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血鳞之怒

  向上的洞穴并不太长,仅仅几百米的路程后,冒险者们又开始手牵着手向更深处的地底未知前行。虽然坡度比较陡峭,洞穴却变得宽阔起来,在顶部的夹缝中还零零散散长出一种他们所不认识的三叶草。它们发出微弱的红色荧光,帮冒险者们照亮了前进的道路。
  好奇的卡特人找了株最近的三叶草摘了下来,拿在手里兴致勃勃的玩弄着。三叶草的叶片是半圆形的,它们卷成半球的形状,好像半透明的能发光的红色水晶,摸上去甚至带着温热的暖意。叶片表面,细细的粉色脉络清晰可见,看上去既纤细又精致。
  众人的心情慢慢变得轻松起来,久别重逢的冒险者们也开始趁着这似乎没有危险的空隙,迫不及待的询问对方在这几个月的生活,干了些什么,过得好不好,以及为什么会来到这个黑暗的地下沙穴。
  虽然卡特人总是不断打岔,有时候又必须对沃尔夫解释好几遍才能让头脑简单的战士听明白,但在精灵莉丝和法师凌的不断努力下,他们还是很快弄明白了各自的历程。
  达克尼斯城分手后,莱娅和莉丝很顺利的返回到布特莱登城,刚好赶上占卜师梅尔莎纳约定的日子。第二天的晚上,已经十年没有外出过的老女巫终于离开她那漆黑的房间,带着莉丝传送到她曾发誓再也不去的落星塔。在那神密的塔顶,占星师借助九星汇聚和水之离境的力量,又一次施展出她为之骄傲的照星映月魔法。
  当漫天星斗似乎都坠落到星塔,天上每颗星星的过去未来都清楚倒映在梅尔莎纳面前,当女巫最后化身成星星投入到浩瀚无垠的星图中时。即使是在旁边偷偷监视着梅尔莎纳、已经和她绝交十年的落星塔主,也不得不承认梅尔莎纳拥有第一星象家的地位。
  之后的一切都在占卜师的安排当中。梅尔莎纳不愧为最出名的占卜师,她成功的借助了九星汇聚和水之离境的力量。虽然她没能在当时看清莉丝的身份,但她看清了星星的轨迹。在她的背后推动下,莱娅把藏宝图交给莫尼西,莫尼西进入库克桑兹,然后碰到凌和沃尔夫。最后,在时间成熟的那刻,她动用传送魔晶石的力量,把两人直接传送到地下的沙穴中。
  当然,梅尔莎纳也预测到了旅程的危险,在漫长等待的几个月里,莉丝和莱娅都经历了严格的训练。特别是卡特人,她在女巫的帮助下,终于签订了梦寐以求的魔术士契约。
  “你好像比过去有用了些,以后我就不再叫你魔法师败类吧。”当彼此都了解了个大概后,莱娅笑着对凌说,“不过我也签订到了魔术士契约,所以你也不能再叫我卡特人耻辱。”
  “当然,你厉害多了。”凌求之不得的点点头、表示出百分百的完全同意。
  “还有,我又收集了许多新的故事。”莱娅继续兴奋的说道,“你想知道血腥水手和海盗之巢的传说吗?”
  比起莱娅和凌,后面的沃尔夫和莉丝就安静多了。“也就是说,你们早就知道能在洞穴碰到我和沃尔夫?”莉丝的解释结束后,战士思考了好大半天,才有些犹豫的继续问道。
  “不,占星术并不能预测到事情的详细细节。”精灵摇摇头,“不过我和莱娅知道,我们绝对能在古代遗迹的冒险中再次见到你们。”
  “是么?”战士不好意思的饶饶脑袋,小声的回答。
  ※※※※
  尽管通道不断的向地底延伸着,洞穴前面却传来了隐隐的亮光。冒险者们加快步伐,光也越来越明亮,终于,在拐过最后一道弯后,冒险者们看到了终身也无法忘怀的场景。
  那是个巨大的地下大厅,虽然还有着二十来米的距离,可冒险者们已经看到了满地的黄金、秘银和各种各样的宝石,它们发出璀璨的光芒,照亮了整个通道。
  “古代的宝藏。”他们满怀着激动跑过去,站在洞穴口向里面眺望。大厅比他们想象中要宽阔巨大十倍,每一寸都堆满了闪耀着光芒的价值连城的宝物。
  “龙!”可是他们还来不及高喊着庆贺,总是镇定的精灵却带着几乎绝望的语气,手指微微颤抖的遥遥指着大厅顶部。
  顶部的岩石是裂开的、一头三十米长的红色巨龙正沉睡在那里。带着硫磺气味的黄色烟雾从它的鼻孔喷出来,把附近的石头烤得焦黄焦黄。
  最高贵的、最邪恶的、最长寿的、最无敌的,虽然屠龙勇士的小说和传言每天都在吟游诗人的口中传唱,但恩诺拉斯大陆上,已经有两百年没有人见到过真正的龙了,而今天,四个不知道算幸运还是不幸的冒险者,见到了这仅次于神的古老存在。
  是的,已经有两百年没人见到真正的龙了。但并不代表人们不了解它们。冒险者们颤抖着,仿佛灵魂已经脱离了躯壳,他们都很清楚道,只有传说中的太古巨龙才会有如此庞大的躯体,也只有寿命上万年,在所有的五色龙中最贪婪邪恶的红龙才会收藏如此多的宝藏。
  法师开始思考,卡特人变成不会动的石像,精灵正在默默的祈祷。只有战士似乎陷入了某种狂热的状态,他的额头正在冒汗,眼睛中充斥着火焰,他的肌肉崩得紧紧的、仿佛随时都要爆炸。他牢牢的握紧着巨剑,喉头发出莫名的野兽般的低吼。
  “要创造传奇吗?屠龙英雄。”许久以后,凌最先清醒过来,他似笑非笑的看着还在紧紧盯着龙的沃尔夫,轻轻的触碰了下他****着的上身,嘲弄的问道。
  虽然只是轻轻的触碰,战士却整个人都瘫痪了,“我做不到。”他缓缓的摇摇头,口气仿佛虚脱了般的无力,“我给自己打气,不断告诉自己可以在龙醒过来前杀死它,我甚至企图模仿半兽人进入狂暴状态,可是我无法克制内心深处的恐惧。”
  说着,沃尔夫索性坐在地上,把目光转移到自己的剑上。“去******屠龙英雄,从此以后我再也不会相信小说中的故事了。”他大口的喘着粗气,额头上全是冷汗,“这种与生俱来就有的害怕,没有人能够抵抗。”
  “它已经睡着了,可能上百年都不会醒过来,”只有卡特人的天性能勉强战胜龙带来的恐惧,“我们只要偷偷溜下去,拣几件最值钱的东西,然后再找到个能让我们传送回外面的戒指或是项链……”莱娅小声的建议道。
  “不。”三个人几乎一起反对的叫喊起来,可经过小声但激烈的争辩,众人最终同意了莱娅的说法。的确,卡特人说得没错,他们是无法战胜太古红龙,但只要不去打扰他,这贪睡的爬虫也绝对不会醒过来,而且,他们没有其他办法离开这地下的的藏宝洞穴了。
  “可是,我们应该怎么下去呢。”当争辩结束后,凌再次苦笑着看了眼大厅底部,那里距离他们现在的地方还有十多米的高度。
  “用软精丝和轻身术。”莱娅想也没想的回答。
  于是长长的软精丝被放了出去,由强壮的战士掌握着一头,把其余的人缓缓掉到洞穴的底部,最后,凌再对沃尔夫放出轻身术魔法,战士就像片羽毛那样从空中跳下来。
  龙仍旧在沉睡着,看上去没有任何危害。脚踩着宝物的真实触感让贪婪的人类暂时忘记了身处险境,他们开始在宝物堆里面肆无忌惮的搜寻。战士已经戴上了头盔和铠甲,正在不厌其烦的找寻着新的武器,凌的十个手指和脖子上也都戴满了戒指项链类的魔法制品,莱娅更是把所有漂亮古怪的东西一股脑塞进所有可以装进它们的地方,裤兜、暗器袋、和她的大包包。可东西实在太多了,于是卡特人开始把旧的宝物从包包里面倒出来,又重新塞进新的宝物,虽然那些都是她一分钟前才塞进去的。
  只有莉丝还在原地动也不动的站着,只是看着巨龙,仿佛在思考什么。
  卡特人不断的重复着她的动作,塞进去又倒出来,直到她发现了个与众不同的崭新玩具才停了下来。那是个长筒状的东西,两头都镶嵌着水晶一般的镜片,卡特人举起长筒,好奇的从其中一头向另一头看过去,惊奇的发现世界变大了好几倍。
  实在是太有趣了,于是莱娅马上把目标对准了沉睡中的巨龙。先是脑袋,然后是发黄的牙齿,再然后,她看到巨龙的身体上面有东西正发出淡淡的月光,她把镜头移动过去,发现是架蓝色的七弦琴。
  “银月光华?”镜头停止了转动,她动也不动的看着七弦琴,身体仿佛不受控制的朝着龙穴走过去,手上还慢慢掏出了爪勾和绳索。
  “你要干什么?”但凌马上发现了莱娅的异常,他拦住莱娅,有些生气的问道。
  “银月光华,我可以保证那是银月光华。”卡特人挣扎着说,她甩开凌的阻拦,开始挥舞起绳索。
  “不行,你会弄醒龙的。”凌着急了,他再次冲上去,一把抱住莱娅,不让她再继续挥舞绳索。
  “为什么不行呢,屠龙的机会就要这么放弃吗?”莱娅还来不及反驳,一个熟悉的持反对意见的声音却响了起来。
  声音是从天上传来的,四个人惊讶的抬起头,却讶议的看到卡特人托尼正满脸笑容的站在他们刚才站立的洞穴口上。
  “托尼,你怎么会在这里?”卡特人的出现让凌变得有些疑惑。
  “其实我还得多多感谢你们啊,那个铁魔像屏蔽了空间传送魔法,如果不是你们解决了它,我可进不来。所以为了报答你们的恩情,我决定赠送给你们一件礼物。”卡特人继续笑着说,把目光对准红龙,然后举起一颗黑色的魔晶。
  “你要干什么?”冒险者们开始感觉到事情不对头。
  “我想应该给你们创造个机会,完成屠龙的壮举。”托尼邪恶的大笑起来,他把魔晶球朝红龙一丢,随即消失在薄薄的烟雾中。
  魔晶在红龙的耳边碎裂开,放出巨大的声音把它从沉睡中唤醒。红龙张开惺忪的睡眼,不可置信的看到一群贪婪的冒险者们双手抓满了它珍贵的收藏。“无耻的东西。”它愤怒的仰起脑袋,准备立即发动攻击。
  这个意料之外的变故让冒险者们顿时失去了所有的冷静,看到红色的庞然大物从沉睡中苏醒,他们唯一的反应就是立即丢下手中的全部物品,不管是龙穴的宝藏,还是自己的东西。
  “我只是好奇的看看,我不知道它们为什么会自动怎么跑进我的包包里面。”见红龙把第一个目标对准了自己,法师凌脸色发白的,边退后边仓皇的说道。在不知不觉中,他使用了龙的语言。
  已经很久没有碰到会使用龙语的冒险者了,沉睡了几百年的太古巨龙似乎从凌的身上找到了点兴趣,它收回攻击魔法,然后开始饶有兴致的看着凌。
  巨龙的行动让凌和冒险者们看到了微弱的希望,于是他继续用龙语说话,断断续续的,而且发音很不标准,这只是他无聊时候在图书馆学的东西,并没有想到会派上大用场。
  但凌的龙语实在是太烂了,他根本连基本的单词都记不住几个。巨龙很快就变得不耐烦起来,它朝法师喷出黑色的浓烟,粗暴的打断了法师,然后在冒险者们的面前变出一个黑色的水晶球,“我决定让其中一个人活下来。”巨龙施展出魔法,把它的意思直接倒映到每个人的脑袋中。
  试验冒险者们的感情究竟有多么坚固的邪恶游戏开始了,因为刚才红龙不仅许诺可让一个人活下来,而且还答应让他带走一件宝物。把兄弟变成敌人、让亲密的骨肉自相残杀,那才是红龙最喜欢做的事情。
  红龙的游戏从来没有失败过,地下的冒险者们立即吵嚷起来,先是大声的争吵,接着开始拉拉扯扯、挥舞彼此的拳头。红龙看到两个女人用眼泪和可怜巴巴的样子来麻痹男人,然后趁机就把匕首架到男人的咽喉上,男人似乎认输了,但转眼间又把锋刃对准了女人。
  “请原谅我,我一定要活着走出沙穴。”战士最先从混战中获得胜利,他提着巨剑、防备的看着地上的三人,一步步走向魔晶石、血迹正从剑上滴落下来。
  “等等,你还没有胜利。”瘦弱的法师跟着追了上去,他紧紧盯着沃尔夫,保持着五尺的间隔。
  莱娅和莉丝没有动,她们只是呆呆的看着两个曾经最好的兄弟都把手放在了魔晶石上面,然后把剑锋架到了对方的脖子上。
  “兄弟相残么?”巨龙变得兴奋起来,它知道期待的一幕马上就要上演了。
  “凌,能原谅我吗?”战士看了看凌,最后问道。
  “当然。”凌点点头,然后他也问道,“你也能原谅我吗?”
  “会的。”沃尔夫跟着点点头,脸色却不带半分表情。
  “那么,开始吧。”
  凌挥出了长剑,却不是对准沃尔夫,他把长剑奋力朝巨龙丢过去,然后对准沃尔夫施展出了魔晶石中的传送魔法。
  战士的身影消失了,却又重新出现在巨龙的头上,他举起巨剑,用尽全身力气对准巨龙的眼睛狠狠刺过去,速度比闪电还快。
  这个变故在所有人、包括巨龙的意料之外,巨剑刺瞎了红龙的左眼,滚烫的龙血从它的眼眶中喷出来。红龙发出惊天动地的哀嚎,它拼命摇晃着脑袋,拍打着翅膀,脑袋朝坚硬的岩石狠狠撞上去。
  无法言语的疼痛充斥着战士的全身,眼睛已经看不到任何东西,周身的骨头似乎都断了,可战士依旧死死的抱着剑,任凭龙在洞穴中横冲直撞,怎么也不松手。
  战士的坚持让巨龙变得更加疯狂和恼怒,已经上千年没有尝试过痛苦是什么滋味的太古巨龙直接发动出它最强力的律令死亡魔法,没有任何的过程,战士冷冰冰的躯体突然就从龙头上掉下来,摔倒在地上,变成血肉模糊的肉团。
  紧接着,足以毁灭万物的龙息从红龙口中喷吐出来,对准了靠得最近的卡特人莱娅。它已经被彻底激怒了,甚至不在乎毁灭这些闪闪发亮的收藏品。
  “莱娅。”卡特人似乎被吓傻了,连闪躲的姿势也没有,凌大喊着跳到卡特人身前,本能的施展出圣光守护魔法,可是五彩圣光在接触到龙息的刹那就瞬间崩溃,项链也在同时变成粉末。
  然后,狂乱的巨龙朝最后一个目标喷出了龙息。
  旭痕小说网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