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血与火

  兽王竞技场内部报名处,凌和沃尔夫正在仔细阅读着规则木牌上面的文字,内场的规则变化太大了,他们皱着眉头,几乎有些反应不过来了。
  从现在开始,竞技不能再随心所欲的挑选对手。每一个进入内场的角斗士,都必须在管理处领取三面等级为十的‘兽牙’铁牌。他们必须和相同等级的对手角斗,赢取对手身上的铁牌,直到集满六块牌子,才能换取更高等级的牌子,参加下一个等级的角斗士,同时领取奖金。
  在这里,每一个角斗士的资料都被记录了下来,如果角斗士输光了所有的牌子,则自动降级,并且在以后的竞技中不能再领取奖金,直到他恢复原有的等级。
  随着整体水准的提高,战斗也更加的残酷,好在受伤的角斗士们可以请求巫医进行治疗,不过其代价却是直接降级。
  “简单治疗一下就要降级,太严格了吧。”看到这里,凌不满的叫出来。
  “没办法,参加的人太多,库克桑兹的巫医又太少了。”柯比无可奈何的回答。
  “角斗士们可以放弃单人角斗,选择团体作战。每个团体最少二人,最多五人,升级方法和单人角斗相同。”凌继续念道,“还好还好,规则没有变化。”他欣喜地说。
  “真是麻烦,半兽人也有这么多臭规矩。”看完规则通告后,沃尔夫愤愤的说。
  “自四百年前,那件震惊整个库克桑兹的屠杀发生后,我们就不再能随心所欲的比斗了。”柯比解释道。
  “发生了什么?”凌好奇的问道。
  “有些高级半兽人角斗士,他们专门找新手竞技,并且用十分残忍的方式对付他们。”柯比回答道。
  “然后呢?”凌又问道。
  “法师,我们现在不应该谈论这个。”柯比有些不耐烦了,他有些紧张的四处看了看,“总之,没任何人能逃过这次灾难,整整半年,竞技场没有一个角斗士升级到十五级以上。”他草草结束掉这个话题。
  “如果这样,我们和哥萨的决斗岂不是只能在外面进行了?”凌接着问道。
  “有一种自由模式,没有任何规则和限制,但获胜者只能赢得奖金,不能升级。”柯比摇摇头,“不过我认为哥萨肯定会选择死亡模式。”
  “死亡模式?”凌只觉得一阵寒气。
  “那是只有其中一方死亡殆尽才能结束的残酷角斗。”柯比回答道,“赢的人可以获得丰厚的奖金,而且直接取代死者的等级。”
  “果然直接爽快。”沃尔夫点点头,“这才像半兽人的风格。”
  “直到死亡为止吗?”凌低头沉默了,但随即抬起头来,“唉,既然都答应了人家,现在反悔也来不及了。再说,我还有秘密武器没有使用呢。”他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
  ※※※※ 二月底,兽王竞技场团体战的报名处,迎来了一个奇怪的人类组合。还算强壮的双手大剑士和似乎风都能吹倒的落魄剑士。“天啊,外场的半兽人们都喝醉了么?”发放牌子时,那个工作人员张大的兽嘴久久不能闭拢。
  凌和沃尔夫默默的承受着管理人员和其他人的冷嘲热讽,来到竞技场的核心部分。这里比他们想象中还要宽阔,近百个两米多高的方台排列得整整齐齐,擂台的周围,大火熊熊的燃烧着,热油沸腾冒泡的吱吱声气势逼人。木板桥横越过满是烈焰的死亡之坑,连接了所有擂台。
  在高台上,凶悍的角斗士们正在拼命战斗。数不清的人围在他们的四周,为他们加油呐喊。每当新的斗士迈步走向擂台时,总会引起观众们更加狂热的呼喊。胜利者举起他们的剑和盾,把失败的角斗士踩在脚下,他们做出各种取悦观众的动作,把现场的气氛推动到疯狂的高潮。
  他们走过木板,来到指定的高台上,准备开始他们的第一场战斗,对手早就在那里等着他们了,两个野蛮人手持巨斧,其中一个正是侮辱过他们的赫可托。
  “南方猪,我要杀了你们。”赫可托狞笑起来,他转过身,对着台下的观众振臂高呼,“大草原的子民们,张大你们的眼睛,看我怎么榨出他们的猪油来。”
  “杀了他们,杀了他们,杀了他们。”围观的半兽人们高喊着,气氛全面倒向赫可托方。
  “啊……啊……啊!”突然,旁边高台传来一阵阵阵惨叫。兽人们转过头去,看着那个高台上的胜利者狞笑着,把失败者的腿浸在那沸腾的油中,油和鲜血四处飞溅。
  “杀,杀,杀。”台下的气氛更热烈了。
  “别怕,让他们瞧瞧我们这半个月的锻炼成果。”战士感觉到法师心中的恐惧,他握住法师的手,小声但坚定的说道。
  “死吧。”赫可托打破僵持,持着巨斧率先冲过来,把自己的伙伴远远抛在身后。
  “推移术。”战士毫不畏惧的迎了上去,武器交锋的一刹那,魔法发动。
  与此同时,法师的飞刀也掷向了赫可托,野蛮人来不及躲闪,飞刀正中他的小腿。不过法师手上的力道太弱了,仅仅只造成一个非常轻微的擦伤。
  “活化绳。”
  一切都在电光火石间进行,法师施展出魔法,飞刀上系着的软精丝迅速套上赫可托。战士紧接着施展出眩晕术,趁着那一刹那间的空隙,法师死命的一拉,赫可托莫名其妙的摔倒在地。
  此刻,另一个半兽人才刚刚持斧头赶上来,但场上大局已定。
  这是一场值得纪念的战斗,战士和魔法师配合得淋漓尽致,仅仅一个交锋,他们就取得了胜利。
  狂热的围观人群安静下来,没有狂热的呼喊和掌声,因为他们根本就没有搞清楚南方猪是怎么胜利的。
  “怎么回事?跌倒了?”他们交头接耳的议论起来。
  没必要再留在高台上,凌悄悄的收回软精丝,踩着那结实的木板走回报名处。
  “不愧是两兄弟,配合得太默契了。”柯比迎上他们,照面就给凌一拳,“我们所有人都小瞧了你,法师。”他心悦诚服的说。
  凌没有回答,他还沉浸在刚才的气氛中,惶恐、不安、激动。
  “哈哈,刚才和一个蛮子打赌,我把所有的钱都押了上去,把输给哼克的全部都赚回来了。”柯比继续笑道,“走,为了庆祝胜利,我们去喝个痛快。”他拉起沃尔夫就往外走。
  “等等,也许我们可以让你赢得更多。”凌回复过来,他说道。
  “不错,我们绝对能赢得更多。”沃尔夫也信心百倍的说道。
  ※※※※ 当天,他们进行了三场战斗。每一次,对手都在关键时刻莫名其妙的跌倒了。同天,他们顺利升到十一级。
  第二天,他们故伎重试,又接连取得三场胜利,顺利晋升十二级。
  太少有人能够升级得如此迅速了。不过两天,他们的名字迅速传遍了整个竞技场。不光是曾经和他们作战的对手,每个角斗士都主动记住了他们的名字。
  到了第四天,他们晋升到十三级。这次,对手是两个老练的半兽人,他们的伎俩没能瞒过两双经验丰富的眼睛,野蛮人发现了软精丝的秘密,轻松的把它砍成两截。战斗变得艰难和残酷起来,虽然拼命的战斗,他们还是输掉了这次比赛。
  这天,严重的伤势让他们没能再继续比赛。低级的治疗魔法一点用也没有,大法师莫尼西却在遥远的草原上修理他的沙地车,等到晚上他返回旅馆,施展出高级的治疗魔法后,二人才恢复了健康。
  第五天,他们和黑虎佣兵团的丹契和噶尔重返竞技场。但他们的秘密已经传遍了竞技场的每个角落,投机的战斗方式再也不可能得手了,半兽人们一上场就进入狂暴状态,一起猛力攻击沃尔夫,完全无视他的任何反击,哪怕被砍断手脚也毫不在乎。那种架势,只凭武力根本无法抵挡。
  只有依靠魔法了,推移术、眩晕术交替发出,但沃尔夫的魔力太少了,才放出几个魔法就用得干干净净,他拼命招架着,觉得自己就要被吞没了。战士从来没有哪一个时候像现在这样后悔过,心有余而力不足的滋味,让他真正体会到了魔法的重要。
  战士的坚持给法师施展霹雳闪电换来了足够的时间,魔法成功的打到了一个半兽人,可战士也已经摇摇欲坠。没有合适的魔法可用了,法师持着剑冲上去,两人与对手展开了一场蛮力的比赛,最终,比赛以平局告终。
  “巫医、巫医。”战士的伤比昨天更加可怕,但莫尼西仍旧在遥远的草原摆弄他的机械车子。凌在高台上,慌忙的大声叫喊道。
  穿着奇特装束的巫医很快从木板上走过来,他没有用魔法治疗,而是给战士灌上一大瓶黏糊糊的看上去极度恶心的药水,又用一些凌从未见过的草药糊在伤口上。一小会后,战士的伤口开始收缩,很显然,他们的药水和草药一定有魔力的加持。
  “不能再贸然的战斗下去了。”休息室内,凌有些恼火地想。虽然半兽人们依然很不友善,但恶毒的侮辱已经少了很多。这几天,他们已经用实力成功的证明了自己。
  “哈,你们果然在这里,等会我就要比赛了。”托尼不知道从那个地方钻出来,笑容满面的说道。
  “我差点忘了,走吧。”凌心不在焉的回答,看也不看的朝前面走去。
  “喂,你走错方向了,入口在这边。”卡特人对着凌喊道,“看你眼睛鼻子眉毛都皱成一团了,发生了什么事情。”卡特人打趣道。
  但凌却只是埋着头,并没有回答,“哈哈,我知道了,一定是还在为上午的失败而苦恼吧。”卡特人像明白了什么似的,他笑着问道。
  “有什么办法可以打败狂暴状态的野蛮人吗?”凌突然抬起头,他看着托尼急切的问道,“托尼,你是十七级的战士,你一定有办法的是不是?”
  “所以,你更应该去看我的战斗,不是吗?”托尼微笑着回答。
  卡特人的战斗在半小时后开始,他的对手叫刀疤,极深的伤疤从他的额头斜斜的一直拉到脖子,整张脸看起来极其丑陋,但沃尔夫听佣兵团的伙伴们说,他是一个很厉害的半兽人。
  战斗开始了,托尼没有主动攻击,他丢出许多奇怪的小玩意,那些东西滴溜溜的打着转,滚得高台到处都是。
  “他要干什么。”沃尔夫向凌问道,但法师摇摇头,也弄不明白是怎么一回事。
  半兽人没有进入狂暴状态,他甚至不敢跑起来,高台上,托尼发动了主动的进攻。
  “加油,老大,加油。”卡特人们在高台下卖力的呐喊着,小脸蛋上尽是兴奋和得意的样子。
  “你好,我想问问……”法师凑过去,向其中一个人问道。
  “是你。”那个卡特人仿佛认识凌,他回答道,“我叫多吉,你想问那些圆球是什么吗?”
  “嗯。”凌点点头。
  “那是老大才研究出的一种新机关,我也不知道会怎么样,但我敢肯定,如果那野蛮人不小心碰到了它们,一定会倒大霉。”多吉兴奋的回答。
  “真的吗?”凌再次把注意力转移到高台上,只见托尼踩着灵巧的步子,避开所有的圆球,不断向野蛮人发起进攻。野蛮人已经遍体鳞伤了,他一边疯狂的乱舞着他的斧头,一边笨拙的躲避着滴溜溜乱转的圆球,根本无法防御托尼的进攻,虽然十分的小心,野蛮人终于还是不小心碰到了一颗圆球,他发出一声闷哼,不由自主的退出好几步,又踩到了更多的圆球上,一声惨叫过后,他仰面朝天倒在高台上。
  “规则允许这样做吗?你在高台布下这么多机关陷阱?”回到休息室,沃尔夫问道。
  “当然了,别忘了木牌写着:战斗没有任何规则和限制。”托尼拍着他们的肩膀,狡黠的笑着道,“伙计们,明白该怎么做了吧,别让人族的习惯束缚自己。”
  “当然,接下来请看我们的表演吧。”两人点点头,开心的笑起来。
  “哎唷,你们的包包夹住我了。”
  以后的竞技变得不再那么困难,两人用奖金的一部分买来加速术、大力术、敏捷术等各种辅助魔法卷轴,在比赛开始前的几分钟给自己施加上。半兽人们不信任魔法,也没有人使用魔法,魔法的威力弥补了他们的不足,靠着卷轴的帮助和莫尼西高级的治疗魔法,一星期的时间,他们顺利的升到了十七级。
  十七级过后的角斗士更加厉害了,他们又买来更多的卷轴,比如迟缓术、隐身术、幻象术等,金币已经不是他们的考虑范围。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的配合越来越熟练,对魔法的应用也更加的得心应手,两人全身心的投入到角斗中,专注的向着二十级冲刺,甚至连三天后和哥萨决斗的事情也抛在了脑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