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永恒之境

  阴暗的树林中,凌拄着几天前拣到的树枝,正有气无力的跟在前面自称做艾露尼的林精后面,那林精四蹄蹦蹦跳跳的,一跃就是十来米,凌跟在后面,几天来片刻也不曾得到休息,简直累坏了。
  这林精是他在五天前碰到的,那天,这个鹿身鹿角人脸的林精找到凌,说是奉森林之王的命令前来领路,凌问了几句关于的问题,林精却茫然的摇摇头,只是不断的重复自己的任务。
  “该不会是个陷阱吧。”凌又开始怀疑起来,他再次仔细的回想了大半天,却也没发现什么不对劲的地方,“艾露尼,究竟还有多远?”他只好摇摇头,烦躁的问道。
  “马上。”艾露尼回答,同时加快了脚步。几分钟后,她停下来说道,“就是这里。”
  “这里。”凌有些疑惑的仔细探察着周围,普普通通没有丝毫特别,“艾露尼,这里是?”他询问道,却发现艾露尼已经唱着歌远远的跑开了。
  “艾露尼!”凌大喊,可林精似乎听不到凌的呼喊,她跑得越来越快,很快便消失在阴暗的森林中。
  “果然是个陷阱。”凌懊恼起来,他拔出剑,背靠大树念颂起霹雳闪电的咒文,小心的戒备着。过了十来分钟,森林还是一如既往的安静,他离开大树,小心的探察起周围。
  “你……来过……这里。”模模糊糊中,他听到自己脑中深藏的记忆对自己说,他开始觉得周遭的环境越来越熟悉,仿佛自己真的曾经来过。
  “不可能,也许是我太累了。”凌闭上眼睛回忆了半天,记忆却始终漂浮不定,他使劲揉揉太阳穴,自言自语道。
  “你真的忘记了么?”忽然,一个悦耳的声音从虚无中传来。
  “谁,谁在那里?”凌条件反射似的举起长剑,但声音随即消失了,除了自己粗重的呼吸和心跳声,他什么也没发现。
  “或许我真的太累了。”凌又揉揉耳朵,自嘲的想。但是忽然,他的面前升腾起一团白色烟雾,一只全身雪白的独角神兽从烟雾中走出来。
  “独角兽?”凌又使劲的揉揉了眼睛,以确定自己没有看错,他从来没有看到过如此漂亮的独角兽,那独角兽的鬃毛光洁而闪亮,他的角仿佛被阳光照耀着的钻石,闪烁着五彩的光芒。
  “尊敬的森林之王,我……”凌开始恭谨的打招呼,不过他的话还没有完,他更加惊异的看到面前的独角兽开始变得模糊,慢慢变成一个正表演金鸡独立的仙鹤。
  “呃……”凌有些发呆,可紧接着仙鹤也开始模糊,变成了一只全身通红的地狱野猪,再然后,地狱野猪变成绿匹克精,又变成铁鬃熊和黑蟾蜍,直到最后,它终于变成了一只杂毛的老鼠,吱吱叫着,跳到凌的手掌上。
  “吱吱……好久不见了……吱”老鼠看上去相当的兴奋,它吱扭一下蹿到凌的后背,又几下蹿到法师的头顶,最后停在凌的耳朵旁边。
  “老……鼠。”凌张大嘴巴,什么也说不出来,整个人几乎完全定住了。
  “你应该叫我伟大的森林守护者。”老鼠似乎很不愉快,他重重的,一字一顿的说。
  “可是据我所知,只有独角兽……”凌疑惑的问道。
  “通常情况下我以独角兽的形象出现,但有时候,我也偶尔会选择我喜欢的形象。”老鼠叫道,“众所周知,全靠老鼠,才能维持整个大自然的平衡,其他的生物都不行,管他是独角兽还是龙。”
  “那好,尊敬的老鼠,呃,不……我是说森林之王。”凌结结巴巴的说道,“我似乎从来没有见过你。”
  “难道你真的忘记了?”老鼠从凌的耳朵上跳到地上,然后转了个圆圈,“六年前,我在追一头猫头鹰的时候,不小心碰到了你……嗯,就是那道闪电。”老鼠左顾右盼的说道,“你知道的,下坠的速度太快了,我完全来不及使用缓落术轻身术等魔法,只好把你送到了。”
  “六年前,难道?”凌有些明白了,他变得有些愤怒,不由自主重重踏前好几步,“然后一关就是五年?”
  “那只是个意外,因为我总是比较忙,有时候……”老鼠慌忙后退,可凌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它只好急急忙忙的转移话题,“快要崩溃了,我得马上把你送进去。”
  “崩溃?”
  “这全因为你,你在里面做了些不该做的事情,使它失去了平衡。”老鼠努力想要装得沉痛些,看起来却显得特别可笑,“要知道,从来没人能自己逃离,可你居然自己离开了。”
  “你是叫我安心的坐在里面,直到等你在某一天想起我?”凌愤怒的回答,“总之,不管怎么说,我必须要再次进入它。”他看着老鼠,一字一顿,坚决的说。
  “呵呵,别担心,我只是看个玩笑。”老鼠笑了起来,却有些勉强,“这一切都是早已注定的,不过,你做好准备了么?”
  不等凌回答,老鼠开始吱吱喳喳的叫唤起来,一团强烈的白光凭空炸裂开来,紧接着,只听见哐当一声,一把晶莹流转的水晶匕首掉到地上。
  “用这把匕首插入自己的心脏,然后我才能把你送进。”老鼠叫唤的声音越发尖利。
  “什么?”凌大吃一惊,他捡起匕首仔细的看了大半天。那匕首有一尺多长,寒气逼人,毫无疑问是把杀人的利器。
  “就在我们脚下,但是只有人的灵魂才能进入。”老鼠解释道,“我会把你的肉体保管在安全的地方。怎么,你害怕了?”
  “当然不,我一生只为了这一刻。”凌大声回答,把匕首对准自己的心脏。
  ※※※※
  “施拉可,帕不理多,摩克多西。”当凌的血顺着匕首流到地上,老鼠发出凌听不懂的声音,森林忽然变吹起了狂风,一束火红的亮光从云端直射下来,即使是这千年的森林也不能阻挡它分毫,那光照耀在凌身上,把他照得通体透亮,接着,红光炸裂开来,大地便在红光中轰隆隆的裂开……
  朦朦胧胧中,凌只感觉到无至无尽的下坠,他想要睁开眼,却发觉全身都不受自己的控制,他想感受周围,却发现只有虚无,那虚无的感觉扩散开来,他几乎感觉不到自己的存在。
  不知道过了多久,凌听到一滴水落到地面,那仿佛是开天辟地以来最初的声音,把他从沉睡中唤醒。
  他看到熟悉的天,熟悉的地,熟悉的树和那包围着他的,仿佛永远也不可逾越的垂直山崖。
  凌怀着复杂的心情,开始在山谷中行走,里面的一切都没变,但仿佛又都变样了,熟悉而又处处陌生。不多久,他惊诧的发现原本闭合的山崖缺开了一个大口子,卷着黄沙的大风从那口子吹出来,发出呼啸的声音,呜咽而又悲凉。
  “有人吗?”凌大声喊,但是马上,他就发现了自己这么做是多么的可笑,风依旧吹着,没有人回答他,法师拍拍自己的衣服,勇敢的朝着断裂的山崖走去。
  那是一片红色的荒芜之地,整个天空和大地都是红色的,没有树也没有草,凌举目眺望,却看不到任何活着的生物,只有遥远的地平线那边,仿佛矗立着白色的巨型怪物。
  凌蹒跚着走过去,脚踩在那些坚硬的,龟裂开来的红色硬土上,仿佛踩在刀尖上那样疼,远远的,他发现那些白色怪物居然是副巨龙的骨架。他走得越来越近,也看得越来越清楚。没错,那就是远古巨龙的骨架,他对自己说,他还记得低下沙穴中的红龙,这骨架比那红龙还要大。
  很快,凌站到了龙骨下面,他小心的,怀着崇敬的心情轻轻触碰了下龙的头骨,只感觉到手心阵阵冰凉。他缓缓的走着,看到了越来越多的龙骨,大的有七八十米,即使是最小的,也有三十多米那么长,有的龙骨埋藏在土里面,但大部分的龙骨都裸露在外面。他还看到了五副特别巨大的龙骨,它们都超过百米那么长,仿佛巨型的山丘。
  “龙之坟。”凌自言自语的叹息道,没多久,他又看到了一座破败的圆形祭坛类建筑,他走上祭坛,只看见一颗萦绕着金银红蓝绿五色光芒的拳头大小的圆型珠子漂浮在祭坛正中,仿佛无暇的美玉,明艳动人。
  他好奇的伸出右手,随着凌的触碰,珠子的光芒在刹那间消散,变成颗灰白的死气沉沉的石头。凌有些不可置信的揉揉眼睛,却发现风不知道何时停了,他抬起头环视四周,只觉得天地间一片寂静。
  阵阵说不出的哀伤从灰白的珠子传入凌的内心,那是巨龙们延续了上万年的,令人不得不流泪的哀伤,空气凝固了,哀伤也凝结了,变得无比的沉重,凌的心底颤抖着悸着动,只感到一阵说不出的辛酸,他滴下眼泪,落在珠子上。
  “滴答”,泪珠仿佛滴在了水面上,霎那间,圆珠同时发出红色的光芒,一个朦朦胧胧的影子从它内部浮起来,然后慢慢扩张开来,变成一头远古巨龙的形状,足足有几十米高,还带着阵说不出难受的刺鼻硫磺气味,凌没来由的感觉到恐惧,他紧张的握紧剑,开始准备念颂咒文。
  “和你说话的是红龙马里斯瑞尔,放下你的剑,大胆的闯入者。”影子开口说道,声音飘渺得如同在云层的最顶端。
  “我这是在哪里?为什么到处都是龙的骨骸?”凌紧张的问道,这些数不清的巨大龙骨实在太让他震撼了,甚至让他暂时忘掉了自己的目的。
  “这里是龙之乡。”红龙灵魂马里斯瑞尔说道,“一个存在于恩诺拉斯大陆但又完全独立的空间异界,也被称为。”
  “这太神奇了,究竟是怎么做到的?”好奇心战胜了凌的恐惧,他接着问道。
  “这本来是一个秘密,但是我的同类们都已经死去,我也已经孤单的过了上万年,我恐怕,如果再不把这段历史说出来,以后将不会有人再了解这一切。”红龙沉寂了片刻,然后缓缓说道,“事情得追溯到很久很久以前,那时候,我们还不知道恩诺拉斯大陆……”
  “所有的一切都从一场大战开始……那场大战延续了上万年,到最后,失败的一方终于使动了禁忌的手段,它们用引力发生器改变月亮的轨道,七个月亮呼啸着冲向我们的母星……万米高的山丘瞬间被摧毁,变成比海洋还要深的大坑……海洋沸腾了,海水激起上千米的巨浪,然后还没落地就在空中被蒸发……第六个月亮撞击到赤道上,我们的母星终于分裂成两半……”
  “几乎所有的龙都在那场天地大冲撞中死去,不管是金龙、白龙还是翡翠龙。只有极少数的龙逃了出来,从此以后,它们在宇宙中漂流,又过了上万年,当古老龙族就快要绝望的时候,它们发现了恩诺拉斯大陆。”
  “那时候,恩诺拉斯还没有魔法。你们的祖先很强大,他们创造了许多种机械人,帮助他们完成几乎所有的事情……古老龙族经过艰苦的谈判,终于说服你们的祖先用他们强大的力量开辟了一条空间裂缝。然后,龙族中最强大的五大族在空间裂缝中建造了一个封闭的空间异界,完全不受你们世界的任何规则所干扰。”
  “可是你们的世界这么大,难道不会被发现么?”凌忍不住插嘴道。
  “我们的世界折射到你们的世界中,只是一颗拳头大小的圆珠,就像你在祭坛中看到的那样。”红龙回答说,“几乎从来不会有人闯入到我们的世界。”
  “龙珠!”凌震惊了。
  “按照协议,我们绝对禁止和你们交流,直到有一天,几个人闯入到龙珠中,留下水之离境和许多资料交给我们保存,我们才知道,你们的祖先,和他们创造的机械人打起了翻天覆地的大战。”
  “再到后来,机械人也开始闯入到龙珠中,并提出种种无礼要求,我们被迫对机械人宣战,之后战争又持续了几十年,仅存的剩余龙族,也在这场战争中死去大半,并且,那原本永恒的龙珠,也产生了无法挽救的裂痕……本来永不磨灭的龙珠世界,开始受到时间的影响。”
  “在这之后,偶尔也有人闯入到龙珠里面,我们则会创造一个完全逼真的虚拟现实世界,让那些贸然的闯入者在虚拟世界生活成长直到最后死去,但是裂缝让龙珠不再是永恒,随着时间的流逝,我们的力量渐渐消失,仅存的龙也不得不离开龙珠,进入到你们的世界中生活。”
  “与此同时,我们的力量也已经不足以创建一个完整的世界,于是我们不得不尽量减少虚拟世界的范围,到最近一个人闯入龙珠的时候,我们的力量已几乎已经完全消失了,我不得不虚拟了一个小小的封闭世界,以尽可能的节约能源。”
  “啊!”凌惊呼起来,“怪不得,那天我登上山顶往外面看,竟然只看到一片漆黑。”凌闭起眼睛,开始回忆,“它们好像刀笔直的切下来,好多的树和石头都只有半边,当时,我还以为自己疯了。”
  “原来是你。”巨龙叹息道,“你和那三头银魔狼对我们造成了巨大的破坏,我想,这个世界已经维持不了多久了。”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真的不知道会这样。”凌结结巴巴的说,他太紧张了,以至于忽视了巨龙所说的银魔狼。
  “从龙珠诞生的那刻起,就注定了毁灭。”红龙无奈的说,仿佛是为了印证它的话,忽然间,整个世界剧烈的颤抖起来,那高大百米的龙骨发出咔嚓的巨响,断裂开来,崩塌到地面上,把那红色的泥土和粉尘激起来,天和地,整个世界一片赤红。
  “龙珠的时间不多了。”红龙变得焦急起来,“最后,我想冒昧的请求你,能把龙珠带给星辰的咏者吗,或许,她知道带我们回家的路。”
  “我一定会做到。”凌重重的点头回答道,接着,它仿佛想起了什么,“我前来寻找魔法的奥义。请告诉我,怎么样才能获得强大的魔法力量。”
  “我的了解也不是很多。”红龙说道,“还记得订立契约的时候么,咒文之石埋藏在每个魔法师身体里面的魔法晶石吗?它们被深深植入魔法师体内,成为魔法师永久的一部分,两者之间再也无法分割。”
  “可是,那又有什么关系?”凌问道。
  “在遥远的远古魔法时代,曾经有部分黑巫师不满足一点一滴的慢慢积累,它们尝试了不同的办法想要寻求捷径,甚至有人提出把其他魔法师体内的魔法晶石抢过来。经过残酷的试验,它们终于发明了一种禁忌的黑魔法,可以把魔法师活生生的解破开来,然后提取出他体内的魔晶石,并移值到其他人身上。”
  “那个年代,是魔法历史上最黑暗的年代。”红龙说道,“无数的魔法师被猎魔人逮住,然后极其残酷痛苦的死去,魔晶石在黑市以天价的价格流传着,魔法师,几乎成为濒临绝种的职业。”
  “天啊!”凌真真正正的震惊了,不用红龙多说,她也能感受到这个办法的邪恶,“那么,还有其他的办法么?”沉寂了许久后,他再次问道。
  “关于魔法我知道得还不够,但是我记得几百年前有个叫米斯兰德的魔法师从龙珠中带走了水之离境。如果你能找到觉醒后的星辰咏者,她应该知道或许有其他办法。”红龙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