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宏

  两人继续漫无边际的在迷宫中探索,经过一个又一个枯燥而纯粹的正方体,毫无改变的环境让两人慢慢感觉到压抑和烦躁,两人的对话和猜测逐渐减少,只是埋着头重复着无聊的攀爬动作。
  与两人相比,迷宫似乎变得不再那么安静,能量墙壁外不时传出轻微的声音,有脚步声、有对话声、有时还是比较大的吵闹声,那些声音,两人都再也熟悉不过。
  凌曾经想要找出那些声音的主人,可事实证明他们之前所谓的追踪纯粹是种运气,明明听见声音就在旁边,可等到你穿过去,什么也没有。
  “时间的流动无法把握啊。”凌灰心的对莱娅说。
  就在凌无精打采的时候,两人再次听见熟悉的踏踏声音,这个声音两人断断续续听见过好多次,很明显,有人在追踪自己。
  “准备埋伏。”还是卡特人莱娅反应敏捷,她指了指凌,然后猫着腰守在窗口,左手放在大腿上的百宝袋上。
  凌朝窗口那边的世界丢了块小石子,石子沿着墙壁滑落,重力的方向确定了。凌想起不久前的战斗,于是他半身匍匐在地上,把双腿悬挂在窗口中,假装成正在翻越窗口的样子。
  很快,隔壁房间发出喧嚣的声音,是追踪者们赶到了。凌连忙收回左腿,然而太晚了,他只感到右腿一紧,整个身子都被拉扯着向后滑去,慌乱中,他用剑柄胡乱捣向身后,敲中了那人的头。
  他顺势跳下窗口,莱娅紧随其后。
  “凌、莱娅?”随着熟悉的惊讶声音,跳出两张熟悉的面孔。
  几乎完全相同的反应,完全相同的对话,历史正在以惊人的短暂间隔重演,只不过,上次的演员同时兼职本次戏剧的导演。
  “为什么要跟踪我们?”毫无新意的感慨和抱怨后,凌决定把历史引导到新的方向。
  “我们听到声巨大的重物落地声,于是决定探察个究竟。”另外一个凌说,“你知道,几乎没有任何线索,我们别无选择。”
  “巨大的重物落地声?”凌点点头,不再说什么。事实上,他也不知道应该说什么,自己不也正是因为听到了巨大的重物落地声,才和莱娅展开了追踪行动,并被重重的敲了下么?
  “太巧了,我们也是呢。”卡特人莱娅眉飞色舞的说,浑然不知道眼前的事实意味着什么,“凌还被另外一个自己重重打了下,就像你一样。”
  “还有第三个凌?这么说来,那些声音……”另外一个莱娅插嘴道。
  “重物落地--追踪--重物落地--追踪--重物落地,难道这个迷宫是循环的?”卡特人为自己的新发现兴奋不已。
  “还不确定,或许只是巧合。”凌依旧思索着。
  “无论怎样,我们应该找出循环的源头。”莱娅热切的说道,她已经被这充满了神奇色彩的冒险完全吸引住了,“还记得传说中那个吞噬自己尾巴的蛇么,如果我们能够……”
  “恐怕你会非常失望。”凌冷冷的打断莱娅。接着他蹲在地上,用手指蘸着口水小心的划了一个圆,“请你们告诉哪里是头,哪里是尾?”他反问道。
  “我们应该怎么办呢?”
  “不能再继续像个没头苍蝇般乱闯下去了,我这里有支笔,或许应该做个标记。我们是凌、莱娅一号,你们是凌、莱娅二号。”凌沉吟着,用笔在众人的衣服上写上字母和符号。“只是我有些担心,恐怕我掌握的词汇不足以标记那么多的凌和莱娅。”分手的时候,凌微笑着说了个冷笑话。
  两人继续漫无目的的攀越过一个又一个窗口,迷宫逐渐变得闹腾起来,两人碰见自己的次数渐渐频繁,需要标记的人越来越多,不仅如此,两人还碰到许多已经被其他标记方法标记过的队伍,很显然,其他的人也都想到了这个简便的办法。
  随着两人旅程的继续,他们终于发现自己当初有多么的无知和愚蠢。五维迷宫的复杂和神奇已经完全超出了当初的想象,重力、时间、声音、空间、位移、颜色、秩序、混沌,四维和五维的叠加已经不再是简单的数学运算,空间和时间似乎都完全不再遵守既定的规则。
  他们在一个绿色的房间碰到了一个不足自己膝盖高的童年时代的凌,正目光呆滞的用他那脏兮兮的小手在地上划圆;他们又在一个完全没有声音的房间中碰到一个疯掉了的中年莱娅,她全身乱糟糟的仿佛一辈子也没有洗过澡,只顾对着墙壁傻笑。
  他们发现某些房间时间过得特别快,趾甲和头发不断的疯长,才刚刚剪掉就又马上长了出来;有的房间时间又过得特别慢,凌只是比莱娅早一步翻过窗口,却等了卡特人很久很久,而后来卡特人委屈的抱怨道自己根本都没有停过。
  迷宫中似乎吃饭,也感觉不到疲劳,仿佛每个房间都是一个独立的世界。他们碰到了各个时代各个版本的自己,婴儿的、少年的、中年的、甚至白发苍苍的自己,几乎囊括整个时间段。彷徨中,两人甚至碰到了一队正在疯狂*****的自己。那个凌边卖力*****边颓废的说,既然破解不了迷宫,与其徒劳的奔波,不如好好享受。可转眼过后,那人又突然变得极度愤怒,他用刀威胁两人赶紧滚出他们的二人世界,还吵嚷着说了一大通凌听不懂的疯话。
  没多久,两人碰到了第一次危险情况。
  那是个看上去相当压抑的房间,两人在那里发现了一个落单的凌,他满脸胡须,仿佛从来也没有刮过。莱娅走上去想和他交谈,那人却低吼着连连后退,盯着两人的目光闪烁而凶狠,完全不是凌的眼神。
  两人丝毫没有警觉,凌照老习惯想要做个标记,那人却突然拔出匕首朝着凌猛扑过去,躲闪已经来不及了,若不是空间之门刚好在那人头顶打开,另外一个莱娅及时援手,只怕凌当时就要被自己杀掉。
  “你们太大意了。”那个莱娅看上去比两人大十多岁,脸上满是风霜的痕迹,她一边帮助凌包扎伤口一边教训道。
  “他怎么会杀我呢?我就是他,他就是我啊。”凌喃喃的说。
  “自相残杀本来就是人类的天性。”中年莱娅冷冷的说,“再说自从分裂的瞬间,你们就不再是同一个人了,你是你、他是他。”
  “分裂?那是什么?”凌疑惑了。
  “你不明白分裂?”这次轮到中年莱娅吃惊了,她仔细盯着凌看了阵,确信他不是在假装,“那你们也不知道流传的谣言吗?”
  “谣言?我们不知道什么谣言。”
  “那是几个自以为聪明的分身聚集在一起想出来的,他们到处散布说只要能杀死所有的分身,吸收掉所有分身的力量,就能破解这个迷宫。”中年莱娅不屑的冷哼,“我不知道他们用什么办法让谣言流传了开,哼,他们以为可以靠这走出迷宫,结果却全部死在了自己的谣言上。刚才那个家伙,就是散步谣言的分身之一。可怜的人,他为了提防自己,已经完全崩溃了。”
  “等等,你还没有告诉我们你是谁,还有什么叫分裂。”莱娅道。
  “你们真不知道什么是分裂?每次当人跨过窗口的时候,如果心中有其他的念头,就会分裂。”中年莱娅说,“比如我,就是当时莱娅想要和凌分开探索时候分裂出来的,所以我管自己叫做莱娅一号。准确的说,我是莱娅第一次分裂后的产物。”
  “可是我还是不明白,好像我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莱娅歪着头想了半天,回答道。
  “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发现分裂的秘密。”中年莱娅快速的在地上写着什么,头也不抬的回答,“本来我更加愿意独自冒险,但现在时间已经不多了,我需要你们的协助。”
  在写完一连串古怪的公式后,她抬头说道。
  “迷宫的时间不是无限的吗?”
  “那只是表象,游戏就快完结了,我们必须抓紧时间。”中年莱娅说,“你们注意到了么,我们碰到彼此的情况越来越频繁了,有时候,我们甚至能走到曾经去过的窗口。”
  “那又怎样?”
  “迷宫在初期不断膨胀,而之后将不断收缩,现在已经过了中期,我真不知道到最后将变成什么样子。”
  “真是太可怕了。”凌和莱娅倒吸了一口冷气、面面相嘘道,“可是我们不知道应该如何帮助你。”
  “帮我传递一个数据,最新收集到的数据是variable=4.2,你们要尽可能的把他写到每一间房间中。”
  “完全看不懂。”两人盯着公式发呆了半天,决心不再去想这个公式,“那我们要怎么才能再联系呢?”
  “迷宫正在收缩,相信我们很快就可以再次碰头了,好运。”中年莱娅消失在窗口中。
  中年莱娅走后,两人立即行动起来,他们在每个房间的显眼处都写上variable=4.2,这时候,他们才发现迷宫中有部分人们已经和中年莱娅有所联系,许多房间都写上了类似的奇怪公式。与此同时,谣言也愈演愈烈,两人都充分的体验着被自己人暗算的感觉,凌放弃了给其他人做标记,两人的手始终按在剑鞘和匕首上。
  慢慢的,两人发现越来越容易碰到过去走过的房间,同一个房间中的自己也多了起来,每个人都在谈论着迷宫,所有人都知道迷宫的时间已经不多了。终于,他们走回到最初的房间,他们看到一大群凌和莱娅全都围在一起,全都自觉的屏住呼吸,仿佛在期待着什么。
  “自己提防自己的感觉真是说不出的难受。”凌在这里也发现了中年莱娅,她苦笑着向他打招呼。
  “嘘!”中年看了眼凌,示意他不要打岔。
  “在看什么好玩的呢?”莱娅挤进人群,看到一个满头白发的老人正坐在地上苦苦计算着什么,在地上,是一大段令人眼花缭乱的公式。
  “小声点,别打扰大师推导五维迷宫的终结函数。”莱娅旁边的人转过头,小声责备道。
  接着,凌紧跟着中年莱娅走进人群,中年莱娅似乎在这群人中很有地位,其他人都很自然的她让开一条道路。白发的凌已经停止了继续计算,在他脚下,一个大大的,用红笔圈起来的公式特别引人注目:end.function=3 “请问,最终的答案是?”中年莱娅恭敬的问道。
  白发的凌正要回答,可一个突然的声音打断了他。“幻觉,你们骗不了我,这一切只是幻觉。”一个年轻的凌从他们头上掉下来,重重摔倒在地上,“米斯兰德说过时间之河只有一条,历史不可能被更改。新的诞生,旧的必将消失。你们都是幻象,只有我才是真的,只有我才是真的!”他挣扎着站起来,冲着人群大喊。
  这句没头没脑的话却正好打在凌心坎上,这个问题他曾经模模糊糊想过好多次,但一来没有头绪,二来迷宫中也没有时间让他仔细思索,结果这个贸然的闯入者反倒帮他提出了他闷在心中的疑惑。
  “请问?”凌抬头问道,发现许多个自己都用同样的眼神看着地上白发苍苍的凌。他暗自轻松的叹了口气,还好不是只有自己显得愚蠢。
  “这个问题我也考虑过很久。”白发苍苍的凌站起来,朝着提出问题的凌缓缓走去。
  “没有什么值得考虑的,根本就是幻象魔法,一切的一切都只是幻象魔法。”那个凌还在吐着粗气大喊道。
  “不是什么魔法,他叫‘’”,白发的凌微笑着按下那个凌挥舞的手,“听我给你慢慢解释。”
  “最初,我以为空间是第三维、时间是第四维,而重力是第五维。可如果重力是第五维,那么颜色、声音和气味都无法解释,于是我认识到重力只应属于第三维的部分,他们都属于空间这个维度的构成部分。”
  “后来,我又想了很多很多,时间之门、空间裂缝、米斯兰德还有恩诺拉斯。为什么米斯兰德泯灭了,而分身不会取代母体?我认识到所谓五维,应该是一种全新的规则,点连成线,线形成面,面构成体,一维连接成二维,二维堆叠成三维。每个高级维度都可以分解和容纳无限个低级维度,这样的话,就可以充分解释为什么我们不会泯灭。”
  “?那是什么?”凌忍不住问道。
  “高级维度可以观察低级维度,低级维度永远无法观察出高级维度,我们接触到的只是四维空间,五维迷宫可以蕴涵无数个四维世界。”白发的凌指了指自己的脑袋,“我们只有凭借大脑想象,我们可以把五维迷宫想象成一个母鸡,每个单体的迷宫都是一个鸡蛋,也可以把每个立方体都想象成一个微观世界,而五维的迷宫就是他们的母体。”
  “总之,五维迷宫就是所有个正方体世界的总和。”白发的凌总结道。
  “这就是。”
  那堪破了宇宙终极秘密的智慧声音在白色的能量空间中久久回响震荡。
  ※※※
  “、、,完全听不懂你们在说什么。”完全听不懂的莱娅不耐烦了,“我不管什么,我只想知道,地上那个公式究竟有什么用?难道我们看着它,再大喊三声就可以走出迷宫?”
  “那是迷宫完全坍塌的时间。”白发凌说道,“四维空间早已在不断收缩,等到end.function=3,一切的一起都将不复存在。”
  “那我们应该怎么办?”人群慌乱了。
  “我不清楚,但那将是你们唯一的机会。”白发凌缓缓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