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圣骑士挽歌

  黑夜忽然便被火红的亮光所趋散,天空现出连绵的火云,那亮光是如此的强烈,沃尔夫只觉得双目刺痛,完全看不见卡奇云特的动作。紧接着,天空响起声声怒吼,翻滚的火云压下来,烈焰的火仞从云中降下,打在沃尔夫身上,划出寸多深的裂口。
  沃尔夫举起屠龙枪,躲闪着,把火仞尽数击开,有时候还巧妙的把火仞反弹回去,可火仞铺天盖地的降下来,伤口在不断的增多,恐惧从他心底慢慢恣生,他第一次强烈感受到生命的威胁,他想躲避,可火云把四面八方都被罩住了,根本无法躲避,他想招架,却感觉到阵阵无力。
  忽然,火云炸裂成几团,卡奇云特的影子从火云中冲出,他双手紧握着依夫利特之剑,那火包裹住他全身,宛如从天际坠落的流星,带着浩瀚无垠的毁灭之力,“阿图,阿图,帮帮我,帮帮我。”沃尔夫握着屠龙枪,对着屠龙枪发出绝望而无助的呼喊。
  沃尔夫的呼喊得到了回应,屠龙枪终于再次发出长啸,闪电和龙血烈焰一齐从枪身中喷薄而出,带着龙的灵魂和力量,滚滚流入龙骑士沃尔夫的身体,同时,他体内魔术士契约的魔力也紧接着爆炸开来,种种崭新的力量环绕着他,驱使着他,他只觉得整个人都要炸裂了。
  “呜~~啊~~”沃尔夫开始在原地急速旋转,带起那两米长的龙枪,在空中划出一道道盘旋飞舞的火焰之龙,围绕着他,从他的脚一直旋转着飞舞到他的头顶,他越转越急,越转越快,屠龙枪也越举越高,忽然,屠龙枪笔直的朝天际一指,那包裹住他的火龙撕吼着,吐出阵阵闪电,张牙舞爪的冲天而起,撞向卡奇云特。
  这惊天动地的一招,便是龙骑士沃尔夫在以后的岁月中,无数次使用的终极绝招,“天怒十方”。
  “轰隆隆。”天怒十方对上了黑骑士的终极绝招,狂风峭壁的天空忽然泛起红得发亮的光团,仿佛太阳在此刻爆裂,两团火云彼此厮打着,发出雷霆般的巨响,降下滚滚的熔岩和雷火。
  “请原谅我,沃尔夫。你知道的,矮人的历史中,从来没有矮人能迎来第二个荣耀日。”空中,屠龙枪发出悲伤的低鸣,存储在枪身的悲哀深深刻入沃尔夫的脑海,龙骑士终于明白,化身为黑耀石的矮人,那延续了几百年的悲哀和痛苦。
  “阿图,对不起。”沃尔夫喃喃的低声说道,他把所有的羞愧自责和愤怒都藉着这一击发泄出来,终于,腾空的火龙把黑骑士的火云撕裂得粉碎,卡奇云特被远远的抛开到远处。
  “为了奥格雷特。”紧接着,愤怒的沃尔夫朝着身后的峭壁猛地一蹬腿,整个人便直直的飞了出去,他双手并握着长枪的尾部,冲天腾龙变成俯冲的巨蛇,把卡奇云特完全笼罩住。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可事实再次发生令人出乎意料的转折,充满着寒意的刺耳女高音忽然在雷巢的上空响起,沃尔夫只觉得一道黑光从眼前闪过,手臂便传来阵阵剧烈的疼痛,整个人翻滚着落到地面上。他的左手,已经被齐着肩膀砍断,还在不断渗透出黑色的血水。
  原来是毁灭之神的代言人堕落精灵维伦丝在最后关头亲自出马了,“卡奇云特,无能的家伙。”维伦丝念颂出咒文,滚滚的黑云在他面前聚集,化为一柄黑色的尖刺,刺向沃尔夫的天灵盖。
  面对着这生死的瞬间,地上的沃尔夫却一动不动,他已经陷入了半昏迷状态,狂风峭壁的莽莽雪地上,再也没人能够救他。
  除非,能够发生奇迹。
  可奇迹真的发生了,没有任何征兆,那无边的悬崖底部忽然冲出道无比纯洁的强烈白色光柱,还带着教堂唱诗班圣洁的音乐,光柱撞到维伦丝的黑云上,仿佛利箭划过层薄纸,把它们完全撕扯粉碎。
  紧接着,白色圣光照在维伦丝身体上,堕落精灵顿时感觉身体被火烧似的难受,几乎无法呼吸,“圣光?不可能,不可能。”维伦丝有些不可置信的大喊,急忙往更高的天空飞去。
  更多的白色光拄从悬崖底部升起,再经过转折照耀到沃尔夫身上,刹那间,黑色的血水不再渗透,沃尔夫的伤口开始愈合,“奥格雷特,是你么?”龙骑士朦朦胧胧睁开眼睛,“手,我的手。”他看着自己空荡荡的左臂,凄凉而痛苦的大喊起道。
  “沃尔夫,你要坚持住啊,暴风之怒骑士团,闪电之翼飞龙军,我全部都交给你了……”白色的光芒没有散去,它们继续在沃尔夫身体上往返来回,仿佛在诉说着什么,沃尔夫的心渐渐平静下来,只觉得再也感觉不到疼痛,那光仿佛温柔的大手,温暖舒适、感人肺腑。
  “奥格雷特,是你么?”
  沃尔夫完全宁静下来,没有什么任何一个时刻,他像现在这样明白奥格雷特的思想,暴风之怒骑士团的含义,“光明……恭谦……胸怀……希望”,奥格雷特的灵魂不断的倾诉着,渐渐隐入沃尔夫断裂的伤口处,再化为一柄白色的圣剑,高高举起,发出如同塔克西样的光辉。
  “圣剑,圣骑士?”天空中,亲眼目睹了一切的维伦丝不可控制的暴怒起来,毁灭之神预言中的圣骑士终久在她眼皮底下诞生了,这怎么可能,奥格雷特明明已经死去,沃尔夫根本不具备成为圣骑士的素质,难道,奥格雷特灵魂借助他的身体苏醒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维伦丝忽然大笑起来,“圣骑士,那算什么东西,我为什么要怕他,”她开始念颂出漫长的咒文,天空被无尽的紫黑色云朵所覆盖,吹了几万年的大风静止下来,血红色的闪电划破黑色的苍穹,落到雪地上,把雪染成黑红黑红的浆糊一团。
  白光的动作比维伦丝更快,它们从沃尔夫的残臂中伸出来,凝成手臂的样子,然后继续化为一柄白色的圣剑,朝着维伦丝的方向延伸过去,维伦丝用黑云包裹住圣剑,却无法阻止圣剑分毫,维伦丝朝更高处飞去,那圣剑也跟着变长,直到最后,白色的圣剑变成一柄上千米长的白色光华。
  眼看着圣剑和禁咒的大战一触即发,遥远的天际却传来阵阵龙吟,那是独角雷龙群的声音,维伦丝的脸色忽然变得惨白惨白,像是在害怕什么,她不断的朝着发出龙吟的方向张望,终于没能发动禁咒,整个人包裹在黑雾中,消失不见。
  圣剑缩回来,重新隐入沃尔夫体内,飞龙骑士捡起屠龙枪,再也不看地上奄奄一息的卡奇云特,朝着龙吟的方向走去。
  “和过去一样,她根本不管我,她连看都不看我,看都不看我啊。”看着维伦丝的离去,莫名难受的滋味在卡奇云特心中翻滚,“等等,你不是要报仇么,杀了我,杀了我啊!”终于,他的身体涌起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量,冲着沃尔夫大疯狂的喊道。
  “我恨不得把你碎尸万断。”沃尔夫停住脚步,有些怜弥的看着黑骑士,“可是……我必须尊重奥格雷特的灵魂。”看了卡奇云特好久好久后,沃尔夫又才低声说道。
  “奥格雷特的灵魂?”卡奇云特愣了愣,又变得无比疯狂,“不,我不管,我要你杀了我,杀了我。”他红着眼睛,冲到沃尔夫面前,死命卡住沃尔夫的脖子,疯子般的大喊大叫。
  卡奇云特突如其来的攻势让沃尔夫变得措手不及,龙骑士几乎无法挣扎开来,慌乱中,他拔起随身的匕首深深插入黑骑士的心脏。
  “不,我不能杀你,我不能杀你啊。”沃尔夫有些惊惶,他半跪在卡奇云特面前,试图给他止血,可红色的鲜血却顺着他的指缝流出,流到雪地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卡奇云特却仿佛做了件他平生最开心的事情,大声笑起来。
  “为什么,为什么?”看着那近乎疯狂的黑骑士,沃尔夫愤怒又迷惘的吼道。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因为我要报复啊!”卡奇云特狂笑着,然后伸手缓缓的在脸颊处摸索着。接着,他猛力的一撕,露出张沃尔夫从来没有看到过,想也想不到的奇形怪状的丑陋脸庞。
  黑绿色的脸皮,一道巨大的裂痕从左边额头斜斜的割裂到下巴底处,把他的脸划分从完全不同的两个半边:他的左脸上几乎全是毛茸茸的黑色毛发,比最粗狂的半兽人还要丑陋,他的右边脸却是无比的红润和纤细,仿佛保养得很好的贵族小姐。他的鼻子和嘴唇,一半是精灵的样子,一半却是半兽人的形状。
  还有他的眼睛,左边瞳孔闪耀着金光,右边瞳孔却是无底深渊那样得漆黑,深邃而空洞,诡异得仿佛魔鬼。
  “我注定了是个恶魔,我永远都是恶魔。”黑骑士低着头,捏紧拳头咬着牙狠狠的说,连嘴唇都咬破了,“你可知道,我还没生下来,就被人称为是个怪物。”他开始缓缓讲述。
  “我的母亲是精灵,我的父亲却是个半兽人,在母亲怀我的时候,我就是个怪胎,我生下来的时候,所有人都以为我只是个死去的婴孩,可是它们哪里知道,在我的体内,还有另外一个婴孩,我的弟弟。
  后来,我的父亲抛弃了母亲,母亲跟着抛弃了我,我被她丢在满是尸体的乱葬岗,当时天下着大雪,只有食腐鸟和乌鸦在我的头顶盘旋着,等待着我变成新鲜的尸体。
  可我不想死,我才是个婴孩,才是个婴儿啊。我不甘心,我对自己说,你要活下去,你一定要活下去。没多久,我感觉到了饥饿,于是我开始吃自己体内的弟弟。
  我在人世间的第一口食物,竟然是我弟弟的血液,你们又有谁能做到?他是我的弟弟,是和我同胞的亲弟弟啊,那时,我完全能感受到他在挣扎,他在哭,在向我苦苦哀求,可是我不管,我只是吸食着她的血液,因为我要活下来,我一定要活下来。”
  “可弟弟的牺牲也没能让我活下来,没多久,我还是死去了。可是,弟弟的牺牲终久没有白费,因为他让我碰到了父亲。”
  “我的父亲把我救活,那是我生命中快乐的时光,可是不久之后,部落中传来打仗的流言,我很害怕,害怕父亲会在战争中抛弃我,我抓住父亲的手,求他不要离开我,父亲笑着对我说,他将永远陪伴在我的身边,可是没几天,我一觉醒来,发现整个部落的营帐都不见了。”
  “骗子骗子骗子骗子骗子骗子骗子骗子,它们都是大骗子!”说到这里,卡奇云特忽然激动起来,他挥舞着双手,似乎要撕裂什么,过了好久,才哭泣着跪在雪地上。
  “那天,我跪在那个曾经被称为家,现在却什么也没有的空旷草地上。天是黑色的,还下着雨,周围的一切都是那么冷,我蜷缩着,好想好想有一堆属于自己的篝火,可是周围什么也没有,只有我一个才几岁的小孩孤零零的跪在那里。”
  “再然后,饥饿的狼群出现了,你见过草原上的狼群么,几千只,上万只,红红的眼睛,好像地狱的魔鬼,不,他们比魔鬼还要可怕。”卡奇云特轻蔑的看了看沃尔夫,“他们经过的地方,连土壤都是血红色,草原上,被狼群灭绝的部族不计其数。”
  “我当时害怕极了,我什么也不懂,只知道大声的哭,大声的哭,我以为,父亲听到我的哭声,是会回来救我的,可父亲没有回来,只有一个浑身伤痕,左脚有点跛的的大狼从狼群中走出来,那狼围着我嗅了又嗅,舔了又舔,然后回头嚎叫起来,其余的狼就乖乖的从我身边走过去。
  是狼王救了我,从此以后,我成了狼族中的一员。
  就这样,我跟着狼群不知道生活了多少年,直到有年冬天,为了找寻过冬的储粮,我跟着小队狼群偷袭人类的部落,结果中了陷阱被他们抓住,才又回到人类的世界。
  可我知道他们讨厌我,他们看我的样子,就像在看一头怪物,我想他们多半准备烧死我。那天晚上,我咬死三个看守我的守卫,悄悄逃跑出来。
  我想重新回到狼群,可是狼群已经走远了,我再一次失去了家,只好在草原游荡,偷袭半兽人的村庄,我一次次被抓住,一次次的逃出来,直到最终碰到了我的母亲,赫勒米恩·维纶丝。
  虽然我几乎从未看过维伦丝,但是我见到她的第一眼,我就认出了她,从此以后,我就在维伦丝的手底下做事情。
  你或许知道了,我就是维伦丝的儿子,但我不会现在告诉她,我有一个邪恶的计划,我要让维伦丝派给自己最艰难的任务,直到她榨干我最后的一滴血。然后,在我死的时候,我才会笑着告诉她,我就是她的儿子,那个她愿意为之放弃一切的儿子。
  “你说,我的计划是不是很邪恶。”卡奇云特又笑了,他的五官都扭曲在了一起,显得更加恐怖,“我抛弃了我的全部,只是为了让她一辈子活在内疚当中,而她,却又是那么的爱着我……”
  “或许,她唯一的错误,就是不该爱着我啊。”说着,卡奇云特又朝着悬崖重重的一跳,“你知道吗,弟弟的灵魂从来也没有离开我,我的体内有两个心脏,刚才的伤根本奈何不了我,我是故意输给你的啊。”
  “糟糕。”沃尔夫想要拉住卡奇云特,可卡奇云特的速度太快了,他根本来不及发出任何动作。
  再也没有任何魔法,眼看着卡奇云特不可避免的死去,忽然,天空中传来声声翼龙的声音,一个魁梧的半兽人坐在上面,垂直的追了下去。
  之后还发生了什么,沃尔夫已经记不清楚了,好像是草原的第一英雄,卡奇云特的父亲库克最终救走了自己的孩子,只是每次回想起狂风峭壁的冒险,他都能想起一个年老的半兽人和他那满头花白的头发。
  或许,这么多年来,库克为了卡奇云特,花费了太多太多的心力吧。
  天亮的时候,独角雷龙王带着雷巢大半的雷龙归来,足足超过了五十头。沃尔夫终于成为梦寐以求的龙骑士,当他带着龙群下山后,半兽人的统帅派来使者,他告诉沃尔夫,野蛮的兽人走出了亚瑞特山脉,正和维伦丝的大军在草原肆虐,他们愿意借给沃尔夫一支两千人的军队,希望他能够加入到半兽人的反抗军中。
  沃尔夫拥有了平生第一支军队,虽然只有两千人。这一天,在吟游诗人们的诗歌中,被称为“起飞日”。
  ※※※※
  从此以后,沃尔夫的闪电之翼军团不断和维伦丝的大军作战,即使在最困难的年代,他也没有放弃,他成为赫赫有名的将军、有史以来最伟大的龙枪圣骑士,他的神话传说,一直流传到久远久远。
  而阿图的黑耀石像,则被矮人们搬回矮人之都永远存放,矮人们在他的雕像旁终年燃烧起来源于地底深处的烈焰,用以纪念这个矮人族不朽的存在,黑耀石的矮人雕像,眼神中也终于不再有痛苦。
  又过了许多年,屠龙枪重归矮人族,圣剑也得到传承,矮人工匠按照传说中的故事,在阿图的左右两旁又塑造了两个新的雕像,骑龙的沃尔夫和全身白银铠甲的奥格雷特,狂风峭壁的三人组合,终于再次走在了一起。
  至于奥格雷特,那传说中连毁灭之神也畏惧的男人,则被公认为第一个圣骑士,光芒的使者。人们无数次找寻他的遗骸,但都徒劳无功的返回,直到几百年后,一个吟游诗人才在他的诗歌中写到:
  那天,我钻进一个黑暗的洞穴,我悄悄的潜行进去,原来只是个大厅,当中有一座石像,可是当我一看到这座石像,当时就震惊了,眼睛里也闪动着泪花。暴风之怒骑士团团长,传说中的英雄,悲剧圣骑士——奥格雷特高举战锤,单腿跪着,向天呐喊着什么!那一刻,我似乎明白了很多,以前我总是觉得奥格雷特好迂腐,一个顽固老头而已,可是一刹那,我突然明白了光明使者的含义,圣骑士存在的意义。我怀着敬意仔细阅读雕像前的铭文,可惜那些字迹大多已经斑驳脱落了,只能陆续读出几个词而已:……光明……恭谦……胸怀……希望!!是的,奥格雷特到最后都没有放弃过希望,我想他始终是会原谅卡其云德的,因为在奥格雷特高贵的灵魂当中,根本没有仇恨。
  旭痕小说网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