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千年的守护兽

  沙子变得越来越少,脚底下和四周墙壁的砂土几乎都被坚硬的石头代替。洞穴中的岔道变得多了起来,但沙穴人似乎很熟悉这些岔道,他带着冒险者们在迷宫般的沙穴左拐右拐,直到在一个洞穴口状的地方停了下来。
  “到了,就在前面。”莱娅和沙穴人短暂交谈后对众人说道,“我们进去,他在外面监视吞噬兽。”莱娅指着沙穴人说,“另外,他也再次提醒我们,千万不要靠近恶魔。”
  沙穴人的话让冒险者们犹豫起来,毕竟他们都不了解沙穴人究竟是什么样的种族,善良的或者是邪恶的。“进去吧,书上说沙穴人的智力程度比较低级,他们应该不懂得说谎。”看到伙伴们有些担心,凌说道。
  法师的话总是可信的。莉丝把绿萤石举起来,在卡特人的带领下,他们异常小心的,彼此紧紧挨着踏进了洞穴。
  洞穴不大,绿萤石那微弱的光芒刚好照亮整个空间,包括沙穴人口中的恶魔。就像沙穴人说的那样,虽然有了访客的到来,怪物依旧动也没动。
  那是一个有两米高的大型褐色怪物,他的头是方的,额头部分有一个凹槽。他的躯干也是长方体,上面还生长有许多锐利的尖刺。他的手臂却像两只石柱,还在上面扎满了刀片、勾刺。而最可怕的,却是那天生就镶嵌在手臂上的两把武器,左手是镰刀,右手是巨斧。
  接着,在恶魔的正前面和左右两边,四个人看到了许多森森的白骨,大部分都已经埋藏了大半截在地下,只有极少的还露在外面。很明显,那些都是试图或者不小心靠近怪物的生物留下来的尸体。
  而在他的背后,冒险者们看到了一条向上的通道。
  “那是出口,他档住了出口。”卡特人指着通道激动的叫嚷起来。
  “让我来打败他。”沃尔夫更是想也没想就冲了出去,他高高的跳起来,巨剑对准怪物的脑袋狠狠斩下。
  “别。”凌连忙阻止道,“那是铁魔像,你的剑不能对他造成伤害。”
  可已经来不及了,怪物没有躲避也没有阻挡,巨剑准确的击中目标,发出巨大的碰撞响声。
  魔像的脑袋似乎比花岗岩还要坚硬,沃尔夫眼睁睁的看到自己的猛力攻击居然没有对魔像造成半点伤害,甚至连后退也没有后退半步。大得不可思议的反弹力从剑身上传递回来,把他的剑震得飞了出去。
  “怎么可能?”沃尔夫骇然了。空中来不及变换招式,魔像的大手挥舞着巨斧和镰刀展开了反击,可自己的身子还在不可控制的朝着怪物扑过去。
  好在莱娅丢出了她的软精丝,凌也及时放出了活化绳魔法,绳子缠绕到沃尔夫的腰间,莱娅拼尽全力一拉,把沃尔夫扯倒在地上,巨斧的锋刃擦着沃尔夫的脸划过去。
  紧接着,战士又连续的翻滚了好几圈,才脸色苍白的勉勉强强站起来,他捡起被震飞的武器,这才感觉到手臂被震的酸麻难当,几乎连握剑的力气也没有。
  魔像没有继续追击,沃尔夫退回到队伍中间,有些恼火的盯着法师,“你知道他是什么怪物?”
  “那是顶级魔法师才会制作的傀儡。魔法师用金属或者最坚硬的石头制作成他们,再赋予他们低级的智慧,帮助自己完成些简单的事情。”凌缓缓的回答,“他们的防御力强大得惊人,可以说根本不怕物理攻击,就连大部分的魔法攻击,如元素魔法和精神类魔法也对他们无效。”
  “可是……”卡特人莱娅张了张嘴,但她的话马上就被凌打断了,“傀儡只能处理简单的指令,也正是他们最可靠的地方。我可以肯定,这个傀儡接收到的命令是原地不动并攻击所有靠近自己的生物,我实在想不出任何办法可以通过他。”凌继续说道。
  “这或许就是古代遗迹的通道。当年的卡特族盗贼修安罗特,也许就是无法突破铁魔像的封锁,才空着手返回了库克桑兹。”凌最后总结说。
  “难道,魔像竟然可以存活这么久?”沃尔夫有些惊愕。
  “现在制作的魔像不可能,但是我在魔法书中看到,遥远的古代有种神奇的魔法金属和制作傀儡的方法,用它们制作出来的魔像是完美无缺的。它们不怕任何攻击,寿命比龙还要漫长,简直就是不灭的存在。”凌有些绝望的摇摇头,“如果他真是地图上标识出的守护者,恐怕它正是那种完美无缺的造物。”
  “他是古代守护者,我记得藏宝图的所有细节。”莉丝说话了,“古代遗迹的宝藏就在他的背后。”
  “可是,我们该怎么过去呢,梅尔莎纳的占卜并没有告诉我们应该怎么做。”莱娅着急了,她走到莉丝身边问道。
  “应该有办法能通过他,或许我们需要一把钥匙。”莉丝回答道,可是看上去她也很茫然。
  “钥匙?”卡特人来了兴趣,“或许我可以试试。”她慢慢的朝魔像走过去,同时翻着自己的包包。
  卡特人的冒失行动被凌果断的阻止了,“可是吞噬兽已经发现了我们,已经没有时间了。”她焦虑的反驳道。
  莱娅的话马上就得到了证明,她的话才刚说完,外面的沙穴人就快速的冲了进来,发出急促的、连续的奇怪音节。
  “糟糕,吞噬兽找到了我们,它距离这里只有不到五十米。”莱娅翻译道,到了现在这个时候,她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
  “只有和吞噬兽拼一拼了,我们先退出这里。”凌马上做出决定,法师很清楚,铁魔像和吞噬兽之间谁更恐怖。
  “看我杀掉这个鼻涕虫。”沃尔夫抢先走在前面,思考不是他的擅长,只有战斗才是他的生命。战斗开始了,勇气也重新回到他的身上。
  绿萤石的亮光照亮了通道,也照亮了吞噬兽,吞噬兽比四个人想象中还要大,洞穴的三面上全都是棕色的黏糊糊的液体,正快速的朝冒险者们蠕动过来,看上去就像一个半密封的口袋,只等着四个人乖乖的被套进去。
  沃尔夫再次担当起先锋的位置,他用剑朝地上的半液体刺过去,然后再猛力的一划,把一大片恶心的胶质状肉从吞噬兽的本体划分出来。
  可战士的攻击对吞噬兽根本没有用,被割裂出来的胶质缠绕住战士的脚倮,顺着脚颈爬到他的整个小腿,还把形体变成圆球状的一团,把他紧紧绑定在了原地。
  沃尔夫慌忙用剑去砍腿上的吞噬兽,沙穴人也在一旁帮忙。可是他们的攻击注定了是徒劳的,每一快被巨剑割开的胶质状肉体都重新缠上了他的脚。而且,就连他的剑也都快粘满了黏糊糊的液体,已经快无法使用了。
  墙壁两旁的胶质状渐渐合拢,被沃尔夫划割出来的部分也开始重新和主体融合,眼看沃尔夫就要被包裹在吞噬兽的胶质中,凌发动了他的三级魔法霹雳闪电,闪电带着白色的光芒,仿佛利箭划破沉睡着的黑暗。缠绕着沃尔夫的胶质发出焦臭的味道,从他的脚上滚落下来。
  最后的机会。战士强忍着麻痹的感觉,用全身力气跨出最大的步伐,险险脱离出被消化的命运。
  但闪电只是稍微阻止了吞噬兽前进的速度,被割裂出来的肉团重新和主体融合为一体,朝着五个人蠕动过来。莱娅丢出飞刀,沃尔夫尝试使用推移术,但都没有用,他们只有被逼着步步后退。
  他们重新退回到铁魔像所在的洞穴中,和吞噬兽拉开了近十米的距离,沙穴人和沃尔夫挡在最前面,其次是凌,然后才是两个女士。
  “可惜凌不会火魔法。”似乎没有什么希望了,卡特人莱娅开始发出毫无意义的抱怨。
  “火?”莱娅的抱怨却提醒了法师,他迅速瞟了眼铁魔像,开始在心中默默的计算,“吞噬兽根据热量追踪目标,高级幻影有热量,如果我们分散开,洞穴口距离铁魔像的距离……”
  “快,所有人分散,我有办法把吞噬兽引到铁魔像附近。”凌猛地抬起头,他激动的用仿佛抓住了最后救命稻草般的神情高声大喊道。
  五个人立即各自分散开,都紧紧的靠近了墙壁,然后法师念颂起高级幻影的咒文。
  吞噬兽很快进入了洞穴,可它感觉到了五个分散的热源,于是它在原地短短的犹豫了下。但是马上,距离他最近的突然出现的第六个强热源吸引了它的注意。
  是凌的高级幻影魔法,幻影被安排在尽量靠近吞噬兽的地方,同时又在铁魔像攻击的范围之内。虽然凌不清楚只拥有物理攻击手段的铁魔像是否能对吞噬兽造成伤害,但只要吞噬兽被幻影吸引,他们就有了希望。
  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以尽量减少呼吸带来的热量对吞噬兽的诱惑。终于,就像他们期待的那样,吞噬兽朝着幻影的方向移动过去。
  就连低级智慧的沙穴人也发出了微笑,他能感觉到吞噬兽移动的方向。他很清楚的明白,凡是靠近恶魔的生物,从来没能活着逃过恶魔的屠杀。
  可是铁魔像也同时展开了进攻,他的速度远远比吞噬兽快速,镰刀触碰到幻影,幻影破碎了。
  热源突然消失,低级智慧的吞噬兽停顿了下,然后朝新的目标蠕动过去。它的躯体几乎是擦着铁魔像警戒的边沿移动着,胜利和失败间的距离只是短短的一厘米。
  “我已经尽力了。”法师叹口气,他抱歉的看看伙伴们,脸色只有无可奈何的苦笑。
  “以暴狼斗士的勇气。”与此同时,无畏的战士发出猛烈的咆哮,他绷紧全身的肌肉,举起大剑朝吞噬兽冲过去。
  但沙穴人的速度比沃尔夫更快,他带着刺耳的尖啸声朝着铁魔像冲刺过去。在卡特人的沙穴语和众人的惊叹中,他对准铁魔像的躯体一个猛扑,牢牢的抱住了魔像的躯体。
  尖刺洞穿了沙穴人的皮肤,铁魔像没有表情的挥舞起巨型镰刀,血从沙穴人的身体流出来,发出淡淡的温热,但哪怕他已经死亡,他的手还是死死的抓紧着铁魔像。
  鲜血的热量又引起了吞噬兽的注意,他再次入侵到铁魔像的领域,并用自己的身体团团包裹住铁魔像。
  敌人们的内战正式打响。
  铁魔像展开了猛力的进攻,镰刀和巨斧的每一击都深深的切入进吞噬兽的躯体,再把它割裂、切碎。可吞噬兽还是不肯后退,它包裹住魔像的脚和躯干,贪婪的消化着沙穴人的尸体。被切开的肉体从空中散落下来,又重新和本体愈合。
  室内只有血肉横飞的响声,空气中充满着紧张和不安的气氛。四个人目不转睛的盯着缠斗中的双方,却发现希望正在逐渐远离。“怎么办?它们都不能给对方造成伤害。”性急的卡特人再也忍耐不住,她顾不得引起吞噬兽的注意,急匆匆的跑到凌身边,摇晃着他的肩膀问道。
  但凌似乎被更重要的事情吸引了注意,他手指着铁魔像的方向,瞪大着眼睛。
  铁魔像额头的凹槽突然发出红光,红光越来越亮。突然,熊熊的火焰把魔像团团包裹住,眩目的光华照得众人睁不开双眼。
  吞噬兽拼命的疯狂挣扎着,他的躯体在火焰的焚烧下变成焦炭般的死物,发出刺鼻的恶臭。室内的温度在急速的上升,而且空气也再也无法供人呼吸,四人仓皇的向洞外逃去。
  逃出好长截距离后,他们才停止下来,把目光都对准了凌,“那是六级火焰魔法-献祭。”凌知道他们想问什么,“可是,我从来不知道魔像能施展魔法。”他喘着粗气、自我解嘲般说道。
  火光很快就熄灭了,经过简短的商议决定,他们又重新向铁魔像所在的洞穴走去。
  空气中依然充斥着难闻的臭味,地上的吞噬兽已经完全成了烧焦的丑陋黑炭,魔像依旧站在原地,凹槽的光芒也消失得无影无踪,仿佛这一却从来也没有发生过。
  “还好他不会主动攻击我们。”即使是无所畏惧的战士,也感觉到了自己的侥幸。
  “太棒了,我从来没见过比它更强大的机关。”莱娅早已被这个独特的魔像吸引了全部注意力,“凌,我这次带来了许多有用的工具,我应该试试……”她跃跃欲试的走过去,可卡特族在队伍中永远是被小心照看的角色,只跨出半步,战士强而有力的胳膊就阻止了她充分发挥自己的好奇心。
  “关键是那个凹槽。”法师仔细观察了阵铁魔像后说道,“凹槽是魔像施展魔力的地方,或许我们需要找到另外一个有强大魔力的东西,把他镶嵌进去。”
  “水之离境。”凌的话还没有完全结束,精灵莉丝却惊呼起来,“梅尔莎纳那告诉我,水之离境会在最危险的时候发挥作用,说不定还能因此恢复我的记忆,我怎么都没有想起来?”
  “对,水之离境。”莱娅也跟着变得激动万分,“按照梅尔莎纳预测的星图,水之离境最可能发挥真正威力的日子不就是今天吗?”
  “但是莉丝。”总是沉默不语的战士突然变得着急起来,他走上去一步,有些结巴的说道,“如果……”
  “不会有事的,沃尔夫。”精灵对战士露出个甜美的笑容,然后她微笑着打开盒子,小心的取出水之离境。跟着,莱娅用软精丝稳稳的绑住莉丝,又把绳子的另一头交到沃尔夫手上。
  沃尔夫紧张得连眼皮也不敢眨一下,他全部的力气和注意力都集中在铁魔像上了。精灵高举着水之离境,缓缓踏进了铁魔像的攻击范围。
  铁魔像没有发动攻击,精灵轻轻的一跳,把珠子镶嵌在铁魔像的额头,然后退了回来。
  四个人小心的退到洞穴口的外面观察着。仿佛比一个世纪还漫长的时间,铁魔像的周身缓缓发出彩色的光芒,在冒险者们的注视下,它的形体逐渐变型扭曲,最终消失在空气中,只留下水之离境“铛”的一声掉落到地下。
  “他消失了?”四个人忘记了危险,他们走到铁魔像消失的地方,几乎不敢相信这一幕。
  “它还存在,看来这仍然不算最危险的时候。”精灵却反倒有些失望的捡起水之离境,把它重新放回到盒子中。
  “别灰心,古代遗迹就在前面,它绝对可以解决你的问题。”但卡特人马上拍了拍精灵的肩膀,用充满了信心的话语安慰道。紧接着,她就迫不及待的朝前面走去。
  “可惜沙穴还是白白牺牲了。”莉丝似乎仍然不是很愉快。
  “其实这是个不错的结局,它的族人都死亡了,它也不可能再存活下去。”凌跟在莱娅身后,“而且他已经完成了心愿,不是吗?”
  “走吧,他毕竟死得像个战士。”走在最后的依旧是沃尔夫,紧跟在莉丝身后。
  旭痕小说网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