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穿越过去与未来

  金属的房间安静得令人窒息,他们看着老人,仿佛连呼吸也停顿了。尽管他们刚刚经历了一系列离奇古怪的冒险,但老人的话,再次让他们感到匪夷所思,他们甚至忘记了怀疑,只是静静的听着老人的讲述,听着这个远远超出他们认知的传奇故事。
  “不知不觉都新历207年了啊!既然米斯兰德把他所有的记忆都移植给了我,那我还是用第一人称来叙述吧……其实我来自于另外一个恩诺拉斯,可是它在白银历1080年,也即是这个世界的新历80年,就已经被毁灭之神所摧毁了。”老人轻轻的叹口气,看上去有些哀伤,他的眼神平视着前方,仿佛能穿越一切的障碍,回到那古老而残酷的年代。
  “在我出身的世界中、新历前50年和现在的世界没有任何区别,甚至可以说根本就是相同的世界。可是,那场各族间的大战在我们的世界打了上百年,得不到掩埋的尸体堆积得比山丘还高、食腐鸟和黑甲虫终日在尸体堆上盘旋。军队的上空永远飞翔着遮天蔽日的黑乌鸦群,等待着大战后的新鲜尸体。
  大战似乎永无休止,人们的鲜血染红了恩诺拉斯每一寸土地和河流、往日白雪凯凯的圣山失去了光洁、圣湖也只剩下一片赤红。积累上百年的暴戾之气和死亡怨灵潜入到地底的最深处,引起毁灭之神的苏醒,邪神召唤来亡灵的死亡浪潮、降下黑色的审判。”
  “最初、我们还在为对手遭到亡灵海攻击而高兴、可当我们反应过来、却已经不再是亡灵大军的对手。毁灭之神以仇恨为营养,以憎恨为力量,死亡的人越多他越强大。我们和毁灭之神的战斗持续了三年,到最后除了光明之城塔克西隆,所有的地方都成了亡者的领土、哪怕是有着古老德鲁依力量守护着的精灵之都达纳克斯、也沦为女妖和黯妖精栖息的梦魇之地。”
  “好在尽管我们的军队节节败退,但三年的苦苦坚持也不是全无收获。我们派出大量的斥候搜寻可以帮助我们扭转战局的神器,终于在最后的关头,英勇无畏的勇士们找到了太古时候就流传下来的独立于恩诺拉斯的空间异界——永恒之境,并在里面得到了水之离境和超越了禁咒的九级魔法、时空之门的施展方法。”
  “可是毕竟太晚了,毁灭之神很快就发起了最终的攻击,我们根本没剩余的时间细细解读水之离境的秘密,只是隐约的了解到传说中的古代遗迹,或许隐藏着消灭毁灭之神的方法。但是那时候我们无法踏出塔克西隆,为了改变被毁灭的命运,我们借助大法师塔的力量强行打开时空之门,把我送回到了过去,也就是现在的这个世界。”
  “时空之门把我送到了遥远的两百年前,那时候,各族间的关系还不算太紧张,于是我决定先找寻古代遗迹。借助水之离境的力量,我几乎没花费太多力气就进入到了遗迹内部。可是出乎了我们的估计,古代遗迹的历史比我们想像中还要久远,它的语言根本就不属于任何已知的存在,我和当时最著名的几位语言学家研究了上百年,也只弄明白了极少的一部分。”
  “但是我万万没想到,上百年的辛苦,却只是让我明白了一件残酷的真相。”说到这里,老人的神情变得痛苦起来,他全身颤抖着,闭上眼睛停止了讲述。
  室内的空气越发凝重,银白的光芒也仿佛变得昏暗起来,冒险者们也不说话,他们只是静静的看着老人,等待着故事的继续。终于,过了好久好久,老人才再次睁开眼睛,接着缓缓的讲述。
  “历史是不能被改变的。”老人摇摇头,神情黯淡的说,“我本来以为能阻止毁灭之神的出现,可是我却不知道历史根本无法被改变,如果我强行改变历史,那原本的世界就会在历史扭转的那刻刹那坍塌,他们会归于虚无,变得从来没有存在过。”
  “那段时间,我很迷惘、也很痛苦,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我的战友们在和亡灵做最后的拼搏,他们把所有的希望都托付给了我,可我却什么也不能做。但如果我不改变历史,同样的事情又会再次重演,被毁灭的悲剧依然无法避免……我整整犹豫了二十年,才下定决心最后的决心。可是那时候,这个世界的大战也爆发了。”
  “于是我以大魔导师的身份参与到这场大战、为了阻止毁灭之神的出现而四处奔走,并最终促成联盟的统一。只是无法避免的,真正的米斯兰德也就随着历史的改变而泯灭,只留下我这个傀儡继续顶替。”
  “接下来的一切才是真正的我所做的了,虽然毁灭之神的秘密我无法公开,但大长老的身份依然可以让我很方便的做许多事情,我先到老地方取出属于这个世界的水之离境,又派出大量斥候秘密继续寻找毁灭之神的踪迹,甚至,我还把这个秘密告诉给了睿智的精灵王和矮人国王,并因此和他们缔结成亲密的同盟。”
  “所有的事情都在朝着好的方面进展,除了我依然无法解读水之离境的秘密。于是我让水之离境流传出去,希望能碰到他真正的主人。本来,我都已经不太关心水之离境的秘密了,因为联盟的情况看上去是如此的美好,毁灭之神的熟悉似乎已经不太可能。只是历史的轨迹终归无法避免,八年前天空突然出现的那场天象引起了异常的魔法波动,还是让毁灭之神苏醒了。”
  “邪神苏醒了?”静静听着老人讲述的冒险者们被真正的震撼了。今天所经历的任何怪事和这个故事比起来,都显得那么的微不足道,如果他讲的是真的,冒险者们几乎不敢再想下去,几个人几乎是同时冲动的站起来,大声的问道。
  只有莫尼西还稍微能够沉住气,但即使是活了几百年的半精灵,他的身躯也在微微颤抖。
  “是的,但邪神应该还没有完全苏醒,不然这八年的时间足够他毁灭整个恩诺拉斯了。”米斯兰德点点头,“所以,我们还有希望。”
  房间沉默下来,冒险者们开始思索老人的故事。天呈异象、魔兽泛滥、秋日的庆典上传出亡灵在不夜城袭击冒险者的消息、逃离塔克西隆的夜晚看到骷髅地穴、然后联盟最终分裂。凌把这些事情在心里细细的疏理了一遍,不由得打了个冷战,只觉得这一切仿佛都是在印证老人说的话。
  但是,老人的故事有太多不可理解的部分,凌思索了大半天,始终觉得有些部分无法弄明白,他不耐烦的看看其他人,沃尔夫正在发呆,卡特人似乎也有些心不在焉,于是他疏理疏理思绪,准备问出自己的问题。
  “我还是不明白,为什么历史扭转后米斯兰德会泯灭呢?”但卡特人却抢先问出了问题。
  “这道理很简单,假设时间是条大河,你向里面投进一块小石头,只会泛起阵阵浪花,当浪花消失后,一切依旧。但如果你修筑堤坝拦截河道、又同时开挖新的航道、让河水顺着新的航道流动、那原来的河流就自然而然消失了啊。”老人开始耐心的解释道,“历史在联盟统一的时刻被决定性的改变,于是旧的世界坍塌了,所有属于旧世界的都在那刻刹那泯灭。米斯兰德早就知道了这个结局,所以他才提前制造出了我这个魔法傀儡。”
  老人的讲述很浅显,几个人纷纷恍然大悟般的点着头,但是紧接着,凌又大声问出了新的问题,声音中还带着些不解和愤怒,“既然你知道毁灭之神苏醒了,为什么眼看联盟分裂,你也不管呢?”
  “联盟的分裂不可避免啊,这是很早以前就埋下的恶果了。”老人低下头,苦涩的笑了笑,“而且维持我运作的魔力一直在减弱,天呈异象过后,魔力更是持续大幅度的衰减,如果我现在走出古代遗迹,立即就会变成不能动的废物。”
  “那么我们该怎么办呢?”凌似乎有些着急了,“你在这里的研究有成果了吗?”
  “其实目前的情况也并没有你们想像中那么严重,我在很早以前就组建了一支秘密的队伍,在暗处进行各种补救工作。”老人继续说道,“而且星辰咏者已经和水之离境融合成一体,我们很快就可以知道古代遗迹的真相了。”他再次抬起头看着莉丝,眼光中竟然充满激动。
  “她才不是什么星辰咏者,她只是精灵莉丝,普通的精灵族女孩。”看到所有人都把目光对准了莉丝,战士只觉得没来由的暴躁涌上心头,他抱着莉丝,冲着所有人大声咆哮起来。
  “沃尔夫,别冲动,莉丝会没事的。”凌走到战士的身边,拍拍他的肩膀安慰道。然后,他再次向老人问道,“你有办法让她醒过来吗?”
  “我的魔法对星辰咏者无能为力,但我知道达纳克斯的古老德鲁依和精灵王有办法帮助她真正苏醒过来。”看到年轻的战士正紧张的盯着自己,老人微笑着点点头回答。
  紧张的气氛变得轻松了些,战士也重新回到自己的座位上。老人不再说话,他缓缓的扫视了众人一遍,他们似乎都还有些迷惘。他在心里叹口气,第一次换上无比严肃的神情开口了。
  “你们是唯一知道我全部秘密的人,你们愿意相信我的话,为这个世界的未来努力吗?”老人问道。
  “当然会,我要杀掉毁灭之神,成为大勇者萨格拉斯那样的英雄。”没有任何犹豫、战士立即大声回答出来,他握紧自己的剑,看着老人坚决的回答道。
  “太好玩了,我可不会错过这次刺激的冒险。”卡特人莱娅也跟着说,她几乎是兴奋得跳了起来,根本就没感觉到任何压力。
  “我相信你。”法师凌则思考了好大阵后才点头回答,但是紧接着,他又有点不太自信的补充了一句,“但是我不太确定,我的小魔法能派上用场。”
  “太好了,欢迎你们的加入。”老人高兴的站起来,他走到冒险者们面前,进行起古老的仪式。
  最先是沃尔夫,老人先用魔法杖轻轻的触碰他的双肩,然后把手掌放在战士心脏的位置上,随着老人念颂起繁复的祷文,沃尔夫的整个人也仿佛沐浴在一层金色的光芒中。
  “你们需要时时被提醒,日出仅仅持续几分钟,但它的美丽可以永恒地在我们心中燃烧。”当最后的凌也完成古老的仪式后,老人微笑着退后几步,他用赞许的目光看着冒险者们,说道,“从现在开始,你们将有一个崭新的称呼--耀日者。”
  接着,他又走到两人前面,凝视着两个兴奋的年轻人好久之后,又才轻轻的继续说道,“你们知道吗,其实你们的父母,也是耀日者。”
  “我们的父母?”如同老人预料中的那样,两人听到这个消息几乎一起叫出声来,“可他们从来没对我们说过。”
  “这怪不得他们,耀日者的责任重大啊。如果不是你们的父亲即将返回这里,我也不会告诉你们这个秘密。”老人严肃的回答道。
  “我们的父亲,他们还活着吗?”听到老人带来的消息后,两个几乎从没见过父亲的年轻人一时间竟然呆住了,虽然这是他们从小就期待着的事情,但随着年龄的成长,他们几乎已经放弃了。何况,他们居然是耀日者。
  “那么,我的母亲呢,她在哪里?”短暂的震惊后,还是法师凌最先反应过来,他犹豫着,有些疑惑的看着老人问道。在凌的心里,母亲从来都只是个平凡的家庭主妇,他实在无法把能烧得一手好菜的母亲和这个需要拯救世界的组织联系在一起。
  “她们正躲在极其隐秘的地方研究火焰花的大面积人工栽培。”老人又说道,“白魔法中有个五级的复活魔法“次级复活术”,却因为施法的媒介“火焰花之心”近乎绝迹而被闲置了上千年。你们两人的母亲都是伟大的栽培家,如果她们成功了,让不能通过生命试炼的普通白魔法师也能施展复活魔法,意义是何等的重大。”
  “怪不得她们会离开西瓦镇,只是没想到,她们居然瞒了我们十多年。”两人恍然大悟般的叹息着,隐隐觉得肩上的担子竟然是如此的沉重。
  ※※※※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就在两个激动的年轻人不厌其烦的向老者问长问短的时候,完全密封的地下密室突然响起阵阵熟悉的女人大笑声,尖利刺耳还带着阵阵的寒气,打破了冒险者们之间的谈话。
  “是维伦丝,她怎么会进来?”冒险者们的脸色一下子变得煞白,他们紧张的拿起武器,盯着大门慌乱的戒备着,只有莫尼西和米斯兰德,显得依旧镇定。
  几乎是同时,门在一声巨响声中被撞开了,一个高大魁梧满身鲜血的中年男人跌跌撞撞走了进来,他拄着杆精钢铸成的长枪、身上的衣服几乎被撕裂得粉碎,在他的胸前,几处触目惊心的伤口正在不断的涌出鲜血,滴到银白色的地上,显得更加的可怕。
  “长老,独角雷龙的蛋全部被……维伦丝……毁了,闪电之翼……”那男人艰难的向米斯兰德说道,语气中竟是无穷无尽的悲伤。
  “别说话。”米斯兰德摆摆手,他举起魔法杖,一阵纯白的光芒沐浴在男人的身上。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刺耳的声音再次响起,全身都裹着漆黑法师袍的维伦丝终于出现在烟雾中,距离冒险者们只有5米的距离。
  “堕落精灵维伦丝,你来这里干什么?”米斯兰德收回魔法杖,神色不改的问道。虽然只是短短的几秒钟,但男人的伤口已经不再流血。
  维伦丝看了看那个眼看就要死去的男人转眼间就恢复了大半,也吃了一惊。“哈哈哈哈……你就是联盟的大长老米斯兰德?”但是她依旧装作漫不经心的问道,同时悄悄对冒险者们施展出心灵探知魔法。可这一次,当她的魔法刚刚结束到冒险者们的思想时候,另外一股防护魔力立即挡住了她的魔法,毫无疑问的,那是米斯兰德的魔力。
  “我只是想和你合作,反正你的人民都背叛了你。”于是维伦丝大笑起来,同时毫无征兆的朝冒险者们甩出五团黑暗之球。
  但维伦丝的黑暗之球在半空中就悄无声息的消失了。“我没有兴趣,请回去吧。”米斯兰德冷冷的回答道,魔法杖发出耀眼的白色光芒,很明显,那将是个威力巨大的魔法。
  双方进入微妙的僵持状态,米斯兰德和维伦丝都准备好了威力无匹的魔法,但谁也不敢真正释放出来,面对着这前所未有的强劲对手,他们谁也没有胜利的把握。
  “哈哈哈哈……那我以后再来探望你,尊敬的大长老。”最终,不速之客维伦丝选择了退却,虽然只是短暂的见面,但她已经得到了足够多的信息。魔法的烟雾重新笼罩住堕落精灵的全身,再缓缓的散去,冒险者们的面前只剩下银白色的金属墙壁。
  “哇。”就在众人正要松口气的时候,受伤的男人突然喷出一大口鲜血,委靡不振的瘫倒在地上。
  旭痕小说网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