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漫漫黄沙路

  新历207年三月底,凌和沃尔夫有些不舍的送走了莫尼西,开始准备起他们自己的沙漠之旅。
  虽然是被迫接下的无聊的差使,凌还是说服自己怀着好奇和兴奋的心情,兴致勃勃地投入进了铜火等人的准备工作中。
  和上次匆匆赶往库克桑兹那寒酸的装备比起来,传奇旅行者铜火的准备工作可谓细致又周到,他帮四个人准备了许多出乎他们想象的上好装备:价值不菲的可以防止沙子渗透入内的全套衣裤和长筒牛皮靴,请专人赶做的脚趾头独立分开的棉袜。穿上它们,即使有少量的沙子进到靴子中,脚趾也不会因为走路而磨破。
  准备工作持续了十天,出发的那天,他们的面前是比许多小型商队还要长的驮队:纳丁精挑细选的优等骆驼,备用的衣服和靴子,凌向侏儒法师购买的医疗包,里面有各种药水和卷轴。还有铜火亲自向巫医求来的神奇治疗药水。除此之外,骆驼背上还有着各种各样的奇妙工具,每件东西都是在短短的时间专门量身定做而成。
  当然,清水和食物是必不可少的东西,为了以防万一,纳丁动用了十头骆驼装载食物和水,而凌,也带上了足够多的制造食物和水的卷轴,足足转载了两匹骆驼。
  简直是完美无缺的准备工作,看着那长长的驮队,两人才明白铜火为什么要他们准备那么多的金币,而他们也明白,他们付出的一百个金币根本远远不够。
  “你们的冒险之旅将会与众不同。”出发的时候,铜火对他们说道,而凌和沃尔夫也完全相信了他的话,他们甚至幻想着这次旅行会是一次奇妙的探险,轻松而且愉快。在当时,没有人会想到他们在之后会遇到那么多的麻烦。
  起初的半个月里,情况似乎很顺利。他们照着藏宝图的指示前行,白天休息,夜晚前进,没有碰到可怕的魔兽怪物,也没有遇到让人讨厌的沙尘暴,日子就那样平平淡淡的溜走,清脆悦耳的安罗特铃声伴着他们,舒适中带着点点乏味。
  当时,众人还以为是藏宝图的绘制者选择了一条完美的路线,避开了这些烦人的东西。然而好景不长,就在他们赞叹着藏宝图的绘制者时,他们遇上了第一场沙暴。
  那天下午,他们先是看到了许许多多的浮尘,尘沙等细粒浮游在空中,好像黄沙从天空慢慢下落。浮尘挡住了毒辣的阳光,在他们的头顶,太阳呈现出苍白的淡黄色。
  敏锐而经验丰富的纳丁马上感觉到即将发生的恐怖事情,他匆匆的走下骆驼,把严峻的事情真相告诉队友,然后他熟练的指挥他们把骆驼围成圆圈,安排众人在骆驼的保护圈中蹲下。
  不多久,肆虐的沙暴袭击了他们,呼啸的狂风卷起漫天的黄沙,遮蔽了天与地的界限,整个天空只剩下一片浑黄。就连那亘古永存的沙丘,也屈服在狂风的淫威下,顺着风的方向缓缓推进。再没有什么力量比沙暴更强横了,在这里,它就是永远的王者。
  当风沙过去,冒险者们小心翼翼的从骆驼的庇护下钻出来,他们抖掉那盖满全身的黄沙,迫不及待的吐出塞满整个口腔的沙子,敬畏的看着沙暴远去的方向,为自己能够侥幸活下来感到由衷的高兴。在这次的沙暴中,他们只丢失了一头骆驼分量的清水,都是卡特人托尼惹的祸,他太兴奋了,结果弄破了水袋。
  接下来,他们继续前行,但地图好像是故意和他们为难似的,哪里有沙暴,地图就把他们带向哪里。不仅次数频繁,而且毫无预兆,在接连的几场大规模沙暴中,他们来不及躲藏,几乎损失了一半的水和食物。
  “寻找沙暴的旅程。”法师自我解嘲的这样说。
  这时候,时间已经过去了整整一个月,他们却连地图上第一处的标识物也没有找到。水和食物已经不多了,目的地却遥遥无期,在这接二连三的打击中,他们开始动摇,甚至对地图本身的准确性产生了怀疑。
  面对这几乎不肯停歇的沙尘暴,他们的行进速度大大减缓,连预定行程的一半也没能达到。凌的耐心最先消磨殆尽,契约给他带来的创伤还没恢复,走走停停的赶路方式让他连冥想的时间也没有。为了尽早走出那片魔鬼地带,他找到纳丁,强烈的要求在白天也继续赶路。
  凌成功的说服了纳丁,而护体凝霜魔法的效果也比他们想象中要好,只需要避开正午那最恶毒的阳光,大部分时候魔法都可以帮助他们抵消掉炎热的热浪,依靠着法师的魔法,队伍的行进速度终于快了起来。
  三天后,他们幸运的走出了那片沙尘暴肆虐的地带,这时候,他们仅仅剩下四匹骆驼的清水和食物。但是,卡特人那锐利的眼睛给他们带来了好运,他们顺着卡特人手指的方向走过去,惊喜的发现自己终于来到了地图上的第一处标志地:巨人柱群。
  那是只有在沙漠深处才能生长的巨型仙人掌,它们挺拔而高大,主干笔直的挺立着,比塔克西隆城的奇迹建筑追日还要高上数米。就连最矮小的几个,也比许多城邦的城墙还要高。
  除了纳丁在小时候听父亲讲过它们,其他人从来都没有听说过沙漠中居然有这种巨型的植物。当他们走过去,看到这成片的巨人柱群真真切切的出现在自己眼前时,所有人都为之赞叹,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纳丁停下驮队,他拿出小刀,用刀子划开仙人掌,新鲜的汁液从划痕处流出,苦涩中透露出淡淡的清新。跟着,他又割下几块仙人掌肉递给凌等人,并把剩下的装在已经干焉的口袋中。
  巨人拄群为他们补充了大量的水分和粮食。当晚,他们在最高大的巨人拄下搭建帐篷,在安逸的睡梦中重新燃起了对地图的信心。
  又过去了大半个月,他们的来到了第二处标识地圣墓山,那是两座红白分明的高大沙丘,分别由红沙岩和白石膏组成。他们怀着同样激动的心情,在圣墓山上那高约5米,奇特状观的风蚀蘑菇下,找到了地图绘制者给他们安排的奇妙补给物:球状根茎植物的马铃草。
  ※※※※
  距离从圣墓山出发又有了大半个月,时间已经进入到了酷热的六月,沙漠中最残酷的死亡季节。天空中,毒辣的太阳高高的挂着,仿佛要榨干最后的一点水汽。举目远眺,视力所及的地方只有沙子,黄色的,无穷无尽的沙子。没有任何活着的生物胆敢曝露在这恶毒的阳光下。
  凌等人躲在帐篷中,无精打采的躺在铜火自称隔热效果良好的睡袋上。外面太热了,即使是护体凝霜也抵挡不了阳光的威力,但即使在帐篷中,发烫的睡袋和滚烫的空气还是让他们无法安眠。
  从四月初出发,时间已经过去了两个多月。不光是凌和沃尔夫、向导纳丁也已经极度的不耐烦起来。两个半月,准确的说是七十一天的沙漠旅程,已经榨干了这支队伍的全部活力,自三百年前的修安罗特以来,从来没有哪只队伍像他们这样在沙漠中旅行了如此之久。这次的旅行时间,已经大大超过了他们心理承受能力。
  “凌,再看看地图吧,还有多久才能到古代遗迹啊?”卡特人托尼又问道,一路上,他已经不知道问了多少遍同样的话题。
  但凌根本懒得理他,他闭着眼睛,假装已经睡着了。这个卡特人,仿佛永远也不知道什么叫做疲倦和绝望。他知道托尼的问话只是借口,一旦你回答了他,就要应付他跟着的滔滔不绝的问题,对于此,凌已经有了好几次教训。
  托尼看了法师一会,确信他不会理睬自己后,有些失望的把聊天对象转向沃尔夫,但强健的战士根本就已经睡着了。无可奈何之下,他只有把闲聊的对象对准纳丁。
  在卡特人心中,脾气暴躁的半兽人绝对不是谈话的好对象,但如果没人和他聊天,却是更加可怕的事情,他仔细看看半兽人的眼睫毛,确信他还没有睡着,于是他轻轻摇了摇半兽人,企图弄醒他。
  然而,就连半兽人也决定不理睬托尼,卡特人无聊极了,他觉得自己快要闷死了。他看看法师,又看看战士,无奈的摇着头,想要说服自己跟着他们入睡。然而,他只稍微接触了一下睡袋,就觉得身体热得像火炉。
  “凌,护体凝霜的效力过去了。”他走过去,推了推法师说道。
  可这次法师似乎是真的睡着了,卡特人只好闷闷不乐的走回去,忍受着睡袋的炎热躺下。可无论他怎么努力的说服自己,就是无法入睡。他睁着眼睛看着帐篷顶,一个恶毒的点子在他脑中渐渐成型。
  “起来,外面要下雨了。”他爬起来,走到三个人身边,用力推着他们,假装很兴奋的说道,“快起来接水,要下雨了。”
  “下雨?不可能,六月的沙漠怎么可能会有雨?”法师有些慵懒的回答,他拍拍脑袋,似乎在确信自己没有听错。
  “是真的,乌云都已经遮住了天空。”托尼决定继续撒谎,他干脆使劲推了推纳丁,大声嚷嚷道。
  “该死的卡特人,真该把你丢在沙暴中。”半兽人暴躁的翻身起来,顺手抓住身旁的剑就要朝卡特人丢过去。
  “你就不能安静点吗?”沃尔夫也生气的冲着托尼吼道,他好不容易才进入美梦,可不愿意这么被吵醒。
  “对不起,我……”托尼见同伴们似乎都生气了,他有些慌慌张张地后跳了一步,结结巴巴的说道。
  然而纳丁的剑停在了空中,并没有朝托尼砍下去,卡特人鼓起勇气,偷偷看了看纳丁。半兽人的剑悬在半空中,他似乎发现了什么,正在用那不太发达的兽人脑袋思考着。
  “这风有些凉意。”托尼困惑的说,他用鼻子使劲闻了闻,突然变得一脸兴奋的样子,对着三个人大喊起来,“准备东西,真的要下雨了。”
  “难道他烧坏了脑子。”托尼好奇的看着纳丁,“我只是开玩笑……”他大着胆子走上去。
  半兽人笑着打断托尼,给他来了个结结实实的拥抱,“好卡特人,多谢你提醒了我们。”他说道,急急忙忙走出帐篷。
  “难道真的要下雨了?”托尼也疑惑了,他紧跟在纳丁身后走出去。
  纳丁抬头看着天空,刺眼的阳光没有了,天空中布满了乌云。没多久,带着凉意的狂风吼起来,在那高高的苍穹,亮起了耀眼的闪电,接着便是轰隆隆的雷声。
  “真的要下雨了。”几个人连忙从骆驼背上取出所有可以盛水的东西,他们把碗盆等摆在地上,双手捧着头盔,兴奋的等待着,他们的存水已经不多了,这可是天赐良机。
  最兴奋的还是托尼,卡特人已经很久没有尝试过下雨是什么滋味了,他围着骆驼群兴奋的打着转转,手里捧着他视为宝贝的机关口袋,等待着甘霖的降临。
  轰隆隆的雷声一阵接着一阵,道道闪电频繁的撕裂开天幕,乌云翻滚着,大雨就要来了。
  然而,他们等了好久好久,也不见哪怕一滴雨水落下来,他们仰着脖子,巴巴的看着那满天的乌云渐渐散去。直到毒辣的阳光再次照到沙漠上,他们还是没能接到一滴雨水。
  几个人的心情一下子从兴奋的颠峰跌到阴暗的最低谷,“******,什么怪天气。”他们扭动着那发酸的脖子,指着天空破口大骂起来。
  可是,对着刺目的阳光谩骂毕竟不是轻松的事情,他们只好草草的把地上和手上的东西放回骆驼背上,骂骂咧咧的重新钻进帐篷。
  但想继续安逸的睡觉是不可能了,他们在纳丁的指挥下,一边骂着难听的粗话,一边心不在焉的撤下帐篷,开始继续上路。
  漫长的驼队又开始缓缓启程,安罗特铃声再次响起,在沙海上留下长串的骆驼脚印。虽然雨水没有落下来,空气中的凉意却增添了些许。但这些依然无法平息旅行者们的愤怒,往日寂静的驮队在此刻变得浮躁起来。
  沃尔夫和纳丁不断的抱怨着,托尼更是在旁边聒噪个不停,所有人中,只有法师仍旧保持冷静,“我们看到闪电,所有人欢呼雀跃……风吹在身上,雨却不见落下……乌云散去,我们失落的继续上路。”他骑在骆驼背上,轻轻的念叨着,仿佛努力在回忆什么。
  “沙漠中的土著接待了我,他们告诉我,那就是沙漠中的魔鬼雨。”
  “魔鬼雨,魔鬼雨。”凌轻轻念颂了两遍,他如梦初醒般掏出地图,凝神看着它,杂乱的图像在他面前渐渐成型。他抛开那些不认识的文字,顺着图像慢慢的往下看:雨从乌云处落下,到了半空化为水汽,人们捧着手掌等着,脸上却说不出的焦急和失望。
  “我找到了,我们找到了,这就是地图上的第三站,魔鬼雨之洲。”凌欣喜的大叫起来。
  “对,这正是魔鬼雨之洲。”凌的发现提醒了半兽人,纳丁猛地拍拍脑袋,恍然大悟般的说道。
  “你父亲告诉我们,响沙弯就在魔鬼雨之洲的深处,看来我们的目的地就要到了。”卡特人托尼一脸幸福样子,“古代遗迹啊,你准备好了吗?我马上就要来拜访你了。”
  “可是纳丁也快要和我们分开了。”战士并不是很高兴,他骑着骆驼来到半兽人身旁,“你还是会像你的祖先那样,只走到响沙湾就放弃吗?”
  “巨人拄群、圣墓山、魔鬼雨之洲、响沙湾。这些地名和特征全是你父亲铜火告诉我们的啊,若没有你在,我们光有这个看不懂的地图又有什么用。”凌跟着挽留道,“留下来吧,我们需要你的经验和智慧。”
  “半兽人又有什么智慧可言。”纳丁冷冷的顶撞道,他和所有的半兽人一样,对法师都心存戒心,“我们家族的祖先也只是走到响沙湾为止,我再继续跟着你们,也不会有帮助。”
  “可我们需要你沙漠中的经验,还有你的……力量和勇气。”沃尔夫稍微顿了下,“若没有你,我们早葬身在那威力无匹的沙暴中了。”
  “战士,父亲告诉我,是神的旨意不让我祖父的祖父继续前行的啊。”半兽人固执地说,“虽然我从小就期待着能进入到祖先没能进入的圣地看看,但如果神同样不让我进去,我也无能为力。”
  紧接着,卡特人也跟着加入到劝说纳丁的队伍中。但无论他们怎么劝说,半兽人的想法却毫不更改。最终,几个人只得无趣的散开。
  “或许,我们应该找到个不用触怒神明的办法。”法师再次把目光投在地图上。
  旭痕小说网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