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起飞日(一)

  当凌乘坐在泰夫的飞空艇中,用全部热情追寻着他的魔法时,闪电之翼的唯一继承人、最后的飞龙骑士沃尔夫,也终于踏上了他生命中至关重要的一步。勇敢的冒险者们,满腔热忱的追逐着自己的理想,却不知道因为自己,恩诺拉斯的历史从此被改写。
  这一天,在吟游诗人们的诗歌中,被称为“起飞日”。
  ※※※※ 狂风峭壁是亚瑞特山的第二高峰,也是最难攀登的险峰,它的三面都是光溜溜的近乎垂直的山壁,只有北坡稍稍舒缓,在亚瑞特山脉群山中,犹如泰坦昂然屹立。
  登山队伍于凌晨五点出发,当时天还没亮,满山都是呼啸的风声,仿佛巨人永不停歇的怒吼。大风下迅速失温,速度之快令人骇然,沃尔夫抛弃了大石头,和奥格雷特一起披上厚厚的雪兽皮,这是一场硬仗,他们必须像吝啬鬼样牢牢抓住原本就不多的本钱,保持足够的体力,是冰天雪地中行走的不二法门。
  趁着清晨体力充沛,三人鼓足干劲,很快来到北坡脚下,紧张而烦琐的准备工作后,奥格雷特走最前面,矮人走在中间,沃尔夫最后。三人用粗绳联系在一起,戴着头盔、雪镜和防水手套,左手冰镐右手冰爪,副绳和安全带也牢牢挂在身上。
  没走出多远,三人就碰到了麻烦,北坡的积雪太厚,一脚踩下去几乎能淹没大腿,沃尔夫和奥格雷特还勉强可以走动,矮人背着沉重的铁箱子,差点被雪盖过脑袋,两人好不容易才把矮人拽出来。
  于是两人劝矮人交出铁箱子,可倔犟的矮人怎么也不答应。最后,沃尔夫不耐烦了,他不由分说拧起矮人,连带大铁箱一并背到背上,才勉强解决问题。
  负重后的沃尔夫走起来更加困难,积雪能没到臀部,两人用冰镐固定借力,走了好几个小时才到半山腰。山腰处风大且蛮横,从四面八方袭来,没有定向,打在脸上钢锉似的生疼。奥格雷特在前面开路,沃尔夫尽力朝前赶,雪很深,踩在留下的脚印里,冰镐一插直接没顶。风越来越大,从后面吹来可以推着人往上跑,侧面吹来就是几步横移,正面吹来只有趴下,否则就是被吹翻。
  按照老达贡的教授,两人尝试把冰镐固定住,降低重心,贴着雪爬两步,趴稳,再将冰镐往前插。队伍前进得很慢,从上往下的风时断时续,两人便趁间隙猛冲,虽然都清楚匀速前进才能保持体力,但风实在太大,不跟着风的节奏根本无法行动。
  三人把全部的精力都放在和风雪做斗争上,从头到尾也没说什么话,反正说了也听不到。等到过了半山腰,风变得小些,雪大都积压成了坚冰,踏下去只没到膝盖,走起来反倒没有初期那么麻烦。
  老矮人见状便坚持要求自己行走,他跳下去走了一步,积雪堪堪没到大腿根部,也许是知道了雪山的麻烦,这次他倒没有坚持背自己的铁箱子,只是很不放心的不断叮嘱沃尔夫,搞得大汉不胜其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