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托尼的阴谋

  夜晚的沙漠,寒冷而美丽,月的光华映在沙子上,倒映出冷艳的点点迷蒙。
  纳丁照旧在队伍的最前面,卡特人托尼留守中间,战士和法师在走在最后。队伍前行得并不快,这里已经是库克拉里奇大沙漠的最深处,在这种从未被人打扰过的原始大陆中,总是潜伏着莫名的危险。
  队伍的最后,疲惫的战士轻轻唱着古老的歌谣,和着规律的铃声在静谧的夜色中缓缓流淌:“我独自在海边徘徊,遥望着无尽的朝霞,我想起我的爱人,不知道她这时何在,天边飘来一朵乌云,我独自在这儿等待,可她,却迟迟的不肯到来。”
  “又在想莉丝了吗?”法师走在战士的左边,他看着战士,小声的问道。
  “是啊,大半年没见着她们了,也不知道现在怎么样。”战士停下来,“莉丝的身份似乎隐藏着未知秘密,我很担心。”他长长的叹息道。
  “放心吧,莉丝和莱娅在一起,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凌倒有些满不在乎,“莱娅那丫头诡计多端,逃命的功夫更是谁也比不上,有她和莉丝作伴,没人能找到她们。”
  “或许吧,也许是我想得太多了。”战士点点头,他下意识的看看天空,一轮圆月难得的挂在上面,“夕阳已沉沉的向西方落下,这黄昏的美,美得无法描画。我飘泊天涯,遥望着那海天的一角,是我们的家。”他继续唱起来。
  “爱人呀,我这般的想着你,你能感觉到吗?你那里,可也有丝毫的牵挂……”战士的歌声打动了法师,法师也跟着轻轻吟唱起来。
  “我决定现在就回家,回家见我父亲、回家见我爱人、不再流浪、我正前往星月河、我正前往……家乡。”
  “美妙的歌声。”卡特人托尼鼓着掌,朝他们走过来,“清冷的圆月和雄壮的沙漠,如果还有……”他似乎有些寂寥的看看天空,发出一声沉重的叹息,“如果还有心仪的女子拉着竖琴作伴,一切就完美无缺了。”
  “是啊,如果莱娅在这里,用她的七弦琴伴奏,那将多么美好。”法师似乎有所感悟,他跟着叹息着说道。
  “再加上精灵语唱出来的古老歌声,将会更加美妙。”战士憧憬着,补充道。
  “还加上卡特族的古老语言……”
  “卡特族的古老语言,我来试试怎么样。”卡特人碰碰法师,也不管法师和战士的表情,清了清喉咙就开始唱起来,“无月的黑夜,我打开秘银的锁,光彩夺目的宝石……”
  “够了,快停下。”凌连忙打断卡特人,“别再嚎叫了,我只想听卡特族吟游诗人的声音,比如莱娅……”他犹豫了一下,说道。
  “原来你爱上了我们族的姑娘。”托尼又笑着鼓起掌来,“我原以为在法师们的心中,已经没有能容纳爱情的空间了。”
  “爱情?”凌一愣,慌忙连连摆手,“不不,我只是觉得有些无聊罢了。”他红着脸,急忙解释道。
  “但是你想念她,不是吗?”托尼却不肯放过凌,“这些天来,我常常看到你呆呆的出神。”
  “不,我只是在背诵魔法咒文。”法师有着着急了。
  “是吗?”托尼笑了笑,“爱情,就是最厉害的魔法呀。”
  ※※※※
  队伍继续前行,当黑夜离去,黎明到来的时候,他们借助着太阳的光辉,才发现这一个晚上的旅程,已经把他们带到了两天前看到的,两个巨大沙丘形成的沙之谷前。
  巨大的沙谷遮挡住了太阳的光辉,黎明的沙漠还保留着黑夜最后的一点凉意。在那难得的阴影下,他们骑着骆驼继续往前。
  “凌,你听到了什么没有?”没多久,战士似乎听到了什么奇怪的声音,从沙之谷的深处传来,断断续续,若有若无。
  “没听到。”法师摇摇头,“你知道,自从那次契约过后,我的耳朵就不灵敏了。”他有些黯然的回答。
  “对不起,我忘记了。”战士不好意思的笑笑,他停下骆驼,凝神侧耳倾听,却又没听到什么,“或许是幻听吧。”他摇摇头,正打算骑着骆驼继续前行,却看到前方的驮队已经停了下来,半兽人纳丁正急匆匆的朝他们走来。
  “这里就是响沙湾。”半兽人走得很快,脸色也不太友善,他丢下这句话后,就独自骑在两人的后面。
  他们明白半兽人的意思,中间的托尼朝队伍最前走去,两人对望一眼,也催着骆驼走向队伍的中间,把最后的位置留给半兽人。
  “或许,他希望能借此平息他们的古老神灵的怒气。”凌悄悄的说。
  “凌,你找到不触怒神明的办法了吗?”走到中间后,战士小声问道。
  “没有。”法师摇摇头。
  “是吗?”战士似乎有些无奈,“但愿,他的诚心能平息神灵的怒气吧。”
  慢慢的,远方那若隐若现的声音渐渐清晰,就连法师也能听得清清楚楚:有时像轰隆隆的雷声,有时像侏儒们那蒸气锅炉发出的汽笛声,还有时就像雨打在石板上夹着着打破了碗碟的声音。
  他们继续前行,声音越来越清晰,渐渐的,声音从十面八方包围了他们,那是各种各样的声音:有的好像手风琴拉出的低沉的乐声,如泣如诉;有的又好像叮当作响的银铃,如醉如狂,各种声音混合着,竟然奏出了一曲诡异莫名的乐章。
  骆驼受到音乐的刺激开始变得焦躁,领头的骆驼不肯前行,后面的骆驼又各自散开,四个人花了好大的力气才把它们控制住,在纳丁的指挥下,他们把骆驼围成一个方阵,尽量放慢脚步缓缓的前行。
  “或许,沙子地下藏着一支规模庞大的乐队。”托尼走在队伍正中,他说道。
  “我敢打赌,那支乐队绝对是卡特人组成的。”法师回答道,他努力回忆着在大图书馆学到的知识,希望能想起一些有用的东西。
  只有战士和半兽人一言不发,他们的巨剑和战锤已经出鞘,感觉也调整到了极限。他们紧张的注视着周遭的环境,准备迎接可能发生的战斗。
  就这样走了三个小时,各种各样的古怪声音一刻也没停过,沃尔夫的手按在剑鞘上,纳丁紧紧的握着战锤,卡特人和法师也都用自己的方式戒备着,他们小心翼翼的前行,丝毫也不敢放松。
  又过了一阵,半兽人纳丁悄悄的把战锤从右手交换到左手上,他已经看到了响沙湾的出口,那是两个大沙丘向着彼此延伸出去,在尾端形成的一个狭小口子。
  “还有半小时,就能走出这片祖先未成穿行的土地了。”半兽人计算着,他有些紧张的看着前方,“神已经宽恕了我吗?我可以实现我的梦想了吗?”他在心底问自己。
  没有出现任何异状,出口越来越近,还有几百米就可以走出响沙湾了。四周那些怪异的声音渐渐静下来,所有人都松了口气,有些欣喜的看着前方。古代遗迹就在响沙湾的前面,他们几个月的辛苦马上就要走到尽头。
  但就在所有人的以为终于松了口气的时候,山谷突然发出一阵无意义的怪声,把那些早已焦躁的骆驼群吓得又一次四散奔逃。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把冒险者们搞了个措手不及,他们手忙脚乱的想要控制住骆驼群,却根本无能为力,等到他们筋疲力尽的返回,才发现半兽人根本就没有履行他的职责。
  战士有些生气了,他怒气冲冲的走过去,正打算质问他为什么不控制骆驼群,却发现半兽人的大锤已经仍在了地下,正在跟着山谷的怪声说着什么。
  “绿卡鲁、达克西卢斯特而、拉碌碌托肆啪图图尼。”半兽人神色谦恭的念颂着,发出的每个音节都古怪异常,法师试图模仿,找出这些音节的意思,却发现它们比魔法咒文还要生僻拗口,他只学了两句,就打消这个愚蠢的念头。
  “这是最古老的兽人语言,只有极少数的半兽人从巫医那里学到了小部分。”托尼也凑了过来,他说道。
  “也许他正在和他的神交流。”法师想起自己签订契约时的情形,对着还莫名其妙的战士说道。
  三人就在半兽人的身旁看着他,等待着祷告的结束。没多久,随着山谷那怪异的声音重新被音乐声取代,半兽人的祷告也宣告结束,这整个过程,只用了不到十分钟。
  “纳丁,发生了什么?”战士最先问道,“你的神容许你踏入古代遗迹吗?”
  “贵客们,古代遗迹就在前方,欢迎你们进入。”祷告过后的半兽人完全像变了个人似的,他朝三人行了个隆重的礼节。
  看着往日间那粗鲁的蛮子突然变得礼貌起来,三个人惊讶得连话都说不出来了。最后,还是战士最先问出他的问题,“你也和我们一同进去,是吗?”他看着半兽人,期待着他的回答。
  “我的任务已经结束,必须马上返回库克桑兹。”半兽人恭敬的说,“可你没有足够的补给啊,食物和水都不够了。”战士疑惑了。
  “按照神的指示,你们只能徒步前往古代遗迹。”半兽人环视了一周,然后大声宣布道,“所有的骆驼都必须跟随我返回库克桑兹,你们只能依靠自己携带食物和饮水。”
  “噢,这不可能。没有骆驼,我们会死在沙漠的。”盗贼托尼立即尖叫起来,“你是在开玩笑吗?还是你害怕我们会偷走遗迹中的宝藏?”他走到剩下的几匹骆驼旁边,抚mo着它们,“我保证,我只是想看看伟大的古代遗迹是什么样子,我绝对不会拿任何东西出来。”盗贼说着,翻身骑在骆驼背上,“纳丁,让我们带骆驼进去好不好,就这几匹。”他看着纳丁,请求道。
  “你们必须徒步前往。”半兽人的语气坚决而不容商量,“除非你们杀了我,不然我决不容许神的旨意遭到亵du。”他从地下捡起战锤,大声道。
  “可是我们怎么返回呢?你带走了全部骆驼。”托尼继续辩驳道,“我们会死在沙漠中的。”
  “这是神的旨意。”纳丁依然不肯让步。
  “托尼,修安特罗不是也一个人安全的从古代遗迹走回达克尼斯了吗?”沉默着的法师开口了,“或许情况没有看起来这么糟糕。”
  “可他是靠传送魔晶返回的啊。”盗贼大声说,“我们没有传送魔晶,也没有传送卷轴,根本不可能活着走出大沙漠。”
  “也许遗迹中还有传送魔晶呢。”法师说道,“我猜测,遗迹的设计者留下了很多传送魔晶,然后设下这条规定,既可以让冒险者们不至于毫无收获,也可以防止他们一次就把整个遗迹搬空。”
  “这没有道理,没有人会这样设计。”托尼马上反驳道,“你们不知道,我研究了族中流传下来的所有书籍,修安特罗的传送魔晶是他自己在进入沙漠前就准备好了的。”盗贼大声说道“还有,他只到达了遗迹的大门,根本没能进去。”
  “为什么?”战士问道。
  “我不知道。”盗贼摇摇头,他拍拍自己装满了开锁工具的口袋,“或许他开锁的技巧太差了,打不开遗迹的大门。”
  “一点也不好笑。”卡特人自以为是的幽默惹恼了法师,他狠狠的瞪了卡特人一眼,恼怒的说道“你应该早些提醒我们,让我们的准备做得充分些。”
  “我怎么知道有不准带骆驼进遗迹的规定呢,所有的书上都没有提到过。”卡特人委屈极了,他不服气的对着法师大声抱怨道,“再说了,传送魔晶我们根本就找不到,而传送卷轴,你也根本没有足够的魔力来使用它。”
  “那我们该怎么办?”凌说道,他把目光转向纳丁,半兽人的目光依然坚决。于是他把目光转向战士,“是进去,还是原路返回?”
  “进去。”战士犹豫了会儿,回答道,“我有种预感,我们能在里面碰上莉丝她们。”他说话的声音很小,似乎自己也觉得这不是个充分的理由。
  “那你呢,托尼?”凌不再理战士,他把目光转向卡特人。
  “我不会前去白白送死。”卡特人马上回答道,“我已经知道了路径,我必须先找到传送魔晶再来。”他骑着骆驼走过来,“不如你们和我们一道回库克桑兹吧,反正古代遗迹就在这里,何必冒险呢?”卡特人劝说道。
  “好吧,看来前面的道路只有我们两人了。”法师叹口气,他带上几个制造食物和水的卷轴,一声不响的朝着前方走去。
  强壮的战士也不再说什么,他干脆背起整整一袋卷轴,朝法师追过去。
  “下次再来不可以吗?”沉默了许久的半兽人开口了,他挡在战士面前,试图劝服他,“我可以保证,我随时愿意当你们的向导。”
  “谢谢,纳丁兄弟。可我不想再浪费一年的时间了。”战士停下来,他看着半兽人有些忧虑的脸,那上面满是风沙的痕迹,“有凌这个三流魔法师在,我们没那么容易死去。”
  “对不起,我也不想。”半兽人有些愧疚的低下头,在怀里摸索着什么。不多久,他掏出随身携带的紫色药瓶递给沃尔夫,什么话也不说的转身离去。
  “谢谢。”沃尔夫有些感动。那是巫医赐给他的魔法药剂,上次他们碰到沙虫,他中了剧毒都没舍得用它。而现在,他却把它送给了自己。
  “加油,我在库克桑兹等你们的好消息。”在两人的背后,卡特人的声音远远响起。
  ※※※※
  听着驼铃声渐渐远去,法师再次展开地图,“看来今晚就能到达传说中的古代遗迹了。”过了好久,他才收起地图,肯定的说道。
  “但愿地图上的标识没有错误。”沃尔夫叹道,“如果找不到古代遗迹,只怕……”他觉得自己无法再说下去了,“对不起,把你拖下水了。”他低声说。
  “别担心,莫尼西不是也来了吗?只要能碰到他,就算我们进不到遗迹中,也不是毫无希望。”法师笑了笑,他并没有抱怨的意思。
  没有了骆驼,虚弱的法师行走得倍加困难,战士不安的扶着他,他比以前更轻了。两个人都不再说话,他们把所有的精力都节省下来,用到寻找古代遗迹上。然而,随着时间一点点流逝,他们却始终没能看到古代遗迹的影子。
  半天的功夫早已经过去,沙漠中的黑夜徐徐来临,夜晚的沙漠几乎看不见任何东西,他们无法再坚持寻找,只得停了下来。
  “这里明明就是地图上画着的地点了,怎么会什么也看不到呢?”凌不甘心的又摊开地图,借助着微弱的月光仔细看了阵,“我明明没有看错,可为什么什么也没有呢?”他喃喃的抱怨道。
  “或许还在前面吧。”战士安慰道,他掏出卷轴,开始往水袋中补充水份。但空气中的水之元素太少了,他用了双倍的卷轴把牛皮水袋中的水补满。
  “怎么会找不到入口呢。”法师有些忧愁的接过水袋,独自发起呆来。在他旁边,沃尔夫也有些无奈的看着凌,没有去打扰他。
  “也不知道莫尼西一个人怎么样。”过了好久,法师才抬起头,“趁现在比较凉,我们继续找吧。”
  两人继续前行,带着寒意的风挂在脸上,吹走了部分的疲惫和困倦,但在这只有月光和星光的夜晚,他们的搜索工作进行得更加艰难。
  “那是什么?”但这个晚上,幸运的女神眷顾了他们。借助着月的光华,沃尔夫有些不可置信的看到前面不远处闪耀着淡淡银光,“是古代遗迹的大门么?”两人按住心中的激动,加快脚步跑过去。
  他们跑到闪耀着光华的地方,却发现那是莫尼西的沙地车反射出月的银光,虽然没找到古代遗迹,两人却同样激动。他们顾不得惊动潜伏的怪物,立即扯开嗓子叫起来。
  但他们的呼喊并没有得到回应,短暂的兴奋过后,两人安静下来,开始重新打量这个莫尼西的杰作:它的表面全是沙子,更有小半截已经陷在沙土里了。
  “难道莫尼西出事了?”着急的战士干脆打开车门钻进去,却见里面堆积的沙子几乎塞满了半个车厢,而莫尼西当初携带着的东西,全都没有留下。
  “看起来莫尼西并没有碰到危险,是他主动放弃沙地车的。”凌在车门观察了阵后,分析道。
  “你认为是车子出了故障,还是莫尼西找到了古代遗迹的入口?”战士走出来。
  “都有可能。”法师稍微思考了一会儿,“但既然沙地车能行驶到这里,我猜测车子应该没有出故障。”
  “那就是说,遗迹就在这附近吗?”战士提高了声音。
  “应该是这样吧,或许等到天明我们就能发现新的线索了。”法师点点头。
  “可这沙地车看上去起码废弃一周了,我们不可能再找到莫尼西。”战士脸色阴郁的说。
  “但也至少说明我们没有走错路,不是吗?”法师却不那么悲观,他蹒跚着,走到车子旁坐下,“休息吧,我们已经有了大收获了。”他对着看起来心情不太好的战士说道。
  战士点点头,挨着法师坐下。今天他已经消耗了太多的体力,早就筋疲力尽了。两个疲惫不堪的冒险者就这样靠在车子边上,也顾不得守夜,沉沉睡起来。
  ※※※※
  “卑鄙的盗贼,我要让你们陷在沙漠的地狱中,仔细品尝死亡的滋味。”半兽人的神祀发怒了,他对着凌,施展出强力的魔法。
  夜的寒风呼啸起来,吹起铺天盖地的黄沙,整个沙漠都在震动,他们脚下的沙子开始流动,形成一个圆形的陷坑,他和沃尔夫拼命的朝着外面跑,但他们根本无法在快速流动的沙子中站稳,他们摔倒在沙漠上,跟随着沙子流到陷坑的中心。
  凌挣扎着,沙子紧紧的挤压着他,令他无法呼吸。他徒劳的扭动着身体,试图挣扎出一点点空隙,但更多的沙子聚集过来,盖过他的身躯,盖过他的脖子,直到把他完全淹没。
  “救命。”他呼喊着,灌满了沙的嘴却无法发出任何声音。
  “不。”最后,他用尽全身力气大声喊出来。
  “又做了个怪梦。”从噩梦中惊醒的凌如释重负的擦了把额头的冷汗,手却凝固在了半空。
  他听到了熟悉的沙子流动的声音。不是在梦中,他感觉到沙子正在流动,他的身子正跟随着沙子们慢慢陷下去,他抬起头看看外面,自己和沃尔夫已经陷在了真正的沙穴中,那是个漩涡状的沙穴,比梦中的沙穴还要大的、好像无底的深渊,正贪婪的吞下周遭的所有。
  “天啊。”他急切的摇醒战士,看到慌乱的表情在战士脸上再次重现。
  他们站起来,拼命朝外跑,但他们发现得太晚了,和梦中的情形一摸一样,沙子很快就无情的吞没了他们。
  月光下,再也看不出曾经有人经过的痕迹。
  ※※※※
  沙漠的另一处,纳丁和托尼正在帐篷中舒适的睡着,这是他们在夜晚的最后一觉,从明天开始,不再有护体凝霜魔法加持的他们将又开始白天睡觉、夜晚赶路的沙漠苦旅。
  然而,卡特人却没有睡着,他悄悄睁开眼睛,和往常一样,半兽人把斧头放到了伸手就能拿到的地方。然而,听着那响亮的呼噜声,卡特人却怀疑他是否能在别人割下他的脑袋前醒过来。
  恶毒的阴谋在卡特人的脑袋中酝酿成型,他悄悄的站起来,假装咳嗽了几声。
  但纳丁没有任何反应,托尼握着随身携带的匕首,轻轻走到半兽人跟前,然后轻轻的抽出匕首,“对不起了,我实在舍不得那些宝藏啊。”他屏住呼吸,朝着半兽人的喉咙划下去。
  “忘了说了,这也是赫勒米恩·维纶丝让我必须完成的任务。”阴谋得逞的盗贼擦干匕首上的血迹,他走出帐篷,对着死去的半兽人投去最后的一瞥。
  “凌,你女朋友编织的袋子可不如你想象中那么保险啊。”清晨,看着前方的响沙湾再次出现在面前,卡特人露出一个邪恶的微笑,“那地图我已经偷偷看过好多遍了,可你们却一点也没察觉。等会再次见到我,你们定会很吃惊吧?”
  “放心,我暂时不会要你们的性命的。”卡特人惬意的摆弄着那把杀死纳丁的匕首,重新踏进响沙湾。
  旭痕小说网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