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痛苦

  雷龙们彻底愤怒了。
  家园被矮人野蛮的摧毁,这简直无法饶恕,绝大多数雷龙放弃攻击沃尔夫,调转头疯狂的朝矮人猛扑,“阿图,小心。”奥格雷特念颂出防御的魔法咒文,准备和矮人一起对抗龙群,但矮人却做出更加不可思议的举动,他竟然无视雷龙们的存在和奥格雷特的警告,径自把火奥金放到准备好的黑铁毡上,举起秘银锤开始猛力敲打。
  “阿图,你要干什么?”奥格雷特惊呼道,他近乎绝望的看着那愤怒的龙群,可矮人居然放弃了抵抗,他们会被撕成碎片的的,连片渣子也不剩下。
  “保护我,你必须保护我。”矮人冲着奥格雷特大吼,挥舞着秘银锤猛力敲打在火奥金上,飞溅出夺目的火星,落在远处的雪地上,把雪和冰化成白蒙蒙的蒸气,烧得滋滋作响。
  “轰隆”,最前面两头雷龙喷出闪电,奥格雷特连忙就地打个滚,狼狈的躲过攻击,“王八蛋,我们得先解决掉它们。”气急败坏的骑士再也顾不得骑士礼节,他气冲冲爬起来,伸手抢夺矮人的铁锤。
  “滚开。”矮人猛地推开奥格雷特,他举起秘银锤,锤子发出灿烂的魔法银光,把闪电吸入铁锤里面,“砰”矮人再次重重敲下铁锤,吸收了闪电威力的铁锤发出耀眼的湛蓝,飞溅出蓝色的电光和红色火星。黑铁毡上,红蓝色的光华隐隐流转。
  “阿图。”奥格雷特再次扑上去抢夺矮人的铁锤,但疯狂的矮人红着眼,举起锤子就朝奥格雷特脑袋砸去,“滚开,李奥克斯正在召唤我,今天是我的荣耀日,我不能停止,绝对不能停止。”
  奥格雷特急忙侧身,堪堪躲开矮人的攻击,可就这么一瞬间,两头雷龙已经掠到矮人头顶。
  “混蛋。”容不得奥格雷特多想,他使出加速魔法,手持长剑炮弹般朝阿图头顶的雷龙疾刺,再划出七八道剑之锋,勉强逼开雷龙。
  更多雷龙围了上来,他们吐出连环闪电,把奥格雷特的雪兽衣击得粉碎,“砰,砰”可矮人还在敲打着,仿佛一切都与他无关,“住手。”奥格雷特几乎要抓狂了,他大吼道。
  雷龙群再次发起进攻,他们苍鹰般俯冲而下,用闪电和利爪招呼向两个卑微的人类,“小心。”奥格雷特猛力一个冲撞,把矮人扑到在地上,堪堪躲过雷龙的钢爪。
  “滚开。”可疯狂的矮人反倒变得无比恼怒,他推开奥格雷特,抓起火奥金,面目狰狞的冲着骑士怒吼,“雷龙血,你得赔我雷龙血。”火奥金在他手里发出火红的亮光,又隐隐环绕着闪电的蓝色,就连空气也变得热起来。
  “你肯定疯了。”奥格雷特深呼吸口气,矮人的手已经被烧得焦黑,可他竟然像感受不到,“哈哈……哈哈哈……”奥格雷特又抬头看看就要飞临头顶的雷龙群,不可控制的大笑起来,“帮我施展魔法。”他不再犹豫,掏出卷轴递给矮人。
  “螺旋。”骑士的身子开始旋转,矮人跟着放出魔法,闪耀着寒光的银色光幕腾空而起,离弦之箭般射入龙群中,“旋风。”骑士施展出终极的必杀技,飞速旋转的剑光快得无法用肉眼捕捉,只留下白蒙蒙的身影。
  雷龙群尖啸着散开,但旋风更带起无数剑锋,离得较近的雷龙来不及躲闪,被划出道道血淋淋的伤口。银色光幕落到地上,马上又再次旋转着冲入龙群,忽然,天空中爆蓬出漫天血雨,一头雷龙哀嚎着栽到地上,滚烫的龙血激射出来,染红了铠铠雪原。
  等待多时的矮人立即把龙血浇到火奥金上,“轰”火奥金喷出半米高的烈焰,开始熊熊燃烧。“龙之火!”血红着眼的矮人又举起块火红色的菱形水晶符咒大喝道,“轰、轰、轰”地上的龙血沸腾起来,几丈高的烈焰火墙把矮人团团围住。
  “砰、砰。”矮人锤打得更加卖力了,火奥金在龙血烈焰中渐渐融化,混入米斯理鲁溶成的铁水中。然后,他又取出钻石之尘,洒在那炽热无比的亮红色钢汁上,发出蓝白蓝白的光芒。
  几头被旋风逼开的雷龙趁机朝矮人发起进攻,它们发出凄厉的咆哮,却被龙血烈焰挡在外面,只能围绕着火墙盘旋,向矮人喷出霹雳闪电。
  更多的雷龙加入到围攻矮人的队伍中,终于,一条大胆的雷龙闯入烈焰,挥舞龙尾朝矮人凌厉的横扫过去。
  “大地之魂。”矮人猛地一咬牙,举起左臂用全身力气大喝道,干裂的木头脸现出前所未有的坚毅和决断。霎那间,他的左臂发出黑黄色的暗光,变得比野蛮人还要粗壮巨大,“哐!”龙尾撞击在矮人的手臂上,发出惊天动地的巨响。
  “哐!”雷龙再次猛力的朝矮人撞击,但矮人却生根了似的丝毫不动,“今天是我的荣耀日,我不会认输,绝不认输……”他高高举起铁铸般的左臂迎接着雷龙们的攻击,同时不顾一切的锻造着面前那开始成型的武器。
  ※※※※
  另一边,沃尔夫也正在和飞龙王作激烈的搏斗,飞龙王用它最快的速度在天空翻飞旋转,有时候还连续做出十多个翻滚,企图把战士甩下,它的利爪也不甘心的伸缩着,想要把这可恶的人类撕裂粉碎。
  沃尔夫全身都失去了知觉,风灌进耳朵,仿佛把耳膜都吹破了,什么也听不到。所有的景物都在旋转,脑袋晕乎乎的浆糊一团,完全无法思考。
  可是,逆境中激发出战士最原始的求生本能,他的双手像在龙足上生根似的牢牢不动。终于,筋疲力竭的飞龙王降低高度慢慢盘旋,企图恢复体力。
  “活化绳。”趁着机会,沃尔夫仅用单手吊住飞龙王,左手掏出软精丝施展出魔法,缠绕住飞龙王的双足,然后在自己的手腕也打上死结,把自己和雷龙牢牢绑定在一起,犹如惊弓之鸟的飞龙王感受到沃尔夫的异动,又尖啸着飞往远处。
  矮人和沃尔夫暂时没了危险,奥格雷特却变得万分危急,高强度的旋风和无数道剑之锋几乎耗尽了他所有的体力。旋转的银色利刃慢下来,变得不再有任何威胁,于是锋利的铁爪在他身躯背部和大腿上撕扯出无数道深可见骨的伤口,骑士想要挣扎,却被两条龙各自抓扯住半边身子,眼看就要被活活撕裂。
  风似乎停了,面临着死亡的到来,奥格雷特突然变得轻松了好多,那长久以来压着他的重担在这一刻通通变得没有了,十月联盟,暴风之怒骑士团还有闪电之翼,一切的一切都没有了,他仿佛回到遥远的无忧无虑的童年。是啊,这种滋味,究竟有多久没有感觉过了呢。
  往日一幕幕重现在他眼前,他想起小时候淘气的想爬上屋顶却摔了下来,想起年轻时候和兄弟们被罚在烈日下挥剑三千次,那些日子多么美好啊,可是,为什么心里总还有点什么割舍不下呢,他缓缓闭上眼,却发现有些事情终久无法忘记,“只能走到这一步么,真遗憾啊。”
  “不,我还不能放弃。”一个莫名的念头从奥格雷特内心深处涌上来,强烈到他无法抗拒。他睁开眼,想要拼尽最后的力量反抗,却发现原本抓紧的龙爪忽然松开了,两头雷龙哀嚎着撞到冰峰上,滚烫的龙血融化了那雪白的寒冰,升腾出红色的冉冉雾气。
  其余的雷龙们悲鸣着飞往远处,奥格雷特勉强控制住身体落回到地上,怔怔的看着远处血红的冰峰,那两头雷龙的双足竟然被齐齐削去,这究竟需要多么强大的力量?
  “真失望啊,你竟然如此不堪一击。”冷冷的嘲讽声音在远处响起,打断了骑士的沉思,“我真想不通,上次我怎么会输在你手上。”
  “卡奇云特!?”奥格雷特强忍着那刺骨的站起来朝声源处眺望,却惊讶得差点握不住手中长剑,“你不是死了么?”
  “只是个障眼法而已。”卡奇云特不屑的说,他全身黑衣墨剑,只留下半边脸庞露在外面,正是维伦丝手下的头号大将,黑骑士卡奇云特。
  “原来是你在暗处窥探我们。”奥格雷特猛然醒悟过来,“可是你为什么要救我?”他盯着卡奇云特的眼睛问道,希望能找出答案。
  “哈哈哈……救你,别自作多情…哈哈哈哈”卡奇云特发出肆无忌惮的大笑,仿佛听到了天底下最好笑的笑话,“我只是不想你死在别人手上罢了。”
  “不管怎么说,你总算救了我。”奥格雷特也不恼怒,他掏出卷轴施展出治疗魔法,然后等到卡奇云特笑够了,才又问道,“是维伦丝的安排吧?”
  “你很聪明,”卡奇云特点点头,然后拔出墨色的利剑,“今天你们谁也跑不掉。”
  “暗夜斩。”黑骑士化为转瞬即逝的流星,率先发起冲锋,“砰、砰、砰”五十多米的间距仿佛从来不曾存在过,空中发出双剑相撞的声音。
  声音响了三次,奥格雷特也退后了三步,“好快,速度比过去快了不止一倍。”他惊骇的想。
  卡奇云特的攻击才刚刚开始,他利用速度的优势,不断变幻着脚步,把奥格雷特团团围绕住,黑色利剑仿佛毒蛇的舌信,不断从各个角度发起进攻,既刁钻又古怪。
  “砰”两剑再次相交,奥格雷特又后退一步,卡奇云特立即跟进,第四剑斜斜刺向奥格雷特小腿,奥格雷特举剑想要撩开,可黑剑贴着银剑顺势一滑,不知怎的就到了骑士的左手腕,在上面划出道血痕。
  紧接着,卡奇云特双手持剑,把长剑当成大刀对准奥格雷特当头猛劈,奥格雷特后退半步举剑格档,黑剑却中途一个折转,不可思议的变成疾刺,击中奥格雷特的左胸。
  “好。”米斯理鲁甲挡住了黑剑,奥格雷特大喝一声,伸出左手紧紧抓住黑剑,然后,银色利刃闪电般袭向卡奇云特的咽喉。
  黑骑士瞬间明白了对手的企图,他想要举剑回档,但黑剑竟然一动不动,鲜血顺着剑刃上滴落到雪地上,仿佛绽放的花朵。
  为了这次反击,奥格雷特牺牲了自己的左手。
  “该死。”奥格雷特激起黑骑士的愤怒,他手持黑剑猛力的一搅,把奥格雷特五根手指齐齐切断,然后他施展出加速魔法,在长剑抵达咽喉的瞬间一个后仰,险险躲过攻击。
  唯一的机会被黑骑士巧妙的躲过,骑士受伤的身体再无半分力气,银剑软绵绵的垂在地上。
  “很可惜啊,有时候,牺牲不一定就能换来回报呢。”黑骑士暂停下来,嘲弄的看着喘着粗气,全身鲜血淋漓的奥格雷特,然后粗暴的抢过他的骑士徽章,撕裂得粉碎,“从此以后,再没有什么暴风之怒骑士团。”他大声宣布。
  “你这是报复。”
  “不错,你可知道上次败给你让我多么的。”卡奇云特咬着牙狠狠的说,“今天,我要把他加倍还给你,我不会立即杀死你,我要折磨你到最后一口气。”他把徽章碎片丢回奥格雷特脚下,“为自己的无能和弱小忏悔吧。”他肆无忌惮的大笑着。
  骑士没有回答,他铁青着脸,咬着牙默不做声拾起徽章碎片,把它们小心的收藏好,然后他抬起头,注视着黑骑士的眼睛。
  “你不该这么做。”画面似乎定格了,愤怒炽热和野蛮的能量从奥格雷特身体涌出,他展开疯狂的反击,长剑暴风骤雨般攻击向卡奇云特。
  奥格雷特的反击打得卡奇云特措手不及,他没有想到垂死的奥格雷特竟然会激发出如此强大的力道,他连连后退七八步,拼尽全力招架却还是被银剑划破了左肩和右颊。
  可奥格雷特毕竟太虚弱了,几剑过后,他的攻势慢下来,卡奇云特看准机会,在他长剑力道最薄弱的地方连续格档三次,紧接着反手一刺,长剑刺入骑士额头。
  鲜血从额头流下,滑过脸颊流进嘴里,浓浓的血腥味再次唤醒骑士的愤怒,“竖旋风。”他变得更加狂野,仅凭着肌肉的能量再度高速旋转起来,手中长剑像个锋利无匹的大齿轮,把冰层割裂成漫天碎片,再把它们混合着积雪挑起,洒满了天空。
  “终于来了。”卡奇云特盯着那团翻滚的雪球,反倒变得无比兴奋,尽管雪雾挡住了他的视线,可他的感觉却变得异常清晰,剑光在他眼里慢下来,每一剑的走向他都把握得一清二楚,包括奥格雷特最细微的活动。黑骑士大胆的迎上去,他要正面攻破旋风,挽回过去的失败。
  “来吧。”他露出自己也没察觉到的冷笑。
  可场面发生了戏剧性的转折,螺旋的剑刃在卡奇云特面前突然停顿下来,“轰。”早已经是强弩之末的奥格雷特终于用尽所有的力气,重重摔倒在地上。
  “怎么会这样。”卡奇云特只觉得大脑一片空白,他马上就要洗刷失败的耻辱,可对手居然就这样倒下,“可恶,去死吧。”无名怒火冲上他的脑门,黑死神镰刀朝着骑士的脖子收割。
  “乓”在这最危机的关头,一把灰色重剑突然从天际降落,击中卡奇云特的黑色利刃,再次救下奥格雷特的性命。
  “阿图,停下来,帮帮奥格雷特。”原来是雷龙王又回了雷巢,让沃尔夫发现到奥格雷特的困境。
  矮人没有任何反应,只留下一声声的敲打在山之颠久久回响,“阿图,阿图,快帮帮奥格雷特,快帮帮奥格雷特,快点啊,快点啊……”天空中,沃尔夫用尽全身力气朝着矮人大喊。他开始挣扎,想要挣开绑住自己的绳子。
  “沃尔夫,不准过来,你不准过来。”地上,奥格雷特发现了沃尔夫:他整个人悬吊在半空中,左手的绳子已经解开,正在拼命想要挣脱剩下的绳索。
  沃尔夫没有发现,受惊的独角雷龙正在往外高飞,即将离开雷巢上空。
  “不要过来,你会死的。”骑士疯狂了,不知从何而来的力气贯注他的身体,他站起来捡起巨剑,朝雷龙王狠狠投掷过去。
  沃尔夫终于没能解开绳索,飞龙王盘旋着飞往大山的远处,只留下战士的声音久久回旋,“阿图……我恨你……我恨你……我恨你!”
  矮人还在锻造,似乎没有听到沃尔夫的声音,围绕着他的龙血火焰已经熄灭,狂暴的雷龙群也四散飞得无影无踪,他的整个人几乎都石化了,左臂和半边身子也都消失不见,只留下块块岩石碎片在地上。
  铁臂挥舞着铁锤,声音愈发响亮,没有人知道,矮人正在想着什么,他的思绪,还在雷巢上空么,或是回到了几百年前的过去?
  “结局呢?”
  “结局?”矮人苦笑着想,似乎不愿意回忆起那个悲惨的故事,“后来,巴特勒失去了铸造的能力。”
  “往后的日子,无论他怎么努力,都再也无法举起铁锤,无论多么简单的东西,只要到他手里,都会变成毫无用处的废铁。李奥克斯抛弃了他,他成为矮人们的笑柄,再然后,他被族人剥夺了曾经拥有的名字,永远赶出家乡,只好在人类的地盘流浪。”
  “对不起了,沃尔夫,我现在无法帮助你。”铁锤声仍旧在继续,“因为,我就是那个我连名字都被剥夺了的矮人啊。你们可知道,我是多么的,我被赶出矮人王国,跟着战争开始,然后结束,再打仗,再结束,几代人都这么死去了,可是我呢,却依然活在之中。”
  “人类的不过持续十年,几十年,可我的却整整持续了两百多年,两百多年啊,甚至足够一个旧的国家灭亡,新的国家兴起,难道,这还不够久么?”
  “我曾经想过自杀,可是我最终选择了继续活下来,自杀固然可以摆脱,却也把耻辱永久带进了坟墓。我要洗刷我的耻辱,即使要死去,我也要没有任何愧疚的死去。我的墓碑上,必须要刻上巴特勒三个字。”
  “沃尔夫,你也知道我们在雷神之锤的冒险,那天店主邀请我留下来,我是多么希望能够留下来啊,可是我做不到,他们哪里知道,我根本再也无法铸造了啊。”
  “请原谅我,沃尔夫。你知道的,矮人的历史中,从来没有矮人能迎来第二个荣耀日。可是我做到了,这一次,我是真的明明确确感觉到李奥克斯的力量,不再是过去那种虚幻的假象。今天是我的荣耀日,无论发生什么,我都要完成我的工作,我不能再失去它了,我已经等待了三百年,真的无法再失去这最后的机会了。”
  白色的水蒸气袅绕在矮人的四周,金属汁液被矮人重新铸造成火红色的长枪,闪耀着红色的光华,显得炽热逼人。铁锤的敲击声响彻云端,谁也不知道矮人究竟在想着什么,也没有人注意到,几颗浑黄的泪珠从他那近乎石化的双眼滚出。
  沃尔夫的声音已经完全听不见了,卡奇云特走到奥格雷特身边,指着矮人讥讽道,“所谓正义的你们,和我们又有什么两样。”
  “今天是他的荣耀日,我必须保护他。”奥格雷特淡淡的回答,他摇摇晃晃着,但是又坚定的再次拔出长剑,挡在矮人的身前。卡奇云特惊讶了,世上难道真有打不垮的人存在么?可他不知道,连奥格雷特自己都不明白,这源源不断的力量从何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