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临清风 初战

  第一卷 修真奇旅
  [1/1页]
  “我是谁?我还能是谁?我是你师父啊!臭小子你没事儿吧?是不是被雷劈傻了?”片刻之后,回过神来的荣昌子当即大骂,不过言语中更多的却是关心,说话间便再次为李逸度进些许灵力,帮其疗伤。
  “等等......让我想想,让我仔细想想......”
  见荣昌子一脸关系的看着自己,且亲口说是自己的师尊,这关系看是没错,只是,李逸真人的师尊早在几百年前便飞升去了仙界,怎么可能是眼前之人?
  “我记得我被那诡异的金色雷霆劈得肉身成灰,元神崩碎,且,崩碎的元神都被灭去了百分之九十九,难道元神碎片并未全部毁灭?眼前这情况应该是我的元神入住了他人的身体?”
  李逸思索,片刻间便想通了事情的大致经过,不过,对于眼前之事儿却是不知如何应对了。对于他里说,自己是渡过了八次天劫的渡劫期巨头,实力之强堪比天仙,凭其身份和修为,在那玄黄世界想要拜他为师的人不在少数,而敢收他为徒的却是没人有那个资格,可眼下,自己居然附身到了一个刚刚筑基的少年身上,且,更让他无法接受的还是眼前这一直看着自己的老道,修为不过元婴初期,如此修为居然是他师傅。前后如此之大的差距,确实让他一时间难以接受,不由得愣在当场。
  “喂喂,臭小子你别不说话啊,是不是身子哪里出了毛病?你倒是给为师说啊!”
  见李逸半响不语,荣昌子急了,不由分说的将李逸抱了起来,右手掐出一个驾云的法决,而后腾空而起,向着清风派的主峰飞去。
  “小逸啊,为师不知你这次渡劫到底出了什么事情,如今只好带着你去寻你师祖,让他看看你的情况,你别担心。”
  虽然李逸天资极差不适合修真,且时常引发天劫降临,让荣昌子颇感头疼,但他却是真心关心自己这个小徒弟,如今见李逸打破祖师的预言,成功渡过了筑基期的天劫,他更是高兴不已,此时见到渡劫后的李逸突然沉默不语,仿佛变了个人,不由的紧张起来了,于是,匆忙的带着李逸去寻自己的师祖。
  “唉,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如今得以死里逃生也算是我的机缘,不可强求太多。既然我附身在这老头的弟子身上,那么也算是我与他的缘分,称其一声师尊也不为过。”
  思索良久,李逸终于放正了心态,将重生前的种种都放下了,对于这个无比关心“自己”的便宜师傅也渐渐接受了。
  “那个.....师傅,我感觉肚子哦了,要不我们先回去吃点东西吧?”回过神来的李逸在听到荣昌子要将自己带去见“师祖”,心中暗叫不好,急忙开口,欲让荣昌子打道回府。
  “不行!你刚刚渡完劫,且,神色不对,为师担心你身上留有隐患,如今最好还是去寻你师祖。凭你师祖渡劫期的修为,定能查出你身上的隐患,让你健康。”
  虽然李逸的突然开口让荣昌子很是吃惊,但为了李逸的安全,他还是坚持要带李逸去寻自己的师祖,也唯有如此才能让他安心。
  “唉,这小子的命还真好,虽然修为不咋地,但他这师尊对他还是真是够好的,只是,这却害苦了我啊,若是让那渡劫期的修士发现我的元神残片,那乐子就大了,弄不好直接被人灭掉,这可如何是好啊?”
  想到自己的元神残片正呆在泥丸宫中,他不由得担心了起来,正当思索如何解除眼前困境的时候却突然发现体内的元神残片突然发生了变化。
  “咔....咔....”
  在其泥丸宫内的那块坚硬得连金色雷霆都无法磨灭的元神残片居然崩碎了,而后化为丝状彻底与泥丸宫融为一体,不分你我。
  当着一切结束后,李逸只决定自己与这具身体仿佛彻底融合了,这身体再也不是他夺舍而来,而是他自己原本的身体,那种随心所欲,完美融合的感觉让他无比的激动。
  “这......这是什么情况,我的元神残片居然同这具身体合一了!如此,这身体便不再是我夺舍而来,以后修行将无任何阻碍!且其他人根本无从发现这具身体是否换了灵魂!”
  夺舍,乃是修真之人在肉身被灭之后凭着强大的修为和秘诀夺取生人或将死之人的肉身,让其元神入驻其内,获得再生,不过这种夺得会因为元神与肉身的不协调,让夺舍之人的修为难以精进,且肉身也会日益变差,不得长生。
  原本李逸也以为自己的是夺舍了这具身体,想要成长很是麻烦,可如今这元神碎片却是诡异的与肉身合一了,这确实让他激动不已。
  “哦......那好吧,不过,见师祖我们真得得回去了,我真的饿了.....”
  既然知道元神与肉完美融合了,李逸顿时有了底气,虽说现在这陌生的地方不甚了解,但是,这具身体中依然有部分没被灭掉的记忆碎片,可为他提供些微帮助。
  自那残缺的记忆中,李逸知道自己现在这具身体的前任主人也叫李逸,眼前这老头正是他师尊荣昌子,此外,他还有四名师兄,分别叫,钟堂、唐逸、萧月、宋天,其中钟堂老大,唐逸老二,萧月老三,宋天老四,四人都是筑基中期的天才修士。
  “不是吧,就这么点东西?这到底是什么世界啊?不行,我得继续想想,不能不知道啊!”
  一路上李逸不断思索不断翻看那些记忆残片,终于,片刻之后他又知道了一些讯息。
  原来此地是玄明世界,有燕、楚、吴、韩四大帝国以及无数修真门派。不过,因四大帝国混战,天下彻底混乱了,各大修真门派全部隐世不出,与此同时,神界中的神使下临凡尘,在俗世中撒播神的光辉,为神收集信徒,欲掌握人族一脉,而,魔域中的魔仆也同样出现人间,创立魔门,在传播魔法的同时收集魔仆,欲奴役人族为其征战神族。如此情况下,势力弱小的修真各门派只能暗中联合,成立圣者联盟,同神、魔暗中争斗。此时,自己所在的清风派便是这圣者联盟中的一个二流门派。
  “这神、魔二族是什么东西?好像在玄黄世界并为未听过,难道是妖族?”李逸不解,对于这玄明世界中的神、魔二族顿时来了兴趣,“有机会一定要去看看那神魔到底是什么东西,不知道其修为比之玄黄世界的妖修孰强孰弱!”
  萧飞思索间,一座高约万丈、耸入云霄的巨大山峰已经出现在眼前,只见山峰之上灵气旋绕,亭台楼阁鳞次栉比,绕山灵物之中,无数仙禽灵鹤翩翩起舞,整一副灵山仙境图,此峰正是清风派的主峰剑峰!
  “不知你师祖是否在峰顶修行,我们上去看看!”
  荣昌子抱着李逸一个掐诀,顿时向着剑峰之巅飞去,片刻之后便出现在了剑峰之巅。
  剑峰之巅是乃是一块平坦的之地,方圆十丈大小,其上有一玉砌亭台,亭台之内放有由玉石打磨而成的石桌石椅,其外,乃是滚滚无边的无尽云海。
  “师尊,祖师没在这里,我们是不是应该回去了?”见此地无人,李逸当下提议。
  “唉,看来祖师是外出了,如此,我们只能先行回去了,等祖师回来之时再带你前来!”
  荣昌子无奈,只能再次掐着法决,驾云离开。
  .........................
  时间一晃而过,距离李逸渡劫之日已过去七日,渡劫重伤的李逸早已恢复过来,此时,正一人呆在雾峰之巅吐纳运气。
  “这玄明世界的天地灵气还真是丰富,如此二流修真门派的普通山峰所聚集的灵气便已经堪比昆仑仙山,那其他顶级门派,不知又是如何的恐怖,可为什么我这修行就这么慢呢?”
  感受到天地间那仿佛浓郁的化不开的天地灵气,李逸开始之时是激动不已,可在修行五日之后,却是无比苦恼了,这只因为自己身修为居然没有多大的进步,仿佛原地迈步一般。
  “虽然这具身体的素质不高,全身灵脉不多,但我所修炼的乃是九龙飞天心法,比之这李逸以前修炼的那些不入流的**不知道强上多少,可这进度却是太慢了!真不知道这身体是出了什么毛病!”
  李逸恼怒,若说**不强、灵气不足导致他修炼满就算了,可如今灵气充足、**顶级,修炼依然不见起色,唯一可说的只有自己这具身体太过特殊,仿佛更不就适合修真一脉的**,那充裕的天地灵气根本就不亲和它,无法将其聚集到体内。
  “唉,这事儿有些难办了,真不知这是何种体质,如今最好的选择便是去藏书楼看看有关这个世界的书籍,了解了解自己的状况,然后对症下药!”
  李逸无奈,终于在山顶枯坐五日之后,选择了离开,他要去雾峰下的藏书楼寻找资料。
  雾峰脚下,藏书楼外。
  “嗨,废物,早啊,据说你这几日都在雾峰之巅修炼,不知道如今的修为怎么样了?来陪哥哥过过招吧?”一名年约十七八岁的清风弟子在见到李逸时突然挡住了李逸的去路,而后,仰着脑袋一脸不屑的说道。
  “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试试?”
  眼前这名弟子乃是筑基中期,比之李逸要高出一个境界,不过,如今的李逸却是丝毫不怕,反而冷声道。
  “哦?哈哈哈,小子,几日没见你还真长胆了!居然敢和哥哥如此说话?想被我打残么?”
  见李逸一反常态,那弟子不由得一愣,而后瞬间变了脸色,一脸怒气的看着李逸,那沙包打的拳头更是恶狠狠的在李逸眼前摇晃。
  “哼,没事儿别找事儿,以后更不要招惹我,不然.....”看向那年轻弟子,李逸眼中露出浓浓的杀机,神色无比的冷,那两道目光好似两道万年不化的寒冰,冻人心神,不过却未动手,而是绕过那年轻弟子向着藏书楼走去。
  若是以前,谁敢在“死神”真人面前如此放肆,那后果是可以想象,当场惨死绝对是那人的结局,不过,重生之后,李逸却是收敛不少,因为,他此时的实力还很弱小,根本没有蔑视众生的资格,于是,对于眼前之人,他只是警告罢了。
  与此同时,那年轻弟子在感受到李逸的杀机瞬间,不由得心神巨震,居然颤抖着身子当场退后了一步。
  “你!你好大的口气!你以为你是谁?招惹你?我就是打了你你又能怎么样!”
  那男子在一颤之后,顿时怒火中烧。心中暗道,眼前之人不过是个废物,即便成了筑基修士,他依然是废物!自己怎么能够被一个废物的眼神吓到?如此耻辱的事情怎么能发生在自己的身上?
  “废物,今天我就打到你真变废物!我倒是要看看你能将我怎么样!”那男子大叫,瞬间出手,两只沙包大的拳头瞬间击向李逸的两个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