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灵山精怪

  第一卷 修真奇旅
  [1/1页]
  天剑药峰距离雾峰有三百里的路程,一路上多是深山老林,少有凡人居住,路中多蛇虫虎豹,路途很是凶险,一般很少有独自前往天剑药峰的修士。不过李逸却是去了,而且,他还只是一个刚刚筑基的小修士。
  李逸背负一柄差不多和他等高的长剑,腰上夸张一个布袋子,独自离开了雾峰,行走在前往天剑药峰的路上。
  虽说此时的李逸体格不咋地,只有五尺不到的身高,样子不过十二三岁,但他确确实实是个筑基修士,所以,这三百里的路程还是挡不住他的,而路中的虎豹更是不能对他造成威胁。
  因为体质的原因,李逸凝聚天地灵气很是缓慢,几乎没什么效果,这让他很是无语,为此,自从上路,他便彻底舍去了修行,独自游山玩水,观天赏月很是逍遥,这一路看尽了山川之美。当然,在此期间也是少不了遇到危险的,不过,凭着两百年的经历,这一路上出现的危险却是丝毫没能危及到他分毫。
  行走三日后,李逸终于来到了天剑药峰的山脚之下,不过,此时已是黄昏。那西边的太阳已经准备收工回家了,此时唯有半截身子还挂在远处的山峰之上。
  天边,成群结队的鸟儿带着夕阳的余晖,轻鸣着、追逐着回到了自己的巢中,留下的只有那绚丽的晚霞以及夜出的蝙蝠。
  “呵呵,多少年没见过这么美的黄昏了,原来,我也有再见的一天.....”
  李逸身在玄黄世界的时候,自从他懂事,他就开始了修炼,且与同龄的其他人不同,他是修炼的疯子。他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谁,也不知道自己的师傅是谁,他知道的只有他身在昆仑,他有一个掌教的师兄,他是昆仑的希望。为了振兴昆仑,为了看到传说中的仙,成为传说中的仙人,他放弃很多,放弃很多作为人都享有的权力,他一直忙碌着.....
  还记得他第一次天真的欣赏黄昏还是他五岁的时候,那时他还天真的说道,若天边的夕阳不落下就好了,不过得到的却是他师兄笑骂“你小子还太小,有的东西不是你想想那么美好的,等你长大了就知道了”。
  时间一晃已是两百年过去了,而此时,原本快要成仙的他却是莫名其妙的重生到了玄明世界,莫名其妙的多了师傅,多了师兄,不变的唯有的心中的执念,成仙!成最厉害的仙人,俯仰众生,纵横诸天!
  “时间啊,还真不是个东西!”
  看着夕阳,李逸又不经意间想响起了过去的种种,响起了过去的一切,心中有了淡淡的伤感。
  许久之后,当那夕阳彻底落下,山中传来虎啸猿啼的时候,他才收回了心神,开始了入夜前的准备。
  自古以来,不少人都说深山藏虎豹,灵山多精怪,以此告诫后辈不要轻易在深山老林中的留宿。李逸作为一名修真者,这种事情更是见过不少,虽然他不怕深山中的虎豹,但灵山中的精怪还是不能不防的,因为他此时的修为实在太差,如今到了灵气充裕之极的药峰,他也不得不在夜色还未来临之前稍作布置。
  为了防止着灵山中可能出现的精怪,李逸先是拿出来此行带来的一个拳头大小的下品灵器镇魂铃,又拿出一柄长约三尺的下品灵器赤阳剑。随后将镇魂铃挂在自己的脖子上,双手则是握着赤阳剑,盘坐于山脚的一块巨石之上,静等夜的到来。
  这镇魂铃和赤阳剑本不是李逸的东西,他的三件下品灵器已经彻底报废在天劫中了,这是他在搜刮他的几个小师兄的房间时找到,因为他要在药峰长呆,为了以防万一,他也就偷偷带出来了。
  镇魂铃,顾名思义它有镇魂的功效,虽为下品灵器,不过它体内所含的那座镇魂法阵却是渡劫期的高手刻下的,阵法之精细、威力之强大,比之一般的下品灵器强上不少,且因为它的主要功效是靠在那铃铛中的镇魂法阵,所以对于鬼魅之物很有效果。至于那赤阳剑,虽然剑中并没驱邪的法阵,但此剑的剑身乃是用千年赤阳神铁打造而成,成型之时更是滴入了大成期修士的精血,可谓极阳之物,对于山精鬼怪同样很有威慑力,只要不遇上鬼王、大妖,身上戴着这两件灵器是足以应付。
  “希望这药峰之上别出精怪才是......”当天边的红日彻底落下,无比的夜幕正式降临时,李逸的心顿时有了一种不安的感觉,仿佛今晚会有什么事情发生。
  对于自己的感觉,李逸想来都是相信的,也正是因为他有着感觉才使得他躲过了不少的劫难,如今,心中的那份不安又产生了,这不由得让他更家握紧了长剑。
  终于,当那无比的夜幕完全吞噬大地的时候,天剑药峰之上终于迎来了狂欢的晚会。
  “嗤嗤....”
  “嘎嘎....”
  “咕咕.....”
  ..........
  各种夜间出没的捕食者已经全部出门了,整片大地都是它们的声音。在这没有月光、没有星光,伸手不见五指的夜晚,听着这些捕食者的声音,看着林中不是冒出的惨白火焰,确实让人毛骨悚然。不过,这只是深山中的自然之景,对于修士来说,它们只能算作一道风景,根本算不上威胁。
  渐渐的,当漆黑的夜空慢慢升起残月,出现点点星辰的时候,原本热闹的深山再次安静了,唯一能听到的只有山风吹拂大地发出的呼啸之声,以及树叶颤抖的“沙沙”声,整个大地仿佛突然死寂了,那突然的安静,让得李逸的心更加不安了,他不由得睁开眼睛四处打量。
  “嘻嘻.......好美的月色啊,真希望一直都能见到....”
  恍惚间,李逸听到了天剑药峰之上传来了女子的嬉笑,那声音听着仿佛很远,可仔细听来又仿佛很近,模糊的、朦胧的让人听不清楚,话音很是飘渺。
  “嘻嘻,小家伙,你是在找姐姐么?”
  突然间,李逸只觉耳边传来轻响,鼻尖传来淡淡的清香,仿佛有人在他身旁,正对着他说话。他霍然转身,却是没有见到丝毫的人影,仿佛一切是梦。
  “此山果然有大妖!居然连镇魂铃、赤阳剑都压不住,这可不是好兆头!”此时,李逸知道自己遇上山中精怪了,且还不是寻常的精怪,眉头不由得深皱了起来。
  大妖,一般的说的是修为到了大成期的妖物,如此境界的妖物早已修成了人形,若无一定的道行根本不能发现他们是妖,且,如此妖物的实力更是比无比的强悍,比之修士更难缠,若想胜之,那通常是数名修士围攻一人。
  “嘻嘻,小家伙胆子还真大呢,难道你不怕姐姐么?姐姐可是会吃人的哦,你不怕么?”
  突然,那女子的声音再度出现在李逸的耳边,与此同时,那淡淡的香气也出在他鼻息间。
  不过,李逸这次却是没有回头,反而闭上了眼睛,紧紧的握着了赤炎剑。见大妖迟迟未对他动手,他已知道这大妖不是来吃人的,而是来玩他的。
  并不是所有的妖都会吃人,也不是所有的妖都凶残无比。精怪之中有大部分是不吃人的,他们都是潜在深山中修炼,以求有朝一日能得道飞仙,不过,无聊时也有逗逗过往的行人的情况。显然,李逸便是遇到了这种大妖。
  李逸知道,若是自己再次转头去寻,那结果肯定还会如先前一样,没有丝毫的收获,反倒为对反提供笑料。既然如此还不如毫不理会,让他无趣,让他自行离开。
  “哼,一点都不好玩,你怎么都不扭头看我了?来寻我啊。”
  见李逸没有反应,那暗中的大妖顿时生气了,话中带着娇哼,听上去很是可爱。不过,李逸依然没有理会。
  “哼,真是个不好玩的小家伙,不和你玩了,你一人呆着吧。”话音落下,空中弥漫的香气消失了,寂静的大地再次热闹起来,山林之中再次响起了狂欢的乐章。
  许久之后,当山中的晚会慢慢落幕的时候,李逸才慢慢的睁开了眼睛。
  “呼......没想到这山中果然有大妖,还好没有遇上吃人的,不然就玩大了.....”李逸喃喃自语,说话间,目光扫视四方,打量着整片山林。
  山风呼啸,林海翻腾,入眼的只是一份沐浴在银色月辉中的绝美夜景图。
  “呼......呼......”
  一阵山风刮起,耳边传来“呼呼”的风声,同时,还伴随着稀疏的虫鸣,以及一股淡淡的迷人清香。
  “不好!大妖还没走!”
  原本放下心来的李逸在闻到那股清香的时候,顿时暗道不好,急忙入定打坐。
  不过,就在此时,一只有些冰冷的小手却是摸到了他的脸上,耳边再次传来了那熟悉的娇笑。
  “嘻嘻,小家伙,难道你就这么怕见到姐姐么?姐姐有那么丑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