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莫尼西的训练

  “事情就是这样,这次有些麻烦,估计要修好那破沙地车起码得花一个月。”吃早饭的时候,莫尼西总结道,“所以我决定回来看看你们。”
  “太好了,我正在发愁呢。”凌高兴的快要跳起来,“铜火提出……”
  “一百个金币,升级到二十是吧。”不等凌说下去,莫尼西抢先回答道,“哈哈,看样子我猜对了。”他高兴得鼓起掌来,“都三百年了,他们家还是这老规矩。”
  “这不是敲诈么?一百个金币,够我们在达克尼斯和库克桑兹走好几个来回了。”凌愤愤地埋怨道,“第二个要求更是离谱,又不是去挑战大魔王,他以为升到二十级真那么容易啊?黑虎佣兵团的老大都不过刚刚升到十六级。”
  “没关系,我们的目标是打败哥萨,升不升级根本无所谓。”沃尔夫轻描淡写地回答道。
  “他四月还要搬家,现在二月都过去一半了,这明明就是强人所难嘛。”凌更加不服气的喊道。
  “好了好了,都安心吃东西吧,这家店的烤羊肉和炙燃牛肉真的很不错。”莫尼西给两人的碗里各自塞上一大块羊肉,“也许我可以帮你们出个主意也不一定。”他狡黠的微笑道。
  ※※※※ “如果规则没有变化,你们只要组成团队,一起在竞技场杀到20级,得到的奖金差不多就能满足铜火的要求。”莫尼西把竞技场的奖金分配规则分析了一阵后,对两人说道,“而且假如你们真能在决斗中打败哥萨,那资金方面更是绰绰有余。”
  “不行不行,我现在一想到哥萨那怪物就全身不自在。”凌连连摇头,“他可是二十八级的野蛮人啊,如果在决斗中狂暴起来,我怕……”说道这里,他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哆嗦。
  “想要获胜的确不容易,但要说服沃尔夫放弃这场决斗恐怕更加困难。”莫尼西说道,“他和肯是一种类型的人,其实你心里早就明白。”
  “不管怎么样,我已经接受了他的挑战,反正大不了一死。”沃尔夫坚定的点点头,“对不起,凌,到时候请你不要上场。”
  “少瞧不起人,害怕归害怕,但我说过和你共同进退的。”凌笑了笑,一巴掌击打在沃尔夫背上。
  “形势没这么悲观,你们忘了我吗?我可是魔法大师、机械大师、机关大师、治疗大师……,”莫尼西恬不知耻地给自己安上一大串头衔,还露出洋洋得意的笑容,“要收拾那蛮子,还不是小菜一碟?”他眯起眼睛,吹嘘道。
  “有什么好办法?”凌急忙问道。
  “我可以教你一些魔法方面的技巧,让你在擂台上一点也不比沃尔夫逊色。”莫尼西摇头晃脑的说,“至于沃尔夫,我也有一个计划……”
  三个人在房间中讨论着,隔壁好几个房间都能听到他们的争执,战士不情愿的反抗和莫尼西不容辩驳的声音。一会儿,房间安静了下来。
  “所以,先什么都不要管,我们必须尽快完成第一步计划。”莫尼西露出一个顽皮的笑容,随手施展出一个戏法,“那家伙太没礼貌了,我们得好好教训他一顿,就像……这样。”
  戏法的光彩幻化出一个猪头兽身的家伙,看那装束正是哥萨。
  “哈哈,猪头半兽人,哈哈哈哈。”几个人开怀大笑起来,忘掉了烦恼和忧愁。
  ※※※※ 桌上是两排整齐的魔法书籍,蝙蝠粪、蜘蛛丝和风干的蜥蜴尾巴等各种稀奇古怪的材料堆积在墙角,一些空白的卷轴和材料在地下四散开来。靠墙的烧杯中,紫色和蓝色的气泡一个接一个的从红色的液体中冒出,飞到悬浮在半空中的黑色砂布上,啪的一声破碎掉。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药水和魔法的神秘气息,这里正是生命之塔内,暂时借给凌的试验室。
  “太巧了,我也是赤魔法师,这下子教起来轻松了。”等到凌把自己所学的知识和魔法全部告诉给莫尼西后,半精灵兴高采烈的跳起来。
  “真的没有办法施展冰杀阵吗?”凌再次问道,他仍旧不死心,“我冒了很大的代价才学会它……”
  “黑白魔法的力量在我们体内冲突,初始还察觉不出,但从三级魔法开始,我们就能清晰的感觉到它们,你难道没有感觉到?”莫尼西反问道。
  “我感觉聚集魔力更加困难,耳边好像有一种声音在不断的骚扰……”凌点点头,回答道。
  “所以我们施展学会的魔法就比普通法师困难,更何况是你根本没能力施展的魔法。”莫尼西说道,“而且你强行记忆冰杀阵,已经对身体造成了极大的损坏,我想是没可能再强行施展冰杀阵了。”
  “那我拿什么去战斗呢?”凌着急了,“难道半兽人都是傻子,会呆呆站在台上等我把咒文念颂结束后在战斗吗?就算我施展最简单的魔法,那空隙也足够死上十来遍了。”
  “凭借超魔特技。”莫尼西的表情严肃起来,“比较起一般的魔法师,赤魔法师们大都选择了剑与魔法一起修行的道路,对于某些超魔特技的运用,我们可供参考借鉴的经验远远比他们丰富。”
  “超魔特技,太好了!”确信自己没有听错后,凌几乎高兴得要跳起来,“这几个月我一直在思考怎样才能像维伦丝那样快速释放魔法,但是始终没有成功。大图书馆的魔法书籍上面也没有写明究竟该怎么练习超魔特技。”他迫不及待的把这段时间遇到的问题讲述出来。
  “超魔特技可不光是快速施法的技巧,不过既然你已经研究过他们,那我们就直接来做试验吧,看看你究竟在哪方面比较有潜力。”莫尼西走到桌子前,说道。
  两天时间内,他们一直在试验室做试验。把那些能够用在竞技场的、比较有实用意义的魔法技巧、比如法术的定发、默发、瞬发、并发等挨着试验了个遍。最后,他们把目标锁定到了沉默施法上。
  “沉默施法在一系列施展魔法的技巧中不算特别突出,但也有不错的实用性。掌握了它,法师可以省去念颂咒文的时间,只需要聚集魔力或做出相应的姿势就能够施展出想要的魔法。”凌想起书上的评价,自言自语的背诵道,“莫尼西,如果不能在一瞬间施展魔法,我怕沃尔夫抵挡不住哥萨的一击。”他似乎并不怎么满意。
  “只掌握沉默施法的技巧是不太够,好在你目前所学的魔法都不需要比划手势,聚集魔力也可以在很短的时间内完成,所以马马虎虎将就了吧。”莫尼西笑了笑,装作没看到凌的抱怨。
  接下来的几天,莫尼西开始了一系列的训练。令人欣慰的是,凌的进展比他想象中还要顺利,只过了四天,他就初步掌握了沉默施法的技巧,已经能不念咒施展出护体凝霜的魔法了。
  第二天,沃尔夫也来到了生命之塔,他的石膏已经撤了下来,看来身体已经恢复了正常。
  按照莫尼西的要求,在病床上的几天,他一直都在强迫自己冥想,虽然仍旧常常走神,不过比起以前来,倒也专心了许多,现在他来到这里,争取做出关键性的突破。
  同时,凌也开始了具有针对性的训练。
  三天后,他成功的施展出活化绳魔法,五天后,不念颂咒文施展护体石肤魔法也有了接近一半的成功率。
  “看不出来你还真有这方面的天分。”看到凌施展魔法轻松自在的样子,莫尼西忍不住赞道。
  “也许是因为我平时用得太多的原因吧。”凌不好意思地回答。
  当天下午,沃尔夫的刻苦修炼也有了结果,他终于成功的记忆了一个新的初级魔法--眩晕术。至此,距离他签订魔术士契约已经有了足足半年的时间。
  “啊……啊……哦……哇……哇……”下山的路上,沃尔夫时不时的仰天长吼,“总算结束了,这一周简直闷得出鸟来。”他大喊道,巨剑在空中胡乱的挥舞,“等到了竞技场,一定要痛痛快快的大打一场。”
  “才一周的时间都闷成这样,怪不得半年的时间都没有学会新魔法。”莫尼西笑起来,“你和凌,还真是截然不同啊。”
  “好了,我得去照顾宝贝沙地车了。”山脚下,莫尼西挥手道,“小伙子们,拼命的战斗吧,有我在,受多重的伤都没问题。”
  ※※※※ 第二天上午,凌和沃尔夫在虎之街的野猪酒吧找到柯比,开始了他们在库克桑兹兽王竞技场真正的竞技之路。
  兽王竞技场的内场不同于外场,如果说外场只是一项库克桑兹全民的娱乐活动,那么内场就是真正的竞技比赛,在这里的角斗士,每个都是半兽人战士中的精英人物。
  竞技内场的格斗也不再免费让人参观,相应的,角斗士们也可以在这里赢得大笔奖金和无上的荣誉。在库克桑兹,只要成为了真正的角斗士,不仅会受到部落成员的尊敬,而且还会被长老们委以重任。
  对于半兽人们来说,竞技场就是实现他们光荣与梦想的圣地。
  阔别两个月后,凌再一次站在了兽王竞技场的广场旁边。初春的广场,比深秋时候更加热闹,装束各异的半兽人们,占据了广场每一处的土地,就连往常冷冷清清的最外围高台,也都有不少的角斗士们在格斗厮杀。
  精彩的比赛不断的在上演,但他们几乎看都没看一眼。因为这一次,他们的目标是广场后那宏伟巨大的圆形建筑--真正的兽王竞技场。
  穿过拥挤的人群,他们终于站到了竞技场的脚下,眼前这用无数大型条石彻起来的竞技场,仿佛一个不可战胜的巨人,傲然挺立在北国一望无垠的草原上。他们抬头望天,只觉得一种庄重和压抑的感觉扑面而来。
  “他高达五十米,内部一共分成五层,对应于五个等级,分别是兽牙、幽狼、虎魂、巨兽和飞龙。第十三代兽王用巨兽、飞龙斗士组成军队,横扫战场,无人能敌……”看着它,凌情不自禁的念颂起来。
  “不错,天下间无任何军队可以和它们相抗衡。”沃尔夫感慨的说道。
  凭借着手中的木牌,三人避开正门那拥挤的人群,从专门为角斗士准备的侧门走了进去,那里是内场角斗士们的休息室。
  刚到休息室门口,比在广场更加难闻的臭味立即扑面而来。凌皱皱眉头,强忍着反胃的感觉,很不情愿的跟在队伍的最后面走了进去。
  脏兮兮的地板,墙壁上全是血迹和口痰印子,空酒瓶和烟草叶乱七遭八的丢了一地。里面是二十来个****着上半身的角斗士,他们或站或坐,即将上场的角斗士正在擦拭武器,把刀锋磨了一遍又一遍。受伤的角斗士也被抬到了这里,尽管伤口还在冒着血水,他们却只是满不在乎的夸耀着刚才的战绩,连哼都不哼一声。
  随着凌和沃尔夫的进入,半兽人不友善的眼光齐刷刷的盯在他们身上,跟着就毫不客气的骂出各种粗鲁和下流的话。
  “嘿,伙计们,又来了两个南方猪。”
  “滚开,小鸡。”
  “喂,最后那头瘦猪,滚回家吃奶去。”
  “看那样子,比娘们都骄气。”
  “我敢打赌,那两个蠢蛋的鸟还没有我这根手指大。”半兽人齐格竖起中指,冲他们摇晃道。
  “我说赫可托,不如干脆脱掉那两个小妞的裤子,我们来打个赌。”一个长得极其丑陋恶心的家伙跳起来,大声说道。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几乎所有人都邪恶的笑起来。
  这简直是无法容忍的事情,大汉涨红了脸,眼睛喷出的炽热的怒火。他握紧拳头,刷的一声拔出巨剑。
  “等等。”凌连忙阻止道,“有人过来了。”
  “嗨,你们好,我叫托尼。”哄笑的人群中走出一个卡特人,他走到他们面前,行了一个卡特人式的礼节,“第一次到竞技场的斗士们,欢迎你们。”
  “托尼,你要干什么?”人群中响起一个声音,“南方……”
  “停下来,不准侮辱新来的兄弟。”托尼怪怪的笑起来,“我想大家都不愿意……”他环视一圈,有点坏坏的笑着,不再说下去。
  出乎凌的意料,半兽人们居然没有反驳或嘲讽托尼,哄笑的声音渐渐停息下来,他们又各自干起之前的事情。
  “谢谢你,托尼。”凌充满感激的说道。
  “不用客气,”卡特人摆摆手,“你们是柯比的兄弟吗。”他走上前来,问道。
  “他们是黑虎佣兵团的伙伴。”柯比慌忙回答,他连连退后好几步,似乎不愿意和卡特人保持太近的距离。
  “应该先带他们看看木牌,内场的规则太复杂,你恐怕说不清楚。”托尼接着说道,“好吧好吧,不如就由我来带路。”他也不问三个人的意见,径自走过去打开休息室另一头的大门。
  “卡特族盗贼,十七级角斗士,竟然比锋都还高一级。”路上,当托尼自我介绍结束后,凌惊讶得几乎合不拢嘴。
  “你说半兽人有点怕你?”大汉也问道,他打量着卡特人,眼神流露出明显的不信任。
  “那是当然,别忘了我是一名优秀的盗贼。”托尼骄傲的回答,“知道我是怎么恶作剧的吗?”他问道,接着自顾自的解释起来,“两年前,我第一次到竞技场,后来,我在休息室涂上特制的香料,引来一大群马蜂……”他兴奋的说,手脚并用连连比划着手势,“那些半兽人的脑袋,全都大了好几倍。”
  托尼兴高采烈,滔滔不绝的讲起他的冒险经历,凌和沃尔夫也都好奇的听着。只有柯比小心翼翼的保持着和托尼的距离。
  “所以,没有人敢惹恼我。”等到托尼的故事结束,他们也刚好到达角斗士的报名处,写着规则的大木牌下。
  “就是这块木牌,哦,等等。”托尼正说着,却看到一个卡特人从他们背后急匆匆的追过来。
  “总算找到你了。”那人急匆匆的说着,上气不接下气,“他们说你带了两个人类来这里,我马上就追来了。”他稍微休息了一下,从怀里掏出一张纸条递给托尼。
  “伙计们,我有点事情。”托尼瞟了一眼纸条,把纸条揣进怀里,“三天后,有我的一场比赛,千万要来看哦。”他挥挥手,“和你们说话真的很愉快。”
  “那个卡特人究竟是谁。”看到两个卡特人的背影越走越远,沃尔夫问道。
  “他是兽王竞技场卡特族角斗士的头头,麻烦的制造者。”柯比回答。
  “卡特族也会竞技,他们靠什么,笑话还是恶作剧?”凌好奇道。
  “主要是陷阱,不过还是先别管这么多,检查检查你们的口袋吧。”柯比有些担心的说道,“搞不好,里面什么东西都没有了。”
  “没事,我们的口袋是莱娅特制的,没那么容易得手。”凌和沃尔夫露出一个幸福的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