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决战(一)

  第一卷 修真奇旅
  [1/1页]
  所谓杀手锏,指的是那种威力极大,破坏力极强的恐怖绝招,一经使用便会瞬间抽空自身的绝大部分灵力,爆发出超越自身数倍实力的恐怖威力。不过,如此一来却是让自己失去了再战的能力,所以杀手锏一般都是留在最后,不到万不得已是不会施展的。
  “前辈,你真的要施展杀手锏么?如此一来,若是那贱人冲杀出来,我们怎么办?”银狼闻言,顿时心神狂跳,心中暗道,你要是一击灭了那贱人那还好,要灭不掉,她冲杀出来,那老子不是陪你送死么?想到飘雪那恐怖的一击,银狼不由得打了个寒战。
  “哼,冲杀出来?难道你以为本座只能施展一次杀手锏么?!若是能一击攻破洞府大门,本座再施展一次灭杀她又如何!”银蛟冷笑,对于银狼的话毫不在意。
  本来杀手锏这种绝招一般人是只能施展一次的,不过,这银蛟却是在多年前得到了一颗能瞬间恢复灵力的极品灵丹,如此,他便有了施展两次杀手锏的能力。当然,这也是的保命手段之一,若是在平日里,他是舍不得用掉那颗灵丹的,不过如今碰上了七彩灵花,那他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银狼闻言,心中大惊,暗道这老东西藏得还真深,若不是他自己说出来,或许自己还真不知他私下藏着的手段,若真如先前所想,来个渔翁得利,那多半性命难保了。想到这里银狼不由得冷汗直流,急忙恭维道:“没想到前辈还有如此手段,看来是晚辈多虑了。”
  “哼,我的手段又岂是你这种小妖能够知晓的!”银蛟不屑的看了银狼一眼,开口道:“现在我施展杀手锏,若能轰开洞门,你第一个冲进去,没问题吧?”
  “没问题,晚辈定当第一个杀进去!”虽然心中十分的不乐意,不过银狼却是装出一脸了激动,那样子就像扑食的恶狼。
  “如此甚好!我们动手吧!”说罢,银蛟摇身一晃间便飞到了距离银狼百丈之外,同时,口中大喝道:“随时注意那洞门的情况,本尊出手了!”
  “昂.....”一声龙吟自银蛟的口中发出,震得药峰颤抖,彩云溃散。
  只见他全身黑芒一闪,片刻间便将整片天空染成了黑色。
  黑色所过之处,灵花凋谢,灵草死绝,但凡被黑芒笼罩的地方都变成死地!
  “这是.....毒!”银狼大惊失色,一声惊呼便闪身到了数百丈之外,不敢靠近。
  毒龙潭的毒到底有多厉害银狼不知道,他唯一听说的便是一名渡劫期的妖修曾经去找这银蛟老怪的麻烦,结果,这银蛟老怪却是拼着重伤将那渡劫强者拖到了毒潭之中,以毒潭之水将其活活毒死。如今看到银蛟的全身喷薄而出的无边毒气,银狼自然不敢靠近,即便是远远的看着也觉得毛骨悚然。
  片刻之后,当那无边的毒气达到最浓的时候却是突然收敛了,转眼间便被银蛟收拢了回来,聚集在他的那只丈长的银角之上。
  “神龙刺!”
  只听银蛟一声大喝,其头上银角顿时发出无量银光,转眼间间便与银角之上的漆黑的剧毒融为了一体。而后,只见他以蛟身为剑身,以银角为剑尖,瞬间化作一柄闪烁着无限光芒的神剑,狠狠的向着洞门刺去。
  巨大的蛟龙之剑,犹如一柄天神之剑,一剑划过天地震动,风云倒卷,整个天剑药峰都颤抖不停,似要崩塌,山上的灵禽蛮兽更是死伤无数,大片的灵材瞬间化为灰飞。
  “轰........”巨响传来,整个药峰剧烈颤抖起来,山峰之上更是坍塌无数,滚落无数巨石,整个药峰仿佛遭遇了天灾。
  “咔嚓.....”
  巨响之中,银蛟的银银角依然插在了洞门之上,原本明亮的玄武法阵此时却是失去了光彩,整个洞门之上布满裂纹,那咔嚓之声正是门上传来!
  “快动手!门要破了!”银蛟大喝,那巨大打蛟身不停的摇晃着,想要更进一步。
  “魔狼裂空!”银狼见状,瞬间就使出天赋神通,巨大的狼身犹如一道闪着银芒的流星,狠狠的向着洞门撞去。
  与此同时,洞府之中修炼的李逸之听到那声巨响之时,顿时心神狂跳,一个闪身瞬间出现在了洞门之前。
  当见到洞门之上那无数的裂纹已经快要消失的玄武法阵时,不由得脸色大变,当下就咬破了舌尖,对这洞门喷出一口精血。
  随后,飞快的拿出十颗天元丹,毫不犹豫的吞了下去,飞快的勾画符文,修复法阵。
  只见,他手上白芒闪烁,无数玄武之影不断产生,片刻间已经划出成千上万。
  众多的玄武之影犹如兽潮,不停的涌向玄武法阵之中,飞快的修复着法阵,片刻间已将法阵修复了大半。
  不过,就在此时,那银狼的攻击已经到了。
  “轰.......”山摇地动,乱石纷飞,玄武法阵再次暗淡下来,洞府的大门之上裂纹更多了。
  李逸见状,当下再次突出一口精血,一手勾画符文的同时更是打出一禁忌法决。
  “急!”
  法决出口,李逸的动作瞬间快速起来,勾画符文的速度比之先前快了数倍不止。不过,在他动作的同时,他的七窍已是鲜血直流,样子无比凄惨。
  洞府之外,银蛟只觉自己的银角正不停的向外退,仿佛受到了洞门的排斥,当即对着银狼大喝道:“快啊!用尽全力!”
  “不行啊前辈,那玄武之影正在急剧恢复,如今快要恢复的最初的样子了!我们攻不破啊!”银狼大叫,一条猩红的舌头正长长的拖着,口中喘着大气。
  “什么!怎么可能!”银蛟闻言,顿时大惊,蛟头一摆之下便将银角取了出来,而后一脸不信的看着洞门之上的玄武之影。
  “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眼见那玄武之影不断凝实,银蛟老怪顿时便仰天咆哮,发出阵阵不甘的龙吟。
  银蛟老怪仰天咆哮,巨大的蛟尾不停的拍打着天剑药峰,将整个天剑药峰震得颤抖不断,山石头乱飞,那样子就像恶龙毁山。
  银狼见状,不由得背脊发凉,生怕这老家伙发起狂来将自己灭了,于是连忙问道:“前辈,我们现在怎么办?”
  “哈哈哈,怎么办,怎么办!我怎么知道怎么办!这该死的残阵,为何有还有如此的威力!这洞府之中定有古怪!有古怪啊!”银蛟发狂,不停的以蛟尾拍打山峰,仿佛要将其震碎。
  银狼见状,再也不敢相问,一个闪身便飞出了老远,远远的看着银蛟发狂。
  “砰......”
  “砰......”
  ..........
  乱石纷飞,山摇地动,天剑药峰犹如末日降临,无尽的灵禽蛮兽不断的自山中逃出,场面混乱而又震撼。
  “嗷......”
  不知过了多久,那发狂的银蛟老怪在发出一声不甘的咆哮后,终于听停了下来,而后再次化作人身,有些虚弱的走到银狼跟前,道:“那该死的大阵如今是破不了!我体力的灵力差不多已经枯竭了,我必须马上闭关!不过,下一次我一定会成功!你最好做好准备!下一次我们一定会成功!”
  “全凭前辈调遣!”银狼抱拳。
  “好!我等先且恢复灵气,三个月后再来攻击一次,我就不信那洞府中真有用不完的灵气!”银蛟喊声道,随后,在不甘的看了一眼飘雪洞门外便向着自己的洞府飞去了。
  “哼,那我就再等三个月,破门之时就是你身死之日!”银狼看了一眼银蛟的洞府后,也转身离去了。
  洞府之中,施展禁忌法决的李逸在完成了最后一道符文之后就彻底昏过去了,此时正生死不知的躺在大厅之中。
  而飘雪的房门依然紧闭,仿佛没有受到先前的丝毫影响,显然她已经进入最后的关键时期。
  时间飞快,转眼间两个半月过去了。
  没有银狼和银蛟两大妖修捣乱的天剑药峰再次回到了先前的样子,原本毁掉的草木再次获得了新生,长势极好,整个天剑药峰更加青翠了。
  这一日,飘雪那关闭了快三个月的房门终于打开了,炼化了一朵七彩灵花的飘雪终于走了出来。
  她全身闪着淡淡的七彩霞光,美得好似天仙,身上流露出的气息也比之两个多月前更加强大了,浑身上下都透露凌厉的气势。
  “李逸,李真人!我成功了,我成功了!”飘雪大声呼唤着李逸,言语中尽是欣喜。不过却是没有得到李逸的回答。
  见李逸没有回答自己,飘雪当即娇笑道:“嘻嘻,夫君,你到哪里去了,你家娘子突破了,如今快到大成后期境了!你不出来奖励一下么?”
  若是平日里,飘雪如此说话,李逸必定会勃然大怒,而后飞快的跳出来让她别叫,如此百试不爽的绝招到了今日却是失灵了,李逸真人居然自始自终都没出身,更谈不上现身了。
  “怎么回事儿?难道李逸出去了?”到了此时,飘雪终于感到了不妙,顿时放出神识,对着洞府扫射。
  片刻不到,飘雪便发现了李逸的踪影,随后飞快的跑进了李逸的房间,看到闭目打坐的李逸,不过,不同前面见到的那样,此时的李逸身材枯瘦,皮肤发黄,发如枯草,原本稚嫩的模样已然变得无比苍老,看上去就像一个七老八十的老头。
  见此一幕,飘雪的俏脸顿时变得无比苍白,当下,一个闪身出现在了李逸的身后,为他渡去灵力,助他疗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