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地下沙穴

  沙子从四面八方涌过来,令人恐惧的压力仿佛要把人的五脏六腑也挤出来,沙子无孔不入的钻到任何可以渗透进的地方,嘴、鼻孔还有耳朵,他甚至觉得连脑袋和骨髓里面都胀满了沙粒,手脚早就没有任何感觉了,他觉得自己已经和沙子混为一体。
  比沙子还令人感到绝望的是窒息,那比挤压还要让他害怕。无法呼吸的感觉是不能用言语来形容的,他拼命挣扎,却根本动不了。窒息让他丧失理智,他不顾一切拼尽全力的呼吸,却只是吸进更多的沙粒。
  最可怕的不是已经死亡,而是死亡正在发生,你眼睁睁的看着死亡的来临,却什么也改变不了。如果给凌一把刀,他会毫不犹豫的把它刺进自己的心脏。可现在,他只能在极端的痛苦中,一秒一秒的数着死亡的到来。
  但压力突然就没有了,他开始飞速的朝下坠,呼啸的风帮他吹走了紧紧粘着的浮沙,他努力睁开眼,却只看到无穷无尽的黑暗,下坠还在继续,速度越来越快,仿佛永远也没有尽头。
  求生的本能是强大的,只要有一线希望,也不会有人放弃。有时候,人在那短短的瞬间爆发出来的潜能,连人自己也感到畏惧。就像现在,凌已经开始默默的念颂起轻身术的咒文,虽然那下面或许有更可怕的东西在等待着。
  凌的咒文还没有结束,另一股强大的魔法力量已经施加到他的身上,下坠的速度慢了下来,在惊魂未定的法师还没有搞清楚状况的时候,他落到一片沙丘上。
  虽然魔法缓冲了坠落的速度,凌还是痛的忍不住哼了出来,但马上,四面八方就传来了他的回声,“啊~~啊~~啊~~”
  空气中充斥着发霉的味道,远远比沙漠表面的空气湿润。四面是黑漆漆的一团。法师呆住了,他从来没有碰到过这种情况。他唯一可以肯定的是,自己掉到了古老的沙穴中。
  “凌、凌。”在这个慌乱的时刻,沃尔夫的声音及时响了起来。伙伴的声音给了法师莫大的安慰,他定了定神,也开始大喊。
  “沃尔夫,你在哪里?”虽然沃尔夫的声音一直都没有间断,但凌依旧感到害怕,他的左耳已经听不到声音了,他无法判断沃尔夫究竟在什么位置,是在朝自己走过来,还是在渐渐远离。
  “凌,不要动,我这就过来。”沃尔夫的声音似乎近了许多。洞穴中什么也看不到,凌只有不断的发出声音,祈祷着伙伴能够快些走过来。
  “好了,我抓住你了。”终于,沃尔夫来到了凌的旁边,他握住凌的肩膀,小心的坐下。
  沃尔夫的臂膀让凌稍微平静下来,“是谁救了我们,是谁在施展魔法?”他想起了这个重要的问题,于是大喊起来。
  回答他的依旧只有回声,沃尔夫也跟着大声喊叫,但那个好心的法师似乎不愿意和陌生人交谈,仍旧没有回答他们。
  他们失望的停止呼喊,空气开始慢慢凝固,彼此的呼喊声也渐渐消散,隐隐地,只有沙子从天顶落下来的声音,刚才的一切,仿佛从来也没有存在过。
  他们背对着背坐着,谁也不曾轻微的动一动,“我们~在哪里?”过了许久,战士才轻轻的问道。
  法师没有立即回答,直到战士又轻轻的问了遍后,他才缓缓的说道,“我不知道,但可能这就是古代遗迹。”第二句话,他足足停顿了好几分钟才说。
  “你有火吗?我的火石不见了。”
  “火?”法师的声音好像在梦中呓语,他正要说不,却突然想起了什么,“脱衣服,快。”他急促的催促起来,声音中带着兴奋。
  “脱衣服?”战士疑惑道,“是的,全部。”但法师的声音更加急促了。
  沙漠中不需要太多的衣服,沃尔夫的链甲也早在沙暴袭击的时候就丢弃了。虽然满肚子的疑惑,沃尔夫还是遵从了战士的命令,很快他就把上衣脱了下来,反正在这漆黑的沙穴中,穿不穿衣服并没有什么分别。
  “暴炎弹戒指,点燃他们。”法师继续说道。
  战士明白过来,他抽出巨剑,把它放到地上。然后小心的把衣服缠绕到剑鞘上,做成一个简易的火把,然后,他用暴炎弹点燃了它们。
  “油腻术。”当火光闪现出来,法师对准火把施展出魔法。
  微弱的火光跳跃起来,沃尔夫的临时火把做得很有水平,周遭的一切不再是黑漆漆的未知数,继修安罗特以后的几百年来,火光再一次打破了这里的寂静。
  有了火,他们开始小心的观察四周。地下是已经变得坚实的砂土,四周依然看不清楚,这个地下的洞穴比他们想象中要大,他们无法看到洞穴的尽头,在火光照耀不到的地方,还是漆黑的一片。
  他们开始小心的前行,为了能够持续的照明,火焰被控制到了最低的程度,只能照亮几米的范围内。他们朝着固定的方向前行,没多久,砂土的墙壁挡住了他们的方向,于是他们开始沿着沙壁缓缓前行。
  沙壁上什么也没有,地上也只有冰冷的黄中带着黑色的沙子,没有宝物或者是其他任何东西。他们继续前行,却发现前方的沙壁上分出了一条细细的通道。
  通道很窄,只刚好够两个人并排行走,高度也仅仅比沃尔夫高半个脑袋,两人稍微犹豫了下,小心的钻了进去。
  两人不敢交谈,只是缓缓的、缓缓的前行。他们不知道等待着他们的究竟是什么,但是他们几乎可以肯定,这个未知的沙穴中充满了危险。
  沙穴的构造复杂而又多变,没走多久,他们就碰到了第一个岔道。两人走进左边的岔道,又有着新的岔道在等待他们。那个新的岔道斜斜的朝下延伸着,两人对望一眼,选择了这个通往更深地下城的通道。
  通道内弯弯拐拐,一会儿朝左一会朝右,仿佛永远也没有尽头。凌已经懒得去辨别方向了,只有沃尔夫,还在紧张的计算着走过的路程。
  火开始闪烁,沃尔夫停下来重新调整了会,让火焰重新稳定下来。看样子,火把已经维持不了多久了。
  空气中传来异样的气味,是腐烂的臭味混合着血发出来的味道。沃尔夫把火把交到左手,右手悄悄的握到了剑柄上。凌不敢准备咒文,但也开始聚集魔力。气味越来越明显,通道里却依然只有两人发出来的脚步声和呼吸声,两人把感觉调整到最灵敏的状态,准备随时应付敌人的袭击。
  火把照亮了第一具尸体,然后便是第二具、第三具……在这个狭窄的洞穴中,竟然密密的堆满了尸体。
  尸体已经腐烂很久了,而且没有一具尸体是完整的,大部分的尸体都没有了四肢,只剩下腐烂的肉团,有的甚至只剩下一具头颅。“是沙穴人。”沃尔夫用剑拨弄开最近的几个头颅,这几具头颅还算完整,但原本该长有眼睛的地方什么也没有。
  “究竟有什么可怕的怪物。”沃尔夫回过头来看着凌,希望能从法师那里找到答案。但法师没有回答,他捡起尸体群附近的一把武器,仔细的观看起来。
  凌反复的旋转着手里的杆状类武器,那上面有一部分覆盖着褐色状的东西,明显不是出自沙穴人的手笔,“可能是吞噬兽。”过了许久,他才轻轻的说道,脸上只剩下苍白。
  “吞噬兽?”火焰跳动了一下,沃尔夫听说过这种怪物。那是种胶质类的怪物,它们只生活在地底的深处,以所有活着的东西为食物,他们用自己的身体包裹住猎物,然后活生生的消化掉,在它们的体内,常常有着猎物的骸骨,被称为滚动的墓穴。
  物理攻击对他们根本无效,只有火焰可以杀死它们。
  但是后退是不可能的,两人踩过地上的腐肉,在恐惧中继续前行。
  沙穴在前面转了个九十度的大弯,沃尔夫停下来,集中全部精力凝听着拐角后的东西,希望能感觉到点什么,在确认没有危险后,他才对凌点点头,踏出了脚步。
  可惜他还是错了,一根明晃晃的长矛从拐角处刺过来,没有半分征兆,打中了沃尔夫举着的火把。
  战士本能的递出了巨剑,却没有击中目标,长矛收了回去,又发出了第二次进攻。
  “等等。”
  长矛在沃尔夫胸膛前一寸的地方停了下来,仿佛在犹豫什么,“等等。”凌再次冲着拐弯后的陌生人喊道,结果长矛收了回去,武器的主人站了出来。
  比矮人高不了多少的个头,鱼鳞状的灰褐色皮肤,没有头发、没有眼睛、没有耳朵,脚趾间被蹼样的东西连接在一起,一个地地道道的沙穴人。
  沃尔夫急忙捡起剑鞘,火还没有熄灭,他赶紧调整了下剩余的衣物,让火焰恢复亮光。
  “这里有出口吗?”战士问道,但沙穴人却只是朝他们来的方向走过去,同时吐出几个奇怪的音节。
  “他不会知道你在说什么。”凌阻止了沃尔夫的继续问话,“走吧,既然还有活着的沙穴人,就一定有出口。”
  “嗯。”沃尔夫点点头,又开始朝未知的黑暗中走过去。
  “他跟在我们后面。”但没走多久,战士再次停下来,他皱着眉头,对凌说道。
  “别管他。”法师的回答有些颤抖,他已经开始疲惫了,而且觉得气温在变冷。
  通道的怪味变得淡了起来,只是偶尔才能碰到沙穴人的尸体。沃尔夫走在最前面,他的左手举着剑鞘,用微弱的火光照亮前面的道路,右手则握在巨剑的剑柄上,一刻也不曾松开过。在他身后,虚弱的法师扶着墙壁,紧紧跟随着他。再后面,就是刚才遇见的沙穴人,维持着相当的距离跟着他们,只偶尔发出些两人听不懂的奇怪音节。
  “如果莱娅在就好了,卡特人的眼睛可以当我们的向导。”莫名的,凌想起来在塔克西隆逃亡的晚上,他怀念的低声说道。
  “嘘,前面好像有声音。”战士打断凌的怀念,屏住呼吸仔细的聆听,但这次他还是没能听到什么。
  “或许是沙穴人。”凌从一开始就什么也没听到。
  “别做声。”沃尔夫压低了声音警告,“仔细听。”
  沃尔夫再次放慢了前进的速度,把所有的感觉都提升到了极限戒备着,他小心的控制着呼吸,每一脚都轻轻的踩在沙地上,不发出丝毫的响声,就像一只暗夜里潜伏的大猫。潜行的技巧,已经被他发挥到了极至。
  前方果真有声音传了过来,而且越来越清楚。到现在,沃尔夫已经可以肯定那是人的脚步声。
  暂时没有碰到敌人,但前面出现了一个三岔的路口,断续的声音就从最右边的岔道传出来。战士犹豫了下,他走进左边的岔道,把身子紧贴在岔道口的沙壁上,“在这里等着它们。”他对凌指挥道。
  声音听上去很慌乱,未知的陌生人似乎放弃了隐匿的打算,他们快速的移动着,仿佛在逃离什么,两人抓紧了武器,只觉得手心全是汗水。
  沃尔夫弄熄了火把,亮光是危险的靶子,会给敌人指引出正确的方向。经验告诉他,即使在黑暗中作战,也好过孤身曝露在光亮中。而经过笛伦斯的训练后,他已经掌握了足够的技巧,用于在漆黑一片的环境中战斗。
  陌生人的声音已经近在咫尺了,他们终于到达了这个三岔的路口。突然,脚步声突然停了下来,看来他们也发现了这里的奥秘。
  “难道真的只是沙穴人?”沃尔夫有些疑惑,外面没有半分亮光,按照道理他们不可能发现其他的两个路口,除了沙穴人,他暂时还想不起来有什么种族能办到。
  听声音只有两个人,沃尔夫只短暂的犹豫了下,就悄悄的发起了进攻,不管怎么说,掌握主动权永远是最重要的。
  他马上就后悔了,因为他看见了一双发亮的蓝色珠子正在注视着自己,那是眼睛,独一无二的可以在黑暗中视物的眼睛,他的偷袭已经被敌人看见了,而自己还被包裹在浓浓的黑幕中,“他们不是沙穴人。”他有些郁闷的放弃了偷袭的打算,展开了正面的攻击。
  “是你,沃尔夫。”巨剑在半空中停了下来。
  “莱娅?”两个男声几乎同时响起来。
  “凌?”这次是两个女性的声音,卡特人莱娅和精灵莉丝。
  “你们怎么会在这里?”这次却是四个人同时发问。
  “快走,前面有吞噬兽。”但莱娅和莉丝没有回答,她们急急忙忙的说。
  “有个沙穴人。”莱娅的声音又响了起来,似乎充满了惊奇。
  “他跟着我们很久了,似乎没有恶意。”凌回答道,“他好像要对我们说些什么,可我不懂他的语言。”
  就在这时候,沙穴人那奇怪的音节又响了起来,比之前要急迫了很多。
  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同样奇怪的音节从莱娅口中也说了出来,等到她说完,沙穴人又跟着发出奇怪音节,然后莱娅回复。两人间的对答都很短,而且极其快速,几乎是一瞬间,他们就交谈了十来次。
  “沃尔夫,把火把点燃,插到你们来的那条路。”沙穴人还没吐完最后一个音节,卡特人莱娅已经快速的指挥起来。“莉丝用绿萤石。我们跟着沙穴人走。”
  没有人问莱娅为什么懂得沙穴人的语言,也没有人对莱娅的决定做出置疑 。萤石的绿色冷光照亮了沙穴,沃尔夫重新用暴炎弹戒指点燃火把,并把他稳稳的插到了沙地上。沙穴人开始带路,莱娅紧跟在沙穴人后面,其后是凌,再之后就是莉丝和沃尔夫。
  “他告诉我,吞噬兽根据生物身上的热量寻觅猎物。”莱娅和又沙穴人交谈了几句后,小声说道。
  除了莱娅以外的人都没有说话,他们不敢打扰莱娅和沙穴人的交谈。卡特人一路上都在和沙穴人说话,然后把沙穴人的话用通用语转述给三个朋友。
  沙穴人告诉他们,这个沙穴不是他们自己挖掘出来的,是他们的祖先在离开部落后无意中发现的,他都不知道自己的部落究竟在这里生活了多少年。而在漫长的年代中,连接着其他沙穴的地方早就已经坍塌了,这里成了独立的沙穴。
  “他说这个吞噬兽刚出现的时候还很小,可现在已经长得很大了。它在沙穴中呆了十多年,把部落中的人吃了个精光,只有他一个人勉强活了下来。他希望我们能帮助他,杀死这个吞噬兽。”莱娅翻译。
  “杀死他,我们可能办到吗?”凌苦笑着回答。
  “他说沙穴中有一处恶魔的地盘,所有靠近那里的沙穴人都被恶魔杀死了。他现在带领我们去那里,希望我们能和恶魔沟通,让他杀死吞噬兽。”莱娅接着翻译道。“他还说,只要能杀了吞噬兽,就算恶魔杀了他,他也愿意。”
  “恶魔?那他不是带我们去送死吗?”沃尔夫发话了。
  “他说恶魔不会主动攻击,只要不靠近他身边,就不会有危险。”莱娅解释道。
  旭痕小说网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