
  “你是银狼请来的帮手?”飘雪双眸喊煞,冷声问道。
  “哈哈,小女娃气势十足啊,居然敢如此同本座说话!你让本座说你什么好呢?”银蛟老怪一脸的怪笑,眼中寒光闪烁不断。
  “哼,一条成精的长虫罢了,对你怎么说话都是一样的,难道你以为你是什么?”飘雪冷哼,双眸之中尽是不屑。
  “哈哈哈,果然是伶牙俐齿的黄毛丫头!”银蛟闻言,顿时大笑起来,眼中杀意甚浓,不过,在发现飘雪的修为隐隐快到大成后期了,他也不愿生事儿,当下冷声道:本座也不想多说,只要你将七彩灵花叫出来,老夫既往不咎!不然......”
  “不然怎样?难道你想杀我?我看你没那个能耐吧?”飘雪一脸不屑的说道。
  “好、好、好!既然你如此不知死活,那老夫就成全你吧!至于那七彩灵花,待老夫杀了你再说!”银蛟大怒,双手白芒闪烁,忍不住就要出手。
  不过就在此时,空中却是传来了银狼的声音。
  “前辈,你可千万别辣手摧花啊,她可是晚辈要的人!”银狼一脸贱笑的出现在银蛟身旁,两眼放光的看着飘雪。
  “哼,我自有分寸,你看着就好!”银蛟冷哼,大袖一挥便祭出了一把上品灵器,银龙刀。
  只见,那把寸长的银龙刀迎风而涨,眨间便成了一把长有数十丈,全身闪闪烁银色闪电的恐怖巨刀,其实带着一股毁天灭地的刀芒,快若闪电的向着飘飞劈去。
  银刀划过,空间震动,巨大的刀芒闪烁着无量光芒,其之上的恐怖闪电状若龙蛇,仿佛可吞噬一切,刀势之强,不可抵挡。
  见银刀劈来,飘雪依然不躲不闪,脸色无悲无喜,看不看见丝毫的波动。
  “败!”
  就在银色巨刀即将劈落而下,那银蛟老怪露出喜色的刹那,空中却是响起了飘雪的轻喝。
  顿时,只见一个大约十丈,闪着无量金光的败字突然横空而出,其上散发着惊天威势,犹如天帝法旨,可压诸天十地。
  “嘭......”
  闪烁这无量银芒的巨刀,狠狠的劈在了金色败字至上,发出惊天巨响,震得天地晃动,白云溃散。不过,却未能将那败字劈开,反而被震得倒飞了出去。
  “败!败!”
  飘雪得理不饶人,在击退银刀的瞬间再次打出法决,拍出两个败字,分别攻向银狼和银蛟二人。
  “不好!快跑!”
  银狼见状,当即掉头就跑,不敢硬接。想到上次飘雪还是大成初期的修为便一击重伤了自己,如今飘雪都快大成后期了,若是被她打中,那自己肯定比上次更惨,极有可能当场挂掉,想到这些他不能不逃。
  “哼!丢人现眼,看本座如何破它!”见银狼狼狈而逃,银蛟老怪顿时冷哼一声,随后,一个掐诀甩手向着空中拍出一掌。
  顿时一个十丈大小,闪烁着无量金光的手掌凭空而出,对着镇压而来的败字拍去。
  “伏魔金印!”
  “嘭......”
  巨响再起,比之先前更加恐怖,那弹飞银刀的金色败字瞬间被伏魔金印打破,化作点点金光,消失在空中。
  不过,转眼间,第二个金色败字却是再次迎了上来,狠狠的撞在了伏魔金印之上。
  “嘭.....”伏魔金印,应声而破,瞬间变为点点金光,溃散空中,步了败字的后尘。
  金色败字余威不减,犹如天帝法旨,狠狠的向着银蛟镇压而下,想要将其彻底粉碎。
  “怎么可能!”
  见那金色败字势不可挡的镇压而来,银蛟老怪顿时大惊。摇身一变就显出了本体,狠狠的向着袭来的败字一尾扫去。
  “嘭.....”
  “咔嚓......”巨响响起的同时,更伴随着金属断裂之声,只见那巨大的蛟尾在撞上败字的瞬间便蛟鳞破碎,蛟血四溅,整个尾部都被生生剥掉一成皮!不过,败字的攻势却是被挡下了!
  “你找死!”挡下一击的银蛟老怪顿时怒发冲冠,蛟身摇摆间便向着飘雪冲杀上去。同上,全身黑芒闪烁,发出恐怖毒气,想要将飘雪活活毒死。
  “死吧!”
  飘雪丝毫不惧,对着冲杀而来的银蛟龙再次拍出三个败字。
  “砰....砰.....砰......”三声巨响自银蛟的身上爆发而出。
  巨大的蛟身瞬间鳞甲破碎,血肉横飞,眨眼间便失去了三分之一的躯体。
  “啊......”
  原本以为靠着毒气护体,能冲杀到对方身边,将其一举拿下的银蛟顿时发出惊天惨叫,当下掉头便跑,连杀手锏都不敢用了。
  “怎么想跑么?你难道不想为你所作的事情负责么?”飘雪脚踏穿云步,一个闪身便挡住了银蛟老怪的去路。
  “你!你别欺人太甚!”银蛟惊怒交加,对着飘雪咆哮道。
  “欺你么?你是自找的!”说罢。飘雪再次出手,对着银蛟再次拍出一个法决。
  “斩!”
  话音落下,一个十丈大小闪烁着无尽红芒斩字横空而出,其上的无边杀气,似要洞穿天地。它犹如神王的杀令,带着无尽的杀机,向着银蛟狠狠撞去。
  “神龙刺!”
  感受到斩字至上的恐怖杀机,银蛟老怪再也不敢藏拙,顿时使出了杀手锏,神龙刺。
  “嘭......”
  惊天巨响再次发出,同时红芒崩碎,黑芒溃散,空中下起了倾盆血雨。银蛟那百丈蛟躯在这一击之下,瞬间支离破碎,化作化作了漫天血雨。
  “这.....死有余辜吧....”
  见此一幕,飘雪的心忍不住颤抖了,不过,在想到李逸后,她却不再在意了。
  “哼,收取你的龙胆,算作对李逸的赔偿!”
  只见飘雪玉手一伸,瞬间自血雨中取出一口磨盘大小的龙胆,而后,转身离开。
  “啊......”
  与此同时,百里之外传却是来银狼的惊天惨叫,片刻之后,整个天地才再次恢复了平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