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烈风峡之战

  与托尼的战斗胜利后,远征军马不停蹄前进。很快,烈风峡的亡灵军便清晰可见。沃尔夫驾驱着蓝色风暴,只见烈风峡谷狭窄的通道挤满了亡灵,放眼望去没有尽头,而依格纳茨的旗帜不知所终,年轻的龙骑士,也不仅倒吸一口冷气。
  最令人担心的事情发生了,依格纳茨放弃了所谓战术,单纯的用亡灵塞满了整个峡谷,一心一意拖延时间等待维纶丝的追兵到来。
  看着这条挤满了亡灵,宽不过几米,长十里又高万刃的峡谷。就算是号称“最锋利的尖刀”,沃尔夫和他的闪电之翼们,也从来没有感觉到如此无力过。
  “就算他们站着不动,我们光挥刀也会累死吧。”
  没有时间犹豫,全军即刻开始冲锋。克拉斯把最精锐的半兽人矮人调派成突击队,仅存的魔法师给他们加上猛力、幸运、激励等魔法。珍贵的魔法弹等都毫无保留的拿出来使用了,三百闪电之翼带着魔法弹,只管朝亡灵军投掷。
  克拉斯只管进攻,苏雷克则率领仅存的一万后军和两万炼雷狱军团后撤到三里外,“维纶丝要想追来,除非踏在我的尸体上。”
  山谷险峻陡峭,三千米山岩几乎是笔直的挺立,抬头望去,天空只有一线。远征军无法翻山而过,好在这样两旁倒也埋伏不了什么部队。依格纳茨的部队没多少飞行军,低级法师倒是有不少,迟缓、绝望、毒气等诅咒源源不断。克拉斯的刺客队也发挥不了作用,两方的法师打起拉锯战。
  前部进了烈风峡,中军还在外面,依格纳茨又用黑骑士从外围包抄,和炼雷狱军团打的天昏地暗。
  不时有亡灵从地底爬起来,那是早已潜伏在那里的。远征军无论老弱妇孺,每人都准备有武器,许多亡灵还没来得及战斗,又被劈砍成几段。又有亡灵们集中爬起来,人们砍都砍不过来,许多孩子杀着杀着就被爬起来的亡灵砍飞了脑袋。
  胶着的战况只有用凿来形容,凿了一层还有一层。时间飞快过去,他们才前进了五里。后面,苏雷克的后军已经和维纶丝的前锋接触了,苏雷克亲自扛着大旗,总是出现在最显眼的地方。士兵们看着那大旗不倒,士气也就不倒。
  “苏雷克还在那里,怕什么。”中军大营,母亲对着身边的孩子说。
  可烈风峡内的苦战却看不到一丁点希望,许多亡灵法师联手发动地震术,峭壁上落下大块大块的石头。天空中出现了一种奇景,无数的白点如雪舞般飘扬,那是因为山太高太高,石块从空中落下要很久。可落到底的石头挟持着极强的势头,砸在地上就是一个个大坑。
  峡谷内躲不开巨石,先锋们被石头打中,来不及发出惨叫声都被砸成肉泥,嶙峋的石块挡住道路,前进的更加缓慢。
  人人都杀红了眼,每一步的距离都是用尸体堆积出来的,前锋的士兵们,紧紧压在亡灵上,你的刀紧贴着他的背,骷髅的手就直接洞穿了你的心脏。
  魔火弹丢尽了,烈风峡才打通了七里。沃尔夫一身大喝,驱赶雷龙尽力向内飞去,飞身朝着那些聚集在一起的亡灵,烈焰屠龙枪吐出一道火龙,身边五米内的亡灵纷纷倒下。
  亡灵法师、巫妖和鬼灵纷纷朝着沃尔夫攻击,各种魔法把他笼罩着,巨石夹杂着火焰,地上的土变成沼泽地,吐出毒气的气泡,把他的双脚缓缓陷进去……
  就在这火云中,一道纯白的光如同天界之剑劈开亡灵军。沃尔夫空荡荡的左手袖子处,从奥格雷特继承来的圣剑再次出鞘,亡灵法师被消灭了许多,地震停下来,人族大军再次士气高仰。
  沃尔夫凝出圣剑,本身也就失去了圣光的保护,他全神贯注的为大军开道,亡灵军却小心翼翼的接近了他。猛然,一道墨色利刃挟无比的威力直刺沃尔夫喉头,快若奔雷电闪。
  “没想到我今天死在这里。”沃尔夫来不及躲闪,右手屠龙枪反手刺出,只希望能同归于尽。
  又一枝墨色利箭如天际迅雷从上而下,准确撞在黑色利刃上,刺客的刀偏了,堪堪擦着沃尔夫的喉头掠过,留下一道两寸长半寸深的口子。
  刺客翻转身子,灰蒙蒙的影子就要脱离战阵。说是迟到那时快,墨色利箭连接射出九箭,那影子躲开前三箭,终于被后面的几箭射中,闷哼一身落在地上。
  墨色利箭的主人从隐蔽处跳到刺客尸体前,她全身穿着薄薄的树叶衣服,纤细的身段更显性感。沃尔夫收回屠龙枪,走上前正要表示感谢,却惊讶的发现那精灵的眼睛紧闭着。
  “我叫艾达希尔·夜风,来自达纳克斯。”那精灵说道,“依格纳茨是墨羽团的叛徒,我追他很久了。”
  “是依格纳茨那胆小鬼?”沃尔夫有些不太相信的问,他拨动死者的躯体看了看,自嘲道,“他不乖乖躲在乌龟壳里面发呆,反倒跑来刺杀我,看来我的命还真值钱。”
  “难道说,达纳克斯的军队在附近?”沃尔夫又问道,心里燃起一丝希望。
  但却不等夜风回答,山谷中忽然喧闹起来,混合着阵阵哭声。
  “糟糕,有事回去说。”沃尔夫脸色大变,他急忙打了个呼哨,召唤来独角雷龙,拉起夜风回头飞去。
  远远的,之间半兽人峰迎面赶来,“苏雷克将军战死了!三万后军全部覆没!”那天不怕地不怕的半兽人猛士,此时此刻也是满脸的神不守舍。
  沃尔夫脸色再变,急忙催促着蓝色风暴返回前军,只见盗王克拉斯也是满脸苦相,他手边的刺杀队只剩下千多人。
  炼雷狱军团挡不住维纶丝大军,惊惶的人四散奔逃,挤进烈风峡,如层层巨浪,有些人站立不住,活活被踩死在地上。浪头的顶端是前锋战士,他们被挤的连刀都拔不开挥不动,和亡灵紧贴在一起。
  “坚持!”沃尔夫大喊,士兵们稍微镇静了点。他们捏紧手中战刀,却发现天空整个暗下来,抬头看去,烈风峡那一线天被铺天盖地的石像鬼等亡灵生物完全覆盖。
  天顶的魔翔军带走了人们最后一丝希望,女人抱着小孩齐声痛哭,“难道我们四十万人,竟要全军覆没与此么?”面对这种场景,就连盗王克拉斯,也不禁动摇了。
  “快告诉我,达纳克斯的军队是不是在附近。”沃尔夫猛的抓住夜风肩膀,把她当成最后的救命稻草,大声问道。
  夜风皱了皱眉头,沃尔夫的力气太大,弄得她很痛,可年轻的龙骑士似乎根本没有意识到这点,“达纳克斯的军队呢,莉丝呢?”他摇晃着夜风,又问了一遍。
  “我们得到塔克西隆被攻破的消息,正在尽力朝这里汇合。”盲眼的女射手忍住疼痛回答,“不过,我在烈风峡的另外一端看到了侏儒们的天空之城。”
  “他们竟然真找到了天空之城?”盗王克拉斯表现出符合身份的冷静,“我的情报网被维纶丝切断了。告诉我,这段时间发生了什么。”
  “莫尼西找到了海底世界,天堂之令被维纶丝抢走,海精灵加入战斗,侏儒们启动了天空之城,星辰咏者莉丝陷入永恒的长眠。”夜风简短的回答道,她收拾好弓箭,准备离开。
  “莉丝死了么?”沃尔夫身躯微微颤抖了下。
  “还有个你最关心的消息,凌继承了大魔导师戴斯瑞玛的力量复活了。他和精灵王施展魔法,把奇迹之树连根拔起,带来了达纳克斯所有的兵力。”说完,盲眼的精灵一个纵身,拉弓投入战斗中。
  “我早知道他能做到!”这一次,沃尔夫再也控制不了自己的表情。
  ※※※
  振奋士气刻不容缓,沃尔夫立马翻身跨上蓝色风暴,魔法师们给他加上重重扩音魔法,“弟兄们,达纳克斯的援军来了!”他尽力高喊。
  烈风峡内巨龙无法升空,他们只得和维纶丝的大军作战。三百弹尽粮绝的闪电之翼迎上魔翔军,就像小石块投入大海,转眼就看不到踪影。腐臭和锐利的爪子为武器,峡谷内又无法躲开,受伤的雷龙们悲鸣着撞上山崖,红了眼的主人不忍心爱的坐骑痛苦,跳起来和亡灵同归于尽,尸体和鲜血雨点般落下。
  沃尔夫一次次使出天怒十方,可魔翔军无穷尽,一点也不见少。他浑身是伤,连拿起屠龙枪的力气都快没有了。蓝色风暴的双翼也受到了重伤,甚至有一块被活生生撕掉了,一边扇一边滴血。
  “奥格雷特,奥格雷特!”他在心里呼唤着圣剑的力量,可光明的力量已经不多了,只有隐隐的圣光保护着他。
  天上地下所有的攻势都对准了沃尔夫,毒云损伤了他的视力,死亡音波破坏了他的听力,爪子划开了他的铠甲,撕裂他的肌肉。年轻的龙骑士强忍着,他知道自己绝对不能倒下,地上有无数眼睛在看着他。他必须坚持到侏儒援军的到来。多年后,人们会说,母亲会拉着孩子的手说,老人会告诉自己的晚辈说,我们有王在,怕什么。
  终于,轰隆隆的声音从远即近,在天空中响起。拿声音越来越近,烈风峡忽然就被轰隆隆的声音所覆盖,轰隆隆的越来越大,越来越响。像是巨人在轰鸣,在怒吼,在咆哮,到最后铺天盖地的回响,耳边除了那声音再也听不见其他,就连对面的人高喊,也几乎听不到。
  无数耀眼激烈的火光在空中团团爆炸,魔翔军燃烧着,整个被烧成团火球,带着焦臭的气味在空中乱闯乱撞,如雨点般落下。孩子们呆呆的望着天空,看见一个个带着双翼、范着金属光泽的银色铁鸟冲破了亡灵海,喷吐出强烈火光,所到之处,石像鬼和鹰身女妖纷纷被消灭。
  “看,飞空艇,是飞空艇。”侏儒们认出了天上的铁鸟,他们叫喊着,浑然忘记了亡灵的威胁。“奇迹,这是银色的奇迹啊!”仰望天空,流出激动的泪水。
  侏儒们都是天生的飞行员,在狭窄的峡谷内也照样飞得进退自如。魔翔军愤怒的反击,可它们的爪子既抓不破飞空艇的铁甲,小小的身子也撞不动这些空中的银色奇迹。
  飞空艇的帮助下,前军终于扫平了道路。侏儒们争先恐后冲出烈风峡,他们看到巨大的天空之城悬浮在半空,比大山还巍峨,地面上十多里范围全是它的影子。
  仍有许许多多的飞行器轰鸣着从天空之城飞出,它们环绕着它,就像自由的鸟儿。
  古老的传说成为眼前活生生的现实,侏儒们身体里面的血沸腾了,这个比任何人都向往天空的古老种族,骨子里面的灵魂在刹那间被唤醒。
  不光是侏儒,每个人、每个种族都为这奇迹呼喊喝彩,暂时忘记了亡灵的追击。
  ※※※
  烈风峡突击战因为侏儒们的天空之城加入而彻底改变了战局。亡灵守卫被击溃,尽管重伤,沃尔夫还是抢着接下断后的任务,率领五千炼雷狱军团和暴风之怒在峡谷中重新布下防守阵营,和他的老熟人侏儒泰夫一起。
  “该让骨头们看看侏儒的厉害了。”泰夫率领着八百天军,驾驶着机身喷着侏儒国度的战旗,小小的身躯中满是兴奋。
  是役,侏儒们的飞行军发挥了莫大的作用,他们把维纶丝的亡灵军堵在烈风峡整整三小时,远征军主力继续南撤,勉强甩开维纶丝亡灵大军。
  虽然获胜,可这场战斗的惨烈远远超过以往任何一次战斗,远征军折损整整七万人,统帅苏雷克阵亡,后军和三万裂魂军全数尽没,只剩下不到七百人。六万炼雷狱也只剩下二万五千人,全军战死的中级以上将领共计八十多。
  塔克西隆出发的三十七万大军,只剩下二十五万。沃尔夫的暴风之怒骑士团和闪电之翼,近乎全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