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回到过去

  生命试炼,一个被法师们称为无底深渊的血之炼狱。自从存在法师这个职业起,不计其数的魔法师们想要闯过它、征服它。精灵、人类、蜥蜴人、千军万马的法师队伍通过重重困难,他们批荆斩棘,克服无数难以想象的危险陷阱,登上魔法的高峰,但当他们抵达山顶,却看到遥远的天际,有着更加恢宏伟大的魔法之颠,璀璨的魔法神殿悬浮在那,光彩夺目。
  他们沸腾,他们疯狂,他们拥挤上来,却只看到一条道路,悬在万仞绝壁上的独木桥。
  他们低下头,悬崖深不可测,凛冽的风如刀子般刮着,把任何东西撕成碎片。大部分人退缩了,从来路黯然的返回去。只有少部分追求魔法胜过一切的人鼓起勇气,用生命作为赌注,把上百年的魔法修为当作赌本,毅然踏上独木桥。
  他们握着法师杖,法师杖是他们的信念,给予他们勇气。他们前行,一步一步,于是桥开始摇晃,腐朽的木板纷纷化为碎片,落下去,被风绞成漫天粉末。
  什么都没了,独木桥只剩孤零零的铁索,无数魔法师落下去,再也没能爬出来,化为山间的冤魂。只剩最勇敢最强大的法师还在坚持,他们抓紧铁索,靠最原始的本能一寸寸挪动着,咬着牙,达到魔法的彼岸。
  刹那间,魔法之城响起天国的美妙歌声,燃放起火树银花的光辉,雄浑又优雅的旋律把每个人的心都融化掉,他们在歌声中缓缓飞升,魔法之神亲手赐给他们五爪金龙杖,他们披上镶着金边的法师袍,从此成为万千法师中的强者--魔导师。
  “塔中有多少法师呢,二十个,还是五十个?”休克坐在床沿边,呆呆的不动,“这世界总共有两百名魔导师吗?但这其中又有多少人族魔导师呢?”他计算着,有些害怕,甚至有些莫名的畏缩和后悔,“自然之塔已经多少年没有迎接过前来参加生命试炼的法师了?我会成功吗?我会成为第两百零一个魔导师吗?或者成为魔法试炼的又一个失败者呢?”他不断的问自己,觉得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无助过,除了那一次,久远……
  休克颤抖了。他已经来到了悬崖的最边沿,再进一步,就是那致命的铁索,他可以退步,但他不能退步,他紧紧的握着绿玉杖,那是他唯一的希望。
  “该死,我说过不会再想那件事情。”他猛地从思绪中挣扎出来,却发现自己早已泪流满面。
  ※※※※
  当夜,他不断的胡思乱想着,很晚才昏昏睡去。第二天,他又早早的醒了过来,他告诉自己不要紧张,但身子和大脑都不听使唤,于是他打开门,等待着瑞尔莎的到来。
  不多久,一个神怪悄无声息的飘到门口,她的脸是绿色,没有一丝皱纹。她披着金色的法师袍,袍子的下摆在空气中飘舞,手臂纤细而美丽。
  “欢迎你,休克大法师,我等你很久了。”她轻盈地飘进小屋,神怪们都没有脚。
  “你是魔导师瑞尔莎?”休克有些吃惊,他以为法师塔中的法师应该是精灵、人类或者其他种族,而不应该有神怪。他们太少了,而且他们天生就是优秀的法师,似乎用不着在法师塔中学习。
  “我就是瑞尔莎。”神怪笑笑,她看上去比史力加要好相处得多,“我在上百年就已经开始在大法师塔汲取知识和智慧了。”她飘到休克身旁不远处,“众所周知,我们一族很适合学习魔法。”
  “对不起,我失礼了。”休克鞠躬道,“我以为你们根本不用学习魔法呢。”他自我解嘲道。
  “你准备好了吗?”神怪瑞尔莎不再回答,她问道。
  “准备好了。”休克回答,“现在就要开始试炼了吗?”
  “那么跟我来。”神怪说道,飘了出去,轻盈的像一只鸟儿。
  路上没有碰到其他任何魔法师,只有傀儡和魔像,还有许多的元素人,风元素、火元素和水元素。它们大都在一个固定的范围走来走去,没有打扰他们。
  休克目不转睛的看着周遭的一切,看看这,看看那,他都有些眼花缭乱了。“或许,我应该在这里进行我的研究。”他想。
  转过楼梯的时候,一个巨大的机械手突然从转角处飞出来,它抓着许多魔法药剂和书籍,速度快得有些恐怖。根本不能做出任何反应,休克慌乱地看着机械手,后者紧急调整了下角度,几乎是擦着休克的头皮飞过去。
  “那是亚德恩的魔宠,它老是毛毛糙糙的,简直和亚德恩本人一样。”瑞尔莎停下来,对惊魂未定的法师说道,“塔内的法师都是些怪物,你得小心一点。”
  “我明白了。”休克的脸都白了,“难道现在就开始试炼了吗?”他想着,小心警觉地跟在瑞尔莎身后。
  之后的路上倒还平静,十多分钟后,他们来到法师塔的第四层。这一层除了正中间的大房间,看上去再没有其他房间。“这就是试炼大厅了,你进去吧。”瑞尔莎停下来,她漂浮到一旁,对休克说道。
  休克看了看大厅,里面空无一人,“难道你不进去吗?”休克疑惑地问道,“我是说,谁来为我完成测试呢。”
  “白魔法之神塔克西会亲自为你设下题目,不需要我们插手。”瑞尔莎说道,“你进去后,闭上眼睛,在心里专心的呼唤她,他自然会响应你。”
  “那,我需要作什么呢,怎么才算通过试验呢?”休克有些疑惑。
  “塔克西降临后,房间的禁制会自动启动,只要你能活着走出房间,就算通过了试炼。”
  “是吗,我可以进去了吧。”休克忐忑不安的看着瑞尔莎,似乎希望能得到一些有用的提示。
  “是的。”瑞尔莎温柔的回答,“告诉你一个小秘密,你必须把魔法放到最重要的位置,超过所有的至高位置,哪怕是你的生命,这样我辈的神塔克西应该会认可你。”
  “谢谢,魔法就是我的生命。”休克颔首道,自信满满地踏进大门。
  “自然之塔已经有十年没有成功通过试炼的魔法师了,祝愿你能成功。”
  ※※※※
  大门轻轻的关上了,休克缓慢的走进试验大厅,地下是黑耀石地板,两边的墙壁和头顶镶嵌着许多上好的魔石,刻着神秘的,超出了休克理解范围的魔符。
  他走到正中间的前坐下,除了那四壁闪耀着的奇异光辉和浓厚的魔法气息,里面空无一物。
  “魔法之神,光明之王,我把生命侍奉给您,除了魔法,我不再贪恋任何。我愿意接受您的试炼,我只为这一刻而生,我愿为这一刻而亡,请您回应我。”休克闭上眼睛,在脑海中呼唤,“请回应我、请回应我、请回应我……”
  “你真的做好准备了吗。”冥冥中,他仿佛看到一团雾气,天外的声音从雾气中传来。
  “是的,我准备好了。”休克毫不犹豫,斩钉截铁的回答,“不管试炼有多么残酷,我都愿意接受。”
  “为了魔法,你必须舍弃一切东西,你的亲人,朋友还有你的至爱。你不再有感情,你不能哭,不能笑,没有痛苦,也再也感觉不到欢乐。”虚无的声音从雾气传来,“从此以后,你只属于我,甚至不属于你自己,你真能做到这一切吗?”
  “我能。”
  “别回答得这么干脆,先好好想想,从你生下来的那一刻,直到死亡的那一刻。想想你有什么值得珍爱的东西,哪怕只存在于记忆,你也得考虑清楚。你答应了我,就永远不能够再反悔,你能容忍我拿走你最珍视的宝贝吗?”
  “我没有什么值得珍视的东西,我没有亲人和朋友,也没有什么爱人,自从我侍奉你的那一刻,我就已经抛弃了任何。”
  “或许吧,但假如我能让你再度拥有他们,你还会侍奉他们吗?如果我让你的亲人复活,再让你杀掉他们,你能接受吗?”雾气中的声音渐渐严厉起来。
  “我所信仰的白魔法神祀,是和平之神和生命之神。我相信他绝不会要求他的信徒这样做。”休克有些吃惊,他停顿了一下,小心翼翼的措词回答。
  “你犹豫了,这说明你仍旧有爱恨,对于魔法师来说,爱恨只能是成为他成长过程中的障碍。”
  “不,我早已无所谓爱,更无所谓恨,我的内心只是一块石头,希望你能够给我机会,我会用事实证明。”
  “但是还不够坚硬,远远不够。”雾气的声音更加严厉了。“我必须警告你,凭我的观测,你几乎不可能通过试验。”
  “可我必须试一试。”休克冲着虚空喊道,“吾王,你必须给予我这样机会。”
  雾气沉默了,它变幻着,似乎在思考。休克紧张的看着它,终于,它再次开口了,“好吧,我送你到45年前,在魔法和爱恨之间,你必须做出选择。”塔克西的声音不再那么严厉。
  “45年前,我需要做什么。”休克惊道。
  “你必须在希蕾丝死之前,亲手杀了她。”那声音变得异常严厉,“我洞悉了你的内心,希蕾丝是你魔法之路的障碍,你必须斩断她,这就是你的试炼。”
  “希蕾丝,不!”休克绝望的喊道。
  但塔克西已经的魔法已经生效,他脚下的黑耀石裂开来,变幻出蓝色和黑色交错的幻影。时光通道在他脚下撕吼,把休克吞没进眩目的光华、时空的裂缝中。
  “不。”仿佛全身都要散架了,剧烈的疼痛传遍全身,他坚持着,终于昏迷过去,但他紧紧握住绿玉杖,那是他唯一的希望,最后的救命稻草。
  ※※※※
  过了很久很久,休克缓缓地睁开眼睛,他看看自己,绿玉杖仍旧紧紧的握在自己手里,十根手指因为捏得太过用力而生痛。“阿嚏。”寒风刮过,他打了个激灵,惊天动地的喷嚏冲口而出。
  “好冷。”他抬头看看天空,阴沉的天空正下着寒冷刺骨的雨水,他的全身早就打湿了,寒风挂过来,钻进他的衣服中,冷彻骨髓。
  “火。”他念响咒文,身边立即出现了一堆熊熊燃烧的火焰。紧接着,他又给自己附上一道重力屏障,把雨水档在自己和火焰的外面。
  “我这是在梦境吗,还是真的回到45年前了吗?”他开始出神,他抬头看看周遭,周围一片萧瑟,没有树木,也没有一个人影。
  “生命试炼。”他念叨着,低头看着这满布泥泞的小路通往同样布满泥泞的山谷,他的目光扫过一个废弃的木牌,突然间觉得整个世界都是恶心的、灰蒙蒙的。
  “希蕾丝,45年前,冬季。”他喃喃的念颂着,漫无目的的朝着小路往前行。拐过一个弯,跳过两个坑……尘封的记忆抖掉了上面的灰土,一切都历历在目。
  怎么能不熟悉呢,这条路通往家乡的小路,隐藏着他内心中最深的秘密。15年,整整15年,这条连接着家乡和外面唯一的小道,他闭着眼睛也能走过,哪里有坡,哪里有道坎,什么时候该拐弯,他都记得清清楚楚,比魔法咒文还要记得深刻。
  “这是真的,还是塔克西的幻术?”他想着。他不希望这是真的,他不敢承认这是真的。因为,他绝对无法做到塔克西的要求。
  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失魂落魄过,哪怕是小时候父母双亡;哪怕是十岁那一次在山中遇到大群野狼;哪怕是这个冬天,自己的初恋,自己的至爱希蕾丝死在自己的面前。
  45年了,虽然自己刻意去忘记,但他发现记忆却越来越清晰,他发现自己清楚的记得她的一颦一笑,她那淡蓝的发丝和绿色的眼睛。记忆就像刻在岩石中的足迹,风沙吹过,暂时把它掩盖起来。他以为自己忘记了,但风又吹走了浮华的沙子,足迹却变得更加深刻。
  “不,我没办法做到,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会这样?”他苦痛的向天呐喊,山谷却传来空旷的回声,仿佛冥冥中的巨人,质问着他,“为什么会这样,会这样,这样……”
  “我不能!”他痛苦的蹲下去,抱着自己的脑袋。
  ※※※※
  “请问,你生病了吗?”不知道何时,一个皮肤黄黄的孩子问道。他站在旁边背着背篓,有着山村中年轻人所应有的所有特性,羞涩、紧张但又好奇的看着休克。
  “我没有病。”休克站起来,仔细的打量着那孩子。熟悉,太熟悉了,他觉得自己曾经见过他,却又想不起来在什么地方见过。
  “我应该见过你,可我想不起来了。”休克看着他,说道。“为什么会想不起呢,我明明见过他,这脸,这身材,好熟悉,就好像,好像……”他想着,却怎么也捅不破那层薄薄的纸窗户。
  “是吗?”孩子愉快地笑了,露出洁白的牙齿,“不知道为什么,看到你,我也觉得特别的亲切,就像看到了我的亲人。”
  “我和你父母长得很像是吧?”休克走过去,问道。
  “不,我没有亲人。我的父亲在我出世前就死了,母亲也很早就去世了。”孩子摇摇头,“我根本记不得他们的样子。”
  “那你怎么活下来的呢?”休克问道,却没有吃惊。
  “我住在希蕾丝家,但希蕾丝也生病了,病了好久好久。”那孩子晴朗的笑容化掉了,他露出深深的忧郁,和他的年龄极不相称的忧郁。
  “希蕾丝。”休克的绿玉杖一下子掉在地上,那三个字仿佛一道闪电,击中了他的心脏。“快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他伸出枯瘦的手,紧紧的抓着那孩子的胳膊,急忙问道。
  “我叫鲁·休克,今年15岁,住在山后的小村中。”那孩子明明白白地说道,居然一点也不畏惧。
  “鲁·休克。”仿佛雷神的审判击中了法师,他放开小孩的胳膊,绝望的摔倒在地上,“45年前,冬天,下着雨……”他喃喃的念道,“难道这不是幻境,这竟然是真的?”他半跪着,抓住那孩子的脚,呼吸粗重,宛如将死的人在做最后挣扎,“告诉我,现在是什么时候?”
  “我不知道。”
  “我是问,现在是新历哪一年?”
  “哪一年?当然是新历162年了。”
  “新历162年么?”休克的手顺着孩子的脚滑下去,“这一切都是真的,我的确回到了过去。他就是我,他就是45年前的我!”他流出眼泪,没办法再欺骗自己。新历162年,他怎么会不记得呢。这是一个应该受到诅咒的黑暗年代,希蕾丝病了,自己天天去山崖采草药,可还是挽回不了她的生命。
  “对了,巫师的祭祀刚刚结束。”
  “巫师的祭祀刚刚结束。”孩子那平静的声音传到休克耳朵中,却比锋锐的刀子更让他痛苦。他清楚的记得,还有三天,就是希蕾丝离开自己的日子,而他却只能做些无用的工作。
  过去,他想要治好希蕾丝,却没有这个能力。现在,他有了这个能力,却必须杀了她,“不公平,这不公平。”他站起来,用尽全身力气向天空呐喊。
  “诸神啊,你们不公平!~~~”
  旭痕小说网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