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希蕾丝

  “诸神啊,你们不公平!~~~”
  “我该怎么办?我究竟该怎么办?”休克向天呐喊,他已经乱了,他不知道该做些什么,“神啊,你为什么要如此的戏弄我?”他虚弱的瘫倒在地上。
  “这世界根本就没有神。”少年走上去,他蹲在休克身边,气鼓鼓的说道,“是那么善良的女孩,她平时为村子做了这么多好事,可只是因为没钱,医生就不给她治病。我们苦苦的哀求医生,可他却无动于衷……”少年愤概的讲述着,眼睛都快要喷出火来。
  “所以你只好自己采药,这几天她的病又加重了是吧。”休克盯着他,表情十分痛苦,“我知道你带着绳索和爪勾,打算到后山的峭壁上采银莲花,可你忘了上次的教训了吗?你的脚已经受伤了,你不能再去冒险。”
  “你怎么知道这些?上次采药,我没有碰到任何人,村子里也没人几个人知道。”少年疑惑地问道,他看着休克,上上下下的打量着他。
  “因为我就是你啊,我就是长大后的你啊!”休克在心里喊着,但他没有说出来。时间旅行,这个奇妙的法术,连他自己都还没有弄懂,“现在下雨了,山崖的石头又溜又滑,危险啊。”他只是继续劝道。
  “只有银莲花才能治的病。”少年摇摇头,“我必须要采到银莲花,为了,我愿意付出一切。”
  “当然,你当然愿意为他付出所有。因为你爱她,你狂热的爱着他,你从五岁开始,就住在的家中,你们白天一起吃、一起玩,晚上一起睡、一起抢被子。我知道,哪怕用你的命换她的命,你也心甘情愿。”
  “是的,我不明白你怎么会知道这么多。但是,你说得没错,我爱她,没有什么可以阻拦我们,哪怕死神也不行。”
  “可是你知道吗,你从山上摔了下来,几乎丢掉性命。你的老师救了你,你急匆匆地赶回去,却连的最后一面也没见到。”休克在内心呐喊道,他想要把事情的真相告诉少年的自己,却又不能告诉他,“我又何尝不愿意为他付出一切,可我的神、我的试炼,我应该怎么做?”他抓着少年,内心痛苦的挣扎着。
  少年看着法师,他很痛苦,或许他需要自己的帮助。但时间已经不多了,少年又看看天空,看看身后的村子。最后他轻轻拨开休克的手,站起来说道。“我得采药去,再晚就来不及了。”
  “等等,我陪你一起去吧。”休克努力克制住自己,他抓着少年,慢慢的站起来,“我会一点小魔法,也许能帮你。”
  “您是法师?”少年兴奋起来,“您可以召唤出巨龙吗?”
  “不,我是只会一点小魔法的学徒。”少年的话刺痛了休克,他痛苦的摇摇头,回答道。“是的,我只是个小魔法师,可是我的神,你为什么要安排这样一个残酷的试炼考验我?是我不够资格,还是您觉得我不够虔诚?”他想。
  少年还想继续问,他听过老人们讲述骑士小说,那里面的魔法师总是神通广大。可休克不愿意再谈下去,他不耐烦的打断少年,催促他赶快上路。
  “上次喝了银莲花熬的药后病就轻了许多,这一次,我要采许许多多的银莲花回去。”沉默只延续了一小会,走了没多久,少年又主动找休克谈起话来。
  “她的病很快就会好了。”休克安慰道,“等到她的病好了,你们有什么打算吗?”
  “我要走出这个山谷,赚很多很多的钱。”少年坚定的回答,“他们让我明白,没有钱是一种罪恶。”
  “是的,赚数不清的钱。”休克喃喃地说道,“这个目标你会实现的,相信我,你做得很好,比你想象中还要好。”
  “谢谢你的鼓励,其实我没什么把握。”少年高兴的大声说道,“对了,老爷爷,我还不知道您叫什么名字呢。”
  “我叫艾迪。”休克随口说道。
  ※※※※
  休克站在悬崖的边上,少时的自己正在艰难地采摘银莲花。他的手脚都已经磨破了,可他仍旧不屈的坚持着,在他的背篓中,已经有了许多的银莲花。
  “那是我吗?我曾经有这么勇敢吗?”休克的内心激烈的冲突着,“休克,你看看他,他甘愿为了付出一切,再看看你,你还在犹豫什么?”
  “可是试炼,魔法,试炼……该死,你已经不再爱,还是时间把这一却都冲淡了?休克,你真的是过去那个休克,是那个深深爱着的休克吗?”
  休克怀疑着,两股声音在他耳边吵成一团,他几乎无法思考,无法呼吸,“住嘴,住嘴!”他狂怒道。
  他握紧绿玉杖,闭上眼睛,希望绿玉杖能给他带来答案。
  绿玉杖回应了休克的请求,它把休克的心和少年紧紧地连在一起,他甚至能清晰的感觉到少年手掌和脚底那专心的疼痛。他每前进一步的疼痛,他都能体验到。
  绿色的光华中,现在和过去在此刻融为一体,他抛开那些痛苦的感觉,把思想转移到少年的内心深处,在那里,他感觉到少年心中强烈的执着和无边无尽的爱意。
  是啊,我们是一体的。他就是我,我就是他,他爱着,他强烈的爱着。我,也爱着……
  雨越下越大,少年附近的银莲花都采摘光了,他左右看了看,朝着绝壁边上的银莲花挪动过去,那里的花又大又美丽。
  “不,你不能去那里,那是禁地,你忘了吗?”休克着急的大喊,他还记得那一幕,就是在那里,自己摔了下去,“休克,停下来,那边的石头是松的,快停下来。”
  可少年不理会休克的劝阻,仍旧倔犟的朝着那边挪动。在他脚下,松动的石块噗噗的往下掉,好几次,他都差一点摔了下去。
  在他左边二十米处,一朵漂亮的银莲花就在那里,他专心的朝着它前行,忘掉了脚下的危险。
  “老师,你说历史能够被改变,你告诉我,在大法师塔可以学会穿越时空的魔法,可以回到过去。现在我已经回到过去了,我该怎么办呢?”休克继续向着绿玉杖祈祷,虽然他知道绿玉杖不会回答他。
  “时间的穿越者啊,你醒了吗?”
  “谁,你是谁?”他惊慌起来,在他的记忆中,绿玉杖的神力不包括这个部分。
  “我是时间的守护者,你必须记住,你不能改变历史,你不能改变历史……”冥冥中的声音包裹了他,一遍遍的重复着,越来越远,直到几乎听不见,“你不能改变历史、你不能改变历史……”
  “是的,我不会改变历史。”休克诚惶诚恐地回答,“光明之王看穿了我的想法,他甚至专门派人来警告我。”休克更加慌乱了,他紧张的思索着,却想不出有建设性的点子,他只有紧紧握住绿玉杖,那是他唯一的期望。
  “啊!~~”少年凄厉的惨叫打断了休克的冥想,他已经摔了下去,背篓中的银莲花散开来,仿佛风中的蝴蝶,满山遍野。
  他急忙念颂起咒文,但他马上想起魔法之神的警告,“你不能改变历史……”于是他把魔力积蓄在手指尖,迟迟不敢发出。
  他犹豫着,再次向绿玉杖祈祷,“休克,你在犹豫什么,难道你已经堕落到面对自己都能见死不救了吗?我说过,历史能够被改变,它根本已经被改变了。别理会什么试炼,快点,不然来不及了。”他觉得自己清清楚楚地听到了老师那焦急的训斥声音。
  “是啊,历史已经被改变了。””休克下定决心,他朝着少年一指,把浮羽术魔法施加到少年身上。接着,他掏出飞行术卷轴,施展出飞行奇术。
  无数的景色在少年地眼前变幻,呼呼的风声刮过他的耳朵,使他难以呼吸。刹那间,无数画面在他眼前闪过,他伸手,却抓不住它们。
  时间仿佛过去了好久,他却还在继续下坠,“怎么还没有摔到谷地?”在那一刻,他根本感觉不到恐惧。
  又过了好久好久,他突然觉得周遭的景色变慢下来,“终于到底了吗?”他环顾四周,发现自己像鹅毛般慢慢地在往下飘,“我死了吗?这是灵魂吗?”他低着头,专心搜索着地下,想要找到自己的尸体。
  “别害怕,你没死。”
  少年抬起头,他看到艾迪正朝着自己飞来,“你能飞?”少年惊奇地问道,“你不是只会一点魔法的学徒。”
  “我的魔法或许比我想象中要强一点。”
  “花、银莲花。”少年没有争辩,因为他想到了更重要的事情。
  “别担心,我帮你。”休克摘下少年的背篓,背在自己的背上,开始收集散在空中的银莲花。“,45年后,我又为了采药了。”他轻轻的自言自语。
  半小时后,休克把装满了银莲花的背篓递给少年。
  “谢谢你救了我。”少年接过背篓,回忆着应该用来表示感谢的礼节,最后,他模仿骑士小说中的场面,对着休克单膝跪下。
  “起来吧,这没什么。”
  “伟大的魔法师。”但他没有站起来,他跪着,继续恳求道,“你能救救吗?求你了。”
  “休克,我正是为了她而来。”休克叹口气,说道。
  ※※※※
  返回村子的道路遥远而漫长,大雨一直下个不停,泥泞和积水使得原本崎岖的小路更加难行,天已经很晚了。休克仔细的衡量了自己还剩下的魔力后,决定施展出神奇跳跃魔法。
  少年同样急着见到,他毫不犹豫的答应了休克的建议。然后他脱下外衣罩在背篓上,紧紧抓住休克,跟随着法师的节奏一起跳跃。
  魔法帮助他们走完了大部分的路程,在最后的一次跳跃后,少年蹲在地上呕吐起来,他的脸色青白,额头冒着冷汗,很少有普通人能够挺过长时间的跳跃,但他一直苦苦的支撑着,为了早点见到。
  休息了短短的几分钟,他们又上路了。起初,休克还谨慎的跟在少年身后,尽量的伪装自己。但随着家乡的渐渐接近,他越来越控制不住自己,而当他看到标志性的刻着三块石头的路牌时候,他终于控制不住自己,走在了少年的前面。
  少年背着背篓,攀岩耗去了他所有的体力,疯狂的跳跃更是让他头晕眼花,到现在都回不过神来,他跟在休克身后,发觉这个老人的体力比他想象中还要好,他努力想要追上他,却怎么也追不上。
  到了村口附近,老人的速度依旧没有停下来。老人对村子很熟悉,每一条岔路,他都了若指掌,每一次拐弯,他都能毫不犹豫的选择正确的方向。
  他很奇怪,接连问了好几个问题,可老法师没有回答他,他只顾埋头领路,根本没有停下来问路的意思。他匆匆的领着路,准确无误地走到了西蕾丝家的门口。
  “终于到了。,你能认出我吗?”休克感叹着,轻轻推开那破旧的木门。
  这是栋陈旧又矮小的房子,休克走进去,动情的打量着:没有任何变化,和记忆中的布局没有任何变化。断了一只脚,被自己用木块草草固定的旧桌子靠窗摆着,旁边是两张破烂的竹凳。他又看了看西墙,那上面的墙壁明显比其他地方干净一些。
  “那里原本挂着一张画,但两周前也已经卖了。”少年跟着走了进来,他放下背篓,“大法师,请马上看看吧,我怕她拖不了多久了。”他迫不及待的请求道。
  休克有些木然的点点头,跟随着少年走进卧室,什么也没有,除了唯一的木床。在那上面、15岁的盖着薄薄的被子,安详的睡着。
  “。”休克觉得眼眶有些湿润,他走过去,仔细的看着她,轻轻的呼唤着。
  是啊,时间已经整整过去了45年。这些年来,他让自己专心的投入到魔法中,让自己显得很忙碌,可每当月圆的夜晚,他还是会不由自主的想起她。45年了,他渴望着再次见到她,现在,她终于出现在自己的眼前。“。你还是这么年轻,这么漂亮,可是我已经老了,我已经是快要如土的老人了。”
  “法师,需要叫醒她吗?”少年有些疑惑的看着法师,他的表情有些不正常,但他还是问道。
  “不,不需要。”休克急忙回答,他背过身去,悄悄的擦了擦眼眶,“我现在就准备施展魔法,你去借点粉笔、蜡烛和银漆回来。”
  “好,你等着。”少年没有犹豫,飞奔着跑出大门。
  “,终于又看到你了。”休克转过去,他坐在的身边,轻轻抚mo着她的脸颊。他想要叫醒她,却没有勇气让她看到现在的自己。“我已经60岁了,或许你并不愿意看到我,是吧。”
  一幕幕回忆在休克的脑海中留转,他坐着,竟然仿佛呆住了。
  “休克、休克。”这时候,睡梦中的有些费力的叫嚷起来,她的眉头紧闭,声音中带着恐惧,似乎正在坐着极其恐怖的噩梦。“休克、休克……”的叫喊越来越响,她的头甚至开始胡乱的摆动。
  “、。”休克也焦急的轻轻喊道,他想叫醒她,却又怕叫醒她。
  “休克,不要丢下我,不要丢下我。”的声音到达了恐惧的顶点,她叫喊着,从梦中惊醒。
  那是焦急与不安的眼神,但在那痛苦的眼神中,她又感觉到了一丝丝的喜悦和熟悉。“你是谁?”当影像变得清晰,向这个陌生的老人问道。
  老人直直的看着她,他动了动嘴,却没有回答。
  也直直的看着老人,这种感觉实在太熟悉了,那是一种对至情至爱的人才会流露出的眼神,在她的记忆中,只有休克,才有这样的眼神。
  “,假若我死了,你就把我埋葬在你家门口的树下。我可以每天看着你,每天守护着你。春天为了开出鲜艳的花朵,夏天,你可以在树底下纳凉,到了秋天……”老人开始喃喃的说道。
  “休克,你是休克。”明白过来,她拉住老人的手,颤抖着说道。
  “不,我不是休克。”老人把手从手掌中抽出来。
  “你就是休克。”却固执的喊道,“到了秋天,我会结出许多金灿灿的果实,献给你和你的孩子,到了冬天……”接着老人的话继续到,“你记得这段话,可我也何尝忘记过它。”
  “我怎么可能会忘记呢,那年,我在山里遇到狼群,全靠你救了我。”老人动情的说,“我在床上躺了三个月,你也就足足服侍了我三个月。可那时候,你只有11岁。”
  “可惜,我最终还是不能当你的妻子。”晶莹的泪水缓缓流了出来。
  “不,你不会死。”老人那干枯的眼眶也湿润了,“我是休克,我是45年后的休克。我已经掌握了高级的治疗魔法,你马上就没有事情了。”他掏出银笔,开始快速在地上画起生命圣光魔法阵。
  他用很快的速度画着,魔法阵逐渐成型,他停下来,满意的看着地上的法阵,开始准备念颂魔法咒文。
  “时间的穿越者,你忘了塔克西的试炼吗,你不能改变历史。”突然,一个白色的光球出现在魔法阵的正中,它闪烁着,严厉的说道。
  “为什么不能呢?我学习魔法,就是为了能够让她复活,既然现在有了这个机会,我为什么不能救她呢?”休克抬起头,大声质问道。
  “是的,你可以救她,但必须是在通过试炼,掌握了起死回生的魔法之后。你现在救了她,你自己将陷入时间的陷阱中,你会有清醒的意识,却不能动、不能说也不能看,一直持续到世界的末日。那种痛苦,比死亡还要强烈一万倍。”光球丢下最后一句警告,消失在烟雾中。“就像戴斯瑞玛最终的结局、戴斯瑞玛最终的结局、最终的结局……结局……”
  “啪。”银笔断掉了,休克痴痴的瘫倒在地上。戴斯瑞玛的结局每个魔法师都清楚,他狂妄的向诸神挑战,结果被封印在混沌的黑石塔里,即使到现在,靠近黑石塔的法师,都能感受到戴斯瑞玛那无边的痛苦和悔恨。
  “我可以再等等的。”受到了惊吓的老人半跪在地上,开始疯狂的擦拭地上的魔法阵。
  “不,你不能擦掉它们。”站在门口的少年冲了近来,他抱着老人的手,不让他再触碰魔法阵。他从醒来的时候就一直站在了那里,听着这个神密的魔法师和的谈话。
  开始的时候,他以为自己迎来了希望,他期盼着未来的自己救活恋人。可当他终于理解到一切的时候,他才发现未来的自己居然背叛了他当初所立下的诺言。
  “滚开。”休克想也不想,他发出初级的推移术,把少年推出好几步远。
  “你说过无论如何也要救她的,你说过哪怕牺牲生命也在所不惜的,为什么?”少年咆哮了,又一次扑到休克身上,“我每天晚上都在发誓,无论付出任何代价,都要永远的守护。难道你忘了吗,你都忘了吗?”
  “我没有忘记,但是不应该是现在。”休克再次施展出魔法,把少年远远的推移开,然后又把他的双脚定在原地。
  “求求你、求求你、求求你……”滚滚的热泪流了出来,少年不顾一切的挣扎着,想要摆脱魔法的束缚,可是魔法闪耀着青色的光芒,牢牢的将他定在原地,一步也迈不出去。
  老人没有作声,他继续擦拭着魔法阵,连看也不看少年。
  带血的泪水流了出来,那是少年心灵深处的泪水,他看着未来的自己把最后一点魔法阵的痕迹也擦得干干净净,猛的掏出了随身的匕首。“我要杀了你。”他像最原始的野兽那样冲着魔法师的身影吼道。
  “可能么?”
  “休克。”躺在床上的惊呼起来。
  魔法师终于抬起头,他的目光对上了少年时候自己的目光。
  目光中只有冷意、比极北的寒冰还要冷的冷意,就算在这个夏日,法师也感觉到了全身在颤抖:那少年把匕首深深的插入到了自己的胸膛,几乎没柄。血像泉涌般喷出来,飞溅到墙壁上,洒到他的身上,再流到地上。
  但是,即使是受了这样严重的伤,他竟然还是恨恨的看着休克,一动也不到。
  休克不敢在看下去了,他不明白,究竟是怎么样的憎恨,才能有如此的威力。
  “休克。”躺在床上的惊呼起来,他想起床,却发出剧烈的咳嗽,弄得满床的血。
  “我曾经发过誓言,只要能救活,无论做什么也心甘情愿。”少年说,看样子他正忍受着极大的痛苦,“可是我没有想到,才短短45年,我自己就背叛了誓言。”
  “既然无论是现在的我,还是未来的我都不能救活他,我又何必忍受着痛苦活下去。我好恨,为什么时间可以冲谈我对的感情,我本来以为这份感情到死也不会改变的。”少年拔出匕首,任凭鲜血流到地上。
  “所以,与其看着死去却无能为力,还不如和她一起死去的好。”少年看着未来的自己,又狠狠的捅了自己一刀,这一次他对准了自己的心脏,“我不能原谅自己,既然你就是我、我就是你。那么如果我死了,你也会跟着消失吧。”
  “休克。”看着心爱的人倒在血泊中,一股巨大的力气突然从身体产生出来,她什么也不顾的跳下床,扶起满身是血的少年,轻轻把头埋到他的胸口,然后,他用力拔出了匕首。
  “不可以,。”休克慌忙抢过匕首,把他远远的扔出去。
  “去******时空裂缝,去******试炼,我不在乎,我都不在乎。”沉默的老法师爆发了,魔法的光芒在他身上凝聚,未知的咒文流进他的记忆中,他撕吼着,终于施展出了能改变历史的魔法。
  纯白的光芒照耀从休克身上散发出来,照耀到少年和的身上。教堂的圣唱在休克口中缓缓吟唱,地上的血倒流进少年的身体,匕首掉到地上,绿色的雾气和透明的冰开始凝聚……
  “不,你不能改变历史。”光球又出现了,这次它绝望的叫喊起来,为它不能阻止法师荒谬的行动而愤怒。它忽明忽暗、在空中急速地乱撞。最后,它控制不了自己的能量,发出一声巨响,爆炸开来,它的白色光华在瞬间亮了一千倍,时空的通道再次撕裂开来,把休克吞没进去。
  又是一阵难以忍受的痛苦,仿佛什么东西在撕扯着自己,休克低下头,发现光球变成了黑洞,疯狂的吞噬着周遭的所有,它的引力是如此巨大,休克觉得自己将不可避免的被它吞没。
  “绿玉杖,请帮帮我。”休克握紧绿玉杖,大喊道。他使出绿玉杖最终极的神力,魔力从拐杖顶端流出,绿色的光华把黑洞包围起来,和它抗衡着、引导着休克朝着出口前进。
  但黑洞的魔力能够吞噬一切,围着它的绿光很快都被他吞噬殆尽。强大的引力再次撕扯着休克,他再次向绿玉杖祈祷,但是,好不容易拼凑起来的绿玉杖耗尽了它的魔力,它不理会休克的祈祷,再次分裂成7节,飞向世界的各地,埋藏在地底的最深处,等待着下一个勇士找到它们。
  偏僻的小村依然平静,没有人注意到了魔法的光芒,也没有人关心究竟发生了什么。但历史,在这一刻被悄悄的改变。
  ※※※※
  “我死了吗?”好久以后,休克睁开眼睛,他抬头看看四周,黑耀石的地板,镶嵌着魔石的墙壁,他看看自己,原来自己从来没有移动过。
  “原来只是幻境。”他低声对自己说,吃力的站起来。习惯性的摸摸腰间,“绿玉杖、我的绿玉杖在哪儿?”他惊慌的发现绿玉杖不在自己的身上。
  他停下来,仔细的思索着,把记忆拼凑还原成完整的图像,他想起少年的自己和梦中的,他想起塔克西的试炼,“或许,我真的回到了过去。”他说着。
  “原来是绿玉杖救了我。”好久之后,他得出这个结论,于是他站起来,蹒跚地朝门口走去,“无论如何,我必须打开那扇门。”
  魔法的禁制早已熄灭,他只轻轻的一推,门开了,神怪瑞尔莎站在他面前。
  “恭喜你,你通过了试炼。”
  “我用了多长时间?”休克抓紧神怪,用力的摇晃着,“活了吗?”
  “半天时间。”
  “这么说,我是真的回到了过去吗?”休克自言自语道,他低头看看衣裳,衣裳还是湿漉漉的,“火。”他朝着地上一指,却发觉自己忘记了魔法的咒文。
  “火墙、冰、回复。”他接连想要施法,却发现自己忘记了所有的咒文,他闭眼试图冥想,却发现自己连冥想的方法都忘记了,他再也感觉不到一丁点的魔力。
  “休克,你已经不会魔法了。”
  “为什么,我通过了试炼。”休克的脸色大变,他靠着墙,尽量不让自己倒下去。
  “是的,你通过了试炼,但你失去了魔法。”瑞尔莎温柔的说道,“因为你违背了塔克西的旨意,强行改变了历史。”
  “但我安全的走了出来。”
  “我知道,你本应陷在历史的夹缝中,永远也不能出来,是你的绿玉杖帮你逃了出来。”瑞尔莎说道,“但是你干涉了过去,你帮助少年时候的自己采药,你没有摔下山崖,也错过了你的老师,你的未来在那一刻救被改变了。”瑞尔莎有些怜悯的看着休克,“现在的你,只是一个普通人。”她停下来,让休克有时间想明白她说的话。
  “我只是一个普通人。”休克顺着墙壁坐下去,他低着头,翻着自己的法术包包。没有了,所有的魔法材料和宝石都没有了。只剩下一些他看不懂的东西,铁线、木块和一个漂亮的坠子。
  他取出坠子,把他放在手里仔细的端详着,“献给我的丈夫鲁·休克。”他看到这几个字。
  “你救活了,现在你成了他的丈夫。”瑞尔莎说,“你成功了,恭喜你。”
  “我要回去找他。”休克马上站起来。
  “等等,你失去了魔法,一个人回去很危险。”瑞尔莎又说道,“不管怎么说,你通过了试炼,我们必须承认你的魔导师身份,让我派两个学徒松你回去吧。”
  旭痕小说网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