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银蛟出手

  第一卷 修真奇旅
  [1/1页]
  天剑药峰,飘雪洞府之中。
  李逸盘腿而坐,两手不停的在空中勾勒符文、掐诀结印,并不时的将符文与法决组合起来形成玄妙法阵。在其身后,飘雪同样盘腿而坐,不过却是双手放在李逸的背上,为其渡去灵力,助其勾画防御大阵。
  因为考虑银狼请来的帮手会非同寻常,所以,李逸不得不布下防御最强的玄武法阵,不过,玄武法阵非常复杂,即便他现场演示给飘雪看,飘雪也没法完成所以他不得不亲自上阵,而飘雪则是从旁协助。
  二人如此布阵已经进行了五天,不过,直到今日,法阵也未能完成,如今不过完成了百分之五十罢了,只算得上残阵,防御里比之完整的玄武法阵相差甚远。
  玄武法阵乃是昆仑派诸多藏书之中所记载的最强的一种法阵,据说,若是完全勾画出玄武法阵,那么即便是天仙也不能攻破其防御,防御之强无比惊人。
  不过,因为勾画玄武法阵所需的灵力实在太过巨大,即便是渡劫后期的强者也不一定能单独勾画出来,所以,基本上是看不到完整的玄武法阵的。
  李逸在玄黄世界时,曾侥幸成功过一次,所以,如今勾画起来也甚是快速,不过,因为飘雪的实力只是大成境,所以,如今勾画到后面已然无比吃力,若不是先前准备了大量的丹药,恐怕两人已经无法继续下去了。
  “呼......”李逸长出一口去,抹了一把头上的汗水,对着飘雪道:“丫头不要在渡灵力给我了,这玄武大阵我们是完不成的,后面所需要的灵力太过恐怖了,即便是吃丹药也补不上来,如今也就这个样子了。”说罢,李逸一手掐诀,将空中勾勒出的最后一个貌似乌龟的法阵打入了洞府的石壁之中。顿时,整个洞府银芒一闪,隐隐的显出一个巨大的玄武,其身上龟甲无比鲜明,不过四肢和头部却是暗淡无光,整个大阵并不完整。
  “哎......真是累死我了”飘雪闻言,站其身来,一边活动身一边叫苦,那原本红润的小脸,都失去了血色,看上去仿佛大病初愈。
  “呵呵,你快去吃些丹药吧,或许,过不了几日那银狼就会带人前来了。”李逸笑道,让飘雪先去恢复。
  “哦......”飘雪先生哦了一声,而后又有些不解的问道:“你说我们这半成品的大阵能当得住么?”
  “虽然这玄武法阵不是成品,不过即便如此也能挡住渡劫期的攻击!你不必担心。”
  “那好吧,那我先恢复去了。”飘雪闻言顿时安心了不少,随后,拿了一葫芦的丹药便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开心恢复。
  “这体质果然还是不行,虽然补起来了,但资质实在太差,依然无法凝聚灵力,修真太过困难了,难道真的只能慢慢修炼神、魔法决么?”
  李逸站起身来,看了一眼石壁上的玄武法阵,心中一阵苦涩,原本能独自布出的玄武法阵如今却只能借他人之力勉强布出个半成品,如此巨大的反差让他有些无语。且,所修神决进度之慢更是让他抓狂。
  如今他修那神王废体神诀已有一年,不过,直到今日他也未能练成一式,除了将肉身补起来外再无其他收获,那进步之缓慢确实让他无语。
  他还记得,神诀中提到,若想有所小成达到神人之境,得修炼神诀三百载,若想达到神兵之境,得修炼神诀上千载。也就是说,若想达到渡劫则最少需要三百年的时间,至于想突破至渡劫期,那最少需要千年时间。
  想到这些,李逸就不由得一阵头大。因为神族之人都拥有悠长的寿命,动辄都是数千年,所以对于这千年时间是毫不在意的,不过,人族之人寿命不过百年,唯有修真才能延长寿命,如此一来,若想将神诀修炼大成,那自身境界怎么也得突破金丹期才行,因为唯有进入了金丹期,修士才有千年之命。
  “看来,这修炼神诀也不是办法,虽说身体的境界是能提升,但若是在三百年的时间里无法突破神人之境,我唯有死路一条了!”
  因为李逸如今已是筑基修士,所以有三百年的寿命,不过若是三百年中无法突破金丹,亦或者无法将神诀练至神人之境,那他只能老死,对此只能寻找延寿之方。
  “延寿金丹倒是能延长百年的寿命,不过那些材料怎么来呢?”李逸眉头紧皱,想了许久也只是想到了延寿金丹。不过,因为想要炼制延寿金丹却甚是困难,那些炼丹的材料不是轻易能集齐的,这让他很是无奈。
  就在李逸为了如何延长寿命而苦恼不堪的时候,洞府之外却是响起了银狼的声音。
  “飘雪贱人!你家狼哥捉你来了!还不快快出来受降!”有银蛟压阵,银狼叫得是嚣张,中气十足,不可一世。
  李逸闻言,眉头微皱,眼中寒光闪烁不断,心中杀意滔天,可想到自己的修为不过筑基初级,他顿时就无语了,心中苦笑,曾几何时自己也沦落到任人欺负的境况了。
  “唉.....实力啊实力,实力不是万能的,没实力是万万不能的,师兄诚不欺我啊。”突然间李逸想到了他师兄在他小的时候给他说的话,如今想来,还真是这么回事儿了。
  “李逸,刚才是那银狼的声音!他真的来了!要不要我出去教训他?”原本恢复灵力的飘雪在听到银狼的喊话后,当即就皱着琼鼻走了出来,有些生气的向萧飞问道。
  “不必理他,你先恢复灵力,待我看看外边的情况再说。”李逸摇头,让飘雪不用理会,随后,一手伸出,在空中勾画了一阵之后,顿时出现一个一尺大小的符文灵镜。
  通过灵镜,萧飞一眼便发现了来人,其中一人正是飘雪向他说过的银狼!
  “飘雪,你看看,那和银狼站在一起的老头是何妨妖修,看样子有些棘手!”李逸皱眉,原本他是想通过灵镜观察对方的修为的,可如今自己的修为实在太低,根本不能准确的看清对方的深浅,于是只能让飘雪来认。
  “这老头我也不认识呢......不过,貌似很强的样子....”飘雪摇头。
  “我看他眼中的精光内敛,浑身灵力凝而不散,修为应该到了大成后期以上,不过是否是渡劫期的高手我就无法看出来了。”李逸苦笑,如今只能凭着自己两百年的阅历来判断对方的实力了。
  “啊,渡劫期高手啊,那我们不是很危险?”飘雪大惊,一张俏脸都绷紧了。
  “丫头,别想太多,即便他是渡劫期的高手又能如何?就凭他一人是无法破了这玄武法阵的,所以你还是赶快回复灵力吧,同时,也赶紧修炼,争取早日达到大成中期,到时,凭着不败仙决,你完全可以同渡劫初期的巨头对战了。”李逸安慰道。
  飘雪闻言,俏脸顿时红了,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啊,真的么,我能那么厉害么?”
  “呵呵,没错,你有那么厉害的,快去修炼吧。”李逸招了招手,让飘雪快去修炼,而飘雪呢,当然高兴得像个小孩子一样,飞快的跑进了房间,开始闭目打坐。
  “暂且不予理会你们,等到飘雪突破大成中期,那时再找你们算账。”李逸看了看灵镜中的银狼二人,眼中寒光连闪。随后也不予理会银狼的叫骂,开始了自己修炼。
  洞府之外,原本中气十足的银狼在连番叫骂无果后,已经没了底气,在看了看身边银蛟老怪后,顿时停了下来,道:“前辈,那贱人肯定知道我请了帮手,不敢出来了,如今我们怎么办?”
  “哼,不过是个大成中期的妖修洞府,看我一掌劈了它!”银蛟老怪冷哼,在其说话的同时,他的右手已经抬起,随后快速的掐出一个法诀向着洞府的大门印去。
  只见,银蛟一掌拍出的瞬间,空中蓦然出现一个闪着金光的金色大手印,其上露出的灵力波动直让银狼都感到头皮发麻,那道掌印让他感到了死亡的危险。
  “轰.....”
  金色的大手印与洞府大门碰撞在一起,发出滔天巨响的同时,更是将整座天剑药峰都震动了,惊奇无数灵禽猛兽。不过,那洞府的大门却是纹丝不动,没有受到丝毫的影响。
  “怎么可能!”二人见状不由得惊叫了出来,一脸的不可置信。
  片刻之后,银蛟率先反应过来,当下对着银狼大喝道:“银狼,你不是说对方只是一个大成中期的妖修么!她的洞府怎么可能有如此强的防御大阵!”
  被银蛟怒喝,银狼顿时冷汗直流,当下解释道:“这个.....这个我也不知道啊,她的实力真的只是大成中期,这是真的,晚辈不敢说谎。”
  银蛟老怪也不是常人,在听到银狼的解释之后稍作思考也想通了其中的缘由,知道对方的实力肯定不如他,不然对方早就杀出来了,于是冷哼道:“谅你也不敢说谎!”
  说罢,也不顾银狼的感受一个人摸到了洞府大门外,仔细的考察了起来。
  “哼,死长虫,让你先得意一阵子,等那贱人出来和你拼得两败俱伤的时候,让你尝尝我的厉害!”
  如今再次受到银蛟的鄙视、怒骂,银狼心中的恨意愈发严重了,此时看着银蛟的背影,真有捅上两刀的冲动。
  片刻之后,一直观察洞府大门的银蛟老怪却是突然笑了起来。
  “哈哈哈,原来是这样!防御大阵,难道只有你会布阵么?我倒要看看你这防御大阵能防得了几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