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卷 痛苦献祭

  红鼻子酒馆,凌、沃尔夫和黑虎佣兵团的伙计们又聚在了一起,每个人的面前都摆着一个大大的酒坛子,就连法师的面前也有一个酒碗,噶尔正在和锋行酒令,沃尔夫抱起酒坛和每个人碰杯。今天是一个值得庆贺的日子,因为他们的团长锋和新加入的伙伴沃尔夫和凌,同时升级到了二十。
  两人把代表着幽狼战士的铁牌挂着脖子上,栩栩如生的狼头随着主人晃来晃去。现在,没有人再敢侮辱他们,幽狼战士就是最好的佐证。
  “南方的勇士,祝贺你们。”
  “明天,一定要杀了哥萨,为我们达克尼斯的佣兵出气。”
  “听说哥萨在今天升级成了虎魂战士,沃尔夫会是他的对手吗?”
  “怕什么,两头恶狼还咬不死一头猛虎么?”
  所有人都醉眼蒙胧,吹着天大的牛皮,拍着肚皮立下无法实现的承诺。但法师知道第二天,这些曾经的豪言壮语,都会随着酒醒的那一刻消逝掉,仿佛从来也不曾存在过。
  他感到一阵没来由的恶心,于是随口编织了一个理由,匆匆离开酒馆。
  ※※※※ 今天或许真是个值得庆贺的日子,但法师却高兴不起来。明天就是他们和哥萨决斗的日子了,在他们顺利的升级过程中,他和沃尔夫时刻惦记着这一天,害怕着,又期盼着它的到来。
  打败他,打败哥萨。他们一个月的所有努力,都是在为此准备着。本来,当他们今天上午成功战胜最后的对手,获得幽狼的荣誉称号时,他曾觉得这个目标是如此的接近,并不像想象中那么艰难,那一刻,他甚至希望决斗能够更早点到来,几十天的艰苦耕耘,马上就能收获了。
  但下午看过哥萨的竞技后,他知道希望又破灭了。
  兽王竞技场第二层,哥萨牵着两匹凶恶的暴狼,虎视耽耽的盯着对手。他的对手****着上半身,一只威武的大雕在他头顶盘旋,同样是个威武的角斗士。
  “狼斗士、风骑士。”凌想起大学者葛丹德书上的记载。
  战斗的场景十分残酷激烈,远远超过了兽牙战士的水准,他看着竞技场上的比赛,不知不觉冷汗湿透了衣襟。
  再后来的战斗场景他已经记不得了,他只记得自己发疯般的四处寻找卡特人托尼。他知道必须得到卡特人的帮助,随便他开出什么条件,自己都会毫不犹豫的答应他。
  “托尼,我们需要你的机关。”他神情紧张、举止不安,“我答应你的条件,这是古代遗迹的藏宝图。”他什么也顾不上了,麻利的掏出藏宝图,“我需要陷阱,很多的陷阱。”
  “我的机关帮不了你们。”卡特人摇摇头,“我说能帮助你们打赢哥萨,是因为当时他只有一头暴狼。你知道两头暴狼意味着什么吗?它们可以轻易的击败任何人。”他推开凌的手,“收好你的图,就算我的机关陷阱再巧妙威力再大,也对付不了虎魂战士的。”他无奈的说,仿佛认定了凌的失败,“何况还加上两匹狼。”
  “可是,你说过你能帮我们的。”法师无法放弃最后的一根救命稻草,他拽住托尼,怎么也不肯松手。
  “你难道还不明白吗?就算我们三人一起上,照样不是哥萨的对手。”卡特人无力的说,“除非,你们还隐藏有更多的实力。”
  “我们有很多卷轴,库克桑兹能买到的一、二级魔法卷轴,我们都准备了几个。”凌急切地回答。
  “那些没有任何用处。”盗贼轻轻的叹道,“哥萨是个聪明的半兽人,你们有的卷轴,他全都拥有。”
  “还有一枚暴炎弹戒指,是专门留下来对付哥萨的,从来没有用过。”凌又说道,“它可以放出三级火系黑魔法暴炎弹。”法师怕盗贼不能很快明白,紧跟着解释道。
  “暴炎弹戒指,也许只能拖延一点时间罢了。”盗贼看起来还是那么绝望,“还有更多的秘密武器吗?”他试探着问道,“比如麻痹术戒指、诅咒铠甲、生命指环之类的好东西。”
  “没了,还剩下一条项链,但不会派上任何用场。”凌摇摇头,“可是托尼,你的陷阱那么厉害……”
  “好吧,明天一早我会给你机关,但不要抱太大的希望。”托尼无奈的笑笑,他推开法师,头也不回地转身离去,“至于古代遗迹,如果你们赢了,我们再商量吧。”
  ※※※※ “输定了么,真的半点希望也没有吗?”凌怔怔地想着,仿佛没有灵魂的尸体,也不知道在街上闲逛了多久。眼看着行人渐渐稀少,气温越来越寒冷,第三次经过旅馆大门时,他走了进去。
  房间的灯亮着,两个摇弋的人影投在窗户上,“是莱娅和莉丝吗?”他不自觉的想到,兴冲冲的跑上去。
  推开房间,却是莫尼西和沃尔夫。
  “沃尔夫,你不是在酒馆吗?”凌有些吃惊。
  “凌,明天的竞技你不能参加。”大汉没回答他,“莱娅和莉丝还等待着我们的消息,我们必须得活下来一个人。”
  “你又忘了,我说过要和你共同进退。”法师笑了笑,“我们是好朋友,是好兄弟,危险的时候更要在一起,不是吗?”
  “我知道,你已经很努力了,但是……”
  “在山谷中的时候,我常常想,如果你死了,我该拿什么面对所有认识我们的人。”法师轻声道,“同样的错误,我不会再犯第二次。”他摇摇头,说道。
  房间内一片沉默。
  “算了,还是想想明天怎么迎接战斗吧。”莫尼西打破沉默,说道。
  “我答应了托尼的要求,他会在明天给我一些机关。”凌说道。
  “你答应了他?”莫尼西有些吃惊,但随即平静下来,“罢了罢了,现在这种情况,还有什么不可以交换的呢?”他挥着手叹息道。
  “莫尼西,你认为我们能赢吗?”沃尔夫问道。
  “我们都低估了哥萨。”莫尼西苦涩的说道,“早知道他是狼斗士,我应该设计一些机械武器帮你们的。”
  “也许托尼的机关可以帮助我们。”凌提醒道。
  “希望渺茫啊,他有两匹凶恶的暴狼助阵呢。”莫尼西叹道,“而且据我所知,竞技场会给虎魂战士提供更强大的武器。”
  “什么?”凌和沃尔夫的脸色变得更白了。
  “还是逃走吧,在法师能够施展冰杀阵以前,你们不可能打败哥萨。”莫尼西闭上眼睛说道。
  “冰的精灵啊,听从我的召唤……”凌闭上眼睛,试图聚集起施展冰杀阵的魔力。但很快,那熟悉的阵阵疼痛感觉再次遍布全身,仿佛要把他撕裂扯开。他想要坚持下去,但痛苦使他再也无法专心,连已经聚集起来的魔力都烟消云散,“不行,我还是无法聚集魔力。”他睁开眼,痛苦的说道。
  “这是当然了,凭你的魔力,至少还得等上好几年才能够施展冰杀阵。”莫尼西看着法师说道。
  “真的没有办法可以让我施展出冰杀阵吗?”凌又一次追问起来,“虽然很多魔法书上都说不可能,但你是大魔导师米斯兰德的至交好友啊,你应该知道该如何做的。”
  “不错,米斯兰德的确提起过这样一种方法,但有几个步骤我不知道该具体怎么做。”莫尼西闭上眼睛,长久的沉默着。
  深夜,燃烧着的蜡烛已经变成了一滩烛泪,只剩下一点微弱的火光仍旧在顽强的跳跃着。
  好久以后,大汉开口了,他吞吞吐吐的说着,表情十分古怪,“其实,我有……莱娅……”但最终,他还是没说出来。
  “你想说什么?”凌问道。
  “没、没什么。”大汉转过头,不敢看凌的眼睛。
  “我亲爱的兄弟,你瞒不过我。”法师站起来,走到他的眼前,“我知道分手时莱娅给你了很重要的东西,它能帮助我们是不是?”
  “是、不、不。”大汉慌乱起来,有点语无伦次了。
  “把它给我,莱娅交给你的卷轴。”法师伸出手掌,“我知道你一直揣着它,连睡觉都从不离身,我想看看,那究竟是什么重要的东西。”
  “不。”大汉吼道,慌张的连连后退,“你不能看到它,会死的。”他打开门,准备逃跑,却不小心撞翻了洗脸台。
  “安静一点,你们把其他人都吵醒了。”莫尼西皱着眉头,“沃尔夫,就把卷轴给凌看看吧。”他劝道。
  “不,我不能转交给他。”大汉牢牢的护住前胸,“这卷轴记载着一个邪恶的契约,会让人瞬间苍老,变得耳聋、眼花、满脸的皱纹……”
  “邪恶的契约?”莫尼西莫名其妙的看着大汉,他靠在墙上,像个受到了惊吓的兔子。莫尼西叹口气,打消了直接问他的念头,悄悄施展出读心术魔法。
  “原来是这样。”莫尼西站起来,似乎有些感动。他走到沃尔夫身边坐下,“米斯兰德教我的是一种中立的契约,我保证,绝对没有克拉斯说的那么严重。”
  “莫尼西,什么契约?”法师弄不明白了。
  “我需要在你的卷轴中找到最基本的几个步骤。”莫尼西不理睬凌,继续对战士说道,“把它给我吧,兄弟本来就是应该彼此托付性命的。”他拍着沃尔夫的胸膛,“而且,我可以用大法师的名誉担保,你绝对不会失去你的兄弟。”
  莫尼西轻声说着,每一个字都刚好打到战士的心坎上,沃尔夫开始动摇了,他看着莫尼西,想要从他的眼睛中找出什么。“或许,你说的是对的。”大汉颤抖着,把手伸进怀里,掏出自己日夜保管着的卷轴。
  “沃尔夫,它究竟是什么。”法师更加不耐烦了。
  “这是克拉斯托莱娅转交给你,作为冒充你偷窃凤凰剑的补偿。”沃尔夫还是不敢看凌的眼睛,“克拉斯说这里面记载着一种献祭的仪式,可以让你施展出冰杀阵。”他颤抖着,好像做错了事情的小孩。
  “可以施展出冰杀阵?”凌愣住了,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又看看莫尼西,老法师对着他点了点头。“太好了。”他高兴的大喊起来,但马上意识到此刻已经是深夜了。于是他压制住自己的兴奋,努力不让声音变得太大。
  “可恶的莱娅,还有你,我猜肯定莉丝也知道。”接着,他稍微有些生气的埋怨道,“为什么?你们明明知道我在努力寻找施展出冰杀阵的方法,还瞒了我这么久。”
  “克拉斯告诉我,我怕……”沃尔夫犹豫着,说道。
  “那也该先交给我啊,若不是有哥萨的决斗,你们永远也不会给我。”凌继续抱怨道,“似乎应该感谢哥萨,嗯,还有克拉斯。”末了,他抬起头长舒了一口气,“哈哈,野蛮人,明天让你知道魔法的厉害。”
  “别埋怨了,莱娅和沃尔夫完全是为了你,才没有把它给你。”莫尼西站起来,“睡觉去吧,献祭的仪式不能有战士在场。”他拍拍沃尔夫,说道。
  “不会的,我必须得照顾凌,我怕他……”大汉回答道。
  “放心,我会好好的看着他。”莫尼西劝道,“你可以在房间先等着,仪式完成了我再通知你。”
  “嗯。”战士极不情愿的点点头,他又转头看法师,“嗨,快去快去。”法师笑着对他说道,用两人间惯场的游戏方式,把他推出房间。
  ※※※※ “没想到沃尔夫也会这么婆婆妈妈的。”凌关上门,笑着自言自语道。
  “那是因为你还不知道这卷轴上记载的契约有多么恐怖。”莫尼西的声音突然变得比外面的寒风还要冰冷,他坐在房间中的桌子上,一脸严肃的看着凌。
  “后果真的很严重吗?”凌想起沃尔夫的表情,收起笑脸问道。
  “这是被称为“混沌之沙”的契约。”莫尼西说道,“所有的魔法力量都遵循着特定的秩序,我们只能在秩序的规则允许下才能施展出魔法。但在两百年前的超级大战中,黑暗法师塔的魔法师们,他们找到了这个据说是从古代流传下来的契约,打破了这种秩序。”
  “可我从来没有听说过。”凌说道。
  “因为魔法师们找到的契约并不完全。据米斯兰德叙述,一百名魔法师中,只有两名活着完成了‘’仪式。但即使是他们,也永远失去了视力和听力。”莫尼西回答道,“在那之后,混沌之沙的存在就成了一个秘密,知道他的魔法师寥寥无几。”
  “也就是说,我也会变得和他们一样?”凌几乎绝望的问道。
  “运气好的话,就是这样。”莫尼西面无表情的点点头,“现在你明白沃尔夫为什么会瞒着你了。”
  “我早就猜出来了,而且,我也从来没有怪过他。”凌回答道,“可是,你才对沃尔夫保证过,你有有更好的方法,是吗?”他又问道。
  “米斯兰德用了多年时间研究它,并完善了其中的一部分。”莫尼西说道,“但是我们没做过试验,只是在理论上证实了这一点。所以,我并不能保证米斯兰德做对了。”他看着凌,柔声说道,“你可以选择拒绝,或者……”
  “我可以拒绝,但即使我拒绝了,明天又怎么办?难道我可以说服沃尔夫,不和哥萨战斗?”法师低着头,“魔法之神啊,如果你们真是神明,而不是仅仅是塔克西和索瑞林,请告诉我该怎么做吧。”他祈祷道。
  “莫尼西,请告诉我,究竟该怎么做。”过了一会儿,他抬起头来。
  “我还得再提醒你,魔法没有赌博,也没有从天而降的馅饼。就算米斯兰德做对了,契约也会拿走和赐给你的力量相等价的东西来交换,可能是十年的寿命,也可能是失去所有法力或者忘掉所有咒文。还可能是其他任何事情。”莫尼西说道,“所以,我其实不能保证你能安全活下来,也不能保证签订了它就一定能够打败哥萨。”
  “我明白了,开始吧。”法师点点头。
  “只有极度的痛苦才能招来混沌的神祀,世间的一切痛苦都是混沌契约力量的来源。所以,接下来你可能会感觉到比在地狱中接受酷刑还要痛苦。”莫尼西站起来,他先布下一个静音结界,然后用人类定身术定住凌,“那么我就开始的仪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