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飘雪战银狼

  第一卷 修真奇旅
  [1/1页]
  天剑药峰,高有千丈,药峰之巅乃在云海之上,其上灵药芬芳,灵禽起舞,若有微风吹过可见其下的云海翻腾,风景无限好。但是此地却被大妖银狼占据,此景唯他可赏,不过,今日的情况却有些不同。
  药峰之巅,云海之上,一男一女正相对而站,分别站于一株高约半丈开有七色花朵的灵花两侧,而两人的目光也全都紧紧的盯着眼前的七彩灵花。
  七彩灵花,花开七朵,一朵一色,共有七色。此花百年一开花,共需七百年才能出现七色,眼前这朵正是成长了七百年的七彩灵花。
  据说,七彩灵花乃是吸收日月星辉成长出来的灵花,比之吸收天地灵气长成的灵药更加珍贵,一朵花就能增加百年道行,若能吞服七朵灵花,那功效更甚,若能承受得了七色花的药性,那么完全能够瞬间暴涨千年的道行,如此恐怖的药性,确实让所有的修士心动。不过,七色花天地少有,数千年不出一株,没有机缘难以遇上。
  “飘雪妹妹,你看这七彩灵花我们怎么分?”那名身高八尺,身穿黑色大衣,留有一头银发,面相十分俊美的魁梧男子率先开口,对着对面的女子问道。
  “嘻嘻,飘雪是妹妹理应多得一片,那小妹就要四片吧,银狼大哥你看行么?”飘雪娇笑,说话间还不住地对银狼抛媚眼,那样子妩媚至极。
  银狼闻言,顿时感觉全身都飘了起来,曾几何时见过飘雪如此说话,如此妩媚?不过,片刻之后,当他的目光再次扫到七色花上时,不由得清醒了过来,当即开口道:“哈哈,飘雪妹妹越来越有女人味了,狼哥我真是越来越喜欢了。不知道,妹子可愿当我妻子?如此,这花我就送你一朵了,你四我三,如何?”
  银狼一脸的奸笑,对于眼前这个丽人他已迷上数百年了,不过,因为对方的实力居然比他高出少许,所以他不敢用强。不过,因为对方太过单纯,这数百年中他还是占了不少的便宜,这也让他色心难改,这数百年中,他无时无刻不想着如何诱拐对方,让其成为自己的双休道侣。
  “哼,果然是头**,到了现在都还在打我的主意,难道还以为我的当初不懂事儿的小丫头么?既然你如此说,那我就假意答应你吧,到时看你怎么哭。”飘雪心中冷哼。
  这一年多来,虽然她的修为没能进步多少,但心智方面却是成长了,对于夫君、妻子、好人、坏人、朋友、敌人什么的,她已经分得很清楚了。当然,这都是李逸教的。此时的飘雪虽然依旧天真可爱,但也不再像以前那么小白了。
  看出了银狼目的飘雪当下笑道:“嘻嘻,好啊,不过狼大哥可不许反悔哦,还要教我修炼法决哦。”
  “哈哈,没问题,没问题,只要你跟了我什么都好说。”银狼大笑,不过心中却是在想,等你跟了我,你的东西还不是我东西。
  “嘻嘻,狼大哥真好,那么小妹就先采四朵了,剩下的就是狼哥你的。”说罢,飘雪玉手轻点,片刻间已经采下四朵灵花,将其握在了玉手之中,在此期间,银狼丝毫没有阻止。
  “哈哈哈,飘雪妹妹真心急呢,反正我们都是一家人了,这一株还不是我们家的,何必采下来呢,如今却是可惜了。”银狼大笑,一边说着一边向飘雪去,两眼闪着精光。
  见银狼走来,飘雪当场就笑了,“嘻嘻,飘雪知错了,那剩下的几朵就不采它了,我先回去了哦。”说罢,只见飘雪一个掐诀就向着云海中飞去,丝毫没有多看银狼一眼。
  “啊,飘雪妹妹,你怎么走了,你可是答应做我妻子了,现在应该去我洞府才是!”
  对于飘雪的突然离去,银狼当场就惊呆了,随后急忙驾云追去,不过,飘雪的身影已经消失在了云海之中。
  “嘻嘻,银狼谢谢你的好意了,那朵灵花我先收下了,至于其他的事情我可忘记了哦。”
  片刻之后,飘雪的声音自云海中响起。
  银狼闻言,顿时大怒,道:“飘雪!你逃不掉的,你一定会成为我其妻子的!一定会!”
  七色灵花本是世间难求的天材地宝,不过,因为飘雪和银狼的修为差不了多少,若是拼命最多也是两败俱伤,所以,二人都没有选择动手,而是选择了平分。不过,若是以前的飘雪对上银狼,那多余的一朵定然会成为银狼的,这是因为银狼的手段比飘雪多,且飘雪太过单纯。可如今,老谋深算的银狼居然单纯的飘雪骗了,这让银狼彻底暴走了。
  “哼!你个小丫头骗子!你别以为躲在云里就能逃出我的手心!”银狼紧追不舍,向着飘雪的洞府飞去。
  银狼知道,若不趁飘香还未服下七彩灵花先擒住她,那么一旦飘雪全部服用了,其功力定然远超自己,到时,别说擒了,自己逃命都是问题。
  二人驾云狂奔,一前一后不过数里之遥,可就是这数里之遥却成了天谴,让得银狼始终赶不上,只能在飘雪的身后大吼大叫。
  “嘻嘻,银狼你的修为可没变强多少哦,想要追上我是不可能的。”飘雪轻笑,说话间,速度又快上了不少,瞬间将距离再度拉大。
  “你!你逃不掉的!我知道你洞府的所在!你逃不掉!”银狼怒吼,可速度却是快不起来,追不上飘雪。
  “啊!我要抓住你!”
  看着飘雪的身影越来越远,银狼彻底暴走了。只见他一声怒吼,彻底显出了真身,顿时,一只长有十丈,高有三丈的银色巨头蓦然出现空中,随后化作一道流光向飘追去,其速度之快,比之先前快了一倍不止。
  飘雪一路前行,丝毫没有在意身后的变化,此时心中正美滋滋的想着回去后一定要再练一炉丹药,让李逸尝尝,说不定又会有什么新的奖励呢。
  这一年中,虽然李逸时常闭关修炼,但每次闭关出来都会交给飘雪一些**,如今,飘雪已经差不多学全了不败仙决法和穿云步两种**了,至于李逸最厉害的九龙飞天心法她也学会了一小部分,不过因为太难,没能全会。此外,但凡她次练出好丹药,李逸都会教她一种新的丹方,如此奖励很是让她开心。
  “嘻嘻,不知道这一次还还学到什么丹方呢?难道是渡劫丹,那可是好东西呢,真想炼出来。”看着手中的四朵灵花,飘雪又不由得想到了李逸口中说的渡劫丹,心中很是期待。
  不过,就在此时,她的身后却响起了银狼的声音。
  “飘雪,你乖乖的跟我回去吧,不然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只见,那变化本体的银狼已然出现在了距离飘雪不到十丈的地方,此时正张着血盆大口,对着飘雪冷声大喝。
  “呀哎呀...你怎么追上了?”飘雪一只玉手轻捂小嘴,很是吃惊的问道,不过,转眼间,却是天真的笑了,“没想到你的本体这么漂亮啊,嘻嘻,什么时候我也养一只去。”说罢,飘雪使出穿云步,一个闪身就逃开了。
  “啊啊啊,气死我了,既然你不听话,那就别怪我动粗了!”
  只见银狼大口一张,顿时就吐出了一柄闪烁着红芒的尺长飞针,向着前面的飘雪刺去。
  此针名叫红锋,是银狼的本命法宝,如今已经是上品灵器,威力十分强大,且,针上带有银狼的狼血,若是被此针攻击到,那么定会精血被染,影响心智,成为银狼的傀儡。
  红锋极快,转眼间就追上了飘雪,不过,就在其即将刺到飘雪的时候,那空中的飘雪却是消失了。
  “这是什么神通?!”银狼大惊,两只血红的眼睛环顾四方,却是看不到飘雪的身影。
  就在此时,飘雪的声音却是自四方八面传来,“嘻嘻,没想到你居然动手了,好吧,那就拿你试试我刚学的法术,你可以一定要接住哦。”
  话音还未落下,空中便传来恐怖的灵气波动,转眼间一个大有十丈的“败”字蓦然出现,犹如一道可压诸天的恐怖符印,自上而下的对着银狼压了下去。
  与此同时,在那“败”字出现的刹那,银狼只觉全身动弹不得,体内的灵力近乎滞留,即便心中努力的想要躲开,也依然动弹不得,躲不过那个“败”字。
  “傻大个,再不躲就躲不过了,据说这招很厉害的哦。”飘雪的声音再次响起,显得有些紧张。没错是紧张,因为这是她第一次动手......
  “嗷....”
  原本就被“败”字吓到的银狼,在听到飘雪的话后顿时有了吐血的冲动,忍不住发出了一声长嚎。
  “魔狼裂空!”最终,当那“败”字即将落到银狼的身上时,银狼终于使出了天赋神通“魔狼裂空”。
  只见,银狼毛发瞬间变红,一双前爪更是瞬间变得血焰滔天,整个身子如同刚自血海中出来一般,且,就在“败”字即将临身的刹那,他居然获得了自由,举着两只血红的狼爪对着“败”字就是猛划,速度之快,让人无法看清。若是观察银狼的双爪可发现此时的血红双爪上居然达有了大成中期灵里波动,实力之强,乃是先前的一倍!
  “砰......”
  当血爪碰上“败”字的瞬间,巨响响起,直震得药峰之上的灵禽乱飞,灵兽低嚎。同时,交战处更是发出无比耀眼的灵光,直将天上的红日都比下去了。
  这还没完!
  只见那银狼接在下“败”字的后,却是被那恐怖的灵力轰飞了,同时一身毛发瞬间落光,整个身子如流星一般,撞到天剑药峰之上。
  “轰......”
  山摇地动!
  银狼直接被轰到了山体中,足足陷进去数十丈深,坚固的山体生生被砸出了一个十丈大小的深井!
  “啊.....这不败仙决是不是太厉害了....居然连银狼都接不住一招....”天空之上,飘雪白衣胜雪,俏脸有些苍白的站在云朵之上,口中发出惊呼。
  当然,这只是她不了解不败仙决的恐怖,所以有此疑问,若是让李逸知道,她用不败仙决居然连一只修为比她低的银狼都不能一击秒杀,那多半会被气得吐血。
  遥想当年,李逸纵横玄黄世界的时候,所遇之人能是他一合之敌的屈指可数,即便那些和他境界相同的巨擎,也难挡不住他的一击“败”字!
  “我不会杀人了吧,李逸说的,杀人的人都是坏人,坏人会被人唾弃的,我不要当坏人,我不要被人唾弃....”
  想着想着,飘雪的脸上顿时焦急了。不过正当她寻思着是不是要下去就救那银狼的时候,那“深井”之中却是传出了银狼的怒吼。
  “嘻嘻,还没死,我不是坏人了。”见银狼未死,飘雪高兴得手舞足蹈,欢快得像个精灵,丝毫没有因为对方刚才要杀她而生气,不过,在想到李逸对自己说的话后,飘雪还是不打算如此轻易的放过银狼。
  “嘻嘻,李逸说了有仇不报非君子,所以,我是应该找他报仇的,不过,他都受伤了,我就不打他了,嘻嘻,那就用他的三朵七色灵草作为赔偿吧。”
  说罢,飘雪脚踏彩云,再次飞到了药峰之巅,采摘那剩下的三朵七彩灵药。
  与此同时,那身受重伤的银狼也终于爬了出来,不过,全身上下已经没有了毛发,血红的皮肤很是恶心,且,身体更是缩小到了一丈大小。
  “该死的女人,居然藏得这么深,居然抢了我的七彩灵花,此仇不能不报!既然你想独吞,那咱们一拍两散吧!我想那银蛟老怪若是知道七彩灵花出世,他肯定肯定愿意出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