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分别

  “父亲。”几乎是同时,凌和沃尔夫一起喊了出来,他们冲上去,眼眼噙着泪水,跪在男人的身边。
  米斯兰德的魔法杖再次亮了起来,发出纯白的光芒照耀在战士身上,两人紧张的看着中年男人,只见他的身体渐渐好转,脸上也恢复了血色。
  但就在两人欣喜的认为伤者即将恢复的时候,米斯兰德却似乎碰到了相当严重的问题,他用近乎粗暴的方式推开两人,把魔法杖抵到男人的心脏位置,然后念颂起繁复的咒文。
  “是黑暗魔法中最强力的腐化诅咒,我无能为力。”可无论米斯兰德怎么努力,中年男人心脏附近的灰色皮肤始终不能变回正常的颜色,米斯兰德叹息着,无可奈何的收回了魔法杖。
  房间变得死一般的沉默,只剩下沃尔夫和凌粗重的呼吸声,那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征兆,米斯兰德还想继续解释,但悲痛的沃尔夫终于火山般的爆发了,“为什么,你不是最强的魔法师吗,为什么?”他抬起头看着米斯兰德,用全身的力气怒吼道。
  “傀儡不会魔法啊。”米斯兰德愧疚的低下头,语气同样是无穷无尽的悲哀,“我的魔法全部来自于这柄魔法杖,可是,魔法杖里面的魔力已经快要用完了,它无法趋散这禁咒级别的诅咒。”
  “沃尔夫,不要怪大长老。”地上的男人挣扎着站了起来,他拉着两人的手,仔细的端详着两个年轻人。是啊,时间过得太快了,明明昨天还是婴儿的他们,在今天都成了优秀的冒险者。
  “别伤心,能在死之前见到你们,我比任何时候都高兴。”他轻轻的拍拍两人的肩膀,然后把目光转向凌,“你看起来真像迪夫,如果不介意的话,你就把我当作你的父亲吧。”
  “我的父亲呢,他怎么样了?”男人的话虽然轻柔,但凌却已经明白了过来,他强忍住悲痛,尽量装得不在乎的样子。
  男人张了张口,却什么也没说出来,直到凌再次追问起来,他才低下头,轻轻的说道,“对不起,迪夫为了引开追击的魔翔军……”
  凌握着男人的手在不知不觉中松开了,两个年轻人都像石头般的呆呆站着,一动也不动。在半小时之前,他们得到了从未见过的父亲的消息,可半小时之后,他们迎来的却是父亲的死讯。这个巨大的落差,几乎彻底击溃了两人的神经。
  莫尼西和莱娅早已悄悄的退出了密室,凌却依然呆呆的站着。米斯兰德看着年轻的赤魔法师,无可奈何的叹息了一声,“走吧,我有重要的事情告诉你。”他拍拍凌的肩膀,带领着年轻人走出密室。
  ※※※※
  房间内只剩下沃尔夫和他的父亲两人,沃尔夫看着这个陌生的父亲,他和自己一样高大,身上全是各种各样的伤痕,多得数也数不清楚,“最可怕的不是已经死去,而是正在死,你甚至不能回忆什么,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死亡的发生。”他有些木然的喊了声父亲,却悲哀的想起这句古老的谚语。
  男人没回答沃尔夫,他握紧长枪,竟然大声念颂起一首古老的歌谣。
  “沉沉黑夜里,群山间响起战马蹄声,那是乌赫尔王的风暴骑士们冲向了敌军的阵地,敌军害怕了,他们丢下熔岩与烈火,但乌赫尔王手举着旗高喊着: “暴风之怒,与荣耀!”
  于是无尽的黑夜被闪电撕裂,蓝色的闪电之翼覆盖整个天际,在龙卷和霹雳中,龙骑士们降下惩戒的闪电之剑。那万众惊醒了, 他们谈论着英雄们的名字,和所有在天际的光辉来临之前倒下的人。”
  男人继续说着,仿佛回到了那场惨烈而遥远的战场。他拄着精钢的长枪,变得威风凛凛,看不出来任何受过伤的样子。
  “那是日耀军最为惨烈的一场战斗,八万日耀军,战到最后只剩下五千人,三千风暴骑士只剩下一百五十人,三百飞龙军,连死神也惧怕的闪电之翼,只剩下最后的一个人。”
  “我知道那场大战、那是场值得永远怀念的战争,虽然天下闻名的日耀军在那场战斗中近乎全军覆没,却使得各族间的大战终于平息下来。”沃尔夫跟着说,“直到现在,那场惨烈的战争依然在吟游诗人的口中久久传唱,从那以后,尽管日耀军再也不复存在,但它却成为每个大陆人心中最强大的天下第一军。”
  “是啊,天下第一军。”男人怀念似的点点头,“如果说日耀军是无坚不摧的长枪,暴风骑士团就是那锋利的枪头。而闪电之翼,则是枪头上最锋锐的刺,他们永远都在战场的最前线,哪怕前方是洪水滔天。”男人继续说道,然后他看了看沃尔夫,厉声大吼道,“马上擦干你的眼泪,永远也不要暴露出你的软弱。”
  “父亲?”沃尔夫叫喊道,他不明白为什么父亲突然变得如此严厉。
  “还不明白么,我们的祖先就是那唯一存活下来的飞龙骑士啊。”中年男人跟着大喊道,“从今天开始,你必须抛弃所有的恐惧和害怕。在你心里头最深处有撤退的念头,事实上,它根本不存在。”
  “是的,”沃尔夫坚定的回答道。
  “很好,以闪电之翼的名义,我授予你为暴风之怒骑士团的飞龙骑士。并继承我们古老家族的称号:沃尔夫·天翔者。你将背负起这个荣耀的名字,重新组建闪电之翼和暴风之怒骑士团,并最终让日耀军的旗帜在整个恩诺拉斯的天空下飘荡。”
  “从今天开始,我的生命中除了闪电之翼再无其他。”年前的战士单膝跪在地上,立下他为之奋斗一生的誓言,在以后的岁月中,尽管是那么的艰难、但是他一刻也不曾放弃,多少年后,在整个大陆都陷入最危机的关头,只有他和他的闪电之翼军团,创造出了数也数不清的不灭传奇,成为吟游诗人口中,恒星般永恒的灿烂歌曲。
  男人的身体颤抖了,从沃尔夫的眼睛中,他仿佛看到了自己为之追求了一生的苍蓝之翼军团重现天际,它们是那么的庞大,甚至能挡住塔克西的光辉,它们一齐拍打翅膀,连飓风和龙卷也要黯然失色。
  他仿佛又回到了百年前的那场战役,黑夜中,苍蓝之翼的光辉让天际的浩瀚繁星也黯然失色……
  “他能做到,他一定能做到。”男人激动的想着,他取下自己肩臂上的徽章,再把它佩戴在沃尔夫的左肩上,那是个碧蓝色的菱形徽章,徽章的正中绣着头独角的飞龙,另有一道白色的闪电如利剑般贯穿了整个徽章。
  “这是风之号角,他可以帮助你和飞龙取得联系。”接着,男人又拿出一个古老兽骨做成的号角递给沃尔夫。
  “遵命,即使赌上自己的性命,我也会重建闪电之翼。”沃尔夫再次立下誓言。
  “可惜飞龙蛋全都被维伦丝毁了,你得重新到亚瑞特山脉的最深处,找寻野生的独角飞龙驯服它们。”说着说着,男人的语气柔软下来,他抚mo着沃尔夫的脸庞,温柔的说着,“这个任务的难度,绝对比你想像中要困难十倍。我从来没有见过你,现在却赋予你这么艰巨的任务,你不会怪我吧。”
  “不,我做梦也想当骑士。现在,我就要用自己的力量去实现自己的梦想了。”沃尔夫摇摇头,他的身体也因为激动而微微的颤抖。
  “看到你就好像看到了……,可惜我已经没有多余的精力在教授你些什么了,就让我给你唱首龙骑士们的歌谣吧。”男人的声音渐渐淡了下来,他的生命马上就要走到尽头。
  “我希望、我希望我的孩子还活着,坐在他爸爸的腿上,我可爱的女孩已离我远去,绿草爬上我的脚面,我不会前行,永远都不会,除非太阳从西边升起,猫头鹰啊猫头鹰,你是孤独的鸟儿,让我心寒,带来恐惧,有一片血迹,沾上了你的翅膀,是谁的血迹啊,沾上你的羽毛……”
  “父亲~~”
  “别哭,你要牢牢的记住,你是天下第一军的龙骑士,从现在开始,你再也不能掉下一滴泪水。”男人用最后的力气轻轻说道,他慢慢的、慢慢的合上眼皮,沃尔夫的样子变得渐渐模糊、模糊……
  ※※※※
  在地下室遥远的另一边,卡特人莱娅正站在一堵透明的但是又无法逾越的玻璃大墙前面,出神的看着大墙里面,就在她面前她三十多米的地方,矗立着一个二十多米高的长枪状的钢铁怪物,在那一刻,莱娅只感觉到自己是那么的渺小。她用全部的力气仰起头来,才发现自己视力能及的地方,居然看不到天顶的尽头。
  不仅仅是那庞大的钢铁巨兽,就连大厅本身,也宽阔得几乎没有边际。莱娅痴痴的看了许久许久,终于有些疲惫的靠着大墙坐到地上,于是她索性闭起眼睛,咀嚼起刚才看到的各种离奇古怪的东西。
  “我肯定是天底下最幸运的卡特人。”随着思绪的漂浮,莱娅的眉头渐渐抒展开来,嘴角微微向上翘起。这里的一切太过奇特,仅仅是回忆,她都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她本来只是好奇的想看看这个地下室究竟有什么好玩的东西,但是结果完全出乎她的意料,这里的每件东西都是她不曾见过的,它们全部都用比米斯理鲁还要坚固的金属做成。不仅如此,它们还仿佛拥有了自己的生命。她还清楚的记得,自己只是踏上了一个圆圆的闪耀着银蓝色光芒的金属圆盘,它就自动滑到了一扇有着十多个按钮的门前。
  她走下圆盘,好奇的走进那只有几平方米的狭小房间,几秒钟后,房间轻轻的颤抖了下,居然整个的向下坠落起来。她惊慌极了,好在房间很快就停止了坠落,并打开了封闭的房门。
  一个同样的圆盘停留在卡特人的面前,但她不敢再站到圆盘上。她小心的走出房间,才发现身旁到处都是更多奇怪的东西和会发出各种颜色的水晶球,其实它们并不是水晶,但是莱娅实在找不到其他的形容词来描述它们。
  紧接着,她看到了一幅相当怪异的图画。
  那是副刻在金属墙壁上的巨型彩色图画,占据了整整一面墙壁。整个画面以红色和蓝色为主,一头庞大的机械怪兽几乎占据了整个图画的大半,它有二十多条手臂,每一条手臂都喷吐出致命的死亡光华,对准它头顶的那些飞翔着的三角形怪物。
  三角形的怪物很小很小,但它们的数量却多得数也数不清,仿佛成群的银色侯鸟群。它们的翅膀和尾翼是笔直的,闪耀着金属的光泽,有些还喷吐出纯洁的蓝色火焰,那种蓝色,简直美丽得让人窒息。
  莱娅激动的走上前,想要看个仔细,却惊奇的发现画面随着自己得脚步变成了另外的图样,怪兽变成了堆破烂的金属,赤红的火海淹没了整个陆地,只有在遥远的天之顶部,依旧飞翔着无数的银翼怪鸟,和比银翼怪鸟大上千万倍的超巨型大鸟。
  “难道和我站立的位置有关?”莱娅思考着,又上前走了一步。果然,画面又变成了另外的样子。就这样,莱娅不断的前进后退,并从各个角度向着图画看过去。
  卡特人的猜测没有错,随着他观察角度的不同,她一共看到了九幅截然不同的画面,虽然不同,但却又是连续的,仿佛在讲述一个古老的传说。
  “星星。”莱娅喃喃的翻来覆去念颂着,已经完全陷入到了图画中的世界。最后的一副图画上,那铺天盖地的超级巨鸟向着黑色苍穹中的星星飞去,仿佛千亿道耀眼的流星。
  这是种前所未有的体验,阵阵强烈的冲动从心底升起,化为炽热的火焰。她恨不得马上变成流星,飞到那无垠的虚空中,和星辰融为一体,她已经什么都不在乎了,哪怕是银月光华,也从她的脑海中消失得一干二净。
  “流星只是一瞬,却胜过永恒的光亮。”过了好久好久,她睁开眼睛,才发现泪水早已打湿了自己的脸颊。她连忙用手擦了差双眼,却发现莫尼西不知道何时来到了自己的面前。
  “你看到它们了吧。”莫尼西也没有问卡特人,她只是叹息着摇摇头,轻轻自言自语道,“我第一次看到那些图画,只觉得整个灵魂都要喷薄出来,和银翼怪鸟一起化为流星。我痛恨的发现自己漫长的生命竟然没有丝毫的意义。因为它,我的生命也为之改变。”
  “我放弃了魔法,转而向侏儒们学习各种工程技术。我每天都幻想着能够飞上天,直到最后,我才发现那只是一个不可能实现的梦幻。”莫尼西接着说道,“但是,我那时已经深深的陷入到工程技术中而不可自拔,于是我给自己制订了新的目标,研究能潜入水中行动的船。”
  “不,我们能飞上天去。看着那些二十米高的怪物,直觉告诉我,它可以飞上天去。”莱娅跳起来,她紧贴着透明的墙壁,死死盯着里面激动的反驳道。
  莫尼西没有反驳,他还记得米斯兰德也说过同样的话,卡特人勾起了半精灵久远的回忆,但是最终,他只是苦涩的笑了笑,“我曾经很想亲手摸摸它,哪怕一次也好。可是我无法穿过这道透明的墙壁,它不仅坚硬无比,还隔断了所有的魔法元素,就连米斯兰德,也无能为力。”
  “是吗?”看着莫尼西的样子,莱娅也变得平静起来,她开始轻轻的抚mo着墙壁,良久之后,才用一种陶醉的语调说道。“我真想永远的呆着这里,看着它,感觉着它,我甚至觉得,它的力量可以轻易击碎那天上的星辰。”
  于是两人都不再说话,只是呆呆的看着那奇迹般的钢铁怪物,好几分钟后,莫尼西才仿佛想起了什么,有些急促的对莱娅说道,“有紧急的事情需要商量,所有人都集合了,我是专门来找你的。”
  “知道了,请等最后半分钟。”莱娅也回过神来,她有些歉意的对莫尼西笑笑,然后走到不远处一扇不起眼的小门前。
  这是整个古代遗迹最后一间她没有打开的房门了,想到这里,卡特人居然莫名的犹豫起来,“这里面还会有未知的神秘吗?”她想着,慢慢的推开了那扇铁门。
  映入眼帘的居然是满屋的蓝色玫瑰,卡特人不由得惊讶地揉了揉眼睛,然而,她揉眼睛的动作还没完,就更加惊奇的看到蓝色玫瑰以飞快的速度变得越来越淡,最终消失在空气中,只剩下一个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的小黑屋。
  “怎么可能?”事情超过了卡特人的理解范畴,她转过头,向莫尼西问道。
  “我也不懂。”莫尼西举手指向刻在铁门上的奇怪符号,“藏宝图也有同样的古精灵文字,翻译过来应该读作‘子’和‘量’,不过我依然无法明白。”
  “子量、玫瑰?”莱娅无力的摇摇头,放弃了继续思考。
  ※※※※
  坠落下来的小屋又缓缓的向上升起来,卡特人惊奇地赞叹了半天,却突然想起询问伙伴们的消息,“莫尼西,米斯兰德究竟找凌有什么事情呢?”
  “他在帮助凌完善痛苦献祭的仪式。”莫尼西随意的回答道,“如果成功了,凌会变得比现在健康些。”
  “可以让他变得更厉害吗?比如学会大火球连锁闪电之类的魔法的?”莱娅有些期待的问道,“或者是流星火雨和爆裂熔岩……”
  “绝不可能。”莫尼西急忙打断莱娅的话。
  “哦。”莱娅泄气的嘟嚷了声,但是马上他又抛弃了这点点的不快,兴高采烈的和莫尼西聊起天来,说笑着尾随半精灵进入一个圆形的房间。
  房间中没有杂物,只有一个通体蓝色的圆柱型物体矗立在房间的正中,所有人都到齐了,沃尔夫抱着沉睡中的莉丝,半跪在他死去父亲的右边,喃喃的不知道在念颂着什么,仿佛周遭的人都与自己无关。而凌却正在苦苦的恳求着米斯兰德,他双膝在地上,满脸的焦急和烦躁,看起来,他已经跪了很长的时间,正在逐渐的失去耐心。
  “魔法的成长只能靠自己啊。”米斯兰德耐心的劝说着,“你已经掌握了完整的青蛙术,相信我,那是一个非常棒的魔法。”
  “我不要当只会几招幻术的小丑。”但是凌根本都没听进去,他的眼睛闪耀着炽热的火焰,“我一定要得到强大的力量,非常强大的力量,哪怕是用性命来换取也不在乎。”
  “冷静下来,我知道你很难过,但是事实已经无法挽回了。”莫尼西好像从凌的眼神中看出来什么,他也走上前劝说道。
  “无法挽回……无法挽回……”法师低声的自言自语了几遍,终于爆发了,“是的,我无法挽回,但是我可以复仇,我要学会最强大的魔法,把它们打入地狱的深渊,连灵魂也得不到解脱。”他咬牙切齿的说道,语气中带着阵阵寒气,面容变得近乎狰狞恐怖。
  他的复仇宣言甚至惊动了沃尔夫,战士抬起头,不解的看着这个陌生的好友。
  “哈哈哈,你知道什么是复仇吗?”米斯兰德终于失去了耐心,苍老的大法师发出连串的冷笑,“复仇,不过是把因血而生锈的剑插到血中去磨光的事情。越是磨,就越生锈,越生锈,就越要磨,到最后只剩下一团粉末而已。”
  “这 就 是 所 谓 的 复 仇。”米斯兰德紧盯着凌,双眼如锋利的钢刃刺穿进他的心底,一字一顿的说。
  米斯兰德的话仿佛带着无边的压力,仅仅两句话,凌的背上已经全是冷汗,但是,他仍旧倔犟的抬着头,毫不畏惧地迎着米斯兰德的眼光,他不再说话,但他的决心令每个人都能感觉到。
  “好吧,我答应你。”两人的目光在空中对持,过了好久,米斯兰德仿佛终于明白了什么,他无奈的挥挥手,有些嘶哑的说。
  接下来的事情反倒显得不那么奇怪了,米斯兰德告诉众人,他用魔法探测到维伦丝并未远去,地底的遗迹已经不再安全,所以他将立即施展传送魔法把除了沃尔夫之外的冒险者们传送到南边的精灵之森,而他们更要用最快的速度前往精灵族首都达纳克斯,那里的古老德鲁依是唤醒星辰咏者的唯一希望。
  “日出仅仅持续几分钟,但它的美丽可以永恒地在我们心中燃烧。”米斯兰德环视了一圈,然后大声说道,“你们准备好了吗?”
  “那沃尔夫呢,他为什么不和我们在一起?”卡特人莱娅几乎是立即发出了质问,她走到战士身前,激动的问道,“难道你就这样丢在莉丝不管了么?”
  “我要重返亚瑞特山脉,重建闪电之翼和暴风之怒骑士团。”沃尔夫低沉的回答,他的脸上再也没有任何的表情。
  “也许,我们以后再也不能见面了,祝你好运。”末了,他走到凌面前,停顿了小会后说道。
  “沃尔夫。”
  两人紧紧拥抱在了一起,过了好久好久才分开,两人再也没说什么,也不需要再说什么,沃尔夫走进那蓝色的圆柱,是那样的坚决和一往无回。米斯兰德随即挥舞起他的魔法杖。施展出传送魔法。
  接着,凌抱起沉睡中的莉丝,和莱娅也走进了那蓝色的圆柱。
  “如果我猜测得没错,你被困的山谷就是我找到水之离境的空间异界--从太古时候就流传下来的永恒之境,回到那里去吧,森林里的守护神独角兽会给你更多的指引。”米斯兰德挥舞着魔法杖,在魔法生效前的最后一刻前说道。
  旭痕小说网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