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最后的屠龙枪

  “转头,转头啊。”天空中,沃尔夫无助又绝望的对着头顶的冷血畜生怒吼,他想帮助奥格雷特,可这个畜生居然连接飞过好几个山头,看样子是放弃雷巢了。
  没多久,雷龙王仿佛摸透了沃尔夫的伎俩,他降低高度,开始贴着地面滑翔,把沃尔夫拖在雪地上,呼啦拉激起滚滚的碎雪,留下道浓浓的白色尾巴。然后,它更是朝着转角处和凸起的坚冰疾驰,企图把战士撞死在上面。
  “鸡毛。”沃尔夫暗暗骂道,猛力拽动软精丝,整个人几乎贴着雷龙王的腹部飞过那些尖利又锋锐的冰峰,险险避过那致命的危险。
  就这样,人和雷龙的战争仍旧在继续,谁也奈何不了谁,沃尔夫好几次想爬到雷龙背上,才刚开始行动就被雷龙王旋转着翻飞抖落,雷龙王想拖垮沃尔夫,可战士的生命力似乎顽强得可怕,它用尽了各种伎俩也无济于事。
  雷龙飞到半山脚下,铠铠的雪山零零散散现出点点翠绿,那是亚瑞特山独有的千年针松,它们没有叶子,周遭全是利刃般的枝桠,动物撞上去,往往落得个开肠破肚的下场。
  雷龙继续低飞,战士甚至可以隐约看到山脚下的人影,仿佛是半兽人的狩猎队伍。
  “它想干什么。”沃尔夫紧张起来,不自觉的紧紧握住软精丝。
  紧接着,雷龙王忽然一声长啸,加速朝着那巨大的针松撞上去,似乎是要和沃尔夫同归于尽。
  “糟糕。”电光火石间,沃尔夫立即明白了雷龙王的阴谋,可时间不容许他多想,他连忙拼尽全力使劲一拉,整个人荡起来一米多,刚好抱住雷龙王的翅膀。同时,他松开左手的软精丝,施展出活化绳魔法,把软精丝缠绕在针松上。
  雷龙王紧贴着针松飞过,却被软精丝扯了个措手不及,虽然有厚实的龙磷保护着,雷龙的双足依然被针松划出了无数道浅浅的血痕,速度也慢了大半,沃尔夫看准机会,用软精丝缠绕住雷龙的脖子,再次猛力一拉,终于纵身到雷龙的背部。
  “哈哈,你输了。”战士立即把自己和雷龙绑在一起,然后他伦起狼头大小的铁拳,大笑着朝着雷龙的背脊和颈部没头没脑猛力锤打起来。
  “吼。”疼痛激起雷龙王的野性,它再次展翅飞向高空,顺飞逆飞旋转飞倒飞,垂直俯冲,做出各种不可思议的动作,想要摆脱沃尔夫,但好不容易得到机会的战士哪有这么容易被摆脱,他伏在龙背上,对雷龙王每一次的挣扎都报复以更加猛烈的拳头。
  一拳又一拳,几百拳、上千拳,每一拳都结结实实砸在雷龙王的肉上,天色黯淡下来,仿佛太阳塔克西也被沃尔夫的拳头打下了山崖,骄横的雷龙王终于发出阵阵哀鸣,它搭耸着脑袋,无力的在低空盘旋。
  “差不多了吧。”战士估量着,兴奋的拔出匕首,插进雷龙王的后颈,灼热的龙血流出来,突如其来的痛苦让雷龙王接连打了好几个滚,但战士稳稳的坐着,晃都没有晃动下。
  接着,沃尔夫用匕首在右手掌心划出道深深的十字形伤口,血立即涌出来,但他完全感觉不到痛苦,他掌心按到雷龙王的伤口处,开始大声念颂。
  “乌赫尔、古拉尔、纳戈尔德勒,这是我祖宗的血……他们的灵魂在黑暗中看着我,他们传给我尊贵的血和肉,他们传给我龙的灵魂……我们的命属于天空,我们注定是苍穹之主,我们注定是龙的骑士……血色的火焰在地狱里燃烧,闪电之翼的光辉在天际闪耀,天翔者的命运永不熄灭。”
  天空忽然便卷起阵阵狂风,漫天的飞雪飘飘洒洒,密得伸手看不见手指,独角雷龙全身闪动着强烈的电光,比黑夜那划破长空的霹雳还要耀眼。沃尔夫骑在龙背上,那苍蓝的闪电竟然和他合为一体,仿佛上下流火的奇迹。
  “暴风之怒,与荣耀。”沃尔夫再次吹响了风之号角,雷龙也紧跟着号角声发出长啸,苍凉的号角声混合着龙吟悠悠回转,响彻天际,仿佛在对群山和大地宣告闪电之翼的回归。
  雷龙和龙骑士的血交融在一起,再也不分彼此,“走吧,我们去帮奥格雷特。”龙骑士轻轻拍打着雷龙王的脑袋,翱翔着返回狂风峭壁。
  他从头到尾都没有注意到,雪地上那些亲眼目睹了整个经过,惊讶得目瞪口呆得半兽人们,他更加没有注意到,那群半兽人中,还有着他的老朋友狼斗士哥萨。
  “看哪,他驯服了独角雷龙。”
  “龙骑士,龙骑士诞生了。”
  半兽人们兴奋的叫嚷着,朝着沃尔夫的方向膜拜,几天后,他们回到营地,带着沃尔夫的故事在草原上流传。故事越传越广,越传越神,到了最后,竟然变成“从前有个飞龙骑士,独自和三百飞龙大战三天三夜”的传奇故事。
  从此以后,沃尔夫变成了半兽人族的英雄,他的名字成为吟游诗人口中的传奇,在后来的日子中,无数崇拜他的年轻半兽人,争先加入暴风之怒骑士团,而那些曾经亲眼见证了整个事情经过的年轻半兽人们,最终成为闪电之翼的第一批飞龙骑士。
  除了哥萨。
  “我会组建属于半兽人的飞龙军。”半兽人告别他的伙伴,消失在莽莽雪地,孤独而坚毅。
  ※※※※
  天色已经漆黑,雷巢中,矮人还在不紧不慢的敲打着铁锤,火红色的长枪愈发威风凛凛。在他的旁边,奥格雷特和卡奇云特的战斗已经持续了好几个小时,卡奇云特已经记不得多少次将奥格雷特打倒在地,但这坚强的骑士团长,每次都用那看似不再有任何力气的双手,撑起破败的身子,挡在矮人的前面。
  “啪。”再一次的,奥格雷特被击倒在地,他满身都是伤痕,鲜血染红了身体的每一处,再把雪原染成如同玫瑰般的美丽,卡奇云特甚至忍不住猜测,他的对手究竟还是不是真正的人,毕竟人怎么可能流出那么多的血啊。
  “奥格雷特,这是最后一击。”终于,卡奇云特觉得折磨得对手够久了,决定施展出致命的杀手。
  “我必须保护……”奥格雷特再次摇摇晃晃站起来,他似乎已经丧失了意识,仅凭着潜藏着的意志力在支配着残破的身躯。
  卡奇云特并没展开攻击,因为他发现,矮人那响了大半天的铁锤声停住了。
  那块裸露着的黑色岩石上,矮人的铁锤被随随便便丢在上面,龙血烈焰也只剩下点点火星,矮人站在中间,他的身体全都石化了,异常庞大。
  一杆火红色的长枪被矮人紧紧握着,它长达两米,枪身上面雕刻着龙形的花纹和细小的魔法密咒,正发出耀眼的红光,还隐隐流转着蓝色的电芒。
  “谢谢你,卡奇云特。”矮人说,然后把长枪高高举起。长枪的光辉更加绚烂夺目,卡奇云特这才看到,那枪的锋刃居然也是火红色。
  “它不是普通的长枪,它是古往今来,前无仅有,永恒且唯一的,由龙的鲜血和灵魂铸造而成的龙枪。李奥克斯告诉我,它的威名,足以和远古时代赫赫有名的屠龙枪同样流传,它就是新生的屠龙枪!”
  “屠龙枪,终于完成了吗?”奥格雷特虚弱的问道,声音小得不能在小。
  “火。”矮人没有回答,他一声大吼,原本消失的烈焰再度冲天而起,“只有用铸造者的血,才能最终唤醒它。”矮人微笑说。
  “阿图?”
  “我挖开了神圣的坑穴,将仇敌地精放进深坟之中,我的荣耀就要来临,这熔炉中,火红的铁水流逝……我们向矮人的神高声歌颂,再将另一半兽人放进深坟之中,我们的荣耀已经来临,这土地上,火红的铁水流逝。”
  阿图高声唱着这首两百多年未曾唱起的矮人战歌,跳进烈焰中。血飞溅出来,那火翻滚着,形如一柄长枪利刃,仿佛要刺破云端,直冲天际。
  忽然,屠龙枪发出一声清啸,打破了沉沉的黑夜,把整个狂风峭壁映得通红,那强烈的火光,几百里外也清晰可见。
  渐渐的,赤红的龙血烈焰变成纯洁的湛蓝,跟着,屠龙枪再次发出长啸,把它们全部吸入体内。火焰散开来,只留下烧成黑耀石像的矮人阿图,和牢牢握在他手中的红色屠龙枪。
  “没想到,维伦丝大人在雷神之锤布置的陷阱让你侥幸逃脱,你却铸造出了更好的屠龙枪。”卡奇云特收起黑色长剑,朝着矮人的石像走去,“这枪,就让我献给维伦丝大人吧。”
  “我不会让你得到它。”奄奄一息的奥格雷特再次抬起头,挡在卡奇云特和矮人的中间。
  “就凭你,开什么玩笑?”卡奇云特不屑的看了眼奥格雷特,骑士摇摇晃晃着身躯,根本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欠缺,卡奇云特笑起来,“让开。”他贪婪的看着屠龙枪,看也不看奥格雷特一眼,只是随手那么一挥,骑士倒下了。
  不,骑士没有倒下,黑骑士惊讶的发现奥格雷特竟然紧紧抓住了自己的手腕,“我和你同归于尽。”奥格雷特大吼一声,紧紧抱住黑骑士,朝着那万丈的悬崖走去。
  “不自量力。”卡奇云特冷笑着,想要挣开奥格雷特的束缚,却惊讶的发现骑士的力道大得惊人,自己竟然被迫跟着向悬崖移动,他想拔剑,却发现手臂根本无法动弹。
  “别,救命啊!”眼看着悬崖就在身后,他终于露出了心底深处的恐惧。
  “奥格雷特!”遥远的飞龙背上,沃尔夫刚好看到这最后的一幕。
  “暴风之怒,与荣耀。”空旷的山谷中,只留下奥格雷特最后的呼声在群山间久久回荡。
  ※※※※
  雷龙王为了寻找其他雷龙暂时远去,狂风峭壁上,沃尔夫半跪在悬崖旁边,冲着那看不到尽头的茫茫云雾大吼,“奥格雷特,我终于成功了,可你怎么就不再等等呢?”
  “为什么,为什么会是这样的结局?”他站起来,饱含着满腔的怒气大吼,“呜~~啊~~”
  “该死的矮人,全都是矮人的错。”忽然,他仿佛想起来了什么,朝着矮人的方向走过去。
  “阿图……石像?”沃尔夫迷惑了,在那熄灭的火堆中,他只看到尊残破的黑耀石像和发着红光的长枪,仿佛在告诉沃尔夫,矮人的自私和冷漠。
  “可恶啊。”沃尔夫变得愤怒起来,伦起拳头重重砸在石像身上,看也不看那阿图手中的屠龙枪。
  “对,就是这样。”突然,陌生的声音从他脑后传来,他回过头,却看到卡奇云特一脸苍白的站在悬崖边上。
  “奥格雷特呢?”沃尔夫几乎是本能般的问道。
  “死了。”卡奇云特冷哼两声,恨恨的说,“还好我准备有飞行魔法石,想和我同归于尽,痴心妄想。”
  “死了?”虽然明知道这是无法改变的结局,沃尔夫还是有些无法接受。他默默无语的低着头,过了好大阵子才又盯着卡奇云特问道,“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为了复仇。”卡奇云特咬牙切齿的回答,他把黑剑背到背上,再从黑袍里面取出一把几乎和屠龙枪一样通体亮红的长剑,竟然是雷神之锤的宝物依夫利特之剑,“我没空再和你们纠缠了,乖乖认命吧。”
  卡奇云特发动攻击,沃尔夫匆忙捡起重剑格档,“砰”的一声,那把跟随了他许多年的重剑转眼就被劈成两半,灼热的烈焰迎面烧来,他慌忙一个原地打滚,堪堪躲过攻击。
  卡奇云特招式一变,剑上的烈焰就在雪地上燃烧起来,直奔沃尔夫,沃尔夫来不及招架,只得双腿猛瞪,再次窜出七八米远,却砰的一声撞到阿图化成的黑耀石像上,紧接着,卡奇云特的第三剑也递到他的面前。
  不可能再躲过去了,沃尔夫再也顾不得对矮人的仇恨,反手取下龙枪,档下这致命的一击。跟着,他大吼一声展开反攻,屠龙枪疾刺向卡奇云特,带着噼里啪啦的电光和火焰,把卡奇云特生生逼退。
  奇特的感觉从枪身传过来,从来没有摸过长枪的沃尔夫,只觉得它竟然是如此的趁手,简直就是为了自己订做的,无论是是它的长宽,还是它的重量,哪怕最细微的角落,也都设计得无比周全。
  龙骑士试探性的发出一招,那枪宛如有了灵性,划出道美丽的弧线,准确击打在卡奇云特剑上。刹那间,沃尔夫发现它是那么的得心应手,远远超过了自己练习了多年的双手重剑,仿佛自己生来就会使用它了,“原来,我是该用枪的。”
  血沸腾了,他感觉到远古巨龙的力量流入体内,他不再是过去那傻傻的沃尔夫,他是龙的骑士,他体内流淌着龙的血液,“火。”沃尔夫大喝一声,长枪猛力的顺劈,施展出近乎完美的斩杀,那枪在沃尔夫手中,仿佛成了他身体的一个部分,不可分割。
  整个屠龙枪忽然就被漫天的流火包裹住,“死吧。”火焰从枪尖喷薄而出,仿佛凶猛的的火之神龙,张牙舞爪的直奔卡奇云特。
  同样的,卡奇云特也变得兴奋而狂热,自从得到依夫利特之剑以来,他还从没遇到过真正的对手,他渴望战斗的血液也在翻滚沸腾,依夫利特之剑在他手中用肉眼看不清的速度挥舞着,编织出一道巨大的火焰之网。
  两柄继承了火之魂的神器展开了正面的激突,那漫天的火焰彼此一碰撞,纠缠在一起激发出比过去强烈百倍的炽热火焰,竟然再也不肯熄灭。
  紧接着,两人不可思议的同时投身如那烈焰中,在火中展开激烈的争斗。
  神器保护着各自的主人,两人屏住呼吸,在烈焰中穿梭,这一打,便是大半个小时。卡奇云特施展出他的种种绝招,无数次想要攻入沃尔夫长枪的范围内,但沃尔夫已经和屠龙枪融合成为了一个完全的整体,屠龙枪在沃尔夫的手中,或当刀砍,或当剑刺,或当棍撩,招式千变万化层出不穷,始终把卡奇云特逼在两米外的地方。
  许久之后,随着枪尖和长剑再一次猛烈的撞击,两人都认识到无法奈何对方,一齐后退跳开,相互对视着对方。
  黑夜被火焰照亮,狂风峭壁那猛烈的大风呼啸着,却不敢进入两人身边三尺,胸膛规律的起伏着,却没有呼吸的声音,耳畔神奇般的清静下来,时间似乎停止了流动。
  然后,黑骑士发起了冲锋,宛如流风之回雪,雷霆之震怒,似乎无可抵挡。
  沃尔夫不慌不忙,他只巧妙的一探,黑骑士凌厉的冲锋就被他准确的格档住,屠龙枪紧贴着依夫利特之剑,再朝天空猛力一挥,剑便飞了起来,划过一道美丽的弧线,抛向苍茫的天际。
  “你太天真了。”卡奇云特冷笑一声,他跳起来,再在屠龙枪上重重一磕,整个人便朝着天空的长剑飞了出去,速度竟然比刚才还要快。眨眼的功夫,他在空中重新抓住长剑,然后笔直的冲向更高的天际,几乎只剩下一个小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