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翡翠梦境

  强悍的敌人终于退去,大祭司颤抖着解除掉他的白骨牢笼。他虚弱的坐到地上,大口大口的喘气,胸膛剧烈的起伏着,为了维持这个魔法,他永久损失了三年的魔力。
  所有人都松了口气,银魔狼黑月却变得无端的暴躁,它朝着凌呲牙咧嘴的狂吠,凌试图安抚,却被抓出好几道血痕,最后,黑月嚎叫几声,跑入黑漆漆的森林深处,再也没有回来。
  “怎么了?”卡特人看着一脸沮丧的凌问道,可凌摇摇头,说他也不明白。
  “它真的是曾经陪伴过你两年的银魔狼么?”卡特人又问道,“黑月的尾巴那么漂亮,可你曾经说过,那狼的尾巴是断的。”
  “不知道啊,但它们实在是太像了,除了尾巴。”凌叹口气,闷闷不乐的坐在地上,发起呆来。
  预兆着危险的星星消失了,魔力消耗过度的大祭司也不再有力气赶路。疲惫的冒险者们放慢了速度缓缓前行,走了整整四天,他们才抵达海边的巨魔之村暗影村。只有夜风因为精灵族和巨魔族的彼此仇恨,依旧潜伏在村子外围。
  暗影村是属于暗颅巨魔族的村落,他们用粗大的兽骨搭建起房屋,再在上面铺满茅草和枯叶。每家人门口都有一杆长长的骨矛,上面挂着大大小小的骷髅头骨,有的门口还挂有恐怖的巨型魔兽颅骨,那是巨魔战士荣誉的象征。
  虽然巨魔部族间很少往来,但大祭司的身份是权威崇高而不容置疑的,暗影村的祭司点起了族中庆典用的篝火,滴着血的新鲜牛羊肉被整盘的端上来,还有用头盖骨盛着的血酒,那正是巨魔部族的最爱。
  莱娅和凌坐在大祭司的旁边,头皮发麻的看着这些血糊糊的东西,不吃似乎不太礼貌,可光是看着就已经想吐了,两人尴尬的犹豫了好大阵子,最终还是大祭司笑着帮他们解了围。
  欢迎的宴席很快进入高潮,大祭司也趁机委婉的提出了要求,可暗影村的巨魔们听说他们居然要借船前往精灵之都达纳克斯,立即便闹哄哄炸开了锅,暮野森林的巨魔和精灵是天生的死敌,除了打仗绝不踏上对方的领土。好在冒险者们早就想好了对策,大祭司谎称他的人类朋友与达纳克斯的精灵有血海深仇,他们是拼着性命不要前去寻仇的,才平息了对方的怒气。
  听说是去找精灵的麻烦,暗颅巨魔们立即爽快的答应了下来,又有谁会想到大祭司会撒谎呢,短短三天过后,暗影巨魔族唯一的大船,暗影骷髅号扬起船帆准备出发了。送别的时候,暗影族的祭司亲手给两人戴上夜刃虎骨做成的项链,又用虎血在他们脸上划上暗颅勇士出征的虎纹斑,祈祷他们能够成功。而精灵夜风,也乘着巨魔们不注意悄悄溜上了大船。
  大船上,凌专注的看着岸边,期待着黑月的突然出现,可直到船扬起风帆启航,那矫健而美丽的银白色影子依然没有出现,“看来,黑月是不会回来了。”法师有些失落的想。
  接下来的航海前所未有的顺利,却并不如两人想象中那么愉快,虎骨项链臭气逼人,可船上满是暗颅巨魔水手,两人也不敢把项链丢掉,只敢老老实实的戴在脖子上,还得强装出一副很喜欢的样子。特别是进入深海的区域后,随时都是大风大浪,可怜的小船随着风浪颠簸,毫无抵抗的能力,却害苦了莱娅和凌,两人只觉得连胃都要吐出来了。
  就这样,噩梦般的日子持续了整整半个多月,他们终于抵达精灵之都达纳克斯的海域。
  精灵的海域巨魔们不敢进入,大祭司只有给两人施展出飞行奇术魔法,凌则用虎筋把莉丝牢牢困在背上“希望你在以后的日子能记得,血颅巨魔族的希望全在你身上了。”分手的时候,大祭司握着凌的手,反复叮嘱道。
  “我永远也不会忘记。”凌庄重的点头回答,心里却在暗暗叫天,“掌握最高级的黑白魔法?连米斯兰德都认为这是不可能的啊。”
  巨魔水手们掉转船头返航了,两人顺着大祭司的方向向达纳克斯继续飞去。至于夜风,大祭司也趁着巨魔们不注意的时候给她施加了个飞行魔法。
  等到船行驶得远了些,凌和莱娅几乎是同时取下虎骨项链,“如果暗影村的祭司知道我们这样做,他会难过的。”“我都快爱上它了。”两人开心的说,然后默契十足的使劲朝着大船方向狠狠掷出。
  ※※※※ 摆脱了晕船和恶臭的日子是美妙的,凌很快就把这些天来的不快统统抛得干干净净,至于第一次尝试飞行的卡特人,兴奋得就像拣到了贝壳的小女孩,她变换着各种各样的姿势,兴高采烈的跳起了圆圈舞蹈,过不多久,她又恶作剧的追逐起海燕和海鸥,把这些可怜的小动物撵得满海满天乱窜。最后,玩得兴起的卡特人甚至尝试钻到白云中,全靠凌反复提醒她飞行魔法持续时间不够用,才让她勉强打消了这个荒诞的念头。
  “不如我们来比赛速度吧,看谁先到达纳克斯。”没多久,兴致勃勃的莱娅又想出了新的点子,还没等凌点头,她又违反规则抢先飞了出去。
  就这样闹了大半天,终于在接近日落的时候,传说中的精灵之都达纳克斯,隐隐浮现在出现在两人面前。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颗高达五十米的巨树,那是号称诞生于创世之初的奇迹之树,她的名气几乎比达纳克斯还要大,奇迹之树笔直的朝着天空延伸,仿佛精灵族不朽的象征。
  紧挨着奇迹之树的四周,是大大小小犹如珍珠项链般串起来的群岛,和岛屿上那高达三十多米的主树,那是奇迹之树的十二个儿子,达纳克斯的十二守护神木。在精灵族的歌曲中,十二神木永远守护着他们的母亲,奇迹之树。
  “我们到了。”两人压抑住兴奋的心情,缓缓降落到最外围的岛屿,一片翠绿色的草地上。
  凌拉着莱娅的手,缓缓行走在这片美丽的土地上,脚下的草温润而柔软,踩在上面只觉得浑身都舒服起来,那感觉竟然不像在走路,反倒是在享受少女的按摩。
  有草的地方就有花,可岛上的花也是与众的不同,它们有的色泽鲜艳,有的却只是轻轻的一抹颜色,有些花朵饱满华贵异常,有些却极小,但却密密麻麻开满了一大片,仿佛北方的爬地菊,又散发着淡淡的醉人清香。时不时一阵海风吹过,花朵们随着风摇弋,轻盈的便飞了起来,拥有了自己的灵性。
  走不多远,就进入了古树和树藤们布置的迷宫,前后左右到处都是高达数十米的粗壮大树,它们宽大茂密的枝叶遮挡住了大部分阳光,让人很快就失去了方向。无数的古藤缠绕在树上,又顺着树枝垂下来,长长的拖到地上。古树的四周,五米多高的树人正在缓缓的巡逻游荡,它们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那正是达纳克斯的远古守护者。
  两人只顾贪婪的欣赏着眼前的美景,几乎便要忘记此行的目的。好在没多久,天空中荡来一条手臂粗壮的绿色树藤,一个仅仅用绿叶环遮住下体的男性精灵敏捷的顺着腾条滑下来,面带着笑容拦住他们。
  “我们想找精灵王。”凌这才想起自己还有重要的事情,可男精灵微笑着听完凌的讲述,轻轻的告诉他们,精灵夜风早已到达并讲清了事实,大德鲁依已经在第七神木的最顶层等待着他们。“时间不多了,跟着我。”年前的德鲁依接着说,他斜斜的跨过岛屿,把他们带到右边的海滩。
  海滩边上是鱼儿的天堂,纯白的、墨黑的和五彩的形状各异的鱼群都在潜水处嬉戏游玩,活泼灵动得可爱,“哇,好多。”卡特人莱娅大惊小怪的喊着,走到水边捡起块小石头朝鱼群丢去,石头咕噜一声没入水中,反倒引得一群顽皮的小鱼彼此追逐起来。
  “对面就是第七神木。”德鲁依指着对岸说,他吹了声口哨,水面上浮起三只比人还大的白海豚,它们看见德鲁依,高兴得跃出水面直拍打尾巴,激起阵阵雪白的浪花。
  “多尔、米兰多、贝贝。”德鲁依朝它们挥挥手,海豚们便停止了嬉闹游到石头彻起的台前。
  “我们用海豚渡水,大家小心点,它们……”德鲁依说,可卡特人兴奋极了,她顾不得听精灵的讲解,迫不及待就朝海豚跳过去,顽皮的海豚侧开身子,只听见扑通一声,水面上便泛起雪白的浪花和卡特人的咒骂。
  “应该是这样。”德鲁依笑着摇摇头,当先做起示范,只见他轻轻一跃,便稳稳当当骑到了白海豚的背上。
  “是这样么?”凌有些不太自信的回答,他模仿着德鲁依跳下去,结果落得和卡特人一样的结局。
  就这样,两人捣鼓了好大一会,直到弄得全身都湿透了,才终于骑着海豚登上了第七神木的海岛,接着,德鲁依又打了个呼哨,没多久,三匹雄健的银飞马从伟岸的神木上盘旋着飞下来。
  “凌、银飞马,是银飞马啊!”看着这高贵的生物,凌却止不住的想起那久违往事,但从没骑过银飞马的莱娅才不会注意这些,她兴奋的大声嚷嚷着,把还没来得缅怀过去的凌粗暴的拉回现实。
  银飞马载着他们飞起来,围绕着神木盘旋上升,两人才清楚的看到了达纳克斯的精灵们,他们利用树桠和蔓藤搭成天然的住所,披着绿色树叶做成的围裙,身体途满了绿色的彩绘,几乎便和神木融为一体,偶尔也有年幼的精灵借着蔓藤在枝桠间荡来荡去,和银飞马们玩耍。
  还有无数的鸟雀,它们唧唧喳喳叫唤着,从一头跳到另一头,成群结对白色的海燕围绕着古树盘旋飞翔,仿佛白色的流光锦缎。
  “好美。”莱娅禁不住的赞叹。
  ※※※※ 没多久,银飞马在神木的顶端停下,年轻精灵带着两人走上一段树枝编织成的空中小径,小径的尽头,大德鲁依披着鸟羽和树叶混合编织成的披风,正凝视着奇迹之树,仿佛在沉思着什么。
  “长老,他们到了。”年轻德鲁依轻声禀告道。
  “等你们很久了,耀日者。”大德鲁转过身子,他斑白的胡须垂到胸口,布满了岁月留下的痕迹,“或许你们还不知道,维伦丝的邪恶军队大败人族联军,怒水江就快要失守了。”他对着两人点点头,语气虽然平稳却又透出点焦急。
  “对不起,精灵们封锁了道路,我们不得不绕道暮野森林。”凌回答道。
  “维伦丝的阴谋下,我的同族们也成了她的棋子啊,可惜我的力量只能用于守护达纳克斯。”大德鲁依叹口气,然后他看了看凌背着的莉丝,“她就是阿尔玛沙·星光,星辰的咏者吗?”
  “是的,长老米斯兰德说只有精灵王和德鲁依们才有办法帮她从睡眠中唤醒。”凌点点头。
  “精灵王早已期待着这一刻的到来。”大德鲁依回答,接着向年轻的德鲁依命令道,“帮我向藏梦精灵取两个梦境之实,就说远方的贵客要见精灵王。”
  “是。”年轻的德鲁依闻言退下,他随手抓住一根腾条,几下就荡得只剩个人影,凌却有些莫名其妙,“梦境之实,那是什么?”他问道。
  “古老德鲁依们为了永远保护精灵之母奇迹之树,用自然的力量编织出,覆盖了整个中央之岛,只有吃了梦境之实,我们才能在梦境中进入奇迹之树。”大德鲁依说,然后他指着奇迹之树,“你们看,它表面覆盖着的翠绿色光幕,就是的魔力。”
  “梦境中进入,那莉丝怎么办?”莱娅急忙问道。
  “星辰咏者流着上古精灵的血统,她应该不需要梦境之实的帮助。”大德鲁依笑了笑,回答道。
  “哪怕是有着古老德鲁依力量守护着的精灵之都达纳克斯、也沦为女妖和黯妖精栖息的梦魇之地。”凌看着光幕,却忽然想起米斯兰德的话,“难道,就连也不能抵挡维伦丝的大军么?”他看着翠绿色的光幕,忧虑的发起呆来。
  “你在想什么,年轻的耀日者。”但大德鲁依看出了凌的心事,他问道。
  “这么美丽的地方,最终却被维伦丝占领了,可惜啊,为什么你们就不能主动……?”凌顺口回答道,却忘记了自己正在和谁说话。莱娅急忙推了推他,可是已经太晚了,他只得硬生生的吞下最后几个字,有些紧张的看着大德鲁依。
  “德鲁依的力量离不开森林啊,若我们走出森林,只会变得和普通人没什么两样。”但大德鲁依并没有生气。“何况是不可破解的,就算维伦丝把岛屿全部击沉,十二神木毁灭殆尽,只要奇迹之树还在,德鲁依的力量也会让它们再次复生。”大德鲁依又说,充满了自信,“要知道,奇迹之树本就是精灵族的母亲啊。”
  “是这样啊,或许是我想得太多了。”凌抱歉的笑笑。
  很快,年轻的德鲁依带来了绿色的梦境之实,大德鲁依把果实交给两人,跟着就施展出魔法,“树网。”他对着空中小径一指,树枝立即快速生长起来,形成两张足以容纳下一个人的半圆形树床,“把莉丝交给我吧,你们也累了,祝你们做个好梦。”他说。
  “好舒服。”莱娅一下子扑了上去,软绵绵清凉凉的树床相当舒服,凌则小心的放下莉丝,把她交给大德鲁依,然后才爬到树网中,吃下梦境之实。
  ※※※※ “凌、凌。”不知道过了多久,朦朦胧胧中,凌仿佛听到母亲轻柔的呢喃,他睁开眼睛,发现自己溶在一片绿色的光芒中。
  “。”他明白过来。
  梦境是翠绿色的,满天都是带翼的小妖精在歌唱,它们发出亮得刺眼的光,在草丛中飞来飞去,洒下绿色的荧光和亮晶晶的粉尘。
  地上的草也是绿色的,溪水潺潺流过,荡漾着天青色的浪花,含苞待放的花儿缓缓开放,露出蜷缩在花芯处的小精灵,金色的百灵衔来露水滴到花芯,小精灵便活了,闪耀着露珠的七彩光辉,歌唱着飞向天空。又有唱累了的小妖精低吟着闭上眼,化成彩色的水珠,滴到叶子上,再流进土里,回到最后的归宿。
  凌忽然就觉得整个身子变得轻盈了,他抬头看看天,天空是妖艳的紫色,“飞起来。”他说,然后就真的漂浮到半空中,向着遥远的红色奇迹之树飞去。
  远远的,他看到了莱娅和大德鲁依,“靠近他们。”他闭上眼,又马上睁开,人却已经站在了莱娅旁边。
  “那就是精灵王。”大德鲁依指着树顶的一团白色光芒说道。
  于是闭眼、再睁开。
  一个长着雪白羽翅的妖精,精灵族的不朽之王,正漂浮在奇迹之树的正上方,她发出神圣的白色光芒,容颜美得看不到时间流逝的痕迹。
  “我是精灵族和妖精族共同的女王。”精灵王说,“欢迎你们,耀日者。”
  “向你致敬,尊贵的女王陛下,你的美丽……”凌搜寻着记忆中表示赞美的句子,却发现那些词语远远不能形容精灵王的美丽,唯唯诺诺了半天,他只好尴尬的跳过去,“我们受米斯兰德的委托前来,希望能唤醒沉睡的星辰咏者。”
  “我期待着这一刻,但唤醒星辰咏者是一个长久的工作,可能需要几个月的时间才能完成。”精灵王回答,“你们可愿意停留在达纳克斯,等待星辰咏者的苏醒?”
  “我愿意。”莱娅想也不想就回答道,这里太好玩了,她还没玩够呢。
  “我还得找寻永恒之境,”凌摇摇头,“据说独角兽会给我指引,请问伟大的精灵王,在哪里能找到独角兽呢?”
  “独角兽不需要主动寻找,他们会在适当的时机自然出现。”精灵王回答,“耀日者,我能感觉到你有许多问题想要询问,放心说出来吧,或许我能帮助你。”她又说道。
  “是的,精灵之王。”凌点点头,他闭上眼沉思片刻,然后缓缓问道,“精灵们分裂成两派已经几个月了,为什么我从你的脸上看不到丝毫焦急和不安?”
  “精灵们的分裂只是暂时现象,迷失的精灵们很快就会意识到错误并回归正途。”
  “那为什么,你们又要隐藏米斯兰德和毁灭之神的秘密?为什么不告诉大家真相,号召所有的人共同抵抗毁灭之神和他的代言人维伦丝?”
  “过去我们无法向大众证明,只有等到星辰咏者醒来,我们才能进行下一步的打算。”
  “最后一个问题,赤魔法师可以突破瓶颈,学会终极的黑白魔法吗?”凌又思考了许久,终于问出这个困扰了他许久的问题。
  “历史上曾经有一个不起眼的赤魔法师,但他奇迹般的成为了古往今来魔法师中的最强者,他的力量几乎直追众神,最后,他狂妄的挑战魔法之神,被永远囚禁在黑石塔中。”
  “戴斯瑞玛?”凌真真正正的震惊了,从来没有那本小说或传记中记载过,大魔导师戴斯瑞玛原本只是一个小小的赤魔法师。“那你知道方法吗?”他急迫的问道,再也顾不得什么礼貌或其他。
  “那并不是我所了解的。”精灵王回答,“但是无所不知的星辰咏者应该明白。”
  “我明天就离开达纳克斯,前去找寻永恒之境。”凌立即斩钉截铁的说道,他的眼睛前所未有的亮起来,他能感觉到魔法在召唤他,还有希望,“我会带着永恒之境的秘密,再次返回达纳克斯。”
  “欢迎你随时访问达纳克斯。”精灵王庄严的回答,“但是陆地上旅行太过危险。达纳克斯刚好有侏儒族的信使要离开,或许你们可以一起。”
  “你好,很高兴和你共同乘坐飞空艇一号,你看上去大了点,不过没关系,飞空艇只需要小小的改造一番。”说到侏儒、侏儒就到,他观察了半天凌后,说道。
  “你好,我叫凌。”凌点点头。
  “你好,我叫泰夫沙拉吗瑞昂尼尼力西发尼敌斯敌斯力须敌……”侏儒高兴的说。
  旭痕小说网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