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禁咒对禁咒

  达纳克斯原本昏暗的天空,已经变得绚烂一片。
  五彩的龙珠炸裂成巨大无比的五色光云,爆炸过后的气流比龙卷风还要猛烈,风急速的旋转着,把四散的彩雾混杂成一团金银蓝红绿的大漩涡,显得美丽而诡异。
  在这团致命漩涡之中,几乎所有的生物都灰飞烟灭。
  除了堕落精灵维伦丝。
  黑色的烟雾包裹着维伦丝,刚才的爆炸竟然丝毫没有影响到她。“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她用她招牌的声音大笑着,空气几乎都要被冻结成冰块。
  “哈哈哈哈……范斯维克,为你的无能而忏悔吧。”维伦丝疯狂的大笑道,双手源源不断的凝聚出黑色光球,投向她对面的死对头。
  五色漩涡的外围,被称为继米斯兰德之后最伟大的大魔导师,同时也是光暗大法师塔的塔主范斯维克左手高举着五爪金龙仗,发出白色的圣光,形成团纯白的圆形光球,笼罩着五个看起来矍瘦而弱不禁风的老年魔法师,他们脸色煞白,法师袍全都破碎成了片片布条。
  黑色光球打在光球上,立即消融不见,那看起来毫不起眼的光球,竟然是比起五龙幻光盾毫不逊色七级光明魔法天使之庇护,整个恩诺拉丝大陆只有范斯维克才会的终极防护魔法。
  但尽管天使之庇护已经是近乎禁咒级别的防护魔法,可维伦丝的魔法仿佛永远无穷无尽,黑色烟雾连珠炮弹的砸在范斯维克的光球上,光球变得越来越黯淡。
  “塔主,我们该怎么办?”光球中,一个须发皆白的人类老者焦急的问道。
  范斯维克没有回答,忽然,阵阵猛烈的龙吟从四面八方传来,成群结队的巨龙,金色银色红色蓝色绿色紫色,呼啸着出现在达纳克斯的上空,他们朝着五色漩涡飞过去,龙吟声中透露出悲鸣。
  “好多龙!”又一个矮小的侏精灵魔导师惊叫道,尽管他已经活了五百多年,也从来没有看到过那么多颜色的巨龙。
  “维伦丝,你敢毁灭龙珠?”龙族的长老狂怒着,那是头红色巨龙,他愤怒的拍打着翅膀,双翼几乎有百多米那么宽。
  “哈哈哈哈……那破玻璃球也配叫龙珠?连水泡的都比它结实。”维伦丝仍旧不可一世的大笑着,他睥睨着那些巨龙,仿佛他们只是可怜的小爬虫。
  “维伦丝,你说什么?”红色的龙息从龙族长老鼻孔中喷出,龙族长老正在尽最大努力克制住自己。
  “对付你们这群无家可归的可怜虫,动用我一个小趾头都没有必要。”维伦丝嘲讽道。
  维伦丝的背弃协议让龙长老一时没有回过神来,反倒是个精灵魔导师忍不住讥讽的指着下面“大言不惭,你看看下面的骷髅大军。”
  精灵魔导师手指的地方,五股龙卷风愈演愈烈,已经演化成超越了禁咒的存在,它们在亡灵大军中尽情的发泄着自然的怒火,原本重重包围着达纳克斯的二十万大军,已经变得稀稀拉拉,仅存下的不到十万。
  “那些本来都是废物,我正在发愁该如何解决它们呢。”维伦丝满不在乎的看了看下面,“干脆你们一起上吧,省得我麻烦。”她狂妄的大笑道,同时掏出柄黑色法仗,召唤出一群有翼的钢铁魔像,抢先发起进攻。
  “不知死活。”龙长老彻底愤怒了,他发出令人恐惧的复仇咆哮,声音大得覆盖了整个达纳克斯的天空,然后他朝维伦丝喷出足足几十米长的,炽热得近乎刺眼的火炎,把所有来不及躲闪的钢铁魔像瞬间融化成铁水。
  巨龙们发起了复仇的战斗,他们朝维伦丝的大军喷出各种各样的龙息,一时间,火焰中裹着闪电、寒冰和酸液一齐飞溅,巨龙挥舞起它们强力的翅膀在亡灵军中拍打横扫,大片大片的亡灵军被打成齑粉。达纳克斯的大海上,上演出一场毁灭与死亡的巨龙复仇之战,那仅存的亡灵军队,如同溃败的蚁穴迅速崩溃。
  “当光线的银碟已经支离破碎……沉睡的永恒划开封印的领域……穿梭过去与未来,交错刹那与永恒。”
  可是已经太晚了,虽然解决魔像群只用了十来秒的时间,维伦丝已经用快得不可思议的语调,施展出了号称三大终极禁咒之一的时间停止术,一团混沌以她为中心慢慢扩散开来,所有混沌中的东西都凝固起来,除了维伦丝本人。
  “时间停止!”龙长老脸色大变,连忙拍打着翅膀后退。龙族号称免疫所有魔法,但唯有时间停止魔法,它们无法豁免。从某种意义上说,时间停止术,简直就是最强的对决魔法。
  混沌还在不断的扩大,龙长老和大魔导师不断的后退着,还绝望的看到自己的攻击魔法一进入混沌范围的刹那,都全部停止了,仿佛失去了生命。
  “哈哈哈哈,绝望么,接下来请你们品尝品尝这有史以来最伟大的禁咒吧。”维伦丝充斥着寒气的女高音从混沌中传出来,接着,他们听到一段陌生的咒文。
  “尊贵的腐朽之王,凋零的司掌者,请聆听我的祈祷。
  伟大的黑暗之王,罪恶的统御者,请回应我的请求。
  至高的死亡之王,恐惧的支配者,请承诺我的心愿。
  不朽的毁灭之王,灭绝的掌管者,请实现我的希望。”
  “那是什么魔法?”魔法师们疑惑了,他们从来没有在任何典籍上看到过哪怕有丁点相似的魔法咒文,强烈的魔法光芒从混沌中投射出来,他们清楚的感觉到无比强烈的魔法波动,黑暗元素的魔法因子源源不断朝着混沌聚集,把所有其他的魔法因子都排斥开来。
  “违逆了一切自然的法规,破坏了一切自然的定律,颠覆了所有次元的平衡,混乱了所有次元的秩序 ,混沌之最初,破灭之序曲 ,圣光之终焉,创造之末源,开启四界之门,自九幽地渊之底复现,释放无尽的黑暗,天地归于虚无。”
  维伦丝的咒文还在继续,黑暗的魔法因子越来越浓厚和强烈,以至于范斯维克的光球变得更加黯淡。
  “糟糕,这可能是早已失传的,最终极的禁咒“永劫审判”,没有人能抵挡他的威力,包括施法者自己。”龙族长老从他那古老的记忆中挖掘出恐怖的根源。他对范斯维克警告道,开始号召龙群远远散去。
  范斯维克的脸色一下子变成铁青色,他曾经在本枯黄发霉的古老典籍中看到过这个魔法,那上面记载着,施展他的魔法师必须把自己全部的魔力和生命力都贯注到魔法中,一旦使用这个魔法,魔法师自己的生命也就走到了尽头。
  其余的魔法师脸色变得比范斯维克还要难看,在他们睿智的大脑记忆中,永劫审判最近出现的一次已经是两千年前的黑魔法时代,在那个魔法泛滥的年代,五个当时最厉害的黑魔法师联合施展出这个被称为禁咒中的禁咒的最强魔法,结果竟然把当时的黑魔法之都达拉然完全摧毁。甚至,魔法的威力还扩散到了几百里外的凯迪内瓦镇。
  或许,就是因为它那太过恐怖的威力,魔法师们才把它列为禁断的魔法,而至于最终失传吧。
  “难道,维伦丝的能力已经达到了那个人的水准?”范斯维克脑海中不由自主的出现了那个狂妄到挑战神的,号称古往今来最强的赤魔导师戴斯瑞玛的身影。可是,凭他对维伦丝的了解,她不可能使出这种同归于尽的魔法啊。
  “尊敬的大魔导师,我们应该怎么办?”光球中,五个魔导师先后问道。
  范斯维克把转过头,遥远的看着奇迹之树,这颗创始之初就存在着的巨树,笼罩在层翠绿色的光芒中,还是一如往常的恬静,连绵的峰烟和战火似乎根本不曾影响到它。
  “我们必须保护达纳克斯。”范斯维克的目光变得坚决起来,在这短暂的几秒钟内,他已经做出了人生中最重要的决断。
  “遵命。”他身边的魔导师同时点点头,在范斯维克考虑的时候,他们也做出了同样的决定。
  “谢谢大家。”范斯维克感激的说道,他解除掉天使之庇护,五个魔法师分别飞到五个方向,和范斯维克形成一个五芒星的立体阵型,把维伦丝整个笼罩起来。
  “第一抹色彩是红色,破坏的热焰像浪潮般汹涌不可阻挡,红色的火带来热情和勇气 人们从此不再畏惧寒冬。”第一个魔法师开始念颂,红色的魔法光球在他手中聚集。
  “红色之后是橙色,广阔无垠而能推动承载万物,橙色的地带来慈爱和忠实,人们从此丰收而富足。” 第二个魔法师接着念颂,橙色的魔法光球在他手中聚集。
  “橙色之后是绿色,哭泣的声响昭示生命的起始与终结,绿色的木带来坚毅和宽容,人们从此坦然面对生死 。”第三个魔法师接着念颂,绿色的魔法光球在他手中聚集。
  “绿色之后是青色,虚无变幻而无可琢磨,青色的风带来自由和正义 人们从此平息纷争和仇恨。”第四个魔法师接着念颂,青色的魔法光球在他手中聚集。
  “青色之后是蓝色,既是安宁又是变化万千,蓝色的水带来优雅和沈静,人们从此寻得善与美。”第五个魔法师接着念颂,蓝色的魔法光球在他手中聚集。
  五种颜色的自然界五大魔法元素在魔导师们手中成型,然后源源不断朝着正中间的范斯维克聚集,范斯维克高高举起五爪金龙仗,纯白色的圣光在金龙头顶端发出,那光是柔和而富有生机,仿佛孕育着无限的生机和希望。接着,他开始念颂起一个漫长的魔法咒文。
  交错吧!
  太阳的光迹与月亮的引领在漆黑的路途上照耀出灿烂的黄金之道 。
  流动不息的泉水阿!
  那绵延不止的白绢请回应我的呼唤汇聚成梦想的河流历经死寂的山脉倾进真实的大海让那希望的种子在应许之地扎根吧!
  长成恒绿的世界之树结出鹅黄的果实散落洁白的羽翼翱翔於残破的大地且点燃那永恒的不灭之炎幻化无尽的红莲编织彼此的心愿将燃烧的誓言洒落以唤醒沉睡的大地结合吧!
  从太古传承至今的七曜之力辉煌之日与温柔之月靛蓝之金与深紫之水橙黄之木与绯红之火速速降落於此在黑暗的大地上共鸣打破那封闭以久的命运之轮敲碎那失落自我的幻想时空圣洁的光芒忽然便笼罩了整个天空,几乎所有的人在刹那间都停止了动作,只是扬起头看着天空,就连龙长老都远远的看着这团光云,他明白那肯定是只有大法师塔的主人才有资格施展的终极魔法禁咒,据说施法者的身份一旦不再是大法师塔的塔主,魔法咒文也将永久从施法者的脑海中遗忘。
  四大法师塔的主人各自能施展一个终极魔法禁咒,光明黑暗大法师塔塔主所掌握的,正是这个号称无可摧毁的最强防御魔法阵,黑暗魔法的天然克星七曜的苏醒。
  “或许,这次永劫审判遇到对手了吧。”龙长老想着,身体不自觉的飞近了些。
  圣洁的光芒在范斯维克的金龙仗上聚集起来,逐渐凝结成一个圣洁的魔法防御圆球。在那圆球的表面,流动着代表五大元素的五色光华,还隐隐现出神密的古魔法文字,那些魔法文字发出金色光芒,周遭不稳定的魔法因子稳定下来。
  达纳克斯的海面上,无数魔法师感动得泪流满面,一生中能看到这样的魔法,他们几乎觉得此生再无遗憾。
  “连天界的诸神也害怕 ,连地狱的魔王也恐惧,掌管一切创造与毁灭的存在,用你那可使世间万物死亡之力 ,给予我面前愚昧无知的卑贱生物,最後的审判。”与此同时,维伦丝也念颂完他那个漫长的魔法咒文,永劫审判黑色的魔法能量,竟然突破了时间停止魔法的控制,弥散到范斯维克的魔法阵中。
  海面上的寒冰全部碎裂融化了,二十万亡灵大军全部落入水中,为了施展出这个能毁灭整个达纳克斯的禁咒之王,维伦丝已经不再有多余的魔力维持天地冻结术。
  混沌之中,维伦丝召唤出的黑色能量开始不断向自己内部压缩,它们的能量越来越密集,颜色越来越浓,到最后竟然变成肉眼看不到的一个基点。
  然后,一个小小的火星,基点爆炸了。如同宇宙大爆炸那样,压缩的能量以近乎光的速度向四面扩散,把它们蕴藏的全部能量瞬间释放出来,声势足以毁灭天地万物。
  时间停止术的混沌被击碎了,黑色能量碰撞到白色的魔法防御阵上,圣洁的白光顿时变得支离破碎,黑色能量不断的爆炸着,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努力从白光的间隙中扩散到外面去。
  五种魔法元素在光球的表面游走,尽全力修补白光的裂痕,金色的神密古魔法文字忽然光芒大盛,它们把整个魔法阵联系起来,维持着魔法阵不至于四分五裂。
  但黑色的魔法能量无穷无尽得爆炸着,每一下就带动着魔法阵跟着抖动,它们不断的扩散开来,把原本圣洁的光明魔法因子也同化成黑暗的能量,魔法师们的脸色变得异常难看,防御魔法阵很快黯淡下来,法师们的身体也颤抖着摇摇欲坠。
  没多久,在维伦丝那目空一切的大笑声中,永劫审判撑破了这个号称最强防御魔法七曜的苏醒,达纳克斯的上空刮起阵阵前所未有的强风,好些措不及防的士兵们被吹得接连翻跟头,甚至飞到了天空,十二神木中,许多比较年轻的树被连根拔起。
  尽管魔法防御阵抵消了大部分的威力,永劫审判的威力还是不逊色于任何一个七级魔法。
  在这麻烦的关头,声声龙吟再次铺天盖地的传来,巨龙们终于不再保持一贯的中立,加入了联军的阵营,篮龙们施展出古老龙族的操风魔法,强风很快停止下来。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当所有的魔法烟云都烟消云散,所有的一切都归于平静后,堕落精灵维伦丝,永劫审判的召唤者再次发出充斥着寒意的大笑。
  他们肯定都死了吧,维伦丝骄傲的转了一圈,然后她惊讶的看到范斯维克和他身边的五个魔法师,依然平静的站在各自的位置上,尽管他们的法师袍都几乎成了碎片。
  遥远的奇迹之树和十二神木,依然挺拔如初。
  “怎么可能?” 维伦丝慌张的吼起来,头颅在空中旋转翻腾,“范斯维克,你不可能有这么强大的魔法能力。”她不顾事实的且里斯底的大吼到,她实在无法接受,自己不惜牺牲二十万亡灵大军孤注一掷,却换来这样的结局。
  魔法师们的惊讶不比维伦丝少,果然不出范斯维克所料,维伦丝并没有打算同归于尽,虽然她的躯体已经全部不见了,只剩下一个孤零零的头颅,被包裹在层黑色雾气的防御魔法之中。
  “邪恶终久比不过光明。”范斯维克怜弥的看着仅剩下头颅的维伦丝,“维伦丝,从最开始,就注定了你的失败。”
  接着,范斯维克的手掌开始发出微微白光。
  “不,不可能,绝不可能。”脑袋气急败坏的大吼道,“我绝不会让你们抓到我。”
  “我已经得到了龙珠中魔法晶石秘密,总有一天,我会把你们身体的魔法晶石全部移值到我新的魔法大军中。”头颅消失了,只留下维伦丝最后的威胁。
  听着着外强中干的毫无创意的威胁,范斯维克和五个魔法师彼此相识一笑,露出轻松而如释重负的笑容,然后一齐栽向那茫茫的大海。
  旭痕小说网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