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好汉架不住人多

  第一卷 修真奇旅
  [1/1页]
  “聒噪!你们不知道打扰你家李爷看书是大罪么!”
  水月的话音刚刚落下,藏书楼中便响起了李逸的声音,只见李逸面若冰霜、双目含煞的走了出来。
  “哼,我还以为你这个废物在渡过了筑基天劫后有什么变化呢,原来还是那么一个小不点,真是让我忍不住想和你亲热啊。”苦涩冷哼一声,一个箭步就出现在了李逸身后,将他退路封死。
  此时的李逸不过十五岁,修为也只是刚到筑基,且,因为体质的原因他身材干瘦矮小,十五岁的身板同其他十二三岁的孩子,光凭身材根本不能给其他修士带来丝毫的压迫感。而苦涩、水月、古风这三人则无一不是人高马大之辈,人人都是身高七尺,全身长有爆炸性的肌肉,看上去气势十足。
  “不,师弟你说错了,这小子在渡过了天劫之后确实变了!口气变得更大了,以前怎敢和我们如此说话?呵呵,只是不知这身手是不是也变厉害了呢?”水月冷笑,那圆圆的肉脸带着浓浓的不屑。
  “小子,先前我一时大意让你有机可乘!这次可不会再让你占便宜了!有种出去再比一场!”古风虎目怒视着李逸,还算英俊的脸很是阴沉。
  清风三剑客一人一句,底气十足,丝毫不将李逸放在眼中。此时,三人抬头挺胸,挥刀弄剑,威武不凡,直看得在场的弟子静若寒蝉。
  对此,李逸没有任何言语,只是眼中的寒意更浓了,一张巴掌大的小脸更是无比的阴沉。
  “怎么样!废物你倒是说话啊!难道你雾峰一脉就这个德行?哈哈哈。”水月大笑,手中屠魔斩寒光闪闪的指着李逸的眉心。
  众人见状,顿时为李逸捏了一把汗,心中暗道,这可是**裸的侮辱啊,不但是侮辱人,更是侮辱雾峰一脉,你身为雾峰一脉的第五弟子不会就这样忍了吧!
  众人心中思量,眼中光芒闪烁不定,不时观察李逸的变化,突然,只见李逸眉头一挑,一个转身就对着水月扇了过去。
  “啪.....”
  一声脆响,水月迫不及防间被结结实实扇了一耳光,那胖嘟嘟的脸上顿时出现五道鲜红的指印,同时,也被这一耳光扇了个踉跄。
  “嘶.......”众人见状不由得倒吸凉气,无比震惊的看着李逸,那眼中除了带着浓浓的惊讶外,更有,更多的却是恐惧.....
  “没想到这李逸居然如此狠,二话不说就直接动手了,可这扇人耳光却是做得太过了,如此羞辱水月,这“三贱客”肯定不会拼命的,这次恐怕难得善了。”众人心中暗道。
  这一刻,在见到那一幕后,众人已经为李逸宣判了“死刑”!
  “你.....你找死!”
  一个踉跄之后,水月摸了摸自己的左脸,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李逸,而后发出了惊天嘶吼,手持屠魔斩,满脸充血的向着李逸砍去。
  与此同时,李逸身后的苦涩也动手了,手中长剑一送,向着李逸的大腿刺去。
  见状,李逸不敢托大,顿时运转灵力,瞬间将灵力凝于双手之上,而后双手分别拍向攻来的刀剑,欲强行改变刀剑的攻击方向。
  “铛.....铛.....”
  两声轻响响起,水月同苦涩二人的联手攻击当场落空。
  “谁是废物?拿着中品灵器也不过如此,还敢口出狂言,真是无知小儿,不知天高地厚!”躲过二人的攻击,李逸一个箭步闪出了藏书阁,站在门外向着古风三人狠狠的教训,那样子像足了长辈。
  “你一个废物!居然敢如此对我们说话,你是找死!”
  水月大怒,一个箭步冲了出来,身上气息暴涨,筑基中期的修为彻底爆发了,那筑基中期的威压,直让得一楼中的练气期弟子脸发白。
  与此同时,古风、苦涩二人也相续跃了出来,身上同样发出筑基中期的修为,出现在李逸身边,将其团团围住。
  “小子!让你知道什么是真正的清风三剑客!”水月咆哮,对着古风和苦涩二**喊道:“兄弟们,动手!”
  话音落下,水月和苦涩二人顿时攻了上去,而古风则是取出一把闪烁着淡淡红芒的三尺长剑,从旁偷袭。
  “残月!”
  水月大喝一声,手上屠魔斩被他武得密不透风,其上灵气闪烁,片刻间,在其身前便出现了一道长有一丈的月牙光芒,向着李逸狠狠劈去,那一道残月所过之处顿时飞沙走石,气势骇人。
  “流光!”
  与此同时,水月的流光剑法也运转开来,配合其体内的灵力,顿时在其身前出现数十柄闪着耀眼光芒的灵气长剑,向着李逸刺去,光见所过之处,天地为之失色。
  “哇......那三贱客居然一出手就是杀招啊,看样子是真想将李逸废掉啊!”
  “那还用说,那李逸不但打伤了古风,更是当众扇水月的耳光,这三贱客怎么可能不下狠手!”
  “那残月刀法和流光剑法都是那鼎峰一脉的绝学,如今这二人虽未大成,但威力也不是筑基初期能挡住的,这李逸危险了......”
  众人见状,不由得大惊,看着战圈开始了窃窃私语。
  “哼,漏洞百出!那残月之术只是约懂皮毛,那道残月之影本是杀招,可这筑基修士灵力不足,勉强发出也根本没有效果!至于那流光剑术,讲的乃是以剑术划出符文勾动天地,以天地灵气形成灵气之剑,此术的强弱只与施术之人自身实力以及勾勒符文的速度有光,而眼前这小子不过是以己身修为强行使出剑术罢了,只要躲过他的剑招,便破了他的法术!”
  见苦涩和水月二人齐齐攻来,李逸脸色丝毫不见惊慌之色,眼中更多的是不屑。
  没办法,作为一个修炼了近两百年的老妖怪,李逸的见识自然不是古风这三个小屁孩能比的,如今对上,那是一眼就看穿了对方的招数。
  “太慢了!太弱了!你们能更强一点么!”
  残月、流光转眼及至,瞬间出现在李逸身前,欲将其分尸,不过,李逸却是丝毫不惧,手上灵光闪现,迅速的勾画出各种小型符文,形成无数冰弹火球不断攻击三人,让其不能准确出手。
  “找死!”闻听此言,水月二人顿时大怒,手上力道更足了。
  与此同时,一旁偷袭的古风也猛下狠手。
  古风突然咬破舌尖,对着手中的灵剑喷出一口精血。而后只见精血洒落剑上,那闪着红芒的三尺灵剑顿时变得晶莹起来,通体红芒大盛,其上不满血丝,而后化作一道红光,突然杀向正被刀光、剑芒包裹住的李逸。
  “血祭!”
  硬接水月和苦涩二人的残月和流光两大绝招,此时的李逸已有些疲于防守,此时,见古风居然以精血祭灵剑,强行提升攻击,顿时惊呼了出来。
  “逃!”
  见那血剑飞刺而来,其威力乃是水月与苦涩二人联手攻击的数倍,李逸此时的身体状况是根本挡不住的,于是,他第一时间想到了逃。
  “没想到我李逸到了此地竟被三个小辈欺负如斯!真是天大的笑话啊!”李逸苦笑,在血剑即将临身的瞬间,他连续拍出两掌分别拍在了水月的屠魔斩和苦涩的长剑之上,而后运转穿云步,就要逃跑。
  “定!”突然,一声怒吼自水月的口中发出。“什么!”
  这话音刚一出口,李逸只觉得全是顿时为之一滞,动弹不得。
  “嗤........”
  血剑快如闪电瞬间刺入李逸的体内,自其肩胛穿过。顿时,一个足有手臂粗细的血洞出现在了李逸的肩上,不过并未有鲜血流出。
  “哈哈哈......”
  见李逸身受重伤,那水月一脸涨红的大笑三声,而后轰然倒地,口中溢出大量鲜血。
  与此同时,李逸终于恢复了自由之身,不过,在其肩胛处的通亮巨洞却是因为失去了定身咒的约束,开始疯狂喷血。
  “师兄!你没事儿吧!”
  见水月躺地,古风和苦涩也顾不得李逸,瞬间出现在水月身前,为水月渡去灵力,为他疗伤。
  “该死的!居然拼命施展定身术!真是够狠啊!”
  得到喘息时间的李逸自然不敢耽搁,当下右手掐诀,对着自己的左肩胛快速打出几个手印,欲将那血洞封住。
  “该死!这灵剑有问题!居然封不住!这灵剑有问题!”
  李逸飞快的向着伤口打出手印,欲止住流血,不过,任他如何封印都无法封住了不断流出的鲜血,仿佛止血的法决失却了功效,话语之中尽是杀机。
  “哈哈哈,没用的,你以为的古风的灵剑是一般的灵剑么?你以为我古风的精血是随便就能Lang费的么!你是止不住的,哈哈哈,你会流血到死!”
  一旁,为水月疗伤的古风,见李逸拼命结印止血,不由得大笑,脸色带着浓浓的恶毒之色。
  “那是嗜血魔剑!是邪道子在魔族那里抢到的,据说但凡被那嗜血魔剑刺到,所有的止血法决都没有,唯有上品止血灵丹才能止住!”
  “看来这李逸死定了.......上品灵丹啊,如今谁能拿出上品灵丹救他?按他如今的状态,或许要不了多久就得挂了.....”
  “唉......他好不容易渡过天劫成了筑基修士,可如今却要这样死了......真是.......”
  “要怪就怪他太不识好歹吧,居然彻底惹怒了这三贱人.....如今....唉.......”
  见此一幕,藏书楼中众人顿时只觉心中发凉,有些怜悯的看着那浑身是血的李逸,一时间感叹颇多。
  “是么!他真的会死么?你们三贱是不是想得太多了!”
  突然,四声大喝慕然出现在众人的耳中,让所有人的心为之一颤,就连古风和苦涩二人都不由皱起了眉头。
  “原来是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