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进入古代遗迹

  许多年以后,当莉丝每次从漫长的沉睡中苏醒,都会想起自己终于觉醒的那个时刻。每次醒过来,她都会开始悔恨,悔恨为什么要找寻自己的记忆,悔恨为什么要找寻水之离境的秘密。因为她终于知道,从那天开始,她将不再是她自己。
  龙穴中,水之离境飞了起来,它旋转着,化成淡蓝色的烟雾覆盖到莉丝身上,地底的沙丘突然变得比极地的冰岳还要寒冷,红色的龙息碰到蓝色烟雾,消失得无影无踪。
  红龙惊讶了,它还没有看到过有任何魔法可以阻挡自己的火焰,它甚至怀疑是不是因为睡得太久产生了幻觉,它猛力的拍打着翅膀,准备发出第二次攻击。但是紧接着,它听到了一个已经上万年没有被呼唤过的名字。
  “血鳞之怒,马里斯瑞尔。”
  精灵的声音仿佛是来自远古的呼喊,让这个已经活了上万年的太古巨龙突然就平静了下来,红龙吞下它的龙息,开始认真打量眼前的精灵。
  “回答我,你是维兰墓穴的第几代守护者。”精灵继续呼喊,声音变得低沉而庄重。她漂浮在空中,全身都发出淡蓝的光芒,完全成了另外一个人。
  没有人知道马里斯瑞尔这个龙族的古老姓氏,这歉鲈缫驯灰磐?拇嬖凇⒕土?炝?旧硪膊磺宄??睦蠢?R裁挥腥酥?牢?寄寡ㄕ飧鲋淮嬖谟诎偻蚰昵暗拿?郑??撕妥约杭易宥┝⑾铝搜??踉嫉男浅接秸撸??啪蘖?拖峦罚??丫??婪⑸?耸裁础?
  “第一百二十五代,星辰咏者。”它从龙穴飞到地上,匍匐到莉丝的面前。
  被称作拯救者的精灵开始大笑,周身的蓝色光芒随着她的笑声荡漾出梦幻般的涟漪,“百万年了么,可惜啊……”看着匍匐在地下的巨龙,她发出比一个世纪还漫长的深深叹息。
  接着,精灵念颂出古老的咒文,蓝色的光芒缓缓扩散,洞穴颤抖起来,所有的珠宝都渐渐变淡,直到完全消失。太古的巨龙呻吟着,双足、翅膀和尾巴在哀嚎声中逐渐收拢,渐渐和身躯融合成浑圆的整体,最终变成一扇有着龙雕刻花纹的红色传送门,透露出迷蒙的水波纹般的异光。
  光芒中,地上的冒险者们也开始有了生命的征兆,先是莱娅,然后是沃尔夫,最后,凌也轻轻的动了动。
  很快,所有的一切都变了,环绕着精灵的蓝色光芒渐渐消失,她抱着脑袋发出痛苦的哀嚎,从半空中坠落下来,重新回复到沉沉的长眠中。
  终于,沃尔夫最先睁开眼睛,但他却只是躺着,陷入了深深的疑惑。他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在他的记忆中,自己应该已经被龙杀死了,可是为什么,死亡的感觉却仅仅是睡了一觉。
  “龙。”战士似乎想起了什么。他猛地站起来,持着剑紧张的左右环顾,龙和宝藏都不见了,却多了个隐隐发出血色荧光的诡异物体,透露出魔法的气息。
  “魔法传送门?”战士变得紧张起来,他小心的看着那门,不太确定的想着。
  “凌、凌。”突然响起来的呼声让沃尔夫从思考中回到了现实,他顺着声音看过去,只见莱娅正跪在地上抱着自己的兄弟凌,轻轻的抚mo着他的额头,一遍焦急的呼喊着。
  “凌、莱娅。”重新找到熟悉的伙伴让沃尔夫感到了少许的安全,虽然很疲惫,但他还是用尽量快的速度走了过去。
  “莉丝在那边。”等到沃尔夫慢慢走过去,凌已经睁开了眼睛,他无力的指指身后,说道。
  “莉丝。”沃尔夫点点头,他走过去抱起精灵莉丝,也轻轻的呼唤起来。
  “别担心,她只是暂时昏迷。”或许是感受到了战士的焦急,莱娅转过头来,安慰道。
  于是三个人开始休息,沃尔夫静静的坐在莉丝旁边,莱娅也不再说话,只是轻轻抚mo着法师,默默的看着他,眼睛含着泪水,凌则干脆闭上了眼睛,任凭莱娅抚mo着自己。
  地底的龙穴变得温馨起来。
  经过好长一段时间的休息后,冒险者们决定再次出发,他们的目标是传送门。莱娅扶着凌、沃尔夫背起莉丝、他们小心翼翼的,踏进那个红色的传送门。虽然今天已经经历了太多不可思议的事情,甚至都让他们开始感到麻木,但是直觉告诉冒险者们,他们今天的冒险还没有真正结束。
  传送门把他们带到了一个光亮但完全陌生的金属世界。
  那是间宽敞但密封的房间,没有任何出口。脚下的路面打磨得比大理石还要光滑,它照出冒险者们的影子,宛如玻璃镜面那样清晰。而更奇怪的是,正是它们发出银白色的光芒,照亮了整个房间。
  “好像是铁。”沃尔夫有些疑惑,他尝试用剑敲击墙壁,却听到金属撞击的清脆声音。于是他又用剑尖戳了戳,试图在那上面弄出点疤痕。可是战士却惊讶的发现,即使自己用尽了全力,也不能在这地上制造出半点的痕迹。
  “米斯理鲁?”凌看到了沃尔夫的动作,他皱了眉头问道。
  “它们比米斯理鲁坚硬得多。”战士回答,他有些恼火,剑锋已经被明显的磨顿了,可地上居然连划痕也没有。
  这比在龙穴中还要让他们惊异,龙毕竟是已知的存在,可在他们的认知中,再也没有比魔法金属米斯理鲁更坚硬的金属了,他们实在想象不出,房屋的建造者是怎么样融化这奇异的金属,然后把它铸造成这看起来仿佛浑然一体的封闭密室。
  想要依靠蛮力打破墙壁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情了,冒险者们开始沿着墙壁搜索,不多久,他们就更加奇怪的发现那上面竟然刻有许许多多奇形怪状的文字和图形,仿佛在昭示着一个古老的秘密。
  “快看这。”突然,其中的一副图画吸引了战士的注意,他高声喊出来。
  那是副大型的壁画,画面中的人面目狰狞,他平端着杆长枪类的怪异武器,喷出赤红的光芒和烈焰,在他的对面,一头流血的上古巨龙正缓缓倒下。
  “这里面好像有东西。”壁画下面是个凹槽,凌根本来不及阻止,好奇的莱娅已经快速伸手进去,将里面的物品拿了出来。
  那是个和画中的武器完全一样的物品,很长却没有锋刃,一头像细细的空心圆筒,另一头却要粗许多,还到处都挂着凹凸不平的零件,“真奇怪,简直就像……”莱娅说,却发现自己居然找不到词语来形容。
  “我曾得到过一把屠龙枪,它在太阳的照耀下闪闪生辉,发出呼啸的风声和万丈光芒。”法师闭上眼睛,回忆起莫尼西的话。
  “屠龙枪?”战士惊呼起来,他不敢相信凌的判断,在他的想象中,能战胜巨龙的武器必须是巨大而有威力的,就像半兽人的大战锤,可这怪物不仅太轻,连锋刃也没有,“可能吗?”于是沃尔夫摇摇头,不大相信的反驳道。
  “正是屠龙枪。”突然出现的陌生声音打断了沃尔夫的反驳,密封的房间悄无声息的打开,一个带着顶破旧尖法师帽、拄着根斑驳的魔法杖的年老法师,微笑着出现在他们面前。
  “你是谁,为什么会在这里?”紧张中的冒险者们几乎是条件反射般的朝法师举起了武器,接着他们才注意到,对方只是个老得不能再老的魔法师:他的双眼深深的陷入到眼眶中,脸上全是苍老的皱纹,就连牙齿也早就掉光了,只有灰白色的胡子,长长的一直拖到膝盖上。
  “我来了很久拉。”法师摇摇头,似乎有些寂寞,不过马上就重新露出了笑容,“欢迎你们来到古代的遗迹,我等你们好久了,凌、沃尔夫、莱娅。”他朝着冒险者们慢慢走过去,说道。
  三人疑惑的互相对望了眼,眼神中全是不可思议,他居然会知道他们的名字,这让三人无法理解。“你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字?”卡特人忍不住抢先问了出来。
  可老者似乎没有听到卡特人的问话,他只是用一种复杂的眼神看着沃尔夫背后的精灵,过了许久才轻轻的叹息道,“阿尔玛沙·星光,维兰墓穴的真正主人,你终于来了。”
  “阿尔玛沙·星光、主人?”老者的话让冒险者们变得更加疑惑了,他们吞吞吐吐的说,却发现不知道问什么。
  “事情很复杂,如果你们愿意相信我的话,我可以慢慢解释给你们。”法师说,然后转身离去,“对了,我还没有自我介绍,我就是十月联盟的长老米斯兰德。”
  “米斯兰德。”那简直是个震撼性的名字:联盟的大长老、平息了两百年前那场翻天覆地大战的英雄、十月联盟的开创者、魔法师中的最强者……他竟然自称是消失了许多年的米斯兰德,老者的话产生了预料中的作用,冒险者们再也顾不得危险或是其他,急忙跟了上去。
  老者走得很快,完全不像已经垂垂老矣的法师,他带领着冒险者们进入到一间满是奇怪东西的房间,在那里,冒险者们再次惊讶的看到似乎正盯着墙壁画面发呆的半精灵莫尼西。
  “莫尼西?”三个冒险者都惊叹出来,卡特人莱娅更是想也不想的就朝着他走过去。
  “莱娅、你总算来了。”可莫尼西只是看着墙壁,头也不回的随口回答,甚至连半点惊讶的口气也没有。
  “等等。”这太奇怪了,凌立刻伸手挡住了莱娅,他朝沃尔夫递去个小心的眼神,然后警惕的举起长剑,“你为什么会在这里?”法师怀疑的大声问道。
  空气突然变得紧张起来,虽然很虚弱,但冒险者们还是强打起精神,摆出了随时准备战斗的姿势。
  法师的质问把莫尼西从对墙壁画面的关注中拉回了现实,他转过头,同样疑惑的看着熟悉的冒险者,似乎不太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想知道,你是怎么通过铁魔像和红龙的守卫,进到这里面来的?”看到莫尼西的样子,凌再一次大声问道。
  于是莫尼西那疑惑的表情在瞬间被释放了,“我根本就没有和他们战斗啊。”看到年轻人们似乎不太理解,他微笑着走到米斯兰德身旁,“我早说过米斯兰德是我的至交好友啊,我们之间在很早以前就借助神器“兄弟之血”的力量订下了契约,能够在一定范围内感受彼此的存在和表层的思想。”
  “那又怎么样?”
  “我走到铁魔像附近,就感到了米斯兰德的魔法波动,我们先通过契约进行远程的交流,然后他就启动了古代遗迹的后门,直接把我从地下沙穴拉进了这里。”
  “后门?”
  “是啊,每个家庭都修建有后门,那不是很正常么?”莫尼西继续微笑着解释,“后门只能从古代遗迹内部启动。而米斯兰德,已经在这古代遗迹呆了很多年了啊。”
  “是这样么?”凌点点头、莫尼西的解释看上去似乎合情合理。
  不过,尽管莫尼西的解释没有破绽,他们还是没有放下手中的武器。直到他们又问了许多的甚至可以说是琐细的问题,而都得到了比较满意的回答后,被托尼弄得疑神疑鬼的冒险者们,才终于收回了他们的武器。
  既然莫尼西的身份得到了证实,那米斯兰德的身份自然也就不用再怀疑,面对着这个传奇般的人物,凌实在是有太多的问题想要弄明白了,虽然莫尼西示意他们先暂停说话,但凌还是迫不及待的抢先问了出来:“去年十月的吟游诗人大会,那么多人都在恶意的中伤长老,为什么您始终不出面呢?”
  “那真是屠龙枪吗?”几乎是同时,沃尔夫也问出了他最关心的问题。
  “那个铁魔像怎么会凭空消失呢,是你召唤他返回的吗?墙壁上的图形和文字写的什么啊,还有那个兄弟之血,那些能发光的地板和比米斯理鲁还坚硬的墙壁又是什么呢?”至于卡特人莱娅,更是一口气问出了几十个问题。“总之,这里究竟隐藏着什么秘密呢?”或许是感觉到自己的问题太多了,她最终总结道。
  冒险者们忐忑的看着传说中的长老,有些不安的期待着长老的回答,可长老却仿佛石像般坐在那里,一动也不动。过了好久,他才轻轻的叹口气,在年轻的冒险者身上扫视了一圈,缓缓的说道,“这可能是个你们无法理解的故事。”
  法师说着,转头向莫尼西望去。看到机械专家正点头冲着自己微笑,他依然只是苦笑着摇摇头,“这个故事你也不知道,我从来没对人讲过。”看到冒险者们似乎又想开口了,法师摆摆手阻止了他们,“也是该揭露谜底的时候了,我的故事很长很长,大家就稍微耐心点吧。”
  法师低着头,眼神变得空洞起来,似乎在回想遥远的过去。终于,他开口了:“其实,我只是个魔法制造的傀儡,真正的米斯兰德,在历史扭转的那天,就已经泯灭了。”
  旭痕小说网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