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银蛟道人

  第一卷 修真奇旅
  [1/1页]
  银蛟洞府身穿一袭银色长袍的银狼正一脸愁容的坐在大厅之中,一旁,两名唇红齿白,留着两个羊角小辫、身穿红色小衫,手持玉瓶、葫芦法器的小道童,正站于厅门两侧,并不时打量着厅中的银狼。
  五日前银狼便来到此地,不过,时至今日他也未能见到银蛟一面,几日来他唯一能见到的只有眼前这两名道童,这让他狠是郁闷。
  许久之后,沉默的银狼突然开口,道:“两位童子,不知道你家主人什么时候出关?在下真有要事相商!”
  此话已是他第一百次说起了,前面九十九次得到的回答都是一句“我就主人还在闭关,请客人耐心等待”,对于这次,银狼也没抱什么希望。
  果然,那两名道童在听到银狼的话后,再次异口同声的回道:“我家主人还在闭关,请客人耐心等待。”说罢,两名道童对着银狼行了行礼,全都退下了。
  “唉,这银蛟老怪到底在搞什么!居然让我等了五天!难道还让我等上一年么?”银狼心中暗怒,可却不敢表现出来,人家可是大成后期的老怪,比之自己不知强上多少,且,自己本是有求与他,当然不能得罪,于是他只能闭上眼睛入定练功。
  片刻之后,那两名离去的童子,已然来到的毒龙潭边的一处凉亭处,此时,正站于凉亭之中,恭敬的看着毒龙潭。
  毒龙潭,乃银龙修炼的地方,潭水漆黑无比,潭上更是飘着墨绿的毒气,水潭四周除了耐毒的灵树、灵草生长外,看不见其他生物!
  突然间,原本平静毒龙潭顿时毒气四溢,潭水沸腾,墨绿的毒气不停的自那漆黑的潭水中升起,同时,传出一个一个带着阴冷气息的声音,“那只小银狼还如先前那么嚣张么?”
  “如今那人很是老实,再也没先来时的锐气了,现在多半在打坐练功,等待主人召见。”两道童躬身回道。
  “哦?这还差不多,不过,本座还要让他再等几天,让他知道想见老夫便得放低姿态,认清自己的身份!”那苍老的声音再度响起,毒龙潭水又是一阵翻腾,毒雾滔天。
  “主人英明!”两道童称赞道。
  “好了,你们俩先下去吧,给我传话那小子,说本座,五日后出关见他!”
  两道童闻言,当下对着毒龙潭躬身行礼,随后退了下去,向着银蛟洞府走去。
  “唉,那只银狼也真可怜,到了现在还不知道主人为何不见他,如今只能傻傻的等着,真是可怜呢。”
  “呵呵,谁叫他来的时候不懂礼貌?居然敢直呼主人的名讳,他一个大成初期的妖修有何本事直呼主人的名讳?如今被主人凉着也算是自找。”
  两道童,一边赶路,一边窃窃私语,讨论着银狼之事,话语中有同情也有幸灾乐祸,两人感叹不一。
  本来,银狼前来的那日,银蛟老怪正在炼制法器,整个心神都投入到了炼器之中,不敢受到一丝打扰,而他的两位道童则是替他守在洞外,为其看门,防止有人打扰。结果,银狼却来了,且不受两名童子的劝告,扯着嗓子就叫了一句“银蛟老哥,小弟银狼前来拜会,有要事相商”。
  这不喊还好,一喊便喊出篓子了。原本不敢分心的银蛟在听到银狼的话后,顿时出现片刻的走神,让得即将成型的上品灵器一下就报废了,这让银蛟无比恼怒。不过,这还不是让银蛟不理银狼主要原因。银蛟之所以对其避而不见,原因只在银狼喊的那句“银蛟老哥”。
  想他银蛟修道千年,实力之高,堪比渡劫初期强者,比之银狼不知利害多少,如此身份怎么、能和银狼称兄道弟?且,他体内流着伟大蛟龙之血,比之银狼这种低等种族不知高贵多少,银狼怎配同他平辈论交?于是乎,银蛟老怪当下就将银狼凉了起来,让他认真反省。
  “算了,我看那银狼也蛮可怜的,虽然到了大成境,但却是少了些礼数,还是让我告知于他,让他反省反省吧,免得主人接见他的时候,他又惹出祸事,连累了咱。”
  两名童子议论一番之后,那可怜银狼的童子终于做出决定,要出手帮帮银狼。
  “哈哈,就你心善!不过,你说得也有道理,还是稍稍提醒他才好,免得惹祸上身。”另一名童子在稍作思考之后也同意了。于是,二人再次去了大厅。
  在银狼目瞪口呆的表情之下,两名道童很是认真的将诸多礼数告知了银狼,让银狼不要再犯错误,如此话语却是听得银狼五脏出血。
  想他银狼也是一个大妖,虽然血脉不是神兽近亲,但也是狼族中的王者,比之蛟龙一族也不差多少,且,自己修道不过数百年,如今已是大成初期境,如此天赋比之修炼千年的银蛟也不遑多让,自己好心拉拉关系,称他一声老哥,却是得来这番待遇。这让银狼怒火中烧,险些暴走。不过,考虑到自己还得找飘雪报仇,银蛟也咬着钢牙忍下来了。
  “多谢二位告知,在下定当注意。”银狼涨红着脸,低声回道。
  “客人真是客气,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先退下了,我家主人将在五日后,前来与客人相见,希望客人能把握机会。”说罢,两名童子再次离开。
  “该死的老长虫,居然如此待我!有朝一日,我银狼定要你百倍偿还!”看着道童离去的背影,银狼双眼泛红,心中暗暗发誓。
  五日后,当红日爬上山头的时候,原本平静的毒龙潭突然沸腾了,墨绿的毒气、漆黑的潭水滔天而起,将毒龙潭的上空都染成了黑色。
  只见一条长足百丈,粗有数丈的巨大银蛟自毒龙潭中腾空而起,停在了毒龙潭的上空,舒展筋骨,片刻之后,那银蛟全身白光一闪,顿时化为了一名白发白须,鸢肩豺目,耸肩似鹰,目凶如豺的高大老头,凌空而立。
  “恭迎主人出关!”毒龙潭边,两名等候多时的道童,对着银蛟躬身行礼。
  “嗯”银蛟点头,凌空踏步而下,出现在两名道童的身旁,向着两名道童问道:“那小银狼还在大厅?”
  “是的,他还在等带主人召见。”两道童齐声回道。
  “想来他也知道自己错在什么地方了吧,既然诚心悔过,那本座就给他一次机会,看他到底是为了何事要请本座帮忙!”银蛟眼中神芒连闪,不知道想些什么。一番思索后,银蛟便带着道童向着自己的洞府走去。
  大厅之中,等到了十日之久的银狼此时正闭目练功,不想,却被厅外传来的喊话声惊醒了。
  “小银狼,你找本座所谓何事啊!”银蛟的声音蓦然传进厅中,顿时惊醒了银狼。
  “晚辈银狼,是来向前辈献宝的!”银狼闻言,当即起身,向着厅门快步迎了上去,对着正缓缓走来的银蛟躬身抱拳,姿态放得很低。
  银蛟见状,不由得点了点头,道:“你说你是来献宝的?那宝物何在呢?”银蛟迈步向前,走到了厅中,做到了高堂之上,不以为意的向银蛟问道。心中暗道,你一个穷小子有什么宝物可献?
  “前辈,这宝物非同寻常!晚辈本想采来送予前辈,可谁知被一大妖抢去了!”银狼抱拳道。
  “哦?难道这东西的灵药?”银蛟挑了挑眉头,有些疑惑,不过还未等银狼回答,又再次说道:“难道现在还有什么灵药能吸引我的么?若是灵丹,那还不错!”
  如今,银蛟的修为已经到了大成后期大圆满之境,只要他愿意,他随时就能成为渡劫强者!不过,银蛟龙却是不敢渡过,如此这般,只因为到了渡劫期就得渡雷劫,而他对于渡劫却是没有信心,如今他最需要的便是渡劫丹!
  “哈哈哈,前辈这就说错了!天下灵药何其之多,不少灵药都胜过丹药,只是前辈未曾遇上罢了。”银狼大笑,目光中隐隐带着不屑。
  “哼,你的意思是说老夫的眼光不如你!”银蛟冷哼,看向银狼的目光顿时冷了下来,同时,一个阴冷至极的气息瞬间笼罩整个大厅。
  银狼见状,顿时大骇,脸上的笑容更是瞬间凝固,于是急忙解释道:“前辈会晚辈了,晚辈不是这个意思......”
  “哼,不是这个意思,那你是什么意思?”银蛟冷哼,不过却是收回了威压。
  “这个......晚辈发现了传说中的七彩灵花!我想前辈一定没有遇见过吧?”见银蛟收回威压,银狼不由得摸了把冷汗,当即开口说道。
  “什么!七彩灵花!”银蛟闻言,顿时站了起来,一脸激动的看着银狼,“那七彩灵花现在何处!对方实力如何!”
  若是其他灵药,根本不会让银蛟如此失态,不过,这能瞬间提升千年道行的七彩灵花就另当别论了,若是他能得到,那他就有足够的信心扛过九重天劫。
  “那七彩灵本是生长在天剑药峰之上,十日前晚辈偶然发现,本想采来送与前辈,不料被山中的一个大妖给半路劫走了。”
  “哼,这些都是废话,快说说对方是什么实力!”银蛟龙冷哼,对于银狼的鬼话,他可完全不会相信,任谁见到七彩灵花也不可能拱手送人,所以,他也不客套,直接开门见山。
  “呵呵,前辈果然是急性子你且听晚辈慢慢.......”
  银狼的话还未说完,便被银蛟打断了,“别废话,你想要些什么,开出你的条件!”
  得知七彩灵花的消息,银蛟已经彻底动心了,此时一心只想得到七彩灵花,对于银狼的表现却是不在乎了。
  “哈哈,前辈果然是爽快之人!晚辈不要那七彩灵花的任何一朵,只希望前辈将那抢我灵花的大妖交给我来处理!“银狼大笑。
  “如此简单?”
  “没错,就是如此简单!”
  “好!此事儿包在本座身上!”银蛟大乐,当下一口答应了,而后向着银狼问道:“你且说说那抢了七彩灵花的大妖修为如何!”
  “那人不过是大成中期的修为,比之前辈不知差了多少,所以前辈不用担心!”银狼目光闪烁,低头抱拳回道。
  “既然如此,那还等什么!你现在带路,老夫这就帮你擒那大妖!”银蛟闻言,顿时大笑,“快快带路,我们现在启程!”
  原本还以为夺花的人修为颇高,有些棘手,可如今听到对方不过大成中期,这让得银蛟心情大畅,有些迫不及待了。
  “好,晚辈来给您带路!”银狼也不矫情,顿时腾云而起为银蛟带路,那样子很是恭敬。不过,银狼的心中却是冷笑不已,眼中尽是狠辣之色,“哼,死长虫,等你同那贱人两败俱伤的时候,看我怎么收拾你!”
  (亲么,每天两更,求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