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暮野森林

  “我本就是为了帮你们而来。”大祭司恭敬的说。
  “既然这样,能帮忙我们突破精灵们的封锁么,我们必须赶紧抵达纳克斯。”凌看着巨魔大祭司,小心的说,尽管大祭司表现得很恭敬,可他总觉得有些忐忑。
  “恐怕我的能力不够。”大祭司摇摇头,“但我们可以从绕过去,没有精灵敢进入这片属于巨魔族的丛林。”
  “是传说中永远被黑暗笼罩的死亡森林吗?”莱娅马上就兴奋起来,“据说里面潜伏着许多危险的东西,即使是精灵进去也寸步难行,是吗?”她看着大祭司,眼神中居然带着点期待,好像又找到了新鲜好玩的事情。
  “以血颅骷髅起誓,我将以性命保证你们的安全。”大祭司回答道,他把藤木仗插到地上,双手抚mo着白骷髅头立下庄重的誓言。
  凌和莱娅彼此对望一眼,莱娅正要开口,却听到大祭司又缓缓的说了起来,竟然满面的愁容,“星星告诉我,似乎有许多人都想找你们的麻烦,我虽然自信足够应付的怪物,却不知道是否那些人的对手,我带你们进入,也只是想借森林的力量尽量拖住他们啊。”
  “你当然不行。”忽然,一个清脆动听的声音在天空中响起,众人只觉得眼睛晃了晃,面前就多了一个人影,“如果我答应保护你,相信不会有人再敢找你们的麻烦。”人影停在凌面前,竟是刚才射伤他们的墨羽射手。
  凌连续后退了好几步,莱娅也唰的抽出了匕首,可女精灵却对此浑然不知,“别紧张,我只是有点好奇,自从我加入墨羽团以来,你是第一个从我箭下逃得性命的人。”女精灵说道,语气中却是冷冰冰的不带丝毫感情。
  “多谢夸奖。”凌只觉得心都凉了半截,他抬头朝女精灵看过去,却惊得又连连后退几步,“你、你的眼睛……”凌深深的吸了口气,结结巴巴的说道。
  “我生下来就是这样的。”女射手却半分也不在意的样子,她一个漂亮的翻身跃到身旁的大树上,“要考虑下么,雇佣我当你们的保镖?”
  “你不是属于墨羽团么,怎么可能私自接任务?”但凌多年的法师训练让他很快恢复了冷静,他跟着走到树下,抬头问道。
  “这不用你管。”女精灵冷冰冰的回答。
  “条件呢,你的条件是什么?”凌继续大声问道,“不要告诉我你只是好心帮忙。”
  “我要你背上的精灵醒来后,帮我向精灵王求个情,让她教我一招箭法。”
  “怎么可能,我们只不过是几个小人物。”凌用尽量平静的语调回答道,企图掩盖他内心的震撼,“何况,你的箭术已经很厉害了。”
  “她并不平凡,虽然我不知道她的真实身份,却知道现在有许多赏金猎人都等着割下她的脑袋。”墨羽射手轻蔑的回答道,似乎什么都不能瞒过她,“墨羽团也接到了任务要取她的性命,只是执行任务的人不是我而已。”
  “怎么会这样?”女精灵描述的事实超出了法师的心理承受范围,凌惊讶得失声大喊起来,他看看大祭司,大祭司沉重的点点头,还是满面的愁容,“维伦丝、一定是维伦丝的阴谋。”他想了想,斩钉截铁的说,愤怒的捏紧了拳头。
  “我叫艾达希尔·夜风。”墨羽射手感觉到了她的胜利,她露出难得的一个笑容,随即潜伏到更远更高处的大树顶上。
  “艾达希尔·夜风。”莱娅愣了愣,对于大部分吟游诗人来说,这算不上陌生的名字,“传说她在上次的墨羽十射比试上,排名一举从一百九十八升到十六,可谁能想到她竟然是盲眼射手。”莱娅苦笑着喃喃的说,“为什么,她明明是个瞎子!”她有些不甘心的拨弄着手中的飞刀,声音小得自己也听不见。
  “似乎我们早就没有其他的选择了。”凌背起莉丝,勉强露出个笑容,“糟糕,我忘记了黑月……”
  ※※※※ 五天后,在大祭司的带领下,一行人偷偷踏上了,传说中永远被黑暗笼罩的死亡之森。这时候,冒险者们才感受到传言远远没能形容出的恐怖。
  森林中全是上千年的古树,粗壮得十来个人也抱不拢,茂密的枝叶密密麻麻盘根错节纠缠在一起,如同一张巨大的铁幕蛛网,把整个森林严严实实的包裹了起来。尽管是大白天,却没有半点阳光能投射到地上,抬头望去,天空永远是昏暗的,看不到任何亮光。
  地下到处都是枯枝败叶形成的沼泽和淤泥,一不小心就会陷入进去,那些淤泥散发着刺鼻的恶臭,还隐隐冒出带毒气的泥水泡。经常有成熟的魔椎果从树上掉下来,啪的一声炸开,蓝茵茵的汁液把周围的泥土全腐蚀成剧毒的黑水。
  还有长满了毒刺的的粗大蔓藤和遍地都是的食人草,他们像狡猾的猎人那样捕获猎物,凌就亲眼看见一头血牙野猪不小心闯进食人草的陷阱,被食人草蛮横的捕获,那团食人草蠕动着,片刻之后便吐出根根血淋淋的白骨,散落在旁边,和许多发着绿荧荧光芒的白骨堆积在一起。
  他们几乎是一刻也不停的在赶路,大祭司走在最前面,藤木仗上的骷髅头发出幽幽的绿色荧光,隐隐照亮了前进的道路,荧光似乎具有魔力,所有的生物一接触到荧光就四散逃跑开来。
  凌和莱娅紧紧跟在大祭司身后,专注的看着脚下,生怕踏错了半步,陷入沼泽或是食人草的陷阱中。三头银魔狼黑月也远远的跟着他们,五天前,凌努力的用狼语和它嘀咕了一个晚上,最终让黑月加入了自己的队伍。这几天,凌想尽办法想查看它是不是真的黑月,可银魔狼怎么也不让凌更加接近自己。
  精灵夜风依旧呆在树上,距离他们忽远忽近。这些日子以来,她没再和三人说一句话,也从来不吃他们的东西,她行在树上,睡在树上,就像中的幽灵,偶尔才在三人面前晃一晃,似乎是提醒他们自己的存在。
  第一次遇到敌人是在踏入森林第七天的晚上,对手是两个彪悍的猎人和一个瘦瘦的盗贼,还带着两匹凶猛的沼泽虎。猎人躲在树上,悄悄发起了偷袭,但大祭司早就发现了他们,他把藤木仗朝地上一插,十多米范围内立即便覆盖满青色的雾气,弓箭接触到雾气,顿时就失去了力道,垂落到地上。
  猎人指挥沼泽虎冲了上来,大祭司又开始对着法仗手舞足蹈起来,嘴上还念念有词的哼着什么,雾气很快分成五股,蟒蛇般扑向对手,把他们笼罩在其中。
  沼泽虎和赏金猎人一碰到雾气就疲软的摔倒在地上,他们发出痛苦的哀嚎,身子却开始慢慢变淡。半分钟后,大祭司收回他的魔法,人和猛虎却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倒是藤木仗上的骷髅头显得更加惨白,还透露出荧荧的血光。
  接下来的日子,大祭司带着他们躲进森林的最深处,可依旧避不开追捕他们的赏金猎人。好在藤木仗上的骷髅头万分神奇,就算有危险,最终也能化险为夷,反倒是墨羽射手夜风,再也不曾拉开过她那高贵的弓箭。
  逃亡的日子是紧张和枯燥的,凌没事的时候就用狼语和银魔狼交谈,渐渐的,黑月和凌熟悉起来,也不再远远的跟随在后面,凌趁和黑月玩耍的时候,不出所料的发现银魔狼的肚皮下果然有一小团月牙状的黑毛。
  “果然是黑月。”凌陷入了深沉的思考,他可以肯定黑月就是曾经在山谷中陪伴了自己两年的银魔狼,既然米斯兰德可以穿越时间,那么黑月也应该可以。可是他不明白,为什么黑月后来又莫名其妙的消失了呢。
  凌连续想了好几天,却觉得思绪越来越混乱,这个世界没有人能施展时空之门魔法,而且他所在的永恒之境根本不属于恩诺拉斯,又有什么魔法可以把黑月送到永恒之境呢?他决定向大祭司求助,可大祭司告诉他,在中他无法得到星星的指引。
  也许是尝试到了大祭司的可怕,后面的日子很少再有赏金猎人来打他们的注意,不过剩余那些胆敢来的赏金猎人也变得更加棘手和麻烦。最近的一次战斗,对方一股脑来了十多个人,其中还有两个魔法师。那次战斗,大祭司使尽了全力,凌和莱娅都加入了战团,就连黑月也吐出火球和闪电助阵。最终,虽然打退了敌人,众人也受到了不算轻的伤,可尽管如此,夜风还是自始至终没有射出她的墨羽箭。
  “或许,这是她作为墨羽射手的矜持和骄傲吧。”当天傍晚,冒险者们讨论起来,都只能摇着头叹息,“那些人,原本都不配死在她的箭下。”他们无可奈何的得出这样一个结论。
  时间转眼就过去了个多月,有一天,巨魔大祭司欣喜的发现阳光已经能透过繁杂的枝叶投射到地上,“终于走到的最边缘了。”他叹息道,背一如往常的佝偻着。当天晚上,他升起久违的熊熊篝火,全身途满动物的鲜血,念念有词的跳起奇异的探戈,向星星寻求新的指引。
  莱娅和凌坐在火堆旁,却是各自在想着心事。“已经十来天没有敌人了吧,真闷。”卡特人无聊的打了个呵欠,满脸无所事事的表情,“让黑月和我玩玩吧。”于是她碰了碰凌,哀求道。
  个多月来,凌已经和黑月成为了好朋友,凌走到哪里银魔狼就跟到哪里,让卡特人羡慕不已。可是,银魔狼对凌以外的其他人依旧是恶狠狠的样子,卡特人无数次忍不住想摸摸黑月,都被银魔狼毫不客气的施加闪电痛击。
  “它不听我的命令啊。”凌也是满面的无可奈何,卡特人每天都缠着自己要和黑月玩,可偏偏这头银魔狼比石头还倔犟,没有办法之下他只得一遍遍的解释,都快被烦死了。
  “闷死了闷死了闷死了……”莱娅又伸了个懒腰,嘴里兀自不停的嚷嚷着,她试图集中精力研究大祭司的占星仪式,可他都跳了两个小时了,而且翻来覆去就是那么几个花样,都没有什么新的动作。
  “凌……凌……凌”没多久,她再次朝凌凑过去,捅了捅好像在发呆的法师。
  可凌早就不耐烦了,他动也不动,决定不理睬莱娅。
  “我和夜风比,谁更漂亮些啊?”见凌没有反应,卡特人恶作剧般凑到凌的耳朵前,小声问道。
  卡特人的问题仿佛一个威力巨大的禁咒,把正在凌身体游走的魔法元素趋散得一干二净。法师顿时觉得头比过去大了整整十倍,于是他顺势一倒,索性装做睡着了,任由莱娅怎么摇晃也坚决不睁开眼睛。
  又过了一阵,莱娅也昏昏沉沉的睡去,大祭司却越来越害怕。星星显示,只要走出就不再有危险,可偏偏象征凶兆的那颗灾星比往常更加明亮,“难道最后两天也不得安宁吗?”大祭司压下疑惑又计算了大半天,虽然已经做出了最坏的打算,可得到结论的那刻,他还是忍不住的全身发抖。
  星星告诉他,可能碰到的危险完全超出了他的能力范围。
  “走、快走。”没有半分犹豫,大祭司连忙叫醒两人,决定连夜赶路。莱娅本想抗议,可看到大祭司那阴沉得可怕的脸,抗议的话在肚子里打了转又乖乖溜回原处。
  冒险者们匆匆的收拾行囊,打着呵欠上路了,大祭司走在最前面,甚至顾不得洗去身体的血迹。可星星的预兆是不会错的,没走出多远,他们就碰上了早已潜伏在暗处的敌人。
  “托尼,怎么会是你,你不是应该在沙漠中吗?”凌和莱娅当即拔出了武器,小心的戒备着,龙穴中的教训,他们还不敢忘记。
  “是我主维伦丝大人的安排啊。”卡特人发出邪恶的大笑,“米斯兰德已经被我主杀死了,古代遗迹已经落到主人的掌控中。”他大笑着说,饶有兴致的看着两人,期待着两人的反应。
  “啪。”凌的剑掉落在地上,整个人像石雕般愣住,“这不可能……这不可能……这不可能……”半晌后,他抬起头,冲着托尼就要扑过去,“你说的是谎话,全都是谎话。”
  “凌、冷静点。”莱娅当机立断抓住法师,随手给他释放了个安抚魔法。
  “米斯兰德只是个傀儡,维伦丝大人只用了一招,就把它打得粉碎。”托尼高兴极了,他最喜欢看到敌人失魂落魄的样子,于是他决定继续刺激法师。
  魔法让凌的怒火平静下来,却不能抚平他心底绝望,“看起来是真的了,可是如果连米斯兰德都失败了,那他们又该拿什么去对抗维伦丝呢?”他心痛的想着,然后抬起头,缓缓问道,“沃尔夫…和莫尼西呢?”他问得很慢很慢,几乎是一个字一个字的吐出来。
  “维伦丝大人派出了更加强大的人去追他们,估计他们已经死了吧。”卡特人继续大笑,“不过别担心,你们很快就可以和他们见面了。”
  “所有想杀我们的人都死了。”只有卡特人不曾害怕和恐惧,她用强硬的语气不甘示弱的回答。
  “我早就知道那群窝囊废对付不了你们,不过今天,我给你们准备了新的礼物。”卡特人胸有成竹的微笑着,好像前所未有的愉快,他高高举起手里的法仗,那是一柄黑色的法仗,表面缠绕着黑色的五爪神龙,法仗的顶部,是颗拳头大小的宝珠,正发出诡异的蓝光。
  “恐惧的烈焰穿梭永恒的空间,不灭的红莲划破时光的界线,存在於虚无空间的黑暗君王,伍在此开启真与幻交界的门扉……解开破灭之符印,创造出破碎的最初,回归於混沌的终结……冥月招来,魔翔悬舞。”
  托尼念颂出咒文,森林忽然就起风了,吹得树叶哗啦哗啦的响,卡特人渐渐漂浮在空中,紫色的头发和黑色披风被风卷得高高扬起。蓝光愈发愈亮,浸入到墨色的天空中……天际忽然就撕开了一条大口子,石像妖、风翼蛇和暗夜枭等数不清的魔怪从里面蜂涌而出,古老的顿时被凄厉的嚎叫淹没。
  “是地狱之仗。”大祭司勃然变色道,身子也因为震惊和恐惧而止不住的摇晃。他用最快的速度把藤木仗插到地上,然后快速念颂出咒文。
  铺天盖地的青气从骷髅头翻涌喷薄而出,比以前的都要浓密黑暗。但大祭司的动作还没有停止,他麻利的取下脖子上的白骨项链,项链发出惨白的光芒,竟然变成枝白骨的法仗。然后他把仗朝天一指,古树般粗壮的森森白骨随即划穿无尽的虚空,白骨旋转着,组成一个圆形的牢笼,把三人保护在里面。
  怪物们冲进了青气团,曾经杀敌无视的青气在短短几秒钟内就被魔怪冲散,怪物们开始冲击白骨牢笼,看似坚实的牢笼随即便发出“咔咔”的断裂声音。
  “你居然会使用这仅次于神器的宝物来对付我,你太高估我了。”大祭司徒然的看着白骨牢笼一层层剥落,垂头丧气的说。
  “这本就不是为你而准备的。”卡特人不屑的回答,“你们不是还有个同伴么?”
  卡特人话音刚落,“嗖”的一声,遥远的天际射来一枝墨羽箭,两个月来从未射出一支箭的夜风竟然抢先下手了,墨羽箭穿透重重密林,直射卡特人的心脏,却从卡特人的身体穿过去。
  “幻影。”牢笼中的三人面面相诩。
  “你终于忍不住出手了,我原以为你会等得更久些呢。”幻影说,居然有些失望,“半个月前,我用这柄仗杀死了你们墨羽团排行第八的射手,不知道你比起他来怎么样呢?”
  “那只是三十年前的排名。”夜风冷冷的声音从树林中传来,伴随着三个石像妖和两个暗夜枭哀嚎着从天空坠落的声音,五只墨羽箭正中那些怪物的咽喉。
  “希望维伦丝主人对你没有高估。”幻影恼羞成怒的一咬牙,指挥所有的召唤魔兽向精灵冲过去。
  夜风猛地向后一个后空翻,趁着翻身的刹那连续射出七枝箭,正中最前面的七个怪物。然后她优美的一个转身,又嗖嗖嗖的连续射出五枝箭。
  三枝箭射中正前面的石像妖,另外两枝箭射中她脚下的獠牙风蛇,风蛇从天空中坠落下,正好帮夜风挡住两团火羽鹏吐出的大火球。
  怪物想要包围夜风,但夜风立即转身向后撤退,她朝左右各射出一箭,两个怪物的尸体打在紧埃着的怪物身上,那怪物被这样一阻,夜风就从包围的缝隙穿了出去。
  接着,夜风凝出九枝光箭,然后纵身朝树下便跳。七枝光箭打中最前面的七个魔兽,第八枝光箭却是射断了她前面不远处的大树桠,怪物被树桠挡了档,也就慢了半分。跳到离地下十米的时候,被第九枝光箭射断的蔓藤刚好荡在她身旁,她抓出腾条,荡到另外一颗大树上。
  怪物的数量在逐渐减少,却始终没挨到夜风半分,她犹如穿花的蝴蝶,游走在魔兽群间,每一次拉弓都必定有魔怪凄厉惨叫着掉下。
  第八十五枝箭射出,居然射了个空,笔直的朝天空飞去,但一分钟后,这枝射空的箭又从头顶坠下,其势道竟然远远超过前面的所有箭枝,一连射死三只怪物。当时夜风刚好被怪物们包围上,借着这个空隙,她又优雅的从这缝隙中飞走。
  魔兽只剩下不到一半了,却连夜风的衣角也没沾上,幻影终于忍不住了,气得浑身发抖破口大骂出来,“夜风,你还是人么,你明明只是个瞎子,你明明只是个瞎子啊……”
  魔兽的数量急剧减少,眼见就要被消灭殆尽,幻影又高高举起魔杖,想要强行发动第二次召唤,可是那幻影才念出第一句咒语,随即变得破碎。
  原来夜风射出了最后一枝箭,那箭穿透重重树林,直接射中了卡特人的心脏。“你不该发出声音的。”他惊恐的听到夜风说。
  “不、不、不,我是不会死的。”卡特人挥舞着双手,疯狂的惨叫,“维伦丝大人赐给了我永恒的生命,我是不会死的。”突如其来的烟雾包裹住卡特人,把他传送出。天空中残余的魔兽失去了法仗的力量,统统哀嚎着变成尘埃。
  没有多余的废话,那一发即中的夜风,再次遁入的黑暗中。
  旭痕小说网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