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艾达希尔·夜风

  当凌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只觉得全身软绵绵再也没有半点力气,仿佛十来天没有吃过任何东西似的。他勉强低下头,却看到那晶莹流转的水晶匕首还插在自己心脏位置,他费力的拔出匕首,伤口也随着收缩,当匕首完全被拔出来后,它立即化为一缕青烟消失不见,而伤口也变得似乎从来也不曾存在过。
  “老鼠……老鼠先生……森林之王……”凌开始呼喊森林之王,对于红龙的请求,他完全不知道应该做。但是无论他怎么叫喊,老鼠也再也没有出现。
  “我该怎么办呢?”凌只好垂头丧气的坐在原地发呆。忽然,只听得一声大声的惨叫,他下意识的转过身,却莫名其妙的看到一个全身涂成绿色的裸体男人倒在他身后半米的地方,他的双手紧紧握着双蓝汪汪的毒匕首,一支墨羽色的利箭正中他的心脏。
  “刺客。”恐惧的感觉立刻蔓延到凌的全身,他猛地站起来小心的戒备着,同时开始念颂出魔法咒文。
  然后,凌只看到许多银色的流光在空气中划过,夹杂着无数声乒乒乓乓的声音,忽然,又是声惨叫,另一个裸体男人心脏插着墨羽利箭,从凌的头顶处坠落下来,与此同时,一个熟悉的身影在他头顶转瞬即逝,宛如那天际的流星。
  “夜风!”等到凌回过神来,所有的声音都已经停止,树林重新回归到那无边的寂静,只有凌那惊喜的声音在树林中回荡。
  “夜风!”凌并没有找到夜风,于是他又叫了声,开始胡乱的走来走去。
  “别动,是无衣杀手。”眼看着凌就要踩上陷阱,夜风不得不出声阻止,她的声音前所未有的焦急。这时候,凌才发现那伟大的精灵射手,盲眼夜风正站在不远处的一颗大树桠上,她浑身墨绿,穿着树叶编织的衣裙,几乎和森林融为一体。
  但凌没有注意到,夜风悄悄用右手捂着左臂,丝丝红色正缓缓透过他的手掌,慢慢扩散开来。
  凌停下来,他听说过无衣这个的名字,那是传说中比墨羽团还要神密的暗杀集团,据说无衣杀手为了成功猎杀目标,可以不吃不喝不动好几天,他们屏住呼吸潜伏在哪里,就连最敏锐的猎犬,也只会把它们当作块没有生命的石头。
  而无衣杀手,也是公认的最难被杀死的对象,每个无衣杀手在见习期每天都要应付十次以上的,各种各样的暗杀,这些暗杀不仅仅来自于敌人,更多来自于自己的同事和师长,这样活下来的无衣,每个人都是精英中的精英。
  而为了行动力和隐蔽力的最大化,幸存下来的正式杀手,都会被发给一件“无衣”和“无袋”。“无衣”是一层透明的魔法薄膜,不仅有着极强的防护能力,还可以根据环境变成最合适的保护色。而无袋,则连接着微型的空间异界,用来存放无衣杀手的武器。
  有了无衣和无袋后,无论是严寒还是酷暑,无衣杀手们也就再也不穿衣服,这也是它们名字的来源。
  “夜风,你不是我们的对手。”密林深处中,一个尖细的声音传来,一会在东,一会又在西,那是无衣杀手这次行动的头儿,无衣九。无衣团的每个人,都没有名字,只有代号。“留下龙珠和法师,我或许可以留下你一命。”无衣九得意的笑着,似乎已经知道夜风受了伤。
  但夜风没有回答,他快速绝伦的拉开弓箭,抽出两支墨羽箭,两支箭同时射向左右两个完全不同的方向。
  空气中又掉落下来两个人,墨羽箭正正的插在他们的心脏位置。
  “难道你们不知道,潜伏时不能发出任何声音吗?”夜风好整以暇的收回弓箭,笑着说道。
  “墨羽攻心,百发百中!”无衣九的声音忽然变得如同碎裂的寒冰,如果能看到他的脸,一定比那狂风峭壁的雪还要白,“布天罗地网。”他的声音越发阴森。
  但是在夜风面前,每说句话都要付出惨重的代价,无衣九的话音未落,夜风再次对着发声的地方射出一箭,又一个无衣惨叫着摔倒地上。
  仅仅就是这么一刹那,森林上空便出现了七团不断旋转着的碧绿色铁球,紧接着,它们迸裂开来,无数各种各样的细小暗器铺天盖地的疾射而下,与此同时,地面也哗啦的一声,一张十米长宽的大网从土里面钻出来,把它上面的枯叶和泥块纷纷绞成粉末。
  大网朝着凌的方向盖过去,那是无衣杀手在逼夜风自投罗网,但夜风只是淡淡一笑,她不慌不忙的抽出弓箭,朝着大网网丝一支接一支的射去,那天罗网仅仅离地半寸,就被夜风打开了一个缺口,接着,她拉起凌的手,像穿花的蝴蝶,从那网中的空隙中飘然飞过。
  没有一个无衣看清夜风是怎么动的,它们只看到夜风突然快得变成肉眼也看不清的影子,然后自己就失败了。
  “难道是月影术?”无衣杀手们的额头开始冒汗,他们忽然想到了关于精灵射手的一个传说,如果夜风掌握了月影术,那她几乎是不败的象征。
  “维伦丝大人果然没有说错。”无衣九忽然笑了,笑得是那么的灿烂,他拍拍手,森林中走出来九个一摸一样的裸体侏儒,它们同样的大小高矮胖瘦,就连脸庞也是一摸一样,每个人的手中,都握着两只匕首。
  这才是无衣团真正的绝招,九杀。
  如果说墨羽团是远攻的王者,那么九杀就是近战的幽魂,几百年来,从来没有人能够杀死哪怕一个九杀,甚至连伤到他们的人也没有,因为每个九杀从出生开始都被赐予永久的“灵魂连接”祝福,只要不是同时杀死九人,哪怕有一个人活了下来,死去的八人也会在瞬间复活。
  没有人能在九杀的匕首下逃得性命,九杀从来不留活口,这也是为什么无衣九迟迟不出动他们的原因。
  “九杀,杀无赦。”无衣九命令道。
  没有人看见九杀是怎么动的,他们只看到九杀化为九条灰蒙蒙的影子,从九个包围了夜风。但紧接着,夜风忽然就从众人的视线中消失了,只看到一片枯叶缓缓飘落。
  但这并不能迷惑九杀,他们按照过去那样,开始布下包围圈。
  夜风射出了她的弓箭,不断有中箭的九杀掉下来,但是这也只能稍微延缓包围圈的成型,只要不能同时杀死九杀,任何努力都是无济于事。
  夜风仍旧在森林中不断的穿梭着,她的脸色变得前所未有的凝重,她心里很清楚,绝对不能让九杀近身。可是,光逃避是不可能有用的,“或许,只有使动九贯落月术。”她盘算着,在弓箭上凝出九支光箭,并用手指不断的调整着箭头的位置。
  施展月影的消耗比她想象中还要巨大,很快,她的速度慢下来,好几次都是千钧一发的情况躲过九杀的攻击,眼看包围圈越来越小,她几乎不再有腾跃的空间,却还是迟迟不敢射出手中的光箭。
  “究竟该怎么办?”一贯冷静的夜风第一次失去了方寸,这招箭法她才刚刚学会,如果她一旦失败,她将没有气力再使出九贯落月术。
  “夜风,加油啊。”凌感觉到了夜风的不安,但是他马上恐惧的发现,一个灰蒙蒙的人影朝着自己飞过来。
  “霹雳闪电。”凌发出魔法,但人影非常快速的一侧,闪电打在空气中,凌无助的看着那人影朝自己飞过来,他已经没有时间再放出另外一个魔法。
  影子仿佛大山般笼罩着凌,他感觉到一双无形的大手紧紧掐住了自己的脖子,窒息得无法动弹,他想挣扎,却无能为力,那手还在收缩,他只觉得全身都变得冰冷。
  忽然,九支白色的光箭带着雷鸣般的啸声,一齐飞向长空,终于,夜风射出了她的九支光箭。霎那间,一切都静止了,凌看到人影的动作停下来,那只紧紧掐住他的大手松开来。
  九杀同时倒在地上,他们的额头都只有一个小小的箭孔,在他们的脸上,没有恐惧,没有哀伤,也没有痛苦。夜风的箭是如此的快,甚至快到他们还没有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就已经夺取了它们的性命。
  那盲眼的精灵夜风,精灵族最伟大的弓箭手,施展出他生平第一次九贯落月术,彻底打破了九杀不可战胜的神话。
  古老的森林再次回复到从前的寂静,风起,云落,过了好半天,一个瘦小的精灵男子才从森林的深处走出来,“九贯落月术?”那男子带着不可置信的,凄凉,绝望等种种复杂的表情看着夜风,听他的声音,正是这次的首领无衣九,曾经在墨羽团排行第一的精灵族神射手,伊格纳茨。
  “是的,伊格纳茨。”夜风点点头,回答道,伊格纳茨却仿佛发狂了般的冲着她吼道,“不可能,这绝不是九贯落月术,凭你的血统,根本不配学这精灵族至高无上的箭法。”
  “血统已经不再重要了”夜风试图解释。
  “为什么?为什么?我曾经是最优秀的精灵射手,可他们却不肯教我这招终极的箭法。”伊格纳茨凄苦的笑起来,“夜风,你只不过是个瞎子,为什么?”伊格纳茨怨毒的盯着夜风,狠狠的问道。
  “伊格纳茨,我很抱歉。”夜风说道,“每个精灵都为你遭遇的不公正感到遗憾,可是时间过去了这么久,很多规则都改变了。”
  “住口!”伊格纳茨苦怨的捂住自己的耳朵,“我不要听,我不要听。”他跌跌撞撞的消失在森林深处,“哈哈哈……维伦丝大人的大军已经开往达纳克斯,她会帮我报仇的……”
  ※※※※
  等到最后一个无衣杀手也远走后,夜风跳到凌的身边,“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还有,他们叫你交出龙珠?”凌立即迫不及待的问起来。
  “森林守护者把龙珠提前给了我。”夜风似乎有些着急,“我奉精灵王的命令前来带你回达纳克斯,我们 只有七天的时间。”
  “七天?”凌吓了一跳,“那太短了,恐怕我不能够……”
  “没关系,我们有侏儒的飞空艇。”夜风第一次面对着凌露出了笑容,“只是泰夫说,飞空艇在降落的时候出了点小问题。”
  “可是,他说维伦丝的大军……”凌依然有些忧愁,“我担心……”
  “这段时间发生了很多事情,我们可以边等泰夫边说。”夜风回答,然后过了大半天,夜风才把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说了个大概。
  原来在一个月前,维伦丝终于出动了她秘密培养许久的不死大军,在那铺天盖地的亡灵生物面前,南方联盟的军队节节败退,原本属于十月联盟的所有领土,很快被维伦丝的大军所掌握。
  不光是人类,矮人、精灵,哪怕是半兽人的军队也遭遇到了惨痛的失败,牛头人的大军攻陷了矮人族绝大部分国土,仅存的矮人不得不放下困龙石,把自己封闭在最后的国都坦提亚克。半兽人遭到古老兽人和维伦丝军团的夹击,丢失了大片大片的草场。
  还有侏儒族,经过几场激烈的惨烈大战,剩余的侏儒不得不启动他们还没有最终完成的飞空艇,逃往那只流传于侏儒族古老传说中却谁也没真正看到过的,永久悬浮在天空中的齿轮之城。
  至于精灵族,除了库拉森林最深处的神逾林地和那创始之初就存在的达纳克斯,也全都落入豺狼人和半狼人的魔掌。
  但是,所有的这一切,都比不上一件事情——沉睡了亿万年的星辰咏者,莉丝苏醒了。
  “她醒了,那真是太好了。”凌兴奋得几乎跳起来,起身就要走,“龙珠中的红龙告诉了我很多事情,我想她应该知道……”
  “很高兴再次见到你。”忽然,一个尖利的侏儒叫声打断了他,然后他发现一双小手遮住了自己的双眼,“猜猜我是谁……欧,不,我叫泰夫沙拉吗瑞昂尼尼力西发尼敌斯敌斯力须敌……”
  ※※※※
  侏儒的飞空艇又改良了许多,只过了仅仅六天,他们就到达了达纳克斯。
  远远的,当那上百米高的奇迹之树还只是个轮廓的时候,凌和夜风,已经看到了那几乎映红了整个天空和大海的火光,仿佛是从那天际泻下的不灭流火。
  又航行了一段距离,三人更加惊骇的发现,维伦丝竟然把整个大海都冻结了。那自古以来从来没有人能够征服的,桀骜不驯的蓝色巨浪变成了一望无垠的平整洁白冰面,他们从飞空艇上往下看,只看到那铺天盖地的骷髅大军仿佛无数蚂蚁,重重包围着奇迹之树的十二个儿子,黑压压的看不到边际。
  除了那数不清的骷髅僵尸,成群结队的吸血蝙蝠石像鬼等也在天空中盘旋着,还有全身燃烧着的炎鹏和火翼蛇,他们尖啸着冲到岛屿上的大树上,用自己的生命燃起熊熊大火。
  “泰夫,高些,再高些!”凌只觉得紧张极了,他不断催促泰夫把飞空艇升高,想要绕开维伦丝的大军,可是事实总是让人绝望,他们懊恼的发现,那全身黑衣的堕落精灵维伦丝,正好整以暇的悬浮在他们的面前,等待着他们自投罗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熟悉的笑声传入三人耳膜,空气中的温度仿佛立刻降到了零度以下,“亲爱的凌,我们又见面了,想尝试真正的飞翔滋味么?”毁灭之神在人间的代言者维伦丝发话了,她的双手发出强烈的白光,天地间忽然刮起猛烈的大风,把飞空艇吹得偏离了原本得航道。
  飞空艇在风中摇弋着,仿佛可怜的小飞虫,“糟糕,我控制不住了。”泰夫绝望的大吼起来,尽管他竭尽全力的控制者那一大堆杂七杂八的按钮,飞空艇还是断线的风筝般在风中来回飘荡。
  “摩……”凌想要念颂魔法咒文,但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好几次,他才念颂出一个字,就差一点被抛出飞空艇。
  除了夜风。
  她整个人稳稳的站在飞空艇的船旋,似乎从来不曾受到风的影响,然后,她拉开了弓箭,九支光箭一齐从九个不同的方向同时射向维伦丝,可维伦丝大笑着,她连动也没动,九支光箭就仿佛失去了目标,朝着天空飞去。
  “哈哈哈哈……这就是精灵的绝技么,多么的可笑。”维伦丝指着夜风,嘲弄的大笑。
  夜风没有回答,维伦丝的却笑声嘎然停止了,因为她看到一支比过去强烈十倍的光箭向疾速向自己靠近,仿佛坠落的星星。
  她能感觉得到,这支箭集合了过去九支光箭的全部威力。
  这才是精灵族最最至高无上的绝技,以月影为基,九贯落月为引,过去万年间从来也没有人真正完成的绝技--星落。
  “哈哈……哈哈……哈哈。”维伦丝再次使动魔法,两股大风汇合成龙卷,但这依然不能阻止夜风的这一箭深深的插入到自己的心脏。
  “可恶。”受到重伤的维伦丝狂怒着汇集起魔力,飞空艇一下子爆裂开来,三个人从飞空艇中摔出来,然后顺着龙卷风盘旋……
  “终于完结了么?”感受着皮肤被风撕裂开的滋味,凌绝望的想。
  旭痕小说网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