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起飞日

  当凌乘坐在泰夫的飞空艇中,用全部热情追寻着他的魔法时,闪电之翼的唯一继承人、最后的飞龙骑士沃尔夫,也终于踏上了他生命中至关重要的一步。勇敢的冒险者们,满腔热忱的追逐着自己的理想,却不知道因为自己,恩诺拉斯的历史从此被改写。
  这一天,在吟游诗人们的诗歌中,被称为“”。
  ※※※※ 狂风峭壁是亚瑞特山的第二高峰,也是最难攀登的险峰,它的三面都是光溜溜的近乎垂直的山壁,只有北坡稍稍舒缓,在亚瑞特山脉群山中,犹如泰坦昂然屹立。
  登山队伍于凌晨五点出发,当时天还没亮,满山都是呼啸的风声,仿佛巨人永不停歇的怒吼。大风下迅速失温,速度之快令人骇然,沃尔夫抛弃了大石头,和奥格雷特一起披上厚厚的雪兽皮,这是一场硬仗,他们必须像吝啬鬼样牢牢抓住原本就不多的本钱,保持足够的体力,是冰天雪地中行走的不二法门。
  趁着清晨体力充沛,三人鼓足干劲,很快来到北坡脚下,紧张而烦琐的准备工作后,奥格雷特走最前面,矮人走在中间,沃尔夫最后。三人用粗绳联系在一起,戴着头盔、雪镜和防水手套,左手冰镐右手冰爪,副绳和安全带也牢牢挂在身上。
  没走出多远,三人就碰到了麻烦,北坡的积雪太厚,一脚踩下去几乎能淹没大腿,沃尔夫和奥格雷特还勉强可以走动,矮人背着沉重的铁箱子,差点被雪盖过脑袋,两人好不容易才把矮人拽出来。
  于是两人劝矮人交出铁箱子,可倔犟的矮人怎么也不答应。最后,沃尔夫不耐烦了,他不由分说拧起矮人,连带大铁箱一并背到背上,才勉强解决问题。
  负重后的沃尔夫走起来更加困难,积雪能没到臀部,两人用冰镐固定借力,走了好几个小时才到半山腰。山腰处风大且蛮横,从四面八方袭来,没有定向,打在脸上钢锉似的生疼。奥格雷特在前面开路,沃尔夫尽力朝前赶,雪很深,踩在留下的脚印里,冰镐一插直接没顶。风越来越大,从后面吹来可以推着人往上跑,侧面吹来就是几步横移,正面吹来只有趴下,否则就是被吹翻。
  按照老达贡的教授,两人尝试把冰镐固定住,降低重心,贴着雪爬两步,趴稳,再将冰镐往前插。队伍前进得很慢,从上往下的风时断时续,两人便趁间隙猛冲,虽然都清楚匀速前进才能保持体力,但风实在太大,不跟着风的节奏根本无法行动。
  三人把全部的精力都放在和风雪做斗争上,从头到尾也没说什么话,反正说了也听不到。等到过了半山腰,风变得小些,雪大都积压成了坚冰,踏下去只没到膝盖,走起来反倒没有初期那么麻烦。
  老矮人见状便坚持要求自己行走,他跳下去走了一步,积雪堪堪没到大腿根部,也许是知道了雪山的麻烦,这次他倒没有坚持背自己的铁箱子,只是很不放心的不断叮嘱沃尔夫,搞得大汉不胜其烦。
  “你干嘛非要选择这个要命的季节?”在矮人第十二次重复的时候,沃尔夫毫不客气的打断矮人,极度恼火的问道。
  矮人脸红了红,意识到自己的多话,但他还是不服气的反唇相讥道,“你们不是一样么?”
  “独角雷龙只在冬天才比较集中且容易找到。”沃尔夫摇摇头,“你呢?”他继续追问。
  矮人支支吾吾了阵子,最终也没有说出个所以然来,但清净下来的沃尔夫也没兴趣再追问矮人,就这样,三人只顾埋头赶路,偶尔彼此招呼下,直到中午停下来休息时为止。
  “有个故事,你们……想听么?”休息的时候,矮人突然断断续续的说,他的声音沙哑微弱而悲凉,脸上满是忧郁。
  “怎么了?”两人有些纳闷,他们点点头,凑到矮人旁边。
  “两百多年前,有个叫巴特勒的年轻矮人,他的双手灵巧得仿佛受到了李奥克斯的祝福,在铸造方面的成就远远超过同龄人,他制作的武器,水准之高连许多著名的铸造大师都望尘莫及。那时候,所有认识他的人,都认为他是千年难得一遇的天才。”矮人开始缓缓叙述,他遥望着远方,脸色充满光辉。
  “然后呢?”沃尔夫问道。
  “在矮人的生命中,有个重要的时刻,我们叫它荣耀日。那天,矮人能听到矮人之神李奥克斯的召唤,感受到他的精神、智慧和无上的灵感,每个矮人在荣耀日都会铸造出一生中最完美的成品,那是所有矮人铸造生涯中的颠峰,在那以后,无论他再怎么努力,也无法超越荣耀之日的成就。
  许许多多的矮人,在荣耀日后永久的放下了铁锤,因为他们了解自己永远没办法再做出同样好的东西。更有许多杰出的铸造大师们因为忍受不了那无尽的空虚,在荣耀日后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这就是我们的悲剧宿命啊,荣耀日的辉煌注定了锻造生命的终结,可是,又有哪个矮人能拒绝李奥克斯的召唤呢?”矮人叹息道。
  “就好像飞蛾扑火,明知道会粉身碎骨,也义无反顾。”奥格雷特动情的回答,站起来向阿图行了个礼,他明白,面前的矮人,正走在自我毁灭的路上。
  “这又与巴特勒有什么关系?”沃尔夫有些不解的问。
  “唉。”阿图又叹口气,似乎在回想久远的往事,“巴特勒太骄傲太自负,他迫不及待想要成名,成为最受人尊敬的大师,于是他在一百五十岁生日那天,宣布得到了李奥克斯的垂青,他的荣耀日来临了。
  没人知道荣耀日究竟何时来临,可那时巴特勒太年轻了,历史上从来没有过那么早到来的神迹,他的老师告诉他应该再多学些东西,巴特勒反倒狂妄的宣称他将锻造出超越历代大师的神器,高悬在矮人之都坦提亚克先祖门的顶端,作为他不朽的证明。”
  “矮人之神开始愤怒,他抛弃了这个狂妄自大的宠儿,并让他品尝到人生最彻底的失败。那天,他用最好的米斯理鲁矿、宝石和密文,却只打出一块废铁。”阿图顿了顿,“从来没有矮人在荣耀日失败过,当天根本不是他的荣耀日。”
  “结局呢?”
  “没有结局。”阿图喃喃的小声说着,“是啊,结局呢?我也想知道。”
  时间已经不多,队伍再次出发。风更加大了,三人鼓起干劲,也顾不得风的方向死命前行。这时候,他们才体会到狂风峭壁真正的威力,大风呜咽怒号着,从每个方向吹来,彼此一纠缠就开始打旋,变成小型的龙卷。风中夹杂着冰粒,打在头盔上乒乓作响。走不到几步都有同伴被风吹倒,骨碌碌的直打滚,若不是彼此联系得结实,只怕早变成雪球滚下山去。
  就这样走三步退一步,过了好久好久,他们终于登上了狂风峭壁的顶部。
  ※※※※ 顶峰和半山崖大不相同,终年不化的积雪凝成冰盖,走起来不过刚刚没过脚掌,风也小了许多,放眼望去,舒缓而且开阔。“怪不得独角雷龙都在山顶。”沃尔夫惊叹道。
  天色渐渐变暗,三人顾不得欣赏山顶美景,立即急匆匆朝着目的地雷巢进发,据说那里有着最强壮的独角雷龙和火泉。
  雷巢是狂风峭壁顶部的奇景,它本身是个大坑,四面又都是高耸的峭壁,把风牢牢挡在外面。每年冬季,为了进驻雷巢,雷龙们都会混天地黑的打上一架,划归地盘安逸的渡过严冬。
  走不多久,他们看到了第一只独角雷龙,它通体蓝色,大约三米多长,额头处长着近乎半米的白色长角,正停在雪面上打盹。
  “雷龙。”矮人碰碰沃尔夫,“你不是要驯服它么?”
  “不。”沃尔夫摇摇头,有些意兴阑珊。不知道怎么的,他突然觉得这龙和想象中差得太远太远,那简直和爬虫没什么两样。
  他们继续前行,沿途总能看见零散的雷龙,大部分都在打盹,偶尔也有两个在懒懒的拍打着翅膀,雄心勃勃的飞龙骑士看到这些不争气的雷龙,止不住的摇头叹气。
  飞龙骑士的沮丧没有持续多久,他们很快到达雷巢入口,只见好几头健壮的独角雷龙在雷巢上空飞翔盘旋,它们有四米长,翅膀拍打得劈啪作响,充满了力量。
  沃尔夫和阿图迫不及待就朝雷巢冲去,但奥格雷特拦住了他们,“我有种不好的感觉,似乎有人在暗处窥探我们。”他皱着眉头,担忧的说。
  “你太紧张了。”沃尔夫满不在乎的笑了笑,推开奥格雷特大步前行。
  “是么?”奥格雷特又仔细的环视周遭,全是白茫茫一片,没有特别异常的东西,“放松点,伙计。”他对自己说,急忙快跑几步,跟在两人身后,白色雪衣瞒过了雷龙,他们很轻松的溜进雷巢中。
  雷巢很大,近十头雷龙零零散散分布着,守卫着各自的地盘,看上去都无比强健,沃尔夫正在盘算,矮人碰碰他,指着遥远的一个角落小声说,“火泉。”他的声音微微颤抖。
  矮人所指的方向,散发着热气的泉水正从峭壁根部不断涌出,流入附近的水塘。泉水经过的地方,滚滚热浪汹涌翻腾,裸露出火红色的岩石,几棵红色异草长在上面,在这冰雪覆盖的山之颠,显得神奇万分。
  但沃尔夫发现了更加振奋人心的事,他看到一头五米多长、与众不同的巨型雷龙。那龙通体雪白,高傲的在火泉上空飞翔,每一次展翅都充满着无匹的力道,刮起阵阵旋风,带着轰隆隆的雷鸣和蓝色电光,俨然是力和魔法的完美结合。
  “雷龙王。”沃尔夫兴奋的喊,他捏紧拳头,目不转睛的盯着雷龙王,几乎无法呼吸。他终于知道,面前的龙之王者,才是自己梦寐以求的目标。
  “快把箱子给我。”矮人更加迫不及待了,他猛力摇晃着沃尔夫,力气之大,差点把沃尔夫推dao。
  箱子被战士随手丢在地上,根本忘记那是矮人的宝贝。可矮人也陷入了某种狂热中,他顾不得怒吼或是抗议,急切的打开箱子,取出一个闪着银光的圆球。“我要把岩石炸开。”他大声宣布。
  “米斯理鲁炸弹?那会引起大雪崩的。”奥格雷特惊呼起来。
  “又有什么关系。”矮人冷冷看着奥格雷特,满不在乎的回答。
  “都豁出去了么?”奥格雷特深深吸口气,再次环视整个雷巢,依然没有任何可疑的地方,“好吧,我们开始。”他说。
  矮人乒乒乓乓搞鼓起来,把箱子里面的东西一件件取出来排好。沃尔夫勉强压抑下兴奋,半跪到地上开始他人生第一次祷告,“父亲,尽管我已经伤痕累累,但是我保证,我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坚定过……我的魂、我的灵都归于闪电之翼……我不会失败,绝不退缩,苍蓝之翼必将重归天际。”他虔诚的说着,脸上闪耀着坚毅而不屈的光辉,决定命运之日已然来临,他已经成为真正的飞龙骑士。
  “塞饿比亚长老,暴风之怒骑士团正在复兴……愿骑士的荣光赐予年轻的飞龙骑士,沃尔夫·天翔者……我会永远保护他,捍卫他,直到生命走向终结。”奥格雷特也半跪下来,在心里默默的祈祷,他已经把自己的全部都托付给沃尔夫,包括希望、荣耀和生命。
  祷告结束,奥格雷特掏出早已准备好的魔法卷轴,给沃尔夫加上抵抗闪电、高级防护术等多种魔法,沃尔夫庄重的掏出风之号角,奥格雷特也拔出了他的武器。
  “开始吧。”三人相视一笑。
  “呜……呜……呜”两百年来未曾响起的声音再次回荡在雷巢上空,那声音悠扬雄壮荡气回肠,像是古老蛮族的战歌,勇士们敲响了巨鼓,号角声充斥着整个苍茫天地……雷龙们变得疯狂,他们盘旋着飞向高空,无尽的天幕顿时被闪电撕裂,蓝色龙翼覆盖整个天际,狂风峭壁的天空,只剩下眩目的苍蓝。
  龙群们朝着沃尔夫猛冲过来,他们狂吼着,吐出道道闪电,炸出漫天雪花。勇猛的飞龙王冲在最前面,那无匹的王者气势,连最大胆的勇士,也会感到战栗胆寒。
  “暴风之怒、与荣耀。”沃尔夫大吼一声,无所畏惧的迎上去,他已经成了锋利的战锤和刀刃,每块肌肉都充斥着力量。
  闪电接连不断的劈往沃尔夫身体和他脚下的土地,千年的坚冰炸裂开来,碎雪和冰屑滚滚翻腾四散激射,朦胧了战士的双眼,但战士纹丝不动,他死死盯着龙王,等待着那千钧一发的机会。“近些、再近些。”终于,飞龙王从沃尔夫头顶掠过,霎那间,沃尔夫猛地一个纵身,跳起来抓紧龙王的双足,跟着雷龙飞往高空。
  雷龙王被激怒了,他发出尖利的咆哮,猛力甩动双足,在空中翻滚盘旋。它原本纯白的身子变成大海般湛蓝,那是大量的闪电元素在聚集。其他的飞龙们也纷纷集中,用尖利的双爪攻击这个大胆妄为不知死活的卑微人类。
  闪电的威力比沃尔夫想象中还要强烈,他的身子几乎全麻了,完全不能感受到龙群爪击的痛苦。他的双手也失去了知觉,仿佛那根本就不属于自己。沃尔夫不知道自己是否还有气力,只是死命的握着不放手,“苍蓝之翼必将重归天际……苍蓝之翼必将重归天际。”阵阵旋风刮过他的耳畔,仿佛嘲笑他的不自量力。
  后来,每当沃尔夫回忆起自己那疯狂的举动,都感到不寒而栗,面对飞龙中的强大王者,自己那近乎盲目的自信和勇气究竟是哪里来的呢?或者,是自己的头脑太简单太狂热,根本没衡量过彼此的实力差距。
  忽然,莽莽的雪山响起声震天动地的巨响,仿佛李奥克斯开天辟地的巨锤砸下,群山和大地都在瑟瑟发抖。看似不可摧毁的峭壁随着巨响轰隆隆崩塌,烈风从豁口处灌进来,呜咽而且悲凉。崩塌引起雪崩,积雪和坚冰咔嚓嚓撕裂开,整块整块往下掉,雪雾和红色的石头粉尘漫天飞舞,笼罩住整个天空,散发出刺鼻的辛辣味道,受惊的雷龙们哀嚎尖啸着四散扑腾,曾经的雷巢不复存在。
  “火奥金。”矮人高喊着不顾一切的冲进漫天烟雾中,然后又小心翼翼的捧着块拳头大的亮红色金属走出来,那金属发着炽热的火光,矮人脚踏之处,积雪转瞬融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