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流氓般的雾峰四侠

  第一卷 修真奇旅
  [1/1页]
  不远处,四名身穿宽大白衫的年轻修士联袂而来,人手一柄寒光闪闪的三尺灵剑,剑品不高只是下品灵器,不过,一次出现四柄还真是少见。
  “钟堂、唐逸、萧月、宋天!你们又要来给他出头么!”古风阴沉着脸喊出了那四人的名字。
  与此同时,那些看戏的弟子在看到四人后不由得私下低呼,“雾峰四侠来了!这次有看头了!”
  雾峰四侠,乃是清风派众弟子给钟堂等人取的外号,取这外号倒不是为了同“清风三剑客”齐名,只是因为钟堂四人经常干些见义勇为的事情,曾帮助过不少的同门师弟。
  “难道只许你师兄帮你,就不让我们出手相助么?真是贱人的理论!”四人之中,钟堂首先发怒,筑基中期的修为顿时扩撒而出,手上灵剑寒光闪闪,气势十足。
  钟堂,雾峰一脉首席大弟子,身高七尺,皮肤黝黑,国字脸,寸板头,长得浓眉大眼,一脸的络腮胡,很是粗犷,不过,他的年龄还不到二十,只有十九岁多点,如此长相还只是让很多人不解。
  “师兄你这么说人就不对了,他们是贱客,不是贱人,而且他们三人联手对付师弟一人那是因为他们是“三贱客”,必须共同进退的,不然这么能称“三贱客”呢?”钟堂的话音刚落,唐逸的声音又响起了,言语中带着浓浓讥讽。
  唐逸,雾峰一脉的二弟子,身高七次,皮肤白净,长相斯文,留有一头齐肩的长发,行为举止很是得体,人称“玉面蛟龙”。不过,常被古风等人骂做“粉面伪娘”。
  “哼!你们三个贱人,别以为带着三把中品灵器就牛逼了,惹毛了老子,直接灭了你们!反正我师尊也是元婴中期了,谁怕谁啊!”萧月怒骂,对着古风三人就是一阵狂喷。
  萧月,排行老三,身高九尺,身材极其魁梧,身上肌肉蹒跚,皮肤为无比健康的古铜色,虽说比较大众,但却是那种只看外貌就知道不好惹的人,且,他本身修为又是筑基中期,外加脾气火爆,是那种一言不合就要开打的狠人,故整个清风派弟子中没几人愿意惹他。
  “嘿嘿,都别骂了,君子动手不动口,你们就动手吧,我先去帮小师弟止血。”宋天轻笑,在看了看古风等人后,转身向着李逸跑去。
  宋天,雾峰一脉的四弟子,身高一般,比之钟堂、唐逸等人要矮上半个脑袋,身体也是也是一般不如萧月壮,相貌平平,典型的大众脸,总体而言,只论外貌他还真没什么特点,不过,知道他的人都了解,此人乃是“笑面虎”,笑着“捅刀子”的事儿是他最常干的,且喜欢扮猪吃虎,为人很是阴险。
  “嗯,这是好提议,虽然我们不是君子,但今天就君子一回吧!哈哈哈”钟堂三**笑,说罢就向着古风三人围了上去。
  “你们......你们要干什么?难道想人多欺负人少么?见我师兄受伤就像一拥而上?你们配得上“雾峰四侠”的名号么?有本事单挑!”
  见三人一拥而上,苦涩大急,当下就要单挑。没办法,对方人多,且修为又和自己等人不相上下,若是比起来,输的肯定是自己。
  “哈哈,单挑?你没发现,我们就单挑了?你一人单挑我们一群吧!”萧月大笑,一个箭步就冲了上去,提剑就开打。
  “你居然真动手!”
  见萧月真的动手,苦涩大怒,抄起自己的灵剑就冲了上去与萧月战在一起。
  “呵呵,可别忘了,我们也会出手哦。”钟堂与唐逸对视一眼,大笑着加入了战场。
  “原来你们如此不要脸!既然如此,那就让大家看看,到底是我们清风三剑客厉害还是你们雾峰四侠厉害!”古风一声大喝,硬着头皮冲了出去,和苦涩联手抗敌。
  与此同时,宋天也赶到了李逸的身旁。
  “师弟,这是上品的止血丹,你快服下吧”说着,宋天拿出了一颗小葡萄大小的红色丹药递给李逸,那丹药上发出了浓浓药香表明这确实是上品灵丹。
  “嗯?”李逸看了一眼宋天,见对方一脸的真诚,他犹豫片刻后还是接了过来,当场服下了。
  对于李逸来说,他这些师兄都太小了,在他眼里都是小屁孩,而要自己两百多岁的人向二十来岁的叫师兄,他还真难为情。
  “谢了,日后定有厚报”服下丹药,李逸对着宋天抱了抱拳,没有矫情。
  “傻蛋,你说什么话呢?我们是师兄弟!师兄弟知道么?我的就是你的,用自己的还那么客气!”宋天闻言,当即笑骂道,而后拍了拍李逸的肩膀道:“这次是师兄们来晚了,让你被欺负了,不过这仇是一定要报的!嘿嘿,如今师尊他老人家已经是元婴中期的强者了,我们不必在畏手畏脚了,这次直接打残了他们!你先休息,看你师兄表演!”说罢,宋天也拿起了灵剑,加入到了战圈之中。
  “呵呵,有意思,真有意思,没想到我近两百岁的人居然多了四个如此重情义的小师兄,这天真是会安排啊。”李逸苦笑,对于这突然冒出的四个师兄很是无奈,不过,见对方为自己拼命,也确实被感动了。
  战斗很是激烈,整块场地都被一尘埃彻底包裹了,众人能见的只是漫天的沙石,根本不能看到里面的战斗。场外的众人,只能听着战圈中传出的怒吼、叫骂声来猜测双方的战斗画面。
  “唉......这场面怎么看都不是修真者之间的比试,倒像是俗世中,地痞流氓打架时常见的画面。”李逸摇头,对于双方比试居然如此大的阵势,他很是无奈。
  虽说筑基期修士还算不得真正的修真之人,不过,也是超越了凡人的存在,不但肉身比之凡人强悍,且体内也有细微灵力。与人比试,通常是肉身与灵力相结合,同时配合各种小法术对战,能出现眼前这种,飞沙走石,尘埃漫天的场面还真是少之又少。
  不过,李逸的想法对于这个阶段、这个年龄的修士来说显然是多余的......
  藏书楼中,原本看书的弟子早已停下了手中的事儿,一个个趴在门边、窗户旁,目不转睛的看着那更不看不清人影的战圈,脸色还带着藏不住的兴奋。
  “真是好厉害,没想到这双方交战如此厉害,刚才看三贱客围攻李逸怎么没见如此场面啊,这才是打架啊!刚才那算什么?”
  “对啊,上一场还真不咋滴的,一点气势都没有,你看看这飞沙走石的,真是强暴了!真是期待结果啊。”
  众弟子私下讨论,一边紧紧的盯着那交战的场地,眼睛中尽是期待。
  与众人一样,李逸也战在一旁静静的看着交战的双方,不过,唯一不同的却是他的眼睛会不时发出淡淡的紫光。
  李逸将灵力集中在双目之上,让眼睛通灵,不受尘埃、沙石的影响,如此,他能清楚的看到战圈中的双方,不过,当看到钟堂四人对战古风两人也不过是勉强压住对方,不由得心中感叹,“唉,这几位小师兄的体术、法术都太差了,真不知那荣昌老头是怎么教的.....而且,照他们这样的打发,想要结束战斗,那还得打上半个时辰才行。”
  “抽他!抽他!”
  “打他下巴,打他下巴!”
  “打他小腹,打他小腹!”
  ..........
  战圈之中混乱不堪......
  原本双方是一招一式,有板有眼的对攻的,不过,打到后来,双方手中的灵器却是都被劈飞了,无奈之下,众人干脆的比起了拳脚。不过,没打多久体力就不支了,于是,众人采取了最为原始的战斗,如同流氓一般的抱着、拉着乱打一通。
  “快!快看!刀剑交鸣之声没有了,飞沙走石也快停下来了,结果马上就要出来!”
  众弟子大惊,一个个目不转睛的看着那正慢慢显露出来的战场,心中无比的期待。
  “不是吧!这样也行!真是太彪悍,太威猛了!”
  当众人看到结果是不由得齐齐发出了惊呼,一脸的不可置信。
  “唉,我猜就是这样的结果......这筑基期的比试,还真是差得太远啊,根本算不上比试.....”李逸无语,摇了摇头向着藏书楼走去。
  只见,不大的地坝之上,钟堂四人正将古风和苦涩二人狠狠的压在地上,原本整洁的衣服上已经布满了血与泥的混合物,头发更是乱糟糟的,脸上还有手印、拳印,而被按在地上的古风和苦涩更是衣衫褴褛,浑身是血,两人的脸都被打成了猪头,两只眼睛肿的之剩下了一条缝。
  “嘿嘿,师弟别走啊,你看师兄们帮你把这两个贱人逮住了,你要不要来教训教训?我感觉打着很爽的,很有感觉啊”宋天带着一副“墨镜”,一脸贼笑的向着李逸招呼道,说着还抽了苦涩两耳光。
  闻听此话,正向着藏书楼走的李逸不由得打了个趔趄,差点摔倒,不过还未等他说话,那已经彻底被打变形的古风却是率先怒骂道:“该死的笑面虎!我古风发誓,下一次一定要将你打得你妈都不认识!你个天杀的!”
  “啪...啪....”萧月闻言,当场就是两耳光,直打得古风两眼冒金星,“你小子还嘴硬!你妈现在已经不认识你了!”
  “师弟,你真的不打么?这是好机会啊,过了这次,想要在抓到他们就难了,你真的不打?”唐逸好心提醒道。
  “不了,放他们离去吧,若他们下次还敢来找我麻烦,到时我亲自解决他们!”李逸摇头,说罢,人已到了藏书楼中,消失在了众人的眼中。
  “呵呵!既然老幺自己不忍心打,那我们就帮他打了吧!”见李逸离开了,老大当场便做出决定,毫不客气的的对着古风和苦涩二人狠揍,而其余三人,见老大都动手,自然不能落后,挽着袖子就是一阵狠抽.....
  “啊.....你们这群遭天杀的,我古风(苦涩)记住你们了,你们给我等着......."
  “啊.......”
  惨叫声此起彼伏,不绝于耳,直听得看戏的众弟子毛骨悚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