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筑基之战 体术

  第一卷 修真奇旅
  [1/1页]
  “找死!”
  两字吐出,李逸眼中杀机大盛,那两道目光冰冷的仿佛要将空气凝结成冰,口中吐出的声音更是冷漠异常,仿佛来自九幽。话音刚落,只见李逸一个矮身,在不过对方的拳头之后瞬间便对着那年轻弟子的肚子轰出一拳。
  “嘭......”
  没有意外,这一拳结结实实的打在了那人的身上,直将那人打得倒飞出去,整个人如同短线的风筝,在飞出数米后才堪堪停住身形。
  “哇”
  鲜血自那年轻弟子的口中喷出,将他的青衫都染红了,那原本还算英俊的脸庞,在这鲜血喷出的瞬间顿时惨白。此时,他那看向李逸的目光中除了些许忌惮外,更有浓浓的杀机,他有了杀人的冲动!
  “废物!你找死!既然你喜欢拳头,那我就用拳头揍到你死!”
  那年轻弟子怒火中烧,先到自己居然被派中最为废物的小子一拳打伤了,这比杀了他还难受,这不是说他比废物都不如么?想到这事儿传到其他人耳中后的后果,那年轻弟子的眼睛不由得红了起来。
  “我要你打爆你的眼睛,捏碎你的骨头!”年轻弟子大喝,全身白芒一闪便向着李逸冲了过去,那两种砂锅大的拳头,更是被他舞得虎虎生威,气势不凡。
  “清风揽月拳!”
  只见那年轻弟子一个冲刺,瞬间来到李逸身边,而后毫不犹豫的打出了清风的正统拳法“清风揽月”,顿时,空中出现三十六个拳影,分别攻向李逸全身三十六个大穴,其拳速之快,不但产生了幻影,更是产生了气爆。
  “嘭.....嘭...”
  见来人拳势极刚极梦,李逸自然不敢硬拼,当下使出昆仑派的顶级身法“穿云步”,顿时,速度暴增,整个人如风中飘絮,左右摇摆不定,让那攻向自己的拳头全都落到空处。
  “啊!清风逐月拳!”
  见“清风揽月”拳法居然挨不到对方的身子,那年轻弟子当场大怒,全身灵气再度提升,毫不犹豫的打出了核心弟子才能习到的“清风逐月”拳。
  清风逐月拳,乃是清风派中唯有核心弟子才能修习的高等拳法,不但拳速极快,更能将调动全身灵气形成灵铠,在战斗的时候能做到攻守兼备,这是一门了不起的拳法。
  “嘭.....嘭.....”
  空中,气爆之声不断响起,但凡那年轻弟子每打出一拳,空中就会传出一声刺耳的巨响,而他的拳势就会更加刚猛一分,气势更是不断变强,看那样子,若是继续打下去还真能将这虚空打碎一般。
  “哼,筑基中期的废物!都没练好,居然学着人家练法术,如此也好意思拿出来和我交手!”
  李逸如风中精灵,整个人的身形仿佛已经和天地融为一体,任那年轻弟子拳速如何快,攻击如何刁钻,都无法挨到他分毫,即便连他身上穿着的那件无比宽松的白衫都没被挨到一次。
  “如此本事,你还是回去多练几年吧!丢人现眼!”
  话音落下,只见李逸身形一闪,顿时出现在了那年轻弟子的左侧,而后在身子微侧见,突然出手,瞬间击在了对方的左肋之上。
  “砰....”
  受此一击,那年轻弟子顿时倒打了个趔趄,侧着身子移出数步才稳了下来,不过,却是毫发无伤。
  “哈哈哈,你这点力道也想打伤老子?你还嫩了点!看我怎么收拾你!”
  见李逸一击居然只是将自己的灵气铠甲打碎了,丝毫没能伤到自己,那年轻弟子顿时来了精神,顿时运转灵气,又将清风逐月拳打了出来,刺耳的气爆声再次响起。
  “不知道好歹!难道你认为你凭着这种不入流的拳法便能战胜我?你不知这种拳法的弊端么?”
  说话间,李逸已经在避过对方百十拳之后出现在了对方的右侧,同时瞬间出手,变拳为掌,一记掌刀,劈在了对方的腋下,将那还未成形灵气铠甲打破,更是将那年轻弟子劈飞了出去,其力道之大,直让得那年轻弟子在空中翻了几个圈才落到了地上。
  “啊......”
  上一幕没有重演,那被劈飞的年轻弟子口吐鲜血的躺在十米之外,口中发出非人的惨叫,若是仔细看,可见那条被李逸击中腋下的胳膊此时正软绵绵的搭在他的身上。
  “我的胳膊,我的胳膊!”
  那年轻弟子一手握着那被集中腋窝的手臂,口中惨叫不绝,脸上的两道眉毛都快拎到一起了,那钻心之痛即便是筑基中期也挡不住。他费力的想要将那种手臂接上,可每当他松手,那手臂就会落下来,而后软绵绵吊着,根本接不上。
  本来,当修士达到筑基期修时,他们的的肉身将会寒暑不避,水火不侵,无比的强悍,在普通人眼里那就是刀枪不入了。不过,同为筑基期的修士交战,那的重要性就出来了,当他们运转灵力加持己身之后,运用的好坏将决定战斗的成败。
  清风逐月拳,本是清风派的高级,若是练习得好,那么即便是筑基中期也有机会战胜筑基后期的强者,可眼前之人却是败了,而打败他的却是一个筑基不过七天的枯瘦如柴,浑身没有二两肉的废物,如此场面确实太过震撼了。
  “哇靠!那人是李逸么?居然将核心弟子古风打败!这是不是幻觉?”
  “幻觉?幻觉你妹啊,你没看到那古风身上的血么?你没看到这地上的血么?最为重要的是你没看到那枯瘦如柴,瘦得只剩一层皮的李逸么?这场面真是太震撼了!”
  “震撼?一会你就知道什么叫震撼了,我想那古风的兄弟及苦涩肯定会来报仇!或许不止他要来,很有可能连水月都会一起过来!到时这李逸不是废物都会被打成废物的。”
  藏书楼大门外,数十双眼睛齐刷刷的看着楼外,眼前尽是不敢相信,其中,不少胆小的已经捂住了自己的嘴巴,不让自己叫出来,而胆大的几人,则是对着两人评头论足,说个不停。
  古风、苦涩、水月,这三位清风弟子弟子乃是清风派中的“风骚”人物,自称自称三剑客,人称“三贱客”,虽然三人的修为都不咋地,不过筑基中期,可三人经常一起出动欺负人,即便是筑基后期的弟子也不敢惹他们。当然,整个清风派中若说谁被他们欺负得最为厉害,那就非李逸莫属了,从小到大被欺负的次数不下千次。
  对于那藏书楼大门外围观的数十“围观群众”,李逸早已发现,这些人乃是古风打拳产生气爆的时候出来的,而后便站在一旁看,没有出言,也没有出手,纯粹是看戏,对此,李逸没有任何不满,他做的只有一件事儿,那就是露出实力,让这些看戏的人畏惧他,不敢招惹他,而展现他实力的方式,那就是用最直接最简单的方式,将筑基中期的古风打倒!
  “你!你怎么可能打破我的灵气铠甲?我怎么可能输给你!不,不!这不是真的!我怎么可能输给一个废物!”古风摇晃着身子站了起来,满腔的不服,百般的不愿,可事实如此,自己的手臂都还吊着,这彻底粉碎了他的高傲,让他陷入了疯狂。
  “哈哈,哈哈哈,这一定是梦,我的梦还没醒,我要回去睡觉,等梦醒了,我再来教训你,哈哈,我要梦醒......”
  此时此刻,古风近乎崩溃了,什么核心弟子,什么废物,他都不想了,他想要的只是这眼前所发生的都不是真的,只是他的梦,他只想回到宿舍,美美的睡上一觉,而后等到自己醒来的时候,这一切都能回到原样。
  “做人要有自知之明!要客观的看待事物!对待任何对手都不能看轻,对待任何对手都必须全力以赴!什么有优势便用什么,直到打到对手!”
  看着古风离去,李逸没有阻止,而是迈着步子向着藏经楼走去,口中还自顾自的说着,仿佛是说给古风听,有仿佛是说给自己听.......
  “呼......刚才的李逸好可怕!浑身都散发着一种冷,同时,我还感到了他身上的那股孤傲的气息,他仿佛就是一只孤傲的狼!他刚才走过,我只感觉全身都发凉了。”
  “是啊,我也有这种感觉!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他这么可怕呢,难道这次天劫真的把他劈厉害了?亦或者他以前是装的?”
  “别说了!以后我们不要再称他废物了,不然凭我们筑基初期的修为,他要虐我们那还不容易?”
  “没错,什么废物的我们就不要在提起了,以后见到他客气点,免得向那古风一样,不但被打了,看样子都快被打傻了.....”
  当李逸的身影彻底消失在众人的眼中后,那些看看戏的弟子终于长出了口气,而后开始小声议论起来,言语之中,都对李逸充满了畏惧。
  与此同时,雾峰之上的一片白云之中,一名提着葫芦,拿着拂尘,长得慈眉善目的老道,正站在云上,一脸邪笑的看着山脚的藏书楼,口中喃喃自语:“那荣昌子的小徒弟怎么那么厉害了,风儿居然不是他的对手?我要不要暗中出手教训教训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