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师战

  第一卷 修真奇旅
  [1/1页]
  古风,除了是清风派“三贱客”之一外更是“邪道人”杨疯的徒弟,若说“三贱客”没有分量,那么“邪道人的徒弟”这六个字就是分量十足了。
  邪道人杨疯,人如其名,有些疯,有些邪,虽然不是邪派中人,但却非常的阴险、狡诈,做事带着一个邪气,在清风一派中没人愿意得罪他,当然,这也与他自身的修为有着莫大的关系。
  若是提到杨疯,那在修真界也是众人皆知的名人,年仅三百五十岁便达到了元婴中期的境界,天赋之高,在清风派中是一等一的人物,比之荣昌子也丝毫不差,且,此人非常护短,对于自己的三个徒弟那是宝贝的不得了,于是,清风“三贱客”诞生了......
  “呵呵,这小家伙有意思啊,自小被雷劈,如今渡过了筑基期的天劫居然像变了一个人似的,让得老夫都有些看不清了,不过,既然打伤了风儿,那也必须让他吃点苦头!”那站在雾峰之巅,白云之上的邪道人杨疯在看到李逸走进了藏书楼后,脸色的邪笑不由得更浓了。
  只见他一手掐诀,在空中勾勒了几个符文之后,向着藏书楼一点,顿时,那符文便化为一道流光冲进了藏书楼中,钻进了李逸的身子。
  “砰......”
  在那符文钻进李逸身体的刹那,李逸当场便不能动了,就连体内的灵气都被禁锢了。原本抬脚迈步上楼的他顿时失去重心自楼梯上滚了下来,而后“兵兵乓乓”的一直摔到楼下。原本就无比干瘦的身子顿时淤青一大片,那狼狈的样子比之离开的古风还要过之。
  “有人暗算我!”
  藏书楼底层的楼梯口,李逸全身淤青的动弹不得,整个人如雕像一样躺在地上。不过那眼中的寒光却是浓的近乎实质,那身上散发的杀气更是仿佛要将空气凝结成冰,那些被李逸滚下楼的响动惊到的弟子,在看到李逸双眼放出的寒光后顿时就害怕了,不由得向后倒退几步,而后站于一旁不敢动弹。
  “哼,这次便放你一马,让你知道欺负别人的后果!若是你再不知好歹,那休怪老夫只手灭你!”
  突然间,李逸的脑海中突然响起了一股充满邪气的声音,所说之话狠是霸道,很是桀骜,让得李逸十分不爽,眼中寒芒大盛,不过片刻之后他却强行压制了下了,让自己归于了平静。
  “哈哈,小子你狠不错嘛,知道进退,懂得隐忍,是个狠角色!不过,你记住老夫的话,有的人不是你能惹的,其中,我邪道子的徒弟你是更不能惹!”
  话音落下,李逸只觉得全身一松,自己又恢复了自由。
  “邪道子?居然对我使用定身法!居然让我受此羞辱!我李逸记住你了!”邪道子说的没错,李逸确实是个知进退,有城府的狠角色,且他也是一个睚眦必报、出手无情的狂人。对于自己的敌人向来从不留情。
  “哼,暂且将仇怨放下,待我解决了身体上的麻烦,我定让你知道什么是天才修士,让你知道得罪我李逸的后果!”
  想到对方的实力,又想到自己身体的异样,李逸顿时就忍了下来,而后,拍了拍身上的灰尘继续向着楼上走去。
  雾峰之巅,白云之上。
  “嗖.....”一道白芒凭空而出,出现在了邪道子先前所在的位置之上。
  “哼,邪道子!别以为境界比我高出些许你就能欺负我徒弟!惹毛了我直接灭你了的三个徒弟!”荣昌子一脸怒气的出现在那云彩之上,原本慈眉善目的脸顿时变了颜色,对着远处发乎一阵低吼。
  就在刚才,坐在雾峰聚灵阵中打坐修炼的荣昌子,突然感受到一阵法决的波动,顿时起身上前观察,不过,当其走出聚灵阵时,那法决的波动却是突然没了,随后他灵觉一扫之下,除了发现李逸已被人施了定身术外,并没发现施术者,对此很是恼怒,而后,在仔细回忆那定身法决的波动,以及查找了云朵自上残留的气息之后,他已认定,先前出手对付李逸的定是邪道子!
  “哦?你荣昌子想要同我交手么?!你配么?!”
  原本见荣昌子出现,决定离开的邪道子在听到荣昌子的低吼之后,顿时也来了脾气,当下驾着一片云朵就飞了过来,眨眼间出现在荣昌子十丈之外。
  “哼,你以为我怕你不成?!”
  荣昌子一声冷哼,顿时一抖拂尘,全身修为暴涨而出,一脸怒意的看着邪道子,那恐怖的灵气直将原本漂浮在四周的云朵都吹散了。
  见到荣昌子居然敢同自己动手,邪道子脸上的笑意顿时浓了起来,一双老眼更是将荣昌子打量个不停,不过片刻之后就停住了,且脸色有些不好看的盯着荣昌子道:“你居然突破到了元婴中期!”
  “哼,那你以为只有你一个人能突破元婴中期么?!”荣昌子冷哼,心道若不是自己一直用耗费灵气为李逸洗经伐髓,自己早都突破到元婴中期了。
  “哈哈哈,我说你怎么敢和本尊动手,原来是修为有所突破啊,如此甚好,既然你徒弟欺负了我徒弟,那么我们当师傅的就较量较量,看看谁更强!”
  邪道子大笑,全身修为喷薄而出,顿时将荣昌子的威势压了下去。
  “我要让你知道!同一境界也有强弱之分!”邪道子一声大喝,手中拂尘一刷,顿时出现一道五彩的霞光,向着荣昌子劈去。
  那霞光看是绚丽柔和,可却是杀机无限,恐怖无比,此一击实则是邪道子的成名绝技,霞光灭神,是专门灭杀对手元神的恐怖招式,即便是元婴后期的强者也也得慎重对待。
  “日耀大地!”
  见邪道子上来就拿出了压箱绝技,荣昌子也不客气,当下以拂尘勾动天地灵气,勾勒出一个数十丈大小,烈焰滚滚的火红烈日向着邪道子撞了过去。
  “嘭......”
  一声巨响,那仿佛能融掉诸天的火红烈日与那散发着醉人光华的霞光撞在了一起,而后爆发出无限光华,那大片的火花,大片的流光,让那天上的骄阳都失去了颜色。
  “哼,没想到你荣昌子还有如此手段,既然如此,那就别怪我下杀手了!”见一击未果,邪道子脸上的笑容敛去了,双手飞快的勾画符文,片刻间便形成一片网状的符文链,随后他一个掐诀,将那网状的符文一掌拍向了荣昌子。
  “困天锁地!这才第二次交手你就用困天锁地了,原来你邪道子也不过如此!”
  困天锁地,亦是邪道子的绝技之一,不过它最大的特点却困人,而不是杀人。
  见那符文网一出,荣昌子当即大笑,而后一个侧身,躲向一边,同时,不断刷出拂尘,在空中勾画出一把长足十丈的巨剑符文阵,随后,在那巨剑符文阵成型的刹那,更是咬破舌尖向其喷出一口精血,让其威力大增。
  “嗤啦......”染血的符文巨剑威不可挡,一下便划破了邪道子的符文巨网,而后向着邪道子力劈而下,仿佛要将其劈成两半。
  “好好好!”邪道子见荣昌子居然不惜耗费精血加持符文巨剑,顿时连叫三声好,而后一摸腰间将自己的法宝葫芦祭了出去,迎上了那染血的符文巨剑。
  “铛.....铛.....铛.....”
  三声巨响之后,那符文巨剑当场变为灰飞,而邪道子的葫芦却是丝毫未损,势不可挡的向着荣昌子砸去。
  “哈哈哈,你邪道子也不过如此!”见邪道祭出他的中品灵器葫芦,荣昌子虽装着不为意,但也不敢真的装大,当场就驾云躲避,同时,向着身上的腰带一拍,顿时拿出一把古剑,而后,一手掐诀,一手勾画符文,片刻间便将古剑祭了出去。
  “铛......铛......”
  两件中品灵气灵光闪闪、光芒四射,不停的在空中相互碰撞,那所发出的余波更是以肉眼可见的向着四周扩散,每一次都将天空的云彩震得粉碎。
  两大元婴高手,越战越猛,身上的灵气越调越多,他们交战的天空都彻底失去了颜色,那两件灵器爆发出的恐怖光芒直让得天地为之失色。
  与此同时,清风派的所有人也都注意到了雾峰山上的战斗,不过却无一人上前劝架。其中,元婴期的老怪都不愿得罪这二人,而渡劫期的老怪,更是闭关不出,毫不理会二人,任由两人屏幕,整个清风派全是看热闹的人。
  “哇,那不是荣昌子师叔么,没想到他这么厉害,居然同邪道子师伯打了个平手!”
  “是啊,没想到荣昌子师叔那么厉害,难怪,唐逸师弟们如此厉害,真是有其师必有其徒啊。”
  “就是不知道他们谁会赢呢,真的好像知道结果哦。”
  清风派的诸多弟子,在看到两人的交战后,顿时便停下了手中的活儿,目不转睛的看着那“华丽”的战斗,虽然他们看不懂二人用了什么法决,但对于那两件灵器碰撞时发出的耀眼光芒,却很是喜欢。
  “这两位师弟果然都是天赋异禀的修真天才,不过,这脾气却是冲了些,如此下去,这二人多半要落得个两败俱伤的结果。”
  “这倒不会,我看他二人实力相差不多,到了最后多半会力竭,生不起大事儿。。”
  清风派主峰之上,原本闭关的三名元婴后期强者,此时也不由得睁开了眼睛,而后看了看雾峰之上交战的二人后便再次闭上了眼睛。
  时间一晃而过,转眼间,荣昌子与邪道子两人已经过招了不下两千次,此时,两人的灵力都消耗了十之**,法宝更是全部收了回来,就连腾云都有些费力了。
  “呼.....邪道子,你的修为也不过如此!若是你能战败我,那我随你欺负我徒弟,不过,你既然没有本事,以后就别以大欺小!不然,你徒弟不长进,被我徒弟欺负了也就活该!”
  荣昌子一边出着大气,一边对着不远处的邪道大吼。
  “鬼叫!你鬼叫什么!你有本事干掉我啊!每本事就别括噪!”邪道子同样出着粗气,两眼怒视着荣昌子,道:“你徒弟有本事?不就五个废物!若是我三个宝贝徒弟肯用心,随便拿出一人就能将你的五个徒弟打趴下!居然在我面前括噪,真是岂有此理!”
  “哈哈哈,好好好!你邪道子的话我荣昌子记在心里了,既然你说我徒弟是废物,那么好!咱们走着瞧!看看圣人联盟选拔赛上谁的弟子更加出色!”
  “少废话!先管看好你的宝贝徒弟吧,若是被我徒弟欺负了,可别到我这里来告状!”
  邪道子在留下狠话后,终于驾着云彩离开了,这元婴之战终也因此落下了帷幕。
  不过,就在此时,引发此次大战的罪魁祸首,李逸却是在藏书楼中有了大发现,一双枯瘦如柴的小手正牢牢的抓着一本古书,不肯放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