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风云变幻

  春天已悄悄的降临,在这片刚刚接受了战火洗礼的大地上,到处都是惹眼的新绿。那悦目的颜色仿佛有生命一般,在温柔春风的抚mo之下,如涟漪般,一层一层的翻卷着,伸展着。连那无形的空气,也仿佛因这样的气氛而变的鲜美起来了。
  现在是新历207年2月,鲁加和他的战友们百无聊赖的驻防在这里,他们是赛美多国的战士。下个星期,现今的浅水城城主,原赛美多国王的嫡系孙子卡罗·赛美多将再次宣布赛美多国的成立。
  个多月前,他们世代友好的邻邦太阳国,已经在原塔克西隆城主艾尔桑托的努力下,再次建立起新的国度。两周前,太阳国派来使者送上无数的珍贵宝物并带上了结盟的请求,愿意再次和赛美多国建立同盟关系,一起携手面对这乱哄哄的局势。
  有了太阳国的支持,卡罗在大臣的建议下,把原驻防西边的部队抽调了一半到浅水城和其他几处驻防,使得这个昔日戒备森严的重镇,此刻只驻留着为数不多的守军。
  “当初宣传官到我们村子里面来宣传,说参军后就可以穿着威风凛凛的军装,参加帝国专门为我们举办的高级舞会,和心仪的姑娘一同翩翩起舞。”鲁加舞弄着手里的长矛,其实只是一根绑上了尖刀的粗糙木棒,一边憧憬着美好的梦想一边愤愤地说,“******,都在这鸟不拉屎蹲了两个月了,也不见一个女人的影子。”
  “得了吧,这种鬼地方,也只有我们这种傻瓜才愿意来。”吉米打断他,“真羡慕汤姆那家伙,恐怕他现在已经躺在某个金发美女的肚皮上了吧。”他装出一副怜悯的样子,“可怜的小家伙,但愿不会精尽人亡。”
  城墙上的士兵们暧mei的笑起来,大个子威廉趁着混乱猥琐的在吉米档下抓了一把。“就凭你那三厘米长的枪?”他戏谑着笑道,和吉米打闹起来。
  然后更多的人无聊士兵参加进来,他们笑着打闹了老大半天,才稍微停息下来。这些刚刚才从各地征召起来的新兵们,还完全没有当兵的纪律和觉悟。
  “我到宁愿像汤姆那样,也好过死在敌人的枪下。”打闹过后,鲁加继续玩弄他的长矛,“不过说回来,这偏僻的地方连凶猛一点的魔兽都没有,真有敌人傻乎乎的闯到这里来么?”
  “说起来,虽然他们保证的美女,银币,丰盛的晚餐和休假都没有实现,但绝对安全这一点似乎倒没有说谎。”威廉仰头长叹,“天啊,难道我真要在这里碌碌无为一辈子吗?离开家乡的时候,我曾对发誓当上一名骑士的。”
  “骑士?城墙上每个人的眼睛都在放光,你以为能轮得到你么?”鲁加不屑的讽刺道,“再说了,我们才和太阳国结了盟,这辈子恐怕就只能晒晒太阳咯。”为了证实他的话,他索性悠闲的躺下来。
  “埃克,收回你的黄色笑话,查柯,捡起你的武器。杰克,把裤子穿周正些。”城墙那边似乎有些骚动,一个有着多年战斗经验的真正骑士从城墙的另一侧风风火火的走过来,并一路训斥着这些没有半点当兵样子的新兵。
  “欧,是队长来了。鲁加,快点起来。”威廉连忙站直身子,同时不忘提醒躺着晒太阳的鲁加。
  “新兵蛋子们,不要以为当兵是一件轻松的事情。”辛迪怒吼道,本来他坚决拒绝当他们的队长,可他的上司强制性的让他接受了这个任务,想到这件事情,他都是一肚子的火气。“一定得想办法调到其他地方去,不然这辈子都没有晋级的希望了。”他愤愤不平的想着。
  “鲁加,快给我滚起来。”虽然鲁加的动作不算慢,可还是晚了一步。
  “伙计们,太阳国的使者就要经过这里,你们全部跟我出城迎接。”辛迪头也不回的继续朝前走,城墙的两端都是可以上下的,“到时候都给我精神一点,不准讲话,不准大笑。记住,把你们训练时候最完美的姿态展现给人家,不要让他们笑话,听到没有?”
  “听到了。”所有人都用最大的声音一起回答,城墙都要被他们声音震垮了。以前,他们并不爱这么大声的吼吼,但在这两个月的驻防中,他们都喜欢上了这个游戏。
  “长官,不会有敌人趁机来犯吧。”胆小的杰克举手问道。
  “真有敌人就好了,你们不是很无聊吗?”辛迪停下来,某些事情必须得说明清楚才行,“我们是去欢迎太阳国的使者,不是上场打仗,别给我装出一副熊样。”他缓缓环视一圈,大声说。
  “是。”城墙似乎又震动了一下。
  “全部跟着我出发。”他大踏步走下楼梯,士兵们一个个跟在他身后,“说起来,太阳国的使者怎么不走大道,选择走这条路呢,真是奇怪。”他也懒得理会那些新兵蛋子毫无规矩的走路方式,有些疑惑的想,但马上他又再次吼起来,“不准放屁!”
  太阳国的使者上午才带来了他们即将通过这里的消息,并同时带来了价值几千金币的礼物,“这些都是慰劳辛苦驻防的将士们的。”使者谦恭的说。回都城禀告是来不及了,经过商量,驻防的指挥部决定派出十个骑士带着五百名士兵出城迎接,剩下的千名士兵仍旧留在城内。
  十个满腹怨气的骑士好不容易才把欢迎的队伍整治妥当,这些几乎都没怎么训练过的农民太麻烦了,连长矛都拿得歪歪斜斜的。“我们会被笑话的。”辛迪有些哀怨的想,“从明天开始,一定要好好的操练他们。”他骑在马上,对身边几个骑士恨恨地说道。
  “对,必须得给他们一些苦头吃。”骑士们的意见相当一致。
  “他们来了,军乐手准备。”
  远处的地平线出现了一群骑着马的人群,从当先那飘着的红色旗帜可以看出,他们正是临国的太阳骑士。“这次的访问,规格还真是高啊,居然出动了这么多骑士。”看着越来越多的太阳骑士和那隆隆的马蹄声,资深骑士卡罗特想。
  “还好,一切都准备妥当了。”卡罗特回头看了看身后的欢迎部队,农民们站得还算整齐,他再次看向远处,太阳骑士们已经逼近了不少。“奇怪,怎么他们还没有慢下来?”卡罗特有些疑惑的想。按照仪典的规矩,护驾的骑士们必须得在千米处停止奔跑,并在五百米处停下来回礼,但现在,他们似乎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长枪,他们带着攻城长枪。”视力最好的麦德有些恐慌的喊起来,“他们怎么能带枪呢,这明显违反了仪典的规则。”
  “停下来,你们必须停下来。”明晃晃的长枪反射出耀眼的光泽,骑士们感觉到隐隐的不妥,他们纵马迎上去,大声的吼道,但对方的骑士们不仅没有停下来,反而奔驰得更加快了。
  “我们被骗了。”卡罗特最先醒悟过来,他指着远处,强制镇定的说道,却掩盖不了话音中的绝望“骑士们,看后面,地平线那边。”
  “军队。”所有的人都倒吸了口冷气。
  ※※※※
  这是一个寂静的小村子,山谷中的树林抹上了各式春季的色彩,闪亮的金红揉合了树林后卡若理山的浅紫色。湛蓝的天空完美地倒映在清澈的蓝梅湖中。在过去的岁月中,她总是默默无闻的从不与外面来往,只有林中缓缓的飘出几缕炊烟,提醒着人们她依然存在。
  若不是战争的到来,她将继续这么沉寂下去。但现在,过往的信差和冒险者打破了山林的寂静,村长更是把自己的房子改建成了一所酒馆,给过往的行人提供方便。
  随着“老山达”酒馆的落成,小村更加热闹起来,往来的冒险者大都会选择在这里喝上一杯,休息一下疲乏的身子,给马匹喂上新鲜的材料,顺便打听各种消息,同时也带来更多的骇人听闻的消息。酒馆一直以来都是收集各种消息的最佳之地,只要你能分辩出哪些是真实可靠的消息,哪些是谣言。
  这天,老山达酒馆迎来了一个极不寻常的客人,他拄着精美的拐杖,一袭白色的袍子紧紧裹着全身,虽然白袍已经有些污秽了,但披着的羊绒披风依旧洁净。
  “魔法师。”他的出现吸引了冒险者们的全部注意力,自战争开始后,魔法师们不是上了战场就是躲了起来,很少有魔法师出门旅行,何况还是独自一人的法师。他们开始议论纷纷,猜测这个来历不明法师的身份和目的。
  “给我一杯水,和店里最拿手的食物。”白袍法师休克却不理会众人的目光,他找了个最偏僻的地方坐下,把手杖横摆在桌子上,然后有些疲惫的闭上了眼睛。
  冒险者们好奇的看着他,但魔法师自从坐在那里后就再也没有睁开过眼睛。一会儿后,随着两个崭新面孔的出现,无聊的冒险者们又把注意力转移到了新的目标上。
  “听说了吗?太阳国在三天前攻下了赛美多国的都城。”高大的剑士蒙特立最先走进店内,他的大嗓门把声音传进了每一个人的耳朵。
  “可怜的赛美多国王,才刚刚带上王冠就做了阶下囚。”跟着进来的是漂亮的精灵箭手百娜,她穿着皮甲和长桶皮靴,精致的精灵弓斜跨在背上,“大份啤酒油烤野猪排和两个中份血牙猪肝脏馅饼。”她对着前来招呼的伙计一笑,说道。
  可怜的小伙计哪里见过精灵族的姑娘,何况百娜还长得相当漂亮,他像丢了魂似的,连连点着头,带着幸福的笑容屁颠屁颠的跑开了。
  其他的冒险者也都有些心痒痒的看着百娜,好几个人都想凑过去,可他们看到壮得像头牛的蒙立特,掂量一番后又都摇着头哀怨的打消了自己想法。
  “嗨,伙计,有什么新消息吗?”最终还是邻座的枪骑兵迪科问道。
  “艾尔桑托派出的二十万大军攻下了赛美多国的浅水城,囚禁了他们的国王、王后和王子。”百娜回答道,“天啊,二十万大军,我想艾尔桑托从来就没有真正裁剪过军队。”
  “她对我说话了,她对我说话了。”迪科痴痴的看着百娜,对精灵的回答充耳不闻,“哎唷,谁踩我。”突然,他一下子跳起来,差点打翻了桌子。
  “是啊。”“二十万,可能吗?”“你个白痴,艾尔桑托一直在扩招军队。”
  没有人理睬迪科,他们全都竞相争着回答精灵百娜。有时候,和美女聊天也是一种放松的好方式。
  “都给我闭嘴。”孤独的迪科一下子跳到桌子上,怒气冲冲的大吼道。冒险者们安静下来,他们看着迪科,不明白他怎么会突然发这么大的火。
  “对,就是这种效果。”迪科洋洋得意的环视了一周,自己果然吸引了酒馆中所有人的注意力。呃,当然不能包括法师,谁都知道他们是怪物。他清理清理嗓子,故作严肃地说道,“你们都错了,这事情是一个天大的骗局。”
  “骑兵,你有什么证据吗?”百娜问道,她看上去似乎有些忧虑。
  “啊,她的神情太动人、太可怜了。”迪科又走神了,差点从桌子上摔下来,引起又一阵哄笑。
  “不能这样,得给她留个好映象。”他有些懊恼的想。这次他尽量集中起自己的注意力,把目光望向别处,再整理一番自己的思绪后,他开口说道。
  “必须从十月份的吟游诗人大会开始说起,那次事件有很多的疑点:第一,大家都在一个城内,为什么艾尔桑托的魔法师部队迟迟不能赶到?第二,凭维伦丝的实力,艾尔桑托的魔法师并不见得就能胜过她,可她为什么又匆匆逃跑?第三、三天后,大量暴民涌入塔克西隆,但他们几乎没有受到守城士兵的阻饶,这太不可思议了。再加上他们那明显的针对性,不难看出这背后有一场阴谋。”
  说到这里,迪科停下来看了看百娜,精灵正专注的看着他,“太好了,她喜欢上我了。”他一阵狂喜,又继续说下去。
  “先不讨论魔兽泛滥究竟是不是人为的阴谋,但塔克西隆城独立后,立即得到四名元老院长老的支持这不得不让人难以理解。
  在这之后,塔克西隆城城主只用了短短的两周就和周围的十六个城邦成立了联盟,又只用了一周的时间就让原本不愿意加入他们的其他八个城邦加入了联盟。而同一个时期,其他国家的旧城邦都还在各自打来打去,就连一向团结的原帕拉美奇国都分裂成大大小小的城邦吵来吵去无法妥协。对比之下,大家不觉得原太阳国的城邦都太团结了吗?”
  他又看了看四周。不光百娜,所有人都已经被吸引住了,于是他又洋洋得意的继续说道,“到新历207年1月1日艾尔桑托宣布重新建立太阳国,成为第一个宣布建国的国家。又借庆贺为名,突袭原来的友好邻邦国赛美多国,发动大军一路势如破竹的打到了赛美多的都城,这终于让我明白了艾尔桑托的阴谋。”
  “什么阴谋?”百娜紧紧追问道。
  “魔兽泛滥,散播米斯兰德的坏话,放暴民进城等所有的事情,都是艾尔桑托一手策划出来的。大长老米斯兰德和元老院甚至整个联盟都成了他的牺牲品。”迪科回答,“他的宫殿就在元老院的旁边,看到各地的官员在元老院门口进进出出,我想他一定怀念当国王的时候了。”
  “可是他为什么要袭击赛美多国呢?”一个佣兵问道。
  “当整个联盟的国王可比当小小的太阳国国王强多了,大长老米斯兰德不是证实了这一点么?”迪科看都不看他,不屑的反问道。
  “说的很有道理,二十万的军队可不是一天两天能招募起来的,艾尔桑托一定准备了很久。”百娜点点头,“唯一解释不通的是,那些军队他平时是怎么隐藏起来的呢?”
  “雇佣兵。”迪科接着说,“他们用国家的力量来发展佣兵团,表面上佣兵团并不属于国家,但一旦打仗,就立即把他们收编进军队。也可以和一些佣兵团签订合同,给予他们经济资助,帮助他们发展。难道你们没有发现,这五年的时间,塔克西隆周遭的佣兵团数量多了好几倍吗?”
  “的确如此。”百娜默默盘算了一下,恍然大悟般的说道,“多谢你的指点,很难想象枪骑兵中会有你这么聪明的人才。”她向迪科点点头,赞叹道。
  “谢谢。”迪科夸张弯下腰回礼。他当然不能对百娜说,刚才的这些话只是他在一次极其偶然的情况下听来的,“还有什么别的可以为你效劳吗?”他跳下桌子,摆了一个自认为相当不错的动作。
  然而,就在迪科认为自己即将得到美人芳心的时候,命运之神却和他开了一个小小的玩笑:一个侏儒突然尖叫着冲了进来,重重的撞在迪科身上,把毫无准备的枪骑兵极不雅观的撞倒在地。
  “该死的侏儒。”
  旭痕小说网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