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重生玄明

  第一卷 修真奇旅
  [1/1页]
  雷声滚滚,劫威撼世,那巨大的金色雷霆摧枯拉朽的灭掉了李逸的所有法宝,就连不败真人留下的仙器天仙尺都没能挡住,瞬间便被那金色雷霆劈碎成渣。
  “我不甘啊!”巨大的雷声遮住了李逸的不甘咆哮,外人根本听之不到。
  “轰隆隆.....”
  雷威盖世,恐怖的金色雷霆瞬间灭掉李逸的肉身,崩碎了他的元神,原本常**小的元神瞬间变成碎片,血红而又晶莹。不过,若是如此,李逸一人可以逃得一命,因为,只要有一快元神残片存在,他就有机会活下来!
  只是,金色雷霆灼热无比,陷入雷霆之中的大部分元神碎片都在片刻间被烧成了灰烬,难有一丝机会逃脱。
  “天亡我也......”
  当金色雷霆毁去了李逸百分之九十九的元神碎片后,李逸终于意识模仿了,带着满腔的不陷入了黑暗。
  不过,让所有人都没想到的却是李逸的诸多元神碎片中,那块红芒最浓的碎片居然奇迹般的保留了下来,而后随着金色雷霆一同消失了。
  与此同时,三千世界中的玄明小世界也同样发生了天降金雷的一幕,且,引得金雷将临的也是一名修士!不过,这遭劫之人却是修真小派清风派一名筑基弟子......
  清风派,乃是玄明修真界中的一个二流小派,占地不过三千里,拥有三十余座修行山,门中弟子不过万人,而最厉害的掌教至尊也只是一位渡过了3次天劫的散仙,至于渡劫期的高手也只有3位,如此实力,使得清风派的门人很难看到天劫降世的场景,不过,今日却是出现了。
  原本艳阳高照,万里无云的碧蓝提空之上突然出现一片黑云,而后黑云凝聚间,隐约可见其中有雷霆闪现,虽说黑云不多,闪电不急,但修真之人都知道那是劫云!
  “师傅!李逸他又要被雷劈了!怎么办?!”清风派的主峰大殿中,一名十**岁的道童在见到头顶上那不断凝聚的劫云,当下就脸色苍白的向着自己的师尊荣昌子问道。
  荣昌子,清风派中的二代弟子,年仅三百岁已经是元婴初期的修士,修为之高,天赋之强,在二代弟子里是最为出色的,不过,却是没有渡过天劫,不知道天劫的厉害。
  “这个......这天劫为师也没渡过,不过听你师祖说,若是别人渡劫之时,我们出手帮忙,那降下的劫雷将更为恐怖,出手帮忙到头来也只是害人害己罢了。”
  那荣昌子看着天上的滚滚黑云很是无语。自己本有五名弟子,其中四名都是资质不错之人,修行不过十载便全部筑基成功,唯有那小徒弟李逸,资质极差,如今都快修行十二载了居然还没筑基,不过,更让他头痛的还是他这小徒弟时常惹来天劫,每逢突破,这天劫便必然出现,然后将其劈得半死,让自己为救他而累得半死。
  “可......可今天这天劫是不是太大了啊,李逸他会不会直接被劈死了?”
  见天上的劫云不断壮大,其规模比之以前出现的任何一次都要大上数倍,这让道童无比的担心。
  “好像你师弟已经被劈过3次了吧?如今这是第4次,也就是说他今日突破到筑基期了,如此看来,这天劫是应该大点。”看着天劫,那荣昌子有些满意,心想自己五名弟子终于全都筑基了,以后自己也不用再背一个教导不力的骂名了。
  “你师弟不会有事儿的,这不是还有为师在么,虽说,这次天劫是大了些,对于你师弟那种经常被雷劈的人来说,这点天劫还是吓不住他的,更何况,他身上还有三件下品灵器呢”见宋天一脸的紧张,荣昌子不由的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道,“别担心,你师弟最多也就被劈得半死。”
  与此同时,清风派中,那些原本修炼的众弟子在看到劫云出现的刹那,脸色顿时露出了喜色,而后,一个个丢下兵器,向着李逸所住的山峰雾峰跑了过去。
  “轰隆隆......”
  片刻之后,当清风派的诸多弟子都到了雾峰脚下之时,那雾峰之上的劫云也终于凝实了,劫云之中,如婴儿手臂粗细的银色闪电不断奔腾闪现,雷声大作,直震得众人耳朵发嗡。
  “哇,这次天劫居然如此恐怖啊,你们看那云中的闪电都有李逸的胳膊大了!”
  “哪有你有的那么夸张!虽然这次闪电是比以前的厉害了不少,但也没李逸的胳膊大啊!”
  “好吧,算我夸张了,不过这闪电也快有他胳膊粗细了,真不知道他这次能不能扛过去哦。”
  ..............
  雾峰脚下,前来看热闹的清风派弟子三五成群的议论着,同时,一个个也睁大了眼睛,看着峰顶之上的动静。
  雾峰之巅,一名身穿白色长杉,身材修长但却无比干瘦的孩子,正盘坐在一块巨石之上。他左手握着一把泛着淡黄光芒的三尺长剑,右手拿着一块巴掌大的古铜镜,头上戴着一香炉,全副武装的准备着,一双大眼睛,狠狠的盯着自己头上那闪烁着银色闪电的劫云。
  “师祖说我活不过今日,说我无法筑基成功,可我偏不信!人定胜天,人定胜天!我一定能渡过此劫,成为筑基修士的!”
  望着那即将落下的劫雷,小李逸没有丝毫的还怕,即便自己的师祖已经算出他今日渡劫必然要死他也依然不惧。
  “若是拿着这些法器都不能渡过此劫,那我李逸也确实该死!我不能让师父再为我伤心,不能再拖累师兄们,今日,不成功便成仁!”
  李逸本身一个孤儿,是荣昌子在他三岁的时候带回清风派的,而后收他为徒,传他**让他走上了修真之路,不过,因为天资有限,他修行十二年也没能筑基,且每次小境界突破,他都会被雷劈,为此,他的师傅荣昌子是跑了很多路,找了很多人,寻那解救之法,不过,却还是未能解决。
  因为,李逸身子弱,天资差,他在清风派中是最不待见的,不少弟子都欺负他,不过他的四个师兄却是很疼他,时常帮他出头,同其他弟子打架。只是,他的几位师兄虽然天赋不错,可年龄却是不大,修为也不厉害,每次打架回来都是全身淤青,鼻青脸肿。
  想到这些,李逸的眼中不由得湿润了起来,握着法器的手也更用力了。
  “有师傅给我的三件下品灵器,我就不信,我挡不住!”看着头上那即将落下的劫雷,李逸终于豁出去,全身的灵气都被调了出来,练气巅峰的气息彻底爆了出来,其手上的三件灵器也在他的法力支持下开始闪烁起淡淡的白光。不过,因为他只是炼器期,所以,即便是一件下品灵器他也不能发挥出它的全部实力,更何况是三件呢?
  “轰隆隆.......”
  雷声大作,劫云之中的闪电如银蛇乱舞,片刻之间便有一股如婴儿手臂粗细的雷霆劈落下来。
  “嘭......”第一道劫雷劈下,撞在了李逸头上的香炉之上,直撞得香炉上的白芒一阵闪烁,仿佛即将溃散,不过却是挡住了。
  “好,很好,挡住第一波了!还有三波,我便能成为筑基修士了!”
  随着第一道雷劫消失,渡过一劫的李逸激动不已,丝毫没有发现,自己此时的脸色已是一片惨白。
  “轰隆隆....”
  “嘭......”
  片刻之后,第二道劫雷劈下,其声势比之先前的那一道强上一倍,那劈落而下劫雷足有他他手臂大小,毫无悬念的将他撞飞了出去,头上的下品灵器香炉被劈得粉碎。
  “咳.......”
  李逸咳了一口鲜血,再次爬了起来,而后再次坐在地上,最大限度的将自己身的法力注进长剑之中,而后将其指向了头顶。
  “轰隆隆....嘭.......”
  第三道劫雷落下,三尺长剑应声而断,李逸再次被劈飞出十米。
  “咳....咳....”
  与第二道劫雷相比,这第三道又强上了数倍,此次被击中,让得李逸受了重伤,刚刚起身便连续吐出三口鲜血。原本惨白的脸彻底失去了血色,远远看去如同死人。
  “哈...哈哈哈....我李逸一定会成为筑基修士,我一定会成为顶天立地的强者!”
  虽口吐鲜血,但李逸依然不屈,双手握着仅剩的宝镜,准备硬抗这最后一波天劫。不过,就在此时,那原本凝实黑色劫云突然消失了,就连那滚滚的雷声都突然消失了,仿佛从未出现过.......
  “哈哈哈哈......我渡过天劫了,我是筑基修士了,哈哈哈.....”
  见劫云消散,李逸先是一愣,随之便大笑了起来,原本惨白的脸顿时乐开了花。
  与此同时,山下的荣昌子和宋天二人也不由得露出了喜色,看向山顶的目光中尽是浓浓的喜悦。
  “不是吧,就这样完了?这才落下三道啊,不应该还有一道么?真是扫兴啊!”
  “呵呵,得了吧,这三道就将那小子劈得半死了,若是再来一次,那小子定然活不了了,若是他死了,我们以后欺负谁去?”
  “哈哈,也是也是,若是他死了,我们就没玩具了,哈哈。”
  “走吧走吧,都回去练功去了,等过两天我们找他玩玩。”
  山脚之下,那些来看热闹的清风派弟子,在见到劫云消散之后,顿时失去了兴致,一个个嚷嚷着离开了。
  不过,就在此时,一朵金色的云彩却突然出现在了李逸的头顶之上,随后落出一股拇指粗细的金色雷霆,瞬间劈在了李逸的头顶之上。
  “啊.......”
  这朵金色的云彩出现得太过诡异了,且,那突然杀出的金色雷霆也无比迅速,这一切快得让李逸失去了思考的能力,还没祭出古镜便被劈中了,口中只发出一声惨叫便被劈得魂飞魄散!
  “啊,那是什么?怎么会有金色的劫云?为何会出现金色的劫雷!李逸怎么样了!”
  众人见状都呆住了,不由得连发四问。不过,显然是没人知道的.........
  再说那金色劫雷在将李逸劈得魂飞魄散的同时,一丝诡异的红芒却是融入了李逸的身体,随后那金色的劫雷再次消失,一切恢复平静。
  “小逸,小逸,你怎么样了快醒醒,快醒醒!”
  当劫云消失之后,荣昌子便第一时间赶到了李逸的身旁,而后飞快的给李逸检查了一遍,在发现其魂还在,身未死时,不由得大喜,当即为他输入了一个灵气,开始唤他醒来。
  “谁.....谁在叫我?难道是师兄?可这声音不是师兄啊?那是谁在叫我?我不是已经元神别灭死去了么?怎么还能听到声音?”
  李逸挣扎着,用尽全力的挣扎着,终于睁开了眼睛,不过,见到去却是一个慈眉善目的老头而正抱着自己,口中正喊着自己的名字。
  见到这一幕,李逸惊呆了,当下条件反射的说了一句:“你是谁!”
  此话一出,顿时让荣昌子石化当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