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起飞日(二)

  “你干嘛非要选择这个要命的季节?”在矮人第十二次重复的时候,沃尔夫毫不客气的打断矮人,极度恼火的问道。
  矮人脸红了红,意识到自己的多话,但他还是不服气的反唇相讥道,“你们不是一样么?”
  “独角雷龙只在冬天才比较集中且容易找到。”沃尔夫摇摇头,“你呢?”他继续追问。
  矮人支支吾吾了阵子,最终也没有说出个所以然来,但清净下来的沃尔夫也没兴趣再追问矮人,就这样,三人只顾埋头赶路,偶尔彼此招呼下,直到中午停下来休息时为止。
  “有个故事,你们……想听么?”休息的时候,矮人突然断断续续的说,他的声音沙哑微弱而悲凉,脸上满是忧郁。
  “怎么了?”两人有些纳闷,他们点点头,凑到矮人旁边。
  “两百多年前,有个叫巴特勒的年轻矮人,他的双手灵巧得仿佛受到了李奥克斯的祝福,在铸造方面的成就远远超过同龄人,他制作的武器,水准之高连许多著名的铸造大师都望尘莫及。那时候,所有认识他的人,都认为他是千年难得一遇的天才。”矮人开始缓缓叙述,他遥望着远方,脸色充满光辉。
  “然后呢?”沃尔夫问道。
  “在矮人的生命中,有个重要的时刻,我们叫它荣耀日。那天,矮人能听到矮人之神李奥克斯的召唤,感受到他的精神、智慧和无上的灵感,每个矮人在荣耀日都会铸造出一生中最完美的成品,那是所有矮人铸造生涯中的颠峰,在那以后,无论他再怎么努力,也无法超越荣耀之日的成就。
  许许多多的矮人,在荣耀日后永久的放下了铁锤,因为他们了解自己永远没办法再做出同样好的东西。更有许多杰出的铸造大师们因为忍受不了那无尽的空虚,在荣耀日后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这就是我们的悲剧宿命啊,荣耀日的辉煌注定了锻造生命的终结,可是,又有哪个矮人能拒绝李奥克斯的召唤呢?”矮人叹息道。
  “就好像飞蛾扑火,明知道会粉身碎骨,也义无反顾。”奥格雷特动情的回答,站起来向阿图行了个礼,他明白,面前的矮人,正走在自我毁灭的路上。
  “这又与巴特勒有什么关系?”沃尔夫有些不解的问。
  “唉。”阿图又叹口气,似乎在回想久远的往事,“巴特勒太骄傲太自负,他迫不及待想要成名,成为最受人尊敬的大师,于是他在一百五十岁生日那天,宣布得到了李奥克斯的垂青,他的荣耀日来临了。
  没人知道荣耀日究竟何时来临,可那时巴特勒太年轻了,历史上从来没有过那么早到来的神迹,他的老师告诉他应该再多学些东西,巴特勒反倒狂妄的宣称他将锻造出超越历代大师的神器,高悬在矮人之都坦提亚克先祖门的顶端,作为他不朽的证明。”
  “矮人之神开始愤怒,他抛弃了这个狂妄自大的宠儿,并让他品尝到人生最彻底的失败。那天,他用最好的米斯理鲁矿、宝石和密文,却只打出一块废铁。”阿图顿了顿,“从来没有矮人在荣耀日失败过,当天根本不是他的荣耀日。”
  “结局呢?”
  “没有结局。”阿图喃喃的小声说着,“是啊,结局呢?我也想知道。”
  时间已经不多,队伍再次出发。风更加大了,三人鼓起干劲,也顾不得风的方向死命前行。这时候,他们才体会到狂风峭壁真正的威力,大风呜咽怒号着,从每个方向吹来,彼此一纠缠就开始打旋,变成小型的龙卷。风中夹杂着冰粒,打在头盔上乒乓作响。走不到几步都有同伴被风吹倒,骨碌碌的直打滚,若不是彼此联系得结实,只怕早变成雪球滚下山去。
  就这样走三步退一步,过了好久好久,他们终于登上了狂风峭壁的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