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今生不再

  凌漫步在虚空中,好奇的观察着所有的一切。漫天都是绚丽的魔法火焰,旋转冰晶和烈焰风暴彼此吞噬,交映生辉。五龙幻光盾和裁之刃激烈的冲突着,迸发出美丽的火花,还有其他各种各样的魔法,都在不断的诞生泯灭,魔法的气息弥散着整个世界。
  凌仿佛有些疲倦的闭了闭眼,整个世界就开始流动起来,沙漠,荒原,大海,地底,森林,雪山……无数的场景在他面前一闪即逝,他再次睁开眼睛,画面定格在一片金色的世界中。红裙飘飘的飞天和双头黄金狮子在他身边不断飞来飞去,七色的彩虹桥从脚下一毖由斓缴街?摺?p>凌登上彩虹缓缓前行,极目远眺,到处都是三头银魔狼,翼蛇和双头三尾龙角的海龙兽的巨大黑耀石雕像,它们或坐或卧,或立或睡,伸展的双翼和蛇足把群峰连接起来,浑然一座宏伟的巨大城堡。
  城堡的上空,漂浮着一个英俊高大的年轻男子,正是戴斯瑞玛,“欢迎回到幻之国度,这一趟意识之海的旅行可还满意?”
  “我已经接触了你的意识之海,平稳、宁静、执着还有希望。”不等凌回答,戴斯瑞玛又继续说道,“你很普通,却正好因此避免了灵魂之间的冲突与不合。”
  “遵从您的命令,我也认真观察了您的意识之海,只是有一处我不太明白。”凌顿了顿,“那是一片岩石和金属修筑的城市森林,和您所有的场景都格格不入,那里没有魔法,全是银光闪闪的飞行艇和其他机械,那里的声音喧嚣嘈杂,空气混沌污浊,让人十分难受。”
  “那是我思想中的一块试验田。”戴斯瑞玛笑了笑,似乎早就预见到了凌的问题,“被困这几千年,我也曾经花费大量的时间仔细思考过古代人的文明,还有他们的科技。他们的机械文明的确杰出非凡,让我叹为观止,所以如你所见,我构想了这个钢筋混凝土的城市。”
  “不过情况看上去不太好,那里的环境恐怕不太适合人居住。”凌小心翼翼的说,”看上去那里太有些那个了,抱歉我暂时想不出来怎么形容。“
  “是污染。”戴斯瑞玛快速补充道,“我本来以为这只是我的失误,可是后来才发现,机械文明无法避免污染,恐怕这也是他们衰落的原因之一把。”
  “为什么不把魔法文明和机械文明综合起来呢,机械和魔法并不冲突啊。莫尼西的沙漠之舟和潜水艇不是很方便么,为什么两个文明一定要拼个你死我活呢?”凌突然冲口说道,这个问题,他已经考虑了很久很久,“对不起,或许这只是我的胡思乱想。”
  “你说的没有什么不对,我也曾经这样考虑过。不过这只是我们的一厢情愿,战争的主导权并没有掌握在我们的手里啊。”戴斯瑞玛叹息道,“或许,他们有不得不这样做的理由吧。”
  “还有一个问题,后来我在城市森林迷失了方向,无意中闯入了一块黑暗的领域,那里的主人告诉我,它那块秘密基地即使是你自己本人,也不知道它的存在。最后,他让我把这个交给你。”
  那是一颗银灰色的种子,分明能感觉到有生命在其中跳动。
  “这是?”戴斯瑞玛犹豫了下,缓缓伸出手接过种子。
  他马上就后悔了。
  种子原本缓慢的生命脉搏忽然剧烈的跳动起来,一举突破了戴斯瑞玛所有的防线,疯狂的吸收攫取着他的精神力量,转眼间就膨胀了好几倍大。
  古老的魔法师连忙松手,种子从他手心滚落在地上。然而,就算没有了戴斯瑞玛的精神力,种子还是以骇人的速度继续膨胀着,很快就变得和初生的婴儿一般大小。
  “凌,这是?”戴斯瑞玛愤怒的问道。
  不等两人有任何思考的时间,肉球开始变型,一道道裂痕撕裂开原本光滑的表皮,仅属于人类的器官从肉球里面生长出来,先是脑袋,再是手,最后是脚……仅仅不到半分钟的时间,它就完成了从种子到婴儿的完全蜕变。
  又只过了半分钟的时间,一个英俊高大的男人就这样站在两人的面前。
  他穿着全套黑色的海豹皮作战服,双手握着两把远古时代的屠龙枪,几把寒光闪闪的军用匕首分别插在腰带两旁和大腿的外侧。
  年轻男子看了看自己的身体,满意的点点头,他的左手臂上,绣着老鹰的金属徽章。
  “戴斯瑞玛!?”凌惊讶的叫出声来,眼前的男子根本就和戴斯瑞玛长得一摸一样,除了那身金属的质感。
  他完全是戴斯瑞玛另外的一个对立面。
  “你是如何办到的?”戴斯瑞玛似乎已经明白了什么,他冷静的问道。
  “哈哈哈哈。”机械的戴斯瑞玛笑了起来,“他们早就预见到了自己的撤退,所以悄悄在你的思想中播下了这颗科学的种子,你每一次关于科学帝国的好奇探索,都成为我生长的养料,而我又反过来在灵魂深处一点一滴的偷偷的影响着你,直到最后,我成为现在的形态。”
  “我是精神领域的主宰者,有什么可以影响我?”戴斯瑞玛大怒。
  “别自欺欺人了,我就是最好的证明。只有你接受认可了他们的文明,我才有可能成长成独立的灵魂。”另外一个戴斯瑞玛嘲笑道,“让我们联合起来重新建立辉煌的科学帝国吧,这不正是你心底期待的事情么?”
  “戴斯瑞玛,该不会是真的吧,你要和他……”凌问道。
  “对不起,我并未察觉。”
  “哟,我都快忘记你了,躯体的原主人。”金属的戴斯瑞玛转过身子,他平端起屠龙枪,一步步走向凌,“就让我抹去你这个卑微的灵魂,彻底接管你的身体好了。”
  “不,你不能伤害他。”魔法的戴斯瑞玛挡在凌面前。
  “你决定庇护他么,那么干脆让我把你们一起送到金属的永恒坚牢中吧。”金属的戴斯瑞玛大笑道。
  山之颠,魔法的宫殿倒塌了,一座金属的黑色堡垒缓缓升起。
  混沌虚空中,魔法的能量仍旧源源不断的从时空门中注入到凌的身体,卡特人莱娅关切的看着凌,眼睛都不敢眨动。忽然,他看到凌的脸抽痉了下,接着整个人剧烈的痉挛起来,蜷缩成一团,显得无比的痛苦。
  灵魂之间的战斗无法用语言来形容。
  时空门一个接一个的关闭了,五维的迷宫也跟着消失成一个原点。混沌虚空中,莱娅再次感觉到压力从四面八方挤压过来。
  “凌,快醒来啊,凌,凌。”但是她根本毫不理会身体的痛苦,只是一动不动的看着凌,一遍又一遍的呼唤着。
  直到这时,她才发现原来自己是深深的爱着那个好像什么也不懂,什么也不会的小小法师,凌。
  “凌,别再坚持了,跟我回去吧,啊~~”终于,莱娅再也忍受不了挤压的痛苦,痛苦的大喊起来,神志也变得恍惚不清。
  “莱娅。”
  恍惚中,卡特人莱娅只觉得仿佛听到了什么,然后整个人就飞了出去。在那最后的一瞥中,她模模糊糊的看到凌爆炸成一团血雾,然后被虚空混沌中的黑洞所吸收。
  “再也触摸不到了……再也听不到他的声音了。”莱娅的眼泪不知不觉的流出来,“凌……再也见不到了。”
  “不……这不是真的……这绝对不是真的。”意识之海的深处,莱娅想,并决定永久相信。
  世界沉寂下来。
  当卡特人莱娅再次醒来,她已经重新站在黑石塔的大门外,一个冥冥的声音萦绕着她,久久不肯散去。
  那分明是凌的声音在耳边低语。
  “银月光华。”
  ※※※※
  又是满月的夜晚,呼啸的海风和波涛渐渐停息,月光照耀着海面,安详而宁静。
  一曲凄美婉转的笛声在林间蜿蜒回荡,声音不大,却深入每个听者的心灵。
  “别再哭,就让他走,再多痛苦的时候,相信我也能承受。闭上眼,不再留恋,你却一遍又一遍,出现在想你的夜。别说,不会有结果,永远永远,别说分手,而你,又怎么能够,就这样的放手,一去不再回头……”
  笛声悠悠扬扬的飘荡着,永不停歇。
  “你怎么能够忘记我,凌。”卡特人莱娅坐在偏僻的树屋中,一遍又一遍的吹奏着竹笛。在她旁边,年轻德鲁依星歌变身成的海鸥静静停在她的身边。
  她奉命照顾卡特人莱娅已经整整五天了,这五天来,卡特人几乎没有吃过任何东西,自己端上去的食物每次都被原封不动的退了回来。
  她也从不说话,只顾吹奏着竹笛子,如果累了,就一个人安静的坐着发呆,微笑着,偶尔还会浅浅的笑笑,可泪水却总是顺着笑容流下来。
  “凌,昨天我又梦见你了,你说你已经不是魔法师了,还学会了吹竹笛,真好听……”
  “凌,你是个笨蛋,笨蛋、笨蛋,大笨蛋,说什么旅程很危险,就一个人偷偷就走了……难道你不知道,思念是一种很痛苦的事情么。”
  “凌,他们都在打探你的消息,我绝对不会告诉他们的,你是只属于我一个人的……我不会让他们来打扰你,放心吧。”
  “对了,凌。我就要去寻找银月光华了,莉丝说她已经找到了办法,我这次也要去很久很久呢,等着我回来哦,凌。”
  “凌,时间快到了,让我最后给你吹奏一次你最喜欢听的歌吧。”
  “你别为我呐喊,别为我哭,别让我明亮的眼睛模糊。你别给我幸福,别给我哭,别让我知道了回家的路。世界是怎样大我也很清楚 ,但我已不能在乎……”
  不知何时,星辰咏者莉丝来到了这个偏僻的一隅,她轻轻抚慰着莱娅的脸庞,划去卡特人脸上的泪痕,月光照进树屋,星光点点洒在两人的身上。
  “该出发了,莱娅。”
  莱娅点点头,几天来第一次钻出树屋,月神的光辉下,十二神木的大德鲁依和魔导师们几乎都聚集在她的小小树屋旁边了。
  “莱娅,我要最后一次提醒你。”星辰咏者又回复成冰雪般的严肃,“量子是无所不在的,她既可以出现在这里,也可以同时出现在另外一处。我们已经能够确定,银月光华是量子形态的存在,普通的人根本无法接触它。要使用她,你必须也转换成量子的形态,但是这种形态是不可逆转的,一旦转换成功,你将再也无法恢复原状。”
  “没关系。”
  “真的没关系么?”星辰咏者决定作最后的一次努力,“量子形态的你可以看见我们,我们却无法看到你,你能听到我们,我们却听不到你,你活着,却等于已经死去,无法和任何人交流,这比死还痛苦。”
  “而最重要的是,你将再也触摸不到凌,再也听不到他的声音了。”
  “不,我相信,凌一直在等着我,还有我的银月光华。”
  “好吧,让我们这就开始。”
  经过了大半个夜晚,绚丽的魔法光辉过后,星辰咏者已经很疲惫了,可是,毁灭之神的威胁越来越近,还有无数多的事情还得等着自己去处理。
  “打起精神。”揉了揉太阳穴,提醒自己道。“量子玫瑰顺利启动,克隆人计划或许可以开始实行了吧。”返回奇迹之树的路上,她一直在反复的衡量。
  ※※※※
  自然之塔。
  又一个刚换上的,崭新的烧杯从休克的手中滑落,啪的一声跌落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声响。
  “凌,刚才是你么,你是在向我告别么?”休克猛然抬起头,左右看了看,自言自语道。
  什么都没有,连一丝风都没有,自然之塔还是亘古以来的安静,但休克已经没有心思继续试验,他推开实验室的门,蹒跚着走到窗外,回想起过去那场梦幻般的魔法试验。
  本以为自己回到过去救活了爱人,可没想到那也不过是幻境的一部分。
  “希蕾丝。”休克叹息着,喃喃的说出个久远的名字。
  “或者,凌的梦境开始了。”他想。
  ※※※※
  遥远的黑石山,过去一直默默跟在凌和莱娅身后,悄悄守护着他们的三头银魔狼停了下来,因为一闪仅容它勉强挤过的时空门忽然出现在它的面前。
  “敖……敖……”像是感觉到了什么,银魔狼扬颈壕叫起来,然后慢慢的走进了那未知的时空之门。
  随你深浅的眼神流过高低的气温,才明了道别似是在深海中找脚印。迎着冰山一角看真眼前人,才发觉结局动魄惊心,沿路脚步浮沉从未这样难行,才会意我试过最冷黄昏。
  回头若没有你,假使有气力在陌路离开不需颤抖,怕恶劣气候怕眼泪倒流都不怕为你张开笑口。回头若没有你,只需眼看着这段路曾经紧握你手,这最大报酬与最后理由已够我走出深沟,再去爱漫天星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