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狂风峭壁

  又勉强巡逻了半小时,巡山人老达贡驮着背哈了几口气,双手猛地搓起来,地上的雪厚厚的积到膝盖上,走起路来加倍困难。他看看远处高耸着的,寻思着是不是应该就此退休,到南方的春泉湖将养。
  今年的雪来得特别早,夏季刚过、亚瑞特圣山就飘飘洒洒的降起鹅毛大雪,半兽人们认为雪是亚瑞特大神的赐福,直接关系着来年草原的兴旺。可凡事没有绝对,太过就成了灾难,在老达贡的记忆中,似乎没有哪年的雪有今年这样大,这样绵,好像只有当他还是个孩子的时候,经历过一次类似的风雪,那年草原上死了好多好多的人,可即使是那次,也没今年的雪来得早啊。
  “这么冷的天气,连雪猿都窝着不敢出来了。”老达贡又跺了跺脚,他伸手摸模腰间的斧子,那是几天前一个老矮人送他的,那个老矮人多半是个疯子,大雪的天气,居然嚷嚷着要到上采石头,看在斧头的份上,老达贡没有赶他下山,还好心告诉他这种天气就连自己都无法登上,可那矮子居然装作不懂,就这么不依不饶的住下了。
  “干脆杀了矮人吧。”老达贡又想,虽然胳膊腿没过去那么健壮,他对自己还是很自信,三十多年的老猎人,什么硬仗没打过。想着想着,他又摸了模斧子,杂种,矮人的做工真他娘不是盖的。
  忽然,远处传来桫桫的活动声,老猎人习惯性取下长弓,朝着发出声音的地方走去,“大雪的天,什么动物还会出来活动呢?”他狐疑的想。
  声音越发大响亮,似乎还有人在说话,老达贡躲在颗雪松后面,长大嘴巴看到林子后一前一后走出两个怪物来。
  之所以说是怪物,是因为他们的装扮太过奇特,山里面的天气特别冷,就算夏天也得裹层兽皮,可前面那人居然只套了层薄薄的袄子,外面还挂着全套锁链甲,锁链甲是铁做的,贴着肉不是越发冷冰么。后面那人更加奇怪,他甚至连衣服都没穿,精赤着上身背着块大石头,老达贡琢磨着,那石头,怎么着也得两百来斤吧。
  老达贡躲的位置比较巧妙,两人没发现藏起来的猎人,只是互相聊着。老达贡听两人的交谈,心里却在暗自纳闷,原来这伙人也是来找的,特别是那个背着石头的壮汉,听口气居然想驯服风巢里面的独角雷龙,“狂妄的家伙,我得秤秤他们。”他有些不屑的想,在心里记下两个人的名字,穿锁甲的奥格雷特和背石头的沃尔夫。
  老达贡没听错,这两个人正是暴风之怒骑士团团长奥格雷特和继承了父亲遗志的飞龙骑士,闪电之翼唯一的继承人沃尔夫。
  事情得从沃尔夫从古代遗迹出来后说起,那时沃尔夫每天都在打探暴风之怒的消息,而奥格雷特自从吟游诗人大会后也在想办法重建骑士团。由于当时维伦丝的大军占领了恩诺拉斯北方领土,奥格雷特被逼得躲到半兽人大草原中,偏偏米斯兰德把沃尔夫传送到了库克桑兹附近,两个人这么互相打听,没多久就碰头了,后面的事情自然变得在简单也不过。
  至于沃尔夫背着的大石头,却是他用来打熬力气的工具,大汉每次回忆起库克桑兹的战斗,都痛恨自己的力气还不够大,便想出了这个任何时刻都能用的笨方法来。不过这方法也真的很管用,开始的时候他只能背百斤左右的石头,现在背起两百来斤的石头都可以走上老大半天,和奥格雷特比划,几乎可以勉强封住他的绝招“旋风”了。
  简单考虑了下,老达贡决定把目标对准背着石头的沃尔夫,两人仍旧没看见老达贡,说着话走过雪松附近,老达贡屏住呼吸,握紧矮人送的新战斧,突然发动了攻击。
  可大汉脑袋后面长了眼睛似的,他灵活的一闪身,“砰”半兽人的斧子结结实实砸在大石头上,划出白生生的痕迹。
  “杂种。”老达贡咒骂了句,斧头换个方向狠狠劈出,沃尔夫还是没回头,他听着风声,身子侧了侧,又用大石头架了上去。这时候,奥格雷特也已拔出长剑,不过他只是在旁边警惕着,并不急着帮忙。
  老达贡又连着攻击了七八次,却都被大汉用石头挡住了,那石头太大,好比面塔盾,只消稍稍移动,他的斧头就只能砍到石头上。“不打了不打了。”老达贡气鼓鼓的说,他觉得对方占了大便宜,不是场公平的战斗。
  “沃尔夫,有进步。”观战的奥格雷特夸奖了大汉两句,然后他走上前,用低沉的声音向老达贡问道,“你为什么要攻击我们?”
  “我只是想看看你们是否够资格进风巢而已,不过你们就算打赢了我,却不见得能登上。”半兽人没好气的回答,只顾心痛的看斧子。
  “请问就在附近么?”奥格雷特跟着问道,谨守着骑士礼仪的他,总是比较客气。
  “就在山后面。”老达贡指指方向,说着便打算离开,反正只是两个送死的家伙,不如趁早成全他们。
  “顶部一定有独角雷龙吧?”沃尔夫紧跟着大声问道,他大踏步追上老达贡,竟当大石头不存在,“能给我们指条路么?”他身子微微颤抖,显得相当激动。
  “沃尔夫,小心些。”骑士微微有些不悦,他皱了皱眉头,又向老达贡说道,“我们不太懂如何攀登雪山,可以给我们当向导么?”他掏出一个袋子,递给老达贡。
  老达贡接过袋子打开,里面是一袋金币,“麻烦,怎么突然这几天都想到那要命的地方呢?”他把袋子揣进怀里,摇着脑袋自言自语,“前几天来了个矮人,也说要到干什么来着,可是你看,这雪哪有消停的时候。”
  “矮人?”沃尔夫有些好奇。
  “不说了,你们跟着我走,晚上就能看见他。”老达贡动手把毛皮大衣裹紧些,开始朝着来路返回。
  老达贡的脚步很快,两人跟起来很费力,有些比较麻烦的地段,他也不提醒两人,沃尔夫中途坚持不住了,他也不等待,只管自己埋头赶路。倔犟的莽汉一咬牙,集中精神专心对付背后的大石头,倒也没落后多少,结果直到黄昏时分返回到老达贡的猎人小屋,三个人都没说上十句话。
  门口栓着两匹猎犬,看到老达贡就汪汪的叫起来,同时还不忘朝奥格雷特狂吠,“别吵,是客人。”老达贡喝道,两匹狗灰溜溜的耸下脑袋,“臭石头,你有同伴了。”接着,老达贡粗暴的推开门,虎着脸打了个招呼,然后便自行抖落雪花,牵着猎犬捣鼓自己的事情。
  这个老半兽人还真够不友好,奥格雷特在心里叹口气,跟在老达贡后面进入屋子。屋子不大,窗户都用兽皮牢牢堵死,正中央烧着火盆,一个老矮人裹得像团雪球般蹲在旁边,他看到奥格雷特,惊奇的问道,“人类,你来干什么?”
  “听说你要到采石头?”奥格雷特没有回答矮人,反倒问起矮人来。
  “谁告诉你是采石头?”老矮人有些不愉快,“我受到李奥克斯的指点,去找上火泉中的一种特殊金属,然后还得想办法搞到独角雷龙的……该死,快关上门,火都被吹灭拉。”
  原来是沃尔夫到了,他打开门,却发现石头比门要宽,于是他只好找个地方搁下巨石,就这样一耽搁,寒风就卷了进来。
  沃尔夫关上门,矮人犹自在骂骂咧咧,大汉也不在乎,他一个箭步冲到矮人跟前,急忙追问道,“独角雷龙的什么,你必须搞到雷龙的什么?”
  沃尔夫的声音很大,又精赤着上半身,老矮人被吓了一跳,还以为是半兽人蛮子的打手,差点打翻面前的火盆。等到他看清对方只是个人类后,不禁恼怒的挥挥手,“算了,说了你们也不懂。”
  “是这样的,我们也要找独角雷龙,或许大家可以互相帮助。”奥格雷特连忙解释。
  老矮人看了眼奥格雷特,骑士的眼神透露出罕见的诚意,他又习惯性的瞟了眼他的锁链甲,看上去质量还算不错,矮人心里顿时存了几分好感,“是独角雷龙的血,我要用它铸造一件超越历代矮人铸造大师,旷古绝伦的神器。”矮人理着胡子说,两眼开始放光,“你看,我把所有的东西都带上了,只要等我弄到火奥金和雷龙血铸造出神器,管他什么依夫利特之剑、雷神之锤、就算是传说中的屠龙枪,我都不放在眼里。”矮人指了指身旁几乎和他本人一样高的大铁箱子,挥舞着双手滔滔不绝的说道,变得愈发狂热。
  沃尔夫蹲在矮人的对面,他是故意挑选的这个位置,从进门开始,他就觉得这矮人有些面熟,好像在什么地方看到过,他仔细的回忆,却又怎么也想不起来。
  “依夫利特之剑、雷神之锤。”矮人的话仿佛利箭劈开了沃尔夫生锈的记忆,他用奇怪的眼神端详了矮人半分钟,最终不可控制的跳起来,“你是阿图,你是那个偷了雷神之锤的矮人阿图。”
  “你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字,你们要干什么?”矮人瞬时变得极度紧张,他跳将起来,死命抱着宝贝铁盒子,大声分辩道,“那不关我的事情,剑是盗王克拉斯偷的,我的通缉早就取消了,你们别想抓我领赏!”他惊恐万状的看着两人退到墙角,同时心里后悔得要死,自己怎么会把这么重要的秘密说给陌生人呢,都活了几百年了,还像个孩子似的。
  “别,我没有恶意。”沃尔夫连忙说,他没头没脑的朝矮人冲过去,矮人以为他要动手了,大喊一声,握紧斧子就朝沃尔夫斩去。
  “我是在通缉令上看到你的,当时我想帮你们,但是又找不到。”沃尔夫也着急了,他慌忙后退两步躲过矮人的攻击,匆匆忙忙又杂乱无章的解释道。
  “凌是我的好朋友。”直到奥格雷特用剑架住矮人的斧子,沃尔夫终于想出一句有用的话。
  “你认识凌?”矮人稍微冷静了些,他仍旧死死抱着自己的箱子,用极度不信任的口吻问道。
  “不仅是好朋友,我们是从小长大的兄弟,我们在一个村子出生,一起进入学校,一起吃饭、一起冒险。我叫沃尔夫,凌一定提起过我。”沃尔夫一口气拉拉杂杂的说。
  “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在说谎?”可矮人还是躲在墙角,抱着箱子冷冰冰的说。
  “我用闪电之翼飞龙骑士的身份发誓。”沃尔夫怔了怔,然后庄重的举起右手。
  “你撒谎,闪电之翼已经在百年前全军覆没,这世界早就没了飞龙骑士。”
  “他所说都是真的,我可以用暴风之怒骑士团团长的身份作证。”奥格雷特走上前说道,他把大汉拉到身后,同时递给矮人自己的骑士徽章。
  奥格雷特的名字矮人倒听说过,骑士徽章也是货真价实的东西,可紧张的矮人还是不太信任,犹豫了好大会,他对沃尔夫缓缓说道,“我得问你几个问题。”
  于是两人开始一问一答,加上奥格雷特不失时机的在旁边分析劝解,过了好大阵子,矮人终于消除了怀疑,坐回到火盆旁边。“这几天总想着铸造的事情,老是容易冲动。”他叹口气,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尊敬的奥格雷特骑士,你的名声即使在矮人之都坦提亚克也赫赫有名,我真不该怀疑。”矮人又对奥格雷特表示歉意的说,“大家都知道你们是被人陷害,暴风之怒骑士团的覆灭,我深感惋惜。”
  “多谢称赞。”奥格雷特站起来回敬个骑士礼,“我们正是为了重建暴风之怒骑士团,才来这。”他接着说。
  “你们要重建闪电之翼飞龙军?”联想到沃尔夫的话,矮人不禁脱口而出,他看着沃尔夫,丝毫不掩饰自己的惊讶,飞龙骑士早就没了,他怎么会是……。
  “是。”沃尔夫点点头,仿佛看穿了矮人的想法“我是闪电之翼最后一个飞龙骑士。”接着,沃尔夫把事情原原本本说了遍,他告诉矮人自己从小到大的梦想,父亲的遗愿和自己曾立下的誓言,他缓缓讲述着,语气异常的坚决。
  沃尔夫的话仿佛牵动了矮人的心绪,他面色沉重的抱起铁盒子,好几次忍不住想要说点什么,“这世界,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路啊。”末了,他长长的叹息道,屋子安静得只能听见木柴的噼啪声。
  “从没看见过急着送死的。”忽然,老达贡极度不友好的声音打破了寂静,接着“轰”的声,他丢下一大堆杂七杂八的东西在三个人面前,“你们分分看,明天教你们登山。”说完,他猛地关上大门,转身离开。
  老达贡准备的东西还算齐全,除了惯常用的工具,他还准备了能隐蔽身形的白色雪衣,第二天大早,三人套上雪绳,披上雪衣,开始在陡峭的雪坡上练习“我只教一天,后天我就离开。”老达贡铁青着脸说。
  这是进入亚瑞特山以来最辛苦的一天,老达贡一反常态,讲得相当详细,每个细节,每一种可能发生的事故以及对应的措施他都讲到了,三人每个不标准的动作他也是反复纠正,直到满意为止。随之的,他的脾气也越来越大,黑着脸嘴里的脏话就没停过。
  黄昏的时候,沃尔夫只觉得比背着大石还累,矮人更是几乎散架,就连老达贡自己,都一副累得要倒的样子,可即使是这样,他仍旧沙哑着嗓子,骂骂咧咧指挥个不停,直到完全看不见才悻悻的结束训练。
  第二天大早,老达贡果然带上他的猎犬离开了木屋,三个人短暂的商量后,决定留下来继续训练。直到过去小半个月,他们觉得技术掌握得差不多后,才挑选了个没有风雪的日子,准备好行囊向出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