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戴斯瑞玛

  迷宫开始晃动,白色的能量墙壁、无数的凌和莱娅都在慢慢的不可逆转的变淡,绝望的挣扎声和哭喊声从上下左右各个方向涌来,剩余的人们紧紧抱成一团,眼睁睁看着刚才还紧紧彼此握着的人仿佛空气般无声无息的蒸发掉,仿佛从来也没有存在过。
  “他们的四维世界坍塌了。”中年莱娅看着自己越来越淡的手臂说道,房间中的人数只剩下寥寥十多人,白发的凌早已消失,地上杂乱的公式也伴随着他一齐被抹去。
  看着这些,凌完全不知道应该说什么才好。
  “既然无法逃避,就坦然面对吧。”中年莱娅摆摆手,走到莱娅面前庄重的鞠了个躬,“谢谢你,让我体验生命的感觉,真好。”她露出灿烂的微笑,留下消失前的最后一句话。
  浮生若梦,梦虽然短暂,却也足够一生铭记。
  卡特人流下感动的泪水。
  “放心,我会照顾好她的。”凌轻轻拭去莱娅的眼泪,在心底对逝去的灵魂承诺。
  [***]所有的分身都已经烟消云散,白色的能量墙壁正在快速的坍塌,只留下茫茫的虚无,两人紧紧牵着手,生怕不小心分开。忽然,听不懂的声音再次从虚空中传来。
  “count down is beginning:ten,nine ,eight……”
  最后一块立足的能量墙壁也消失了,两人掉落到茫无边的混沌中,仿佛一叶小舟,在虚无之海中随波飘荡,这里没有天、也没有地,看不到光明、也摸不到黑暗。浩瀚虚空好像一个大漩涡,把两人疯狂的向里面扯,巨大的压力从四面八方挤压过来,迫得两人无法动弹,连呼吸和思考都完全停止。
  忽然,混沌的最中心处亮起团柔和的光球,光球发出足以抗衡整个混沌世界的能量,令人窒息的压力消失了,两人带着希望,向它游过去。
  说是光球,却没有形状,它浩瀚无边,却又如须弥芥子,它正在诞生,却又快要熄灭。
  它存在,可又从不存在。
  “这是什么。”两人相对骇然。
  不等两人开口发问,莫名的暖流悄悄流过两人心底,仿佛和煦的春风,籍慰着伤痕累累的疲惫心灵。冥冥中,有什么和心灵之扉产生了共鸣,两人回忆起小时候的种种,就连早已被遗忘在角落的记忆碎片也都泛起美丽的闪光。
  接着,一个声音直接在两人脑海处响起。
  “这就是宇宙的本源。”
  “宇宙诞生之前,茫茫虚空只有一个原点。其后宇宙膨胀,化生日月星辰天地万物。但有诞生,则必有毁灭,等到膨胀到了极限,宇宙便开始收缩,最后日月星辰等一起陨落,宇宙便重新回归原点。”
  “五维迷宫?”两人有些莫名其妙。
  “在膨胀和收缩的转折处,有一个掌握平衡的支点,只要能找到这个支点,就可跳出循环,永生不死,最终成其为神。”冥冥的声音还在继续。
  “!”听到这里,两人不由得身躯一震,齐声喊道。
  “你打真的败了诸神?”
  “历史******就是个只懂婉转逢迎的****。”光球在两人灵魂深处哈哈大笑起来,“忘掉那些虚假的记忆吧,让我还你们一个真实的恩诺拉斯。”
  凌的身体莫名其妙的亮起来,他的后颈处徐徐升起道若有若无的月牙状印记,那是星辰咏者悄悄放在他身上的灵魂印记。纯白的光之能量照在印记上,激起无尽的蓝光风暴。冥冥的虚空混沌变得如同大海般湛蓝,风暴引发大漩涡,时空裂缝就此凭空打开。
  遥远的奇迹之树顶端,星辰咏者莉斯正因为失去了和凌的联系而感觉烦躁,即使对于已经回忆起上古知识的她,黑石塔的五维迷宫仍旧是个不解的秘密。
  “失败了么?为了打败毁灭之神,牺牲几个人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努力了几次仍旧得不到回应后,莉斯挥手就要抹去那道灵魂印记。她已经不是过去那个天真烂漫的精灵族小女孩,还有大堆更重要的事情等着处理,何况她派遣凌去黑石塔,本身就只是一次试验,从来也没有指望过凌能够成功。
  手才刚刚接触到灵魂印记,忽地就被突如其来的强大精神震荡弹开来,一道沛然强大的能量从扭曲虚空中涌出,直接和莉斯塔起精神层面的连接。源源不断的魔法能量贯注到莉斯体内,再自行转换成灵魂属性的魔法因子,莉斯不由自主的抬起手,白嫩纤细的掌心泛起琥珀色的光芒。
  这一出手竟然就是七级终极灵魂系魔法:精神风暴。
  精神风暴席卷了整个十二神木,大法师们突然一阵天翻地覆的头晕,只觉得整个灵魂都在被*冲刷。一些天生精神力超强的生物也变得躁动不安,精神风暴的威力沿着巧妙的轨迹继续扩散,最终,四大魔法塔中,接近半数魔力强大的魔导师们都感受到了这阵精神风暴,和虚空中的构成灵魂层面的直接联系。
  琉璃烧杯摔落到地面,发出清脆的声音。凌的启蒙老师,刚刚通过生命试验不久的魔导师休克猛的抬起头,眼神仿佛穿透了时空的间隔。
  “我是,来自于八千五百年前的神话时代,精神领域的操控者。”一个冥冥的声音,在所有人脑海中响起。
  “弑神者?”各种各样的精神乱流顿时在之神之海弦起滔天巨浪,激动、疑惑、恐惧、恍惚、愤怒一齐涌向冥冥的光球,能量之强甚至冲得精神通道摇摇欲坠。
  “森林之神梅莉凯,矮人之神李奥克斯,大勇者萨格拉斯,白魔法之神塔克西,黑魔法之神索瑞林……哈哈,没想到,卑鄙的古代人想尽办法想要抹去这段历史,这几个下流杂碎还是流传到了现在。“根本无视众人的思想,继续阅读着他们的记忆,大笑起来。
  “下流杂碎?”魔法师们的脸色开始变得有点难看。
  “哼,历史上从来没有神。”不屑的声音在他们脑海中直接响起。
  “可我们明明感受到了他们,订立契约的时候……”
  “这几个人是真正存在的,他们是神话时代最具有传奇色彩的五个英雄。”回忆起久远的往事,声音柔和起来,“塔克西和索瑞林是擅长魔法的亲兄妹,李奥克斯是五人中的长者,梅莉凯是不朽的森林精灵。但是五人当中,最厉害的还是大勇者萨格拉斯,他的力量,就算和虚构的神相比,恐怕也相差无几了。”
  “等等,你提到古代人?”这下连星辰咏者莉丝也有些不解了,“不可能,那时候毁灭之神应该还在沉睡。”
  “别急,先让我们来回忆一段思想深处的记忆。”平息下精神浪潮,一段每个法师都耳熟能详的历史在记忆深处清楚浮现。
  魔法大纪事年表,黑魔法时代,新历前2260年-1985年:黑魔法时代,现存记录最辉煌的魔法时代,恩诺拉斯同时拥有三十位大魔导师和上千的魔导师,魔法的泛滥和乱用最终引发黑巫师之乱,五位最强大的大魔导师联手施展出终极禁咒永劫审判,无边的黑云覆盖了天地,被誉为魔法瑰宝的银色神殿和法王之塔在黑色风暴中被摧枯拉朽的碾成齑粉。
  在这场毁天灭地的魔导师大战中,魔法之都达拉然被摧毁成死亡的废墟,禁咒级魔法失传大半,黑魔法从此一蹶不振。
  魔法大纪事年表,白银时代,新历前1086年-986年:白银时代,由白魔法师们创建的又一个神圣伟大而和平的年代,城市繁华而安详,人民谦恭且礼貌。但光的背后就是暗,少数野心勃勃妄图永生的白法师违背禁令,偷偷用活人研究死灵魔法,终于引发亡灵之乱,许多白魔法师在战斗中牺牲,大量高级白魔法被玷污腐化,失去了复活圣辽预言等能力,白魔法从此步入黑魔法后尘。
  “发现了么,你们的文明在不断没落,每次当你们的魔法文明稍微强大,就会碰到毁灭性的打击,你们可曾想过这是为什么?”
  “难道是古代人?”
  “不错,我们和古代人的战争早已爆发,现在的小小火星,只是千年圣战的延续而已。”说道,“这让我给你们还原八千年前那段被刻意扭曲遗忘的历史吧。”
  一副恢弘壮丽的画卷在众人面前缓缓展开:画面是神圣的银白和天蓝色,到处都是宏伟壮观的法王大殿,高耸入云直冲云霄。天空中漂浮着七八座奇迹般的天空之城,无数衣着华丽的魔法师们在天空之城间穿梭飞翔。画卷的最远处,人鱼族的伟大艺术家们正在创建灿烂的海底奇观,在他们旁边,妖艳的海妖精正在永不疲倦的歌唱。
  “神话时代是一个真正伟大的魔法时代,恩诺拉斯阳光普照之下,每个人都是强大的魔法师。魔法文明的辉煌引来少数古代人前锋的回归,可五英雄的力量早已达到古魔法文明的极限,正面冲突他们根本不是对手。于是卑鄙的古代人自称神使,以封神的秘密作为诱饵,将五人诱骗入黑石塔,在五维迷宫中用离间计欺骗了大勇者萨格拉斯,让五英雄们彼此伤害。”
  “不流血的战争更加惨烈,古代人欺骗了整个魔法文明,他们苦心研究企图一劳永逸从规则底层摧毁古魔法文明。伟大的塔克西索瑞林兄妹不顾牺牲自己,把自身化为魔法的一部分,召唤出四大魔法塔和十二魔法塔,牢牢捍卫着魔法文明的基石。”
  “可是没有想到,古代人还是想出了其他办法扭曲了整个魔法体系。”冥冥的声音叹息道,“你看看你们现在的魔法,又长又臭又拗口的咒语,效率低下的冥想,不知变通的施展办法,根本连魔法殿堂的门径都尚未窥探。”
  “古代人给原本自由的魔法加上重重枷锁,可你们这些蠢货反倒洋洋自得,还更变本加厉制订无数规则,唯恐魔法不够繁复,看看你们现在的魔法,又怎么能够是凯尔苏扎德的对手?”冥冥的声音带着愠怒。
  “真正的魔法是什么样的?”
  “单纯提升魔力,死记貌似威力强大的魔法,只是比力气的莽夫。”众人面前出现一副棋盘,那上面白棋的王已经被黑棋的车将死,竟然是一局死棋。
  “你们说白方要如何才能反败为胜?”
  “可能吗?”法师们如坠云里雾中,纷纷不得要领。
  “有无数的方法。”棋盘自己动了,白棋的王飞上天空,越过拦路的兵和相,直接吃掉了黑棋的王。
  “棋不是这么下的啊。”
  “谁规定规则不可以更改?”声音更加愠怒了,“你们还不懂么,真正的大魔导师,研究的都是规则和领域的力量。”
  又一卷画面展现在众人面前,那是两个魔法师正在决斗,灰袍法师朝红袍法师发出各种威力强大的魔法,但红袍法师只是懒懒的笑着,所有魔法到了他的身边都自动消失了,然后在他身后出现。
  画面翻转,这次是几百个精灵族弓箭手正对着天空中的魔法师射击,每次他的身体在接触到箭支的刹那都瞬间变得模糊,箭支仿佛不受阻力似的穿过魔法师的身体,继续向高空飞去。
  “那就是他们的领域,转移和离散。”
  [***]虚无的混沌中,收回他的领域之力,同时顺手把凌后颈的灵魂印记彻底抹去。
  “醒醒,凌。”卡特人莱娅焦急的推了推正在怔怔发呆的凌,鼓足勇气大胆问道,“说了这么多,你还没有告诉我们你究竟是谁?”
  “我?”光球忽然变得闪烁起来,“我只是一个幸运儿。”
  “后来他们囚禁了许多魔法师,企图研究魔法文明的规则。可最终他们不得不离开恩诺拉斯,我则被永远囚禁在迷宫中,只剩下一团灵体。”
  “但你不是找到了宇宙平衡的支点么。”
  “仅仅是迷宫中的神,连跳出迷宫的能力都没有。”
  “我知道你们的目的,但是灵体状态的我无法给予你们任何帮助。”苦笑道,“如果你能给我提供一具躯体,我的确有办法让你马上成为魔力强大的赤魔导师。可是,灵体状态的我甚至不能把你们送出五维迷宫。”
  “我愿意献上自己。”凌毫不犹豫的大声回答。
  “不要,凌。”莱娅有些急了,他拉住凌的手喊道。
  “法师,我的精神力量太过强大,很可能直接抹去你的灵魂。”继续说道,“即使我们的灵魂能够和平共存,你也将再也不是你自己。”
  “我不怕。”
  “凌,不可以,我不准你离开我。”莱娅彻底慌乱了。他死死的抱住凌,仿佛只要一松手就会永远失去他,“相信我,这是个骗局,这肯定又是个大骗局!”
  “不会的,莱娅。”凌转过头,轻轻抚mo着卡特人的脸颊,抹去她就要掉出的眼泪,“反正情况已经不能再坏了,何况,我不能失去你啊。”
  “所以,我必须接受的灵魂。”凌大声宣布。
  混沌虚空开始膨胀,无数的星辰在爆发中诞生,白色光球晃动着,纯白的能量环绕在凌身边,源源不断涌入他的身体,莱娅想要阻止,可她绝望的发现自己一动也不能动。
  光球开始一点点黯淡消逝,过了很久很久,凌终于睁开眼睛,他挥了挥手,五维迷宫再次出现在他们脚下。接着,五维迷宫中打开无数个时空之门,源源不断的魔力从时空之门中涌出。
  意识之海的深处,凌紧闭双眼咬紧牙关强制忍受着强大魔法力量的冲刷,正在辛辛苦苦竭尽全力保证灵魂根本的一点清明。忽然,一个温暖的手掌按在凌的头顶上,于是痛苦消逝了,浑身都充满着力量,而且这力量还在越来越强。
  “这股力量是你的?”凌睁开眼,只看见一个英俊高大的年轻男人正关切的看着自己,嘴角含笑。
  “这是你自己的魔力,我只是帮你从不同个时间暂时借来而已。”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