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天空之城

  一阵湍急的急流后,星光打破了寂静的黑暗,混沌晶壁前面顿时豁然开朗。
  烦人的警报声很有默契的变成了哑巴,莫尼西看着潜艇的压力计,惊讶的目瞪口呆:压力计的指针已经回复到了正常水平。换个话说,他们等于来到了海面上。
  这怎么可能?
  除了占星师梅尔莎纳,肯、泰夫、包括大群好奇的侏儒一起涌向船长室。
  透过混沌晶壁,只见大群大群的鱼群在悠闲的游弋,发出星星点点的蓝色、绿色和白色光芒。美丽的珊瑚群中,到处是他们连想都不敢想象的拳头大小的金色珍珠,仿佛天上的明星。
  “星海,这就是星海啊。”侏儒们兴奋的喊叫。
  谁也无法想象,在这被亡灵海淹没的恩诺拉斯大陆,居然存在如此美丽的世外桃源。
  “看,海精灵,真的有海精灵。”侏儒们又发现了新的好玩意。
  海水中看不真切,众人只能隐约看见一队手提三叉戟的海精灵战士分散在潜水艇的周围,还有几个明显大个的海精灵在那群人鱼面前游来游去,好像在吩咐什么。
  “是他们。”肯趴在混沌晶壁前,胸口阵阵疼痛。
  在那美丽的莺歌海,有一个月光下的美丽倩影,他从来也不曾忘记。
  莫尼西发现了肯的异常,“他们就是星辰咏者要找的对象么?”他自然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
  “恩。”肯斩钉截铁的点点头,转头期待的看着众人。
  莺歌,他的莺歌或许就在那里,他已经等不及了。
  “换上潜水服,我们出去吧。”莫尼西对着休克商量道,后者报以宽容的微笑。
  莫尼西等人很快换上黑色的潜水服依次游出潜艇,休克念颂起六级魔法“避难所”,一团圣洁的白光笼罩在他们头顶,这是一个防御性的魔法,只要他们不发起主动攻击,就不会受到致命的伤害。
  海精灵们还是不敢靠近,只出来个头领样的怒气冲冲朝着众人高喊。
  “他们问我是不是和坏女人一伙的。”肯翻译道。不等回答,他又用海精灵语大声回复,其熟练程度让他自己都感觉惊讶。
  海精灵们露出诧异的神情,他们在这里生活了世世代代,还是头一次碰见能听懂他们语言的外族人。
  海精灵头领又喊出一连串众人听不懂的语言。
  “他们问那是什么。”肯翻译道,然后又是一阵叽理括拉的回复。
  “问问他们,坏女人是怎么回事?”莫尼西从旁提醒道。
  “他们说,有个笑起来很恐怖的女巫突然出现在王宫,打伤了他们的女王,还抢走了世代守护的宝物。”
  休克等人不禁面面相觑,他们都从对方的眼神中读到了同样的猜测。
  “天堂之令被维纶丝抢走了。”
  “我们果然还是太晚了。”休克沮丧的摇摇头,“问问他们能不能带我们去见女王,就说我能够治愈女王的伤势。”
  之后是激烈的争辩,海精灵头领起先坚决反对,但在肯诚恳的说辞下,终于答应了众人的要求。他们给众人套上重重的枷锁,每四个战士押送着一个人,朝着宫殿走去。
  一路上,他们被无数看希罕的海精灵们重重包围起来,也有少数愤怒的海精灵把他们当作打伤女王的同党,朝他们吐唾沫,砸珊瑚。
  休克等人沉默着,完全忽视了周遭绚丽的美景或被珊瑚砸到头的疼痛。现在的他们,满脑子都只剩下一个问题:如果无法找回天堂之令,又靠什么对抗毁灭之神呢?
  肯还在和海精灵头领说话,他一遍应付海精灵头领无穷无尽的盘问,一遍到处东张西望,“莺哥,我的莺哥你在这里么?”他默默的祈祷着。
  “处死他,处死他。”看着这个不老实的外族人,海精灵们更加愤怒了。
  “老实点。”三叉戟毫不客气的打在肯肩膀上。
  “你知道艾尔苏伦么?她是我的莺哥。”肯忍住痛,索性问道。
  “艾尔苏伦?没听说过。”头领厌恶的回答。
  经过许多美丽的珊瑚群后,一座宏伟的珊瑚宫殿矗立在他们面前。一个手持三叉戟、威武雄壮的海精灵带着大群卫士从宫殿中游出。
  “海将军。”所有的海卫士一起行礼。
  随着头领的叙述,海将军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忽然,他如临大敌般的猛地一挥手,卫士们立即把他们团团围住。
  “你知道艾尔苏伦?”他游到肯前面,盯着肯的眼睛问道,那眼神仿佛要把他看穿。
  “我们在莺哥海边相遇。她告诉我,她的原名叫做艾尔苏伦……”肯心里面一阵狂喜。凭着直觉,他知道这人一定知道些什么。
  “看好他们,等我通报女王。”仔细听完肯的叙述后,海将军没有任何表情的转身游进宫殿。
  等待是漫长的,特别是对于肯来说。他甚至冲动的想要打倒身边的卫兵,强行闯进宫殿。
  负责看守他们的卫兵也不是善类,一个个瞪着大大的眼睛,根本就把他们当成了维纶丝的同伙。
  好久之后,海精灵头领才游了出来。他三叉戟猛地一指,卫兵们立刻恶狠狠的把众人押进宫殿。
  他们从偏门进入,没有任何征兆的,众人眼前猛的一亮,眼睛被刺激得几乎睁不开来。
  在他们面前是丛巨大的珊瑚丛,一个通体透明的巨型圆球镶嵌其中。它发出乳白色的光芒,照亮了整个大厅。圆球周遭的珊瑚台阶上,海精灵族的长老们依次站定。
  而海族尊贵的女王,就半躺在珊瑚台阶的最高处。
  她依然是那么的美、那么的动人,她的眼睛比过去更篮了,即使看一眼也让人心醉。
  “莺歌!”肯只觉得胸膛一热。
  他怎么也想象不到,那高高在上的女王,正是他无时无刻不在思念的莺歌。
  “低下。”海将军大吼,长矛打在肯的后颈上,把这个异族的年轻人打的半跪在地上。
  “尊敬的女王陛下,他们自称陆地的使者,有重要事情通报。”海将军半跪着禀告道。
  肯跪在地上,倔强的仰着头。女王缓缓扫视着众人,却连看都没看他一眼。
  “她是王,她已经是海族的女王了。”胸口一阵阵的痉挛,那是痛入骨髓的疼痛,“她不记得我,她的眼里根本没有我。”
  “就算她还认得我,我又该拿什么、我又能拿什么来面对她呢?他是整个海族的王,我只是……我又算什么东西。”
  “肯,你的梦已经彻底破碎了。肯,醒醒吧,醒醒吧!”
  “我们是地面世界的使者,我们奉星辰咏者的指引前来寻求海底世界的帮助,地面世界正遭受前所未有的可怕遭遇,所有的领土都变成了亡灵的墓地。”休克给自己加上通晓语言魔法,“打伤女王陛下的正是我们最大的敌人,堕落精灵维纶丝。如果再不阻止她,恐怕整个恩诺拉斯都将被她毁灭。”
  “凭什么让我们相信你,你有什么证据?”海精灵的大臣们问道。
  “星辰咏者让我转告女王,千纪元的终结刻已来临,大白鲨需要活动活动筋骨。侏儒族也想拿回过去交给海族保管的东西。”
  “为了表达我个人的诚意,我愿意用全部魔力为女王陛下治愈伤势。”休克继续说道。
  “这里从来没有大白鲨,更不可能有侏儒族的东西。”大丞们笑起来,当面戳穿骗子总是让人舒服的事情。
  “谢谢,这点小伤算不得什么。既然这里频频被外人找到,大白鲨本来也需要换个地方。”
  随着女王艾尔苏伦的答复,大殿一下子喧哗起来。女王显然是承认了大白鲨的存在。可是作为世世代代生存在这里的海精灵,他们恼火的发现自己居然不知道这个事实。
  这已经不是信任与否的问题。
  “你也不知道大白鲨么?侏儒族的祖先留下了些什么?”大臣们义愤填膺的交头接耳道,把目光一齐投向他们的女王。
  “大白鲨奎尔克玛隆是我族最高的秘密,千万年来从来只在王和大祭司间流传。这个秘密蕴涵的事实在过去从未出现,所以大家都无从得知。”女王依然不带任何感情的说道,“就连我们,也只是把它当作一个传说,一个王位交接不得不履行的传统而已。”
  “大白鲨的秘密被外人发现,这里已经无法再保护我们,是不是……”艾尔苏伦看看身边那老得看不出年纪的大祭司,征求意见道。
  “我们生活的世界,其实只是在海洋之王、大白鲨‘奎尔克玛隆’的肚子里面。”大祭司点点头,说道,“而现在,我们应该协助奎尔克玛隆寻找新的栖息地。”
  又是阵阵骚动,只有休克含笑不语。
  “不过,是怎么回事?我怎么从没听说过?”女王盯着休克,语气比寒冰还要冷。
  宫殿静下来。大臣们看看女王,又看看大祭司,后者正用同样的目光看着休克。大白鲨的秘密已经足够震撼,难道还有连女王和大祭司都不知道的秘密么?
  “是个失传的秘密,侏儒族们也正在苦苦找寻它的存在。幸好星辰咏者莉丝知道这个秘密,我们正是为了揭露这个秘密而来。”
  “是神话时代侏儒工程师的最高成就,他比我们的海底神殿还要巨大,奎尔克玛隆怎么可能容纳得下?”大祭司逼问道,“它又凭什么‘飞’出奎尔克玛隆的肚皮?”
  “泰夫,一个纯正的侏儒族人。他的血,将会唤醒沉睡的。”休克把侏儒泰夫推dao前面,“我说的话是否真实,试一试就行了。”
  “够了!我们为什么要陪你们冒险?”几个商量好的海精灵大臣一起喝道。
  “这就要问你们的女王了,‘王者之书’上面的预言应该很清楚。”休克寸步不让。
  “荒谬,仅凭一个预言就想我把整个海族的命运交给你么?”尊贵的王者忽然大笑起来,她缓缓扫视了遍众人,深深吸了口气,“海将军,送客。”
  休克等人在卫兵的押送下缓缓向外走去,肯的脚步却慢下来。
  “她甚至都没有正眼看过我。她是王,怎么可能还记得那种小事。算了吧,我都不知道自己还能活几天,何必没来由的自寻烦恼呢。”
  “可是,我是真的忘不了她啊。”
  “离开了,就再也回不来了。”众人都已经离开宫殿,肯的最后一步却再也踏不下去。
  “g,so share with me。you love if you have enough,you tests if you‘re holding back,or pain if that’s what it is……how can i let you know,i‘m more than the dress the voice……”
  恍恍惚惚中,耳边又传来那魂系梦牵的歌声。
  “莺歌、莺歌,你真的忘记我了么?我是肯,我是莺歌海的肯啊!”年轻的肯终于爆发了,他猛的推开卫兵,哭喊着冲向那高高在上的王。
  “我给你取名叫莺歌,你教我海精灵的语言。那些日子,我们多么的……快乐……”
  “找死!”海将军大怒,他猛地刺下长矛。
  “你走后,我每天都在海边等你,从来也没有间断过。我从夏等到秋,从秋等到冬,又从冬等到春。”血在水中扩散,肯却连动也不动下。
  “我等了好久好久,你却再也没有出现。那些日子,我耳边缭绕着你的笑声,空气中满溢着你的香气。睁开眼睛,眼前都是你的音容。闭上眼睛,脑袋中全是你的影子。”
  “我想放弃,但我无法放弃!”肯痛苦的说。
  “我告诉自己,我一定要找到你。哪怕海再远,哪怕海再深。”肯一把抓住长矛,“我找到你了,可是你又怎么能忘记呢?我是肯,是那个爱着你的肯啊!”
  “真不要命了!”恼羞成怒的海精灵将领夺过长矛,对准这个疯子的脑袋扎去。
  “躲开。”眼看肯就要丧生长矛下,侏儒泰夫纵身一跃,扑向长矛。
  “砰。”泰夫的身子重重的撞上光球,血从他的胸前溢出,在海水中慢慢扩散开来。
  奇怪的事情发生了。
  当第一滴侏儒的血触碰到圆球时候,海水忽然就卷起了漩涡。紧接着,水中的血不断被光球吸收,原本乳白色的光球发出淡淡的红色光芒。
  漩涡把泰夫的身子卷在空中,血从他的身体不断流出。
  “好机会。”
  莫尼西偷偷拨弄动机关,一股漆黑的墨汁猛的喷发开来。与此同时,休克连接丢出储备有群体镜像术和群体隐身术的魔法水晶。
  “杀死刺客。”墨汁很快被趋散,气急败坏的海精灵们嚷嚷着。却目瞪口呆的看着三组一摸一样的冒险者们凭空出现在宫殿的不同角落。
  “保卫女王。”海将军最先反应过来,几十名卫士立刻把中央光球团团包围起来。
  正凭借隐身术一点点朝光球靠近的冒险者们,看着那鱼都游不过去的包围圈,原本还在得意的笑容顿时变成了苦瓜脸。
  “是镜像,打碎他们。”
  “糟糕,我们忘记了肯。”莫尼西碰碰休克,指着肯说道。
  “这里还剩个落单的。”几乎是同时,海精灵卫兵兴奋的声音响起。
  “别!”
  ……
  ……
  ……
  耀眼的冰箭从珊瑚丛的最高处激射而出,一个美丽的身影随着冰箭高高跃下。
  那个倒霉的卫兵看着脱手的长矛,吓得面无人色。
  “巫医、巫医!”女王小心翼翼的扶着肯,大喊道。
  一群海精灵巫医惶恐的游过来,治疗魔法从他们手心发出,却又无力的在肯身上消散。
  “我好高兴,原来你还记得我。”肯紧紧抓住莺歌的手,让泪水尽情的滚滚流出。
  “傻瓜,我怎么可能忘记你。我每天都在想你,我知道你在海边等我,我好担心,担心你的身体会垮掉。好几次,我都偷偷的跑了出来,可又被长老们抓了回去。”
  “你离开后,我天天都在等你。我总是对着海水问道,我的莺歌,我的小莺歌呢?”
  “别说了,我知道,我都知道!”
  “莺歌,你还是我的莺歌么?”肯握得更紧了,“我好怕,怕这只是我的幻觉,幻觉破除后,你又变成那高高在上的女王了。”
  “再也不会了。从此以后,我只是你的莺歌。你要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
  “我原以为我是倒霉的人,现在我才明白,我是天底下最最幸福的人啊!”紧握的手就这样慢慢松开来、松开……
  “他是王的爱人,海族的第一个陆地王。他给海族带来翅膀,海精灵从此在天际飞翔。而他,也在那刻陨落。”莺歌喃喃念颂起一段莫名其妙的话。
  “王,预言是无法更改的,节哀顺变吧。”不知道何时,大祭司来到莺歌身边。
  “该死的预言,该死的王者之书!”莺歌盯着大祭司,怒气冲冲的质问道,“你不是说只要我不认他,他就可以不死的吗?”
  “可王的心仍旧爱着他啊。”大祭司佝偻着腰,叹息道,“心是骗不了人的。”
  ※※※
  “泰夫的血唤醒了,我们不得不完成整个激活仪式。”休克解除了隐身术,说道。
  “尊敬的大魔导师,你可以帮助他么?”莺歌抱着肯,哀求道。
  “我一定会竭尽全力。”休克谦卑的回答,“但是现在,我恳求陛下协同我完成激活仪式,否则失控的会毁灭海底世界的。”
  “乐意之至。”女王站起身,“请告诉我应该怎么做。”
  所有无关的人都在休克的指挥下撤离出大殿。肯被海卫士们抬着,跟在莫尼西身后朝着潜艇游去。正式启动需要大量侏儒,莫尼西想到要如何说服好奇的侏儒们继续留在潜艇,头就大了半圈。
  宫殿周围的海精灵们也在海将军的指挥下迅速疏散。珊瑚宫殿开始晃动,整个海底世界都震动起来,大片大片美丽的珊瑚丛在震动中碎裂开,珍珠掉在地上,又被汹涌的海底洋流席卷着四处乱碰乱撞,噼里啪啦的乱响。
  珊瑚宫殿内,侏儒泰夫满身是血,他紧紧拥抱着那巨大的圆球,几乎已经和圆球融为一体。莺歌右手高举永恒生命权仗,左手持着王者之书。她每诵读完成一个句子,都有一道绚烂得让人窒息的蓝光从权仗发出,如同水波纹缓缓扩散到整个宫殿。
  宫殿开始神奇的缓缓上升,墙壁和天顶倒塌了,急流卷起重重的巨石,砸在地面上往往就是米多深的大坑。休克撑开魔法防护网,把三人保护其中。
  以宫殿为圆心,小半个海底世界都在缓缓上升,蓝光从宫殿扩散,整个海洋世界都沐浴在着绚丽的蓝色光华中。
  轰隆隆的巨响中,地震混合着海啸同时来临,海底一片哭喊的声音。
  已经乱成一团的海底世界,忽然响起与整个背景格格不入的笑声。莫尼西终于没能有效阻止那些天不怕地不怕的侏儒们,潜艇上的侏儒们全都抢着冲出了潜艇。
  “我要怎么把潜艇弄回去呢?”潜艇的创造者莫尼西跟在侏儒们的后面怔怔发呆。
  “天空从海洋中诞生,生命在飞翔中不朽。”海底世界响起冥冥的歌唱,那声音,好像是发出来的。
  兴奋的侏儒们发现自己游着游着就被蓝光给禁锢起来,再也不能动弹。他们拼命挣扎,耳边却响起阵阵美丽的旋律,轻灵、悠远,仿佛是遥远的祖先们在歌唱。
  Now here I stand,Oh in the morning sunshine。
  mised land。
  Somewhere,they say,beyond the great horizon。
  Lies a beautiful island。
  歌声中,侏儒们看到无数梦寐以求的飞空艇、巡航机甚至战斗机在蓝光中一一浮现。
  宫殿中,艾尔苏伦念颂完最后一个字符,海精灵世代相传的两大神器,永恒生命权仗和王者之书便熊熊燃烧起来,化成两团蓝色烟火投入面前那血红色的光球。光球猛然收缩,紧接着轰然爆炸开来,迸裂出她全部的魔法力量。
  地面停止了晃动,水凝固了,光凝固了,时间也停止了流动,所有的一切都凝固了。
  一切的一切,都被那神话时代以来最伟大的传送魔法阵所包围。
  猛的一阵震动,仿佛整个大洋的水倾泻而下,耳朵只剩下轰鸣。
  下一刻,他们看见了太阳,和那蔚篮蔚篮的天空。
  旭痕小说网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