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找寻自然之塔

  时间不会为任何人停留,它总是不停前进,就像沙漏中的沙一样。滴答,滴答,滴答。我们都是风中的沙,不会永恒。
  除了侏儒。总会有侏儒,永远有侏儒。他们爬进时钟,爬进攻城车,爬进所有能够爬进的地方。修理,轻敲,剪断,梆,然后一切都完了。
  再没有任何一个时刻,迪科比现在更加认同这句流传了上百年的俗语的正确性。眼看着自己的幸福垂手可得,却被一个矮小的侏儒搞砸了,更让他气愤的是,那侏儒的屁股还坐在自己的脸上。
  “泰夫,发生了什么事情?”百娜看着这个新近才加入他们的,来历不明又自称机械工程专家的侏儒,问道。
  “我想,我可能闯了点麻烦。”泰夫唯唯诺诺的回答,“哦,对不起,我不该坐在你的脸上。”他感觉到枪骑兵痛苦的挣扎,于是稍微挪动了一下位置,让迪科爬起来。
  虽然打定主意要好好的报复侏儒,但百娜和侏儒似乎是伙伴,而蒙立特的眼神也并不友善,“等会再找你算帐。”他决定先退到一边,等待事态的进一步发展。
  “图兰的爪勾有些不灵便,我想你是知道的。所以,我趁他不注意偷偷做了一点改进。”泰夫看上去有点,“可是,我缺乏进行改造的必要工具,所以不可避免的出现了那么一点点错误。”他瞟了一眼蒙立特,他很着急,或许他根本不信任自己,“但是我保证,那错误并不致命,也不是每次都能碰上。”他试图为自己辩解。
  “快告诉我,图兰在哪里?”蒙立特打断泰夫,急忙问道。不用再继续说下去,事情已经很明显了,这个劣质的侏儒一定又搞了什么破坏。“总会有侏儒,永远有侏儒。”他咒骂道,急匆匆的冲出旅馆,“我早说过带着侏儒上路不安全,可你就是不听。”他大声抱怨道,矫健地翻身上马,朝来的方向飞奔而去。
  半小时后,蒙立特带着一个浑身是血的人类侦察兵返回酒馆。
  “图兰。”百娜连忙跟出去,两人小心地把他扶下马匹,把受伤的侦察兵抬进旅馆。
  “他的腿摔断了。”蒙立特阴沉着脸,小声说。
  “我发誓,我绝不再和侏儒呆在一个队伍。”奄奄一息的侦察兵怨恨地看着泰夫,费力地吐出几个字。
  “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你知道。”泰夫试图解释,但马上蒙立特就粗暴地打断了他。“百娜,还有卷轴吗?或者是药水也行。”他问道。
  “没有了,但或许有人能帮助我们。”精灵站起来,朝躲在角落中的休克走过去,“尊敬的魔法师,我们需要你的帮助。”她早就发现了休克,她知道魔法师不希望被打扰,但图兰必须得到治疗。
  魔法师的表情没有任何变化,他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就像没听到百娜的请求。百娜叹口气,正想更有礼貌的复述时,她听到法师正在念颂咒文。
  “原来他在聚集魔力。”百娜明白过来。她很高兴,但她尽量控制住自己,没有表现得太兴奋,她怕打断法师的魔法。
  随着法师咒文的完成,柔和的混合着白色和绿色的光芒聚集在他手中,照耀在图伦身上。
  魔法远远超出了侦察兵本人的预期效果,他一个鲤鱼打挺站起来,摸摸自己的腿,又用力甩了甩,没有发现任何异常。“哈,我不痛了。”他高兴得翻了好几个跟斗,兴奋地嚷嚷道。
  然后,他快速走到休克面前,行了一个90度弯腰的鞠躬礼,“尊敬的白袍法师,图伦将永远记住你的恩德。”他大声感谢道。
  “没什么。”休克的声音有些嘶哑,“或许你们能告诉我一点消息。”
  “尊敬的法师,你想知道什么?”蒙立特、泰夫、还有迪科都围了过来,“他一定是大魔法师。”他们想。能回答大魔法师的问题,在每个普通人心中都是一种荣幸。
  “我想知道,这几个月究竟发生了什么。”休克问道,“从吟游诗人大会过后开始。”
  “难道你什么也不知道吗?”泰夫插嘴道,他很有些吃惊,“大家都独立了,国家和城邦,城市和乡村……”他挥舞着自己的帕克杖,“他们你打我,我打你,简直有趣极了,你真不应该错过。”他兴奋地说道,真心的为法师感到惋惜。
  “或许你可以试试我刚刚研究出来的新药水。”休克冷冷的看着侏儒,有些不耐烦地说,“喝下它,我保证你会感觉更加有趣。”
  “不……”侏儒警觉地退后了半步。
  最后,还是由百娜把大概情况复述了一遍。休克大多数时候都只是静静的听着,但偶尔也会提一些问题。过了很久,它才了解了当时的情况。
  “怪不得这阵子的士兵多了好多。”休克叹口气,“这么说,人族大陆根本就乱成一团了?”
  “不光人族,金星洲、花语大陆、圣白石山脉的矮人和精灵,所有生活在中央大陆的种族都陷入了混乱。”百娜有些无力地点点头,“不仅如此,库拉森林的精灵和亚鲁迪阿山脉的矮人也都因为这次事件分成了好几派。”她补充道。
  “他们分成几派,有的主张趁机进攻人族,有的主张保持中立。”蒙立特轻轻扶起精灵,接着她的话说道,“究竟怎么回事,我们也不知道。”
  “原来是这样。”休克似乎有所领悟,他沉思了一阵,问出最后一个问题,“我迷路了,你们知道往甜水乡该怎么走?”
  “不知道,我从来没有听过。”百娜摇摇头。休克又看了看蒙立特和图兰,很明显,他们都不知道。
  “往南。”
  “我知道该怎么走,但太复杂了,我没办法说清楚。”泰夫看着休克,摊开手无可奈何的说道,“或许我可以为你带路,但图兰他们未必同意。作为一个机械专家,我可以……”他罗罗嗦嗦的说起来。
  “不,我拒绝和你在一起。”图兰斩钉截铁的吼道,“你可以帮法师带路,我绝对同意。”
  “图兰,别抛下我。”泰夫有些哀怨的喊道,身子却朝着休克靠了靠。
  “真的?”休克看着侏儒,“我听说他们叫你泰夫?”他问道。
  “泰夫沙拉吗瑞昂尼尼力西发尼敌斯敌斯力须敌。” 侏儒变得高兴极了,他一口气念出大串字符。
  “这是你的名字?”休克吃惊地问。
  “是的。”他有点不耐烦,“这是我的姓,我想要继续。”
  “等等,我还是叫你泰夫好了。”休克急忙打断他,“我想,我们或许可以成为不错的伙伴。”他笑道。
  ※※※※ 接着就是漫长的旅程,好在有侏儒作伴,休克倒也不觉得无聊。但相对的,工程师的恶作剧也给他带来不少麻烦:他试图改良自己的帕克杖,让它可以发射出更多的石头,弹得更远更有力,却不小心砸到了正在传递军情的骑士的头上。他自告奋勇帮村民开发自动取水装置,却弄得整个水井都无法使用。他研究可载人飞行的风筝,却差点摔个半死。总之,大部分的事情交到他手里,都会出现想象不到的后果。
  最后,因为泰夫的种种好心举动(也可以说成破坏),他们足足用了两个月的时间,直到新历六月才到达甜水乡,比泰夫对休克承诺的时间晚了整整半个月。
  接下来的旅程休克必须独自旅行,虽然他曾经提过一次,但侏儒似乎已经忘了这件事。晚上,泰夫兴冲冲地把工具往旅馆的地板上一摆,又准备一如既往的研究他的机械玩意。
  看着专心埋头研究的泰夫,休克突然觉得有些不忍丢下他。他是个不错的伙伴,聪明、灵活而且有趣。两个月下来,他觉得自己有点喜欢他了。
  “泰夫,我们得分手了。”但接下来的事情才是最重要的,他走过去,小声说道。
  “什么。”泰夫抬起头,没明白休克在说什么,“你是说它的骨架不够粗壮吗,不过没关系,那伦山脉的伙伴们研究的飞空艇已经快成功了,只要我们回那伦山脉一趟……”
  “我是说,明天开始我独自旅行。”休克声音大了些。
  “为什么,你也开始讨厌我了吗?”泰夫先是有些惊讶,然后变得失望,“我以为,我们已经是朋友了。”
  “当然,我们是朋友。”休克安慰道,“但我明天要去的地方你去不了。”他拍拍泰夫的小脑袋,“除非受到邀请,谁也去不了迷失之森。”
  “我想是的。”泰夫的表情好了些,“我需要在这里等你吗?”
  “不,我们可能会好几年都不能见面了。”休克摇摇头。
  “好吧,我会去寻找新的伙伴。”泰夫说,“不过,我也会想念你的。”
  ※※※※ 迷失之森是一个著名的名字,它代表着某个神奇的地方。有人在乌鲁雪原看到过它,有人坚信它在幻月河的源头,还有人认为它就在塔克西隆的附近。总之,它是活的森林,会移动的森林,它从不出现在相同的地方,也没人知道下一刻会出现在哪里。
  但休克是应邀参加生命试炼的法师,在他的梦境中,迷失之森向他敞开了大门。他坚定不移的相信这一点,义无反顾地踏进甜水乡背后那古老的森林。
  他的预感相当正确,他朝着森林的深处前行,连头也不屑回一下。只过了三天,他就看到了梦境中的大门。
  茂密的森林中,两颗千年的老橡树一左一右整齐对称的生长着,它们的主枝干笔直矗立,茂盛的树页挡住了所有的阳光。看着它们,休克甚至能感觉到森林的威严。
  但他们的主干上过早的长出了两根比寻常大树还粗的分支,它们向彼此弯过去,一直抵达到对方的根部。还有更多的分支和绿叶纠缠重叠在一起,合成一道壮观又古朴的绿叶拱门,魔法的气息从拱门中传出来,这就是迷失之森的树灵之门。
  休克压抑住心里的激动,他从树灵之门走过去,缓缓的前行。魔法的气息越来越浓,魔法森林感觉到了这个贸然的闯入者,晴朗的天空阴沉下来,降下冰雹和火焰。大地颤抖起来,百年古树剧烈的摆动着,树枝和蔓藤像拥有了生命似的,在闯入者面前布下层层罗网和障碍。
  紧接着,森林召唤来皮克精、风精和火矮人、霜寒兽、索尔石人等不属于这个世界的异兽,挡在他前面,它们逼近休克,要把这个闯入者赶出森林。
  “让开,我是受到邀请的法师,自然之塔的主人纳罗瑞亲自给我传递了梦境。”休克毫不畏惧,他举起绿玉杖,拐杖发出绿色的光芒,把他笼罩其中。
  休克继续前进,火焰熄灭了,寒冰趋散了,石墙和石柱重新融入地面,阴云密布的乌云也散开来,怪物们呆在原地,所有的障碍都在他面前自动让出一条道路。他举着绿玉杖,每一步都踏得那么有力而且坚实。
  森林的尽头,他看到四大法师塔之一,自然之塔闪闪发光的矗立在他面前。
  太高了!他抬头往上看,抬头,再抬头,还要抬头,他第一次看到法师们至高无上的圣地,他已经完全被大法师塔的威严镇住了。
  这是座雄伟的建筑,一个让人赞叹的奇景。
  底层是圆形的大厅,很大,非常的大。休克围着它走了十来分钟,才刚好走完一圈。
  它不是休克想象中的一座塔,它们由五座塔组成,火红色的火焰之塔,天蓝色的冰晶之塔,白色的天空之塔和黄色的大地之塔,魔法师们运用最好的石材修建它们,表面打磨的平滑如镜,在阳光下闪闪发亮。
  除了颜色,四座塔完全相同,它们紧紧的簇拥在一起,环抱着它们的核心,最中央的主塔元素之塔。
  元素之塔比四座分塔高出了不少,它由纯白的白玉石修建,笔直的傲然矗立着,几乎直达诸神的领域。分塔四种颜色的光辉倒映在它的表面,五光十色的流动着,如同彩虹般的梦境,精巧而美丽。
  在塔顶,是象征着四种基本元素的发出各色光芒的自然之球,它们变幻着,缠绕在一起,不同的颜色彼此冲突,但又不失和谐。
  在晚上,塔的表面则会毫不扭曲的映射索瑞林的光芒。这些石头的表面刻着魔法咒语,这些符号拥有强大的魔力,护持着这座塔,这些符号是塔上石头凝聚的力量泉源,也是将它定在地面的力量。
  休克围着法师塔转了一圈又一圈,他完全被眼前的奇迹感动了,这是无数法师的伟大杰作,他感觉到法师塔那神秘又无穷无尽的魔法能量,他觉得自己快要流泪了。
  犹豫了好久,他才轻轻的敲响了大门。
  一个披着褐色法师袍,学徒模样的高大法师缓缓打开了大门,并作出了邀请的手势。“太好了。”休克有些激动的想,“您好。”他匆忙回了个礼,有些兴奋地踏进大门。
  “请问……”休克迫不及待的问道,但马上他就闭上了嘴巴。他太兴奋了,居然没能立即看出门口的法师只是魔法铸造的铜人。
  “请跟我来。”铜人开口道,它的声音就像从罐子里面发出来似的。
  “这是他们的门卫吗?做得真像。”休克感叹着,跟着铜人走进大门旁边的小屋,房间内只有很少的几件东西,看上去只是一间休息室。
  “请先休息一会儿,他们随后就到。”铜人又开口了,说完,它就哐当哐当的往外走去。
  “等等。”休克急忙大喊,但它根本听不懂法师的话,径自走了出去。
  “我是怎么了,它只是没有生命的构装体罢了,我居然向它问问题。”休克醒悟过来,他自嘲的笑笑,开始欣赏房间内的摆设,“这就是大法师塔么?”他伸手摸摸墙壁,似乎仍旧不肯相信。
  白玉石砌成的墙壁又凉又滑,摸上去十分的舒服。他顺着墙壁,慢慢的往外边走去。
  “法师,停下来。”刚刚走出休息室,楼梯上匆匆走来一个年老的精灵,他穿着一尘不染的白袍,看上去起码好几百岁。他有些恼火地举起手杖,用严厉的声音阻止了休克的失礼举动。
  “对不起。”休克连忙鞠躬,对于大法师塔内的一切,他怀着深深的敬畏。
  “你迟到了。”精灵史力加似乎早就了解了所有的一切,他皱起眉头,似乎不太满意,“瑞尔莎很早就等得不耐烦了,她本以为你会在前几年到来。”
  “我去找寻了些东西。”休克连忙回答。
  “好吧,我们的时间不多了,请跟我来。”史力加转身说道,他走得如此匆忙,以至于白袍发出很大的摩擦声,“我先带你到临时卧室好好休息一天,明天就开始生命试炼。”
  “这么快?”休克有些吃惊,“你们不先讲解些什么吗?比如我应该注意些什么或者告诉我生命试炼的规则。”
  “没有什么复杂的规则。”史力加有些不耐烦,“明天瑞尔莎会亲自带你到试炼大厅,到时候你自然就能明白。”
  “那我可以现在就去看看吗?”休克小心翼翼地问道,“我是说,我只想看看试炼大厅,保证不会在其他地方乱闯。”
  “最好别到处走。”史力加又皱了皱眉头,他看着休克冷冷的说道,“塔内到处都是魔法禁制和傀儡魔像,你现在不属于法师塔,他们可能会对你发动攻击。”
  “我明白了。”休克有些泄气的回答。
  “等会石魔像会送上食物,今晚就好好的休息吧,明天的试炼可不轻松。”史力加终于和蔼了些,他对休克点点头,转身离去。
  旭痕小说网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