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历史的螺旋

  “我们赢了!”“我们赢了!”“我们赢了!”“我们赢了!”“我们赢了!”
  第一声欢呼的声音过后,胜利的呐喊声仿佛平地惊雷,炸响了所有的人,又如旋风席卷了整个达纳克斯。
  海岸边,人族士兵们顾不得解开带血的铠甲和战袍,他们把剑丢在地上,彼此紧紧拥抱着欢呼着哭泣着呐喊着,他们年轻的脸颊上,还带着污泥和血痕。
  几支来自遥远帕拉美奇的北方战士,呼喊着大多数人听不懂的家乡方言,把他们年轻的小队指挥官高高抬起抛向空中,接住后又抛向空中,一遍又一遍。
  在空中,他们的小队指挥官一声大吼,所有人立即站立得笔直。发出命令的小队指挥官重重摔倒地上,但他立即矫健的翻身站立起来,和战友们一起遥望着北方的故乡。
  抬手,握拳,举自头顶。
  对着故乡行了个标准的军礼,眼泪却不争气的想要留下来。
  是啊,从帕拉美奇到达纳克斯,这一路上经历了多少战争和失败,才迎来这次辉煌的胜利啊。
  带着破空的尖啸声,无数羽箭一齐射向天空,那是精灵族的射手们在欢庆胜利,射手们排着精致的月牙阵,拉弓,抬手,一波波整齐的羽箭划着美丽弧线的在空中爆炸出团团银色寒光,如同半夜海面上一轮放大了百倍的冷月,充满着无法言语的美丽。
  忽然,神木的某处传来轰隆隆的声音,原来一个兴奋的卡特族盗贼把剩余的zha药当作鞭炮点燃了,紧跟着,唯恐天下不乱的卡特族盗贼们纷纷效仿,神木上顿时一片轰隆隆的声音,弥散着硝烟的味道。
  爆炸引起短暂的混乱,卡特族的盗贼们更加如鱼得水的在混乱中到处穿梭,他们所经过的地方,无一例外的响起尖叫和咒骂。
  混乱中,侏儒们开始了恶作剧,机械师们放出各种稀奇古怪的玩意,带火的鸟、会洒水的猴子、荡秋千的海豚、四处乱串的老鼠,天上地上到处都是各种各样莫名其妙的小玩意。
  一向吝啬的火yao师们也把他们特制的烟花大把大把的放到天上,烟花在空中发出五颜六色的光芒,并按照特定的规律形成各种美丽的图案,到最后,玩得兴起的火yao师们竟然在空中组合出一个躺在大炮管中,想要借助大炮飞翔,带着绿色海盗帽子的滑稽侏儒。
  人群中,德鲁依们微笑着洒下绿色的种子,翠绿色的光芒从他们的手心倾泻而出,照耀到绿色的种子上,在对自然女神的赞美声中,种子迅速发芽长大,几分钟后便长成十来米高的大树,十二神木又是一片葱葱郁郁。
  “赢啦赢啦赢啦赢啦赢啦赢啦赢啦赢啦赢啦赢啦”,宁静之雨从树上洒下来,所有的人同声呐喊,整片岛屿已经成为片欢乐的海洋。
  ※※※※ 时间不知不觉就到了深夜,凌独自靠在一棵大树旁,卡特人莱娅早就消失得无影无踪。兴奋了一整天,凌只觉得异常的疲惫,他决定找个隐蔽的树屋休息,这些树屋是为了安顿人类军队而临时搭建的,每个树上都搭建了许多。至于莱娅,凌苦笑着摇摇头,决定不再去想她,鬼知道这个冒失鬼现在又在策划什么新的恶作剧哪。
  一堆堆的篝火旁边,庆祝的活动还在继续着,凌穿过激动的人群,每个人都在谈论着反攻人族大陆,收复失去的领土,把邪恶的维伦斯彻底打败。火光映在这些年轻人的脸上,显得那么的自信和富有生命力。这一场大胜利,让所有人都忘记了维伦斯的可怕,认为重新站在故土上只是时间上的问题。
  好不容易找了个安静的树屋,凌却无法安心下来,他慢慢回忆起从塔克西隆吟游诗人大会以来发生的种种事情:几乎才短短的一年时间,整个世界几乎全变了。
  至于自己,他忽然觉得命运之神似乎和自己开了个天大的玩笑。本来,自己只是想要接触到魔法就好,哪怕当个三流的赤魔法师也毫不在乎,可是命运却拖着他一步步卷入到漩涡的中心。
  为了躲避雷神之锤兵器店的追杀,结果找到了远古时候留传下来的古代遗迹。不仅如此,莉丝还成了星辰咏者,平平凡凡的父母们也摇身变成了伟大的药剂师、龙骑士和盗贼。父亲死去了,自己也莫名其妙加入了日耀军。还有米斯兰德关于毁灭之神和时间的秘密,自己似乎已经注定了和这个世界脱不开干系。
  凌的思绪又转回到最近,他还清楚的记得永恒之境中红龙灵魂提到的龙族来历,以及远古人类以及他们制造的机械人。他答应红龙把龙珠带给莉丝,却碰上维伦斯进攻精灵之都达纳克斯。
  回想起刚刚落幕的大战,无论是用普通的魔法引导出超越七级魔法的龙卷风暴或可在海底行走的潜水艇也都显得莉丝成为星辰咏者后愈加神秘,相比之下,维伦斯的亡灵大军、天地冻结术哪怕是永劫审判都显得不足为奇,毕竟,比起星辰咏者那几乎违背了现实世界规律的魔法和理论,堕落精灵维伦斯的魔法还算传统。
  本来以为必定失败的战争,结果以龙珠毁灭,大魔导师范斯维克的牺牲,古老龙族成为盟友而告终,这结局不得不让凌有些猜不透,在这大半天的闲聊瞎逛中,凌觉得维伦斯的实力应该远远不止如此才对。
  凌又想起这些日子以来自己对魔法的追求和探索,每个人都叫自己去找另外一个人,好不容易红龙灵魂提到了魔晶石的移植,可龙珠竟然毁灭了。“如果魔晶石可以移植。”凌默默的想着,却忽然感受到一阵莫名的寒意,尽管他不曾听见维伦斯的威胁。
  “这背后还隐藏着多少秘密呢,远古人类的真相到底是什么样的?”凌又想起古代遗迹中那些看不懂的壁画和物品,对自己叹息道。
  “远古时代究竟发生了什么?难道所有的远古人和机械人都灭绝了么。龙族到底是什么?星辰咏者到底是做什么的?为什么她总是不完整的状态?还有毁灭之神,为什么远古时代他又不曾出现?”
  凌就这样放任自己胡乱的想着,越想越觉得复杂和混乱,所有的问题交织在一起,脑袋仿佛成了团浆糊,于是他闭上眼睛想要休息,却听到耳边传来鸟儿拍打翅膀的声音。
  他不情愿的睁开眼睛,发现是一只黑色的乌鸦,“又发生什么事情了么?”他站起来,对于小德们常用的变形术,他已经不在感到奇怪了。果然,乌鸦盘旋两圈后停在他对面,然后变成了一个披着绿叶的年轻德鲁依。
  “星辰咏者邀请你到翡翠梦境一趟。”年轻德鲁依恭敬的说道,同时递给凌一个熟悉的球状东西,正是梦境之实。
  “这么快就有所决定了么?正好,我也有些问题需要得到解答。”凌顺从的对德鲁依点点头,走进小德专为他编制的荆棘树网中。
  ※※※※ 天空是妖艳的紫色,满天都是带翼的小妖精,永不疲倦的歌唱着,又有唱累了的小妖精低吟着闭上眼,化成彩色的水珠,滴到叶子上,再流进土里,回到最后的归宿。
  翡翠梦境中,一切都没有变化。
  于是闭眼、当他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来到了奇迹之树的下面,整个视觉一片通红。
  如同想象中的那样,红色的奇迹之树的下面聚集着各种各样的人群,正分成几个小圈子彼此谈论着什么,看他们的气质和装束,应该都是目前的重要人物。
  绝大部分的人凌都不认识,凌开始悄悄的在几个小圈子间穿梭着,倾听他们的交谈。
  “唉,连范斯维克也抵挡不了那个该死的堕落精灵维伦斯啊,如果大魔导师米斯兰德在的话,可惜我们都错怪了大长老米斯兰德。”
  “米斯兰德是不会再帮我们了,经历了这样的事情,任谁也会心凉哪。”
  “听说米斯兰德已经被维伦斯给杀害了,我想,我们可能是维伦斯的对手么?”
  “不可能,你疯了么,竟然会听信敌人的谣言。”
  “别说这些丧气话,我军现在士气高涨,正好一鼓作气杀到那丑女人维伦斯的老家去。”
  “可有人知道维伦斯的大本营在哪里么?”
  “有星辰咏者指引我们,维伦斯一定无处可藏。”
  “精灵族竟然如此尊敬那个所谓的星辰咏者,她的来历到底是什么?”
  “是啊,我从来都不知道可以通过那种奇怪的方法生成龙卷风暴。”
  “那五股龙卷风的威力比普通禁咒的威力还要强大啊,真没有想到,我们会赢来这次胜利。”
  “我不赞成如此冒冒失失的出兵,我们只是侥幸赢得一次胜利,何况维伦斯的实力远远不止如此……”
  “你们的勇气都被维伦斯吓光了么,还是老得连荣誉和自尊都不要了?”
  几乎每个人都在奇怪维伦斯黑暗大军的起源,不多会,凌就听到了种种千奇百怪的猜测,有的人以为那是神的审判,有的人认为是邪恶种族的联合一次大反攻,还有的人甚至认为这一切都仅仅是场幻境。至于神秘的星辰咏者的来历,也有不少人在谈论着,大多数人都以为他是神的使者和化身,也有人以为她是专门为了应付这次劫难而诞生的精灵,还有几个资深宫廷大魔法师,坚信她就是大长老米斯兰德。
  当然,谈论得最多的,争论得最激烈的还是是否应该立即反攻人族大陆的问题,在这个问题上,在场的人非常明确的分成了两派,南方联盟的人普遍持慎重态度,而密西河以北的北国人,特别是年纪较轻的将领,由于受了太多太多维伦斯的鸟气,都磨拳擦掌迫不及待的希望明天就挥军北上复仇。
  “哼,你以为凭你们那几个不入流的三流小国,就能和维伦斯的大军对抗?”
  “至少,我们不会像某些人那样,躲在精灵族的领地当缩头乌龟。”
  “哈哈,当初是谁屁滚尿流一路鼠串,在场的人可都记得清清楚楚。”
  争辩的双方愈来愈激烈,语言也渐渐变得难听,忽然,远处的小圈子发生了一阵不小的骚乱,几个声音愤怒的争吵起来,音量越来越大。然而,让凌意外的是,他在其中听到了熟悉的卡特人莱娅的声音。
  “米斯兰德根本不是我们这个世界的人,真正的米斯兰德在历史扭转的那刻就泯灭了,后来的他只是一个傀儡,根本不会魔法。”莱娅大声说道,音量大得足以把其他声音都压了下去,“而且,那个傀儡也已经被维伦斯给杀死啦。”
  人群暂时安静下来,或许是被莱娅突如其来的大嗓门给镇住了,或许是被卡特人过于惊骇的陈述所震惊。总之,半分钟后,人群才陆续回过神来,纷纷愤怒的谴责起卡特人莱娅。
  “什么莫名其妙的疯话,哪里来的野丫头,卫兵!”一个衣着华贵的老头挥舞着拐杖怒气忡忡的喊道。见没有任何响应,老头才想起这里是精灵的翡翠梦境,而不是自己的王宫,““精灵们也真是,怎么能让这样的人混进来。”他埋怨道。
  不过,莱娅才不管这么多呢,好不容易有这么多大人物在场,更难得的是他们几乎什么也不知道,这实在是出风头的大好机会啊,何况作为名优秀的吟游诗人,她觉得自己非常有必要把话题进行下去。
  “米斯兰德通过时空之门回到一百五十年前的过去,我们的世界是时间逆流后产生的新世界……所以,毁灭之神才是真正的幕后大BOSS。”卡特人莱娅不理睬众人,兴高采烈的继续说道,把她所知道的全部一股脑通通说了出来。
  鲜花、掌声、灯光~~好不容易说完,莱娅骄傲的环视四周,却发现每个人都像看个怪物样看着自己,卡特人委屈极了,“我有证人的,沃尔夫和凌都知道。”她抱怨道,眼光在人群中扫来扫去,不知道想干什么。
  “凌~~快出来帮我作证。”忽然,她一溜烟窜了出去。
  凌本想装作没听见,但莱娅的速度是如此之快,自己的手马上就在卡特人的掌握中了。紧接着,法师马上感觉到无数恶毒的眼神投向自己,背心一阵发麻。
  “其实……我……她……那个……红烧鸡翅膀我最爱吃。”
  正在凌极度尴尬的时候,长着纯白双翼的精灵王浑身发出圣洁白光,从奇迹之树的顶端缓缓降下,她的美丽,已经无法用语言来形容。
  “尊敬的来宾们,凌和莱娅是星辰咏者邀请的特别贵客,在星辰咏者到来之前,我想请求大家耐心倾听他们的讲述。”精灵女王说道,她的声音仿佛带着某种不可抗拒的魔力,人们立刻安静下来,仰望着这个比女神还要高贵美丽的生命。
  凌也仰望着精灵王,目送她重新飞回奇迹之树的顶端。瞬间,法师觉得浑身都充满了自信,他缓缓扫视了遍众人,开始漫长的讲述。
  “阿方西娜,我的恋人啊!”
  “我们的冒险源于一张奇怪的藏宝图。”凌的讲述很详细,他从藏宝图讲起,一直讲到最近才经历过的永恒之境,“龙族和远古人达成协议,但机械人莫名发起叛乱,远古文明就此消亡……”
  随着凌一步步揭露出来的所谓真相,人群变得纷扰起来,除了一个苍老的身影,那老人刻意用魔法把自己的面容藏起来,独自站在那里,仿佛等待着什么。
  “不可能。”“荒诞十足”“你在说梦话么”。等到凌终于说完,人们已经像沸腾的油炸开来。
  “等等,你们从沙漠漩涡陷入到那么深的地下沙穴,怎么会一点伤痕都没有?”有细心的人自以为发现了凌语言的破绽,质问道。
  “我不明白,当我们醒来时,就是成了那个样子。”凌摇摇头,有些茫然的回答。
  “我知道魔晶石的移植,也能够理解空间异界和时空之门魔法的存在,可是,如果真存在你所说的古代机械文明,为什么到现在为止,大陆至今没有人发现古代机械的蛛丝马迹?”混乱的人群中,南方联盟的几个以睿智著称的宫廷大法师一齐发问。
  “我不明白。”凌再次老老实实的摇头。
  “如果说星辰咏者只是古代人保留的水之离境的容器,那她为什么会选择在现在苏醒?难道她和毁灭之神有某种关系,还是毁灭之神和古代人之间有某种关系?”
  “我不知道。”凌还是继续摇头。
  “如果古代文明没有任何魔法,他们如何……?”
  “我不知道。”
  “不知道,不知道,不知道!你让我们如何相信你?”终于,即使是脾气最好的人也失去了耐心,“你的朋友莉丝,伟大的星辰咏者呢,为什么她还不出现?”愤怒的人们开始高喊。
  “历史,其实只是螺旋上升的陀螺,周而复始。”凌所熟悉的,精灵莉丝的声音终于响起,苏醒后的星辰咏者,说出了在沉睡中思索了上亿年的结论。
  在众人的企盼中,阿尔玛沙·星光、伟大的星辰咏者,从奇迹之树顶端缓缓降落,一层淡蓝色的烟雾包裹着她的身体,却无法遮住她如同大海般深邃的双眸,任何人,都能清楚的从她的眼神中感觉到经历了上亿年的沧桑。
  翡翠梦境恢复了创始之初的寂静。
  旭痕小说网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