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藏宝图的秘密

  三天后,凌和沃尔夫居住的旅店内。
  凌的伤几乎痊愈了,沃尔夫还躺在病床上,裹满他全身的白布已经撤了下来,但手臂处的石膏仍旧牢牢的固定着,好像一个胖乎乎的白萝卜。
  凌和莫尼西正在愉快的交谈着,躺在床上的战士也时不时的哼哼几声,看样子,他对自己不得不继续躺在病床上很不满意。
  他们没有料到,这个鼎鼎大名的机关大师、铸造大师居然也是一个法力高深的大法师,靠着他的帮助,他们才再次逃过一劫。
  “哈哈,想不到吧,其实法师才是我的本份。”莫尼西神采飞扬的对着凌说道,那口气就像一个小孩在炫耀自己珍视的玩具,“小魔法师,别以为我们只会施法。法师塔内的魔法师懂得的东西多着呢,几乎每一个领域,都有法师们在研究。比如我的一个好友,就是研究古文字的专家。”
  “我懂了,魔法师不仅研究法术,也是优秀的学者。”凌点点头。
  “真的是太凑巧了,居然在这里也能碰到大师。”沃尔夫说道。
  “凑巧?不、不、不。”莫尼西连忙摆手,“我是专门来找你们的。”
  “有什么事情吗?”莫尼西的回答让两人相当惊讶,他们急忙问道。
  “你们先猜猜,给你们三次机会。”莫尼西却趁机玩起了猜谜语的游戏。
  “我猜不着。”两人想了半天,最后却一起摇摇头,无可奈何的回答。
  “还不是那张关于沙漠古代遗迹的地图。”莫尼西理所当然地说道,似乎在抱怨两人不够聪明,这么简单的事情也猜测不到。
  “大师碰到了莱娅?”凌一下子醒悟过来,“是不是你们有了新的发现?”
  “首先,别再大师大师的称呼我,我喜欢人家直接呼喊我的名字。”莫尼西先一本正经的说道,然后他清清嗓子,开始慢慢的讲述,“说起来,事情的经过有些复杂。”他停顿下来,过了好一会才继续说,“当我还是一个小孩的时候,村里的吟游诗人们传唱起一个新的故事:伟大的卡特族冒险家修安罗特,靠一张无法看懂的地图找到了古代遗迹,他走过风暴,经历血与火的试验……”
  “他们的传说令我记忆深刻,当莱娅把藏宝图递给我后,我一眼就看出这绝对是真正的藏宝图。”说道这里,半精灵似乎有些激动。
  “你发现了它的秘密?”凌凑得更近了。
  “不,我专研了好几天,但什么也没有发现。”莫尼西摇摇头,无可奈何的笑笑,“那个时候,我和肯正在研究能够潜入海底行驶的船,所以把这件事情暂时放到了一边。”
  “肯,你真的收他当徒弟了?”沃尔夫高兴的问道。
  “说起来,我还得好好感谢你呢。肯可以说是我见过的,在机关方面最有天分的孩子了。才两个月,我房间里那些机关的原理全都被他弄得清清楚楚。”莫尼西微笑着点点头。
  “真的?”凌和沃尔夫却不太相信,“我们是从小玩到大的伙伴,可能吗?”他们一脸的怀疑,问道。
  “不仅如此,他还总能想出无穷无尽的怪点子,虽然大都显得幼稚可笑,可也带给我不少灵感。本来我在多年前就研究过海底船,可惜一直没有什么收获。这次全靠他的建议,我们才有了突破性的进展。”半精灵点点头,乐呵呵地继续说道。
  “和藏宝图有什么关系?”凌有些着急。
  “别着急,莱娅没告诉过你听故事要有耐心吗?”莫尼西笑了笑,“起初,我们的研究进行得很顺利,但没多久又碰到了一个难题。半年之内,我破天荒地三次走访侏儒居住的拿伦山脉,和他们的优秀工程师一起研究,直到我们发现以现有的技术水平,想要制造海底船存在着无法逾越的鸿沟。”
  “你们失败了?”凌问道。
  “莱娅带来藏宝图的那几天,我正在做最后一个验证。”莫尼西缓缓说道,“一个月过后,最后一个方案也失败了,从那之后,肯就显得特别消沉。”他长长的叹口气,似乎十分无奈,“肯对制造海底船有着一股让人感动的执着精神,看着他连续几天都不吃不睡,我这个师父都有些心痛。”
  “你还是没法忘记你的莺歌吗?你决定要入海找她吗?”沃尔夫有些走神了,他在心里喃喃的说着。
  “肯说,他要找寻一个逝去的梦想,一个曾经五颜六色的绚丽梦想。”莫尼西的神情似乎很寂寥,“唉,年轻真好,不像我这个活了几百年的半精灵,老迈把什么激情都冲淡了。”
  “我不愿意看到他继续消沉下去,就把藏宝图给他看,骗他说那里面藏着我们需要的技术。结果那小子居然不眠不休地盯着它看了五天五夜。”莫尼西有些痛心的说道,“整整一个星期啊,就是精灵族最精英的暗杀者也承受不了啊。”
  “他后来怎么了?”沃尔夫着急的问道。
  “他昏倒了,但也发现了。”莫尼西恢复了平静。
  “他发现了什么。”凌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
  “一个激动人心的发现。刹那间,我甚至再次感觉到了梦想,感觉到活力又回到我的身体。”莫尼西自顾自的说着,沉醉在那一刻的幸福之中,“就仿佛水之离境的魔力环绕着你……”
  “这就是藏宝图,快告诉我你发现了什么。”凌可没有心思去照顾莫尼西的感情,他掏出藏宝图递给莫尼西,急急忙忙的问道。
  “阿方西娜,我的恋人啊!你如此痴迷的看着我……”莫尼西情不自禁的念颂起那段抒情的文字,然后他说道,“看着地图,不要眨眼睛,也不要转动你的眼珠。”
  凌照着办了,不过还是什么也没有发现,他正想发问,莫尼西却又念颂起诗句,“不要盯着一个地方看,保持一种走神的状态。你已经很困了,你的眼前一片模糊。继续,不要试图看清楚,”他轻声的耳语,“慢慢的,慢慢的,你会发现他的秘密。”
  十多分钟过后,他看到凌身躯一震。
  他成功了!
  “看到了什么。”虽然自己早就看过,但他还是兴奋地追问。
  “我看到了一个地图。”凌说,他的声音都在颤抖,“他太美了,简直不可思议……”
  “不要眨眼睛,也不要转头,你看它的第一行写了什么,读出来给我听听。”莫尼西还是尽量轻声地问道。
  “我只能看懂几个字,有个‘物’、有个‘子’,还有一个,似乎很像‘量’。”
  “好了,就这些。”莫尼西伸手在凌的眼睛前晃了晃,只一下子,影响消失了,但凌仍旧呆呆的看着藏宝图,一动也不动。
  “他上面写了什么?”沃尔夫第一次表现出对藏宝图的关心。
  “我不知道,那是古精灵文字,几乎已经失传了。”莫尼西摇摇头。
  “我终于在你那蓝宝石一般的瞳孔中看到了……过去或是未来……的自己。”凌喃喃地念颂道,“如果前面几句是告诉我们该怎么去看它,那这句话说的是什么呢?”他看着图,自言自语道。
  “我不清楚,但我敢肯定,这张图不是我们现有的技术能画出来的,哪怕是最顶尖的画家加上侏儒族最聪明的工程师也无能为力。”莫尼西说,似乎前所未有的沮丧,“可能,只有大法师塔的法师们才有办法复制下来。”
  “我第一次看到这种图画。”凌仍旧沉浸在兴奋中,“该怎么说呢,它就像真的一样,好像是世界缩小了……”他抓住自己的脑袋,左手猛力的揪着头发,右手更加死命地拍打着胸口,“该死,我实在找不到什么词汇来形容。”
  “凌,凌。”沃尔夫慌忙喊道。
  “我第一次看到它也是这样,你看到一个全新的世界,一个从来未尝想象过的世界,却无法用言语告诉其他人,那种憋闷,简直比死去还要痛苦。”莫尼西说道。“即使是现在,每当我回忆起它,胸口都会十分难受。”
  “这绝对不仅仅是一张藏宝图,它究竟是什么?”凌好不容易才控制住自己的情绪,他凝神了半天,突然大声问道。
  “我曾得到过一把屠龙枪,它在太阳的照耀下闪闪生辉,发出呼啸的风声和万丈光芒。那时候,无论任何怪兽,哪怕是远古巨龙和泰坦巨人,对付起来都如同砍瓜切菜一般容易。可是有一天,屠龙枪失去了威力,我的冒险生涯也就到此结束。”莫尼西没有直接回答,他缓缓背诵起一段故事。
  “这不是小说‘最后一个屠龙者’的结尾吗?小时候,村里的老人常常讲给我们听呢。”沃尔夫有些奇怪,“你背他干什么?”
  “你是说古代遗迹中藏有屠龙枪?”凌震惊了。
  “不仅仅是这样。”莫尼西摇摇头,“我认为它里面还有更多的东西。”
  “数不清的黄金、宝石和其他的神兵利器吗?”凌又问道,“我听到吟游诗人们都是这么传说的。”
  莫尼西没有立刻回答,他打开窗户,呆呆的看着天空中那不断变幻的浮云,任凭寒冷的空气灌满整个房间。过了良久,他才开口说道。那一刻,他不再是个顽皮的孩子,而是一个魔法大师、机械大师,一个活了几百年,洞悉了世间全部秘密的半精灵老人。
  “从蒙昧时期,到莽荒时期,再到黑魔法时代、白银时代,我们走过了万年的历史。我们的魔法和技术,一天天都在进步。我们发现了铜和铁,锻造出魔法金属米斯理鲁;我们献身魔法,研究出各种超魔特技,制造出无数威力巨大的魔法兵器。我敢说,从来没有任何一个时代有现在这样辉煌……”
  “可是在更加遥远的古代,却有着更多的让我们更加梦寐以求的宝物,古代铠甲、古代神器、古代魔法,还有那最最著名的屠龙枪。它们就像一个梦幻般的传说,让我们的每一个冒险者为之疯狂,甘愿为它丢掉性命。这一切都是为了什么?古代东、古代西、古代这样、古代那样,难道我们竟然真的不如万年前,那些喝生血、穿兽皮的原始人吗?”
  “还有我们的魔法,我们签订契约,背诵咒文,获得魔力,施展出致命的魔法。可是又有哪个魔法师知道,我们为什么要背诵咒文,那些发音古怪,笔画复杂生僻的魔法文字究竟又有什么作用?”
  “老师告诉我们,在亿万年前,恩诺拉斯大陆上曾经居住着神。众神大战过后,神收回赋予人类的魔力,离开了我们的世界,从那以后,我们的文明一下子倒退数万年。有的人相信神,有的人不信神,魔法师认为神离开了,僧侣们认为神还在这个世界,可是又有谁能明明白白的告诉我,这个世界是否真的有神存在过?”
  老半精灵缓缓的说出这些困扰了他上百年的疑问。凌和沃尔夫都不再说话,他们知道,它们是眼前这位睿智的老人,思索了一生的疑问,这些堪称终极的问题,没有人能够回答。
  ※※※※ “所以,你要去古代遗迹寻求答案?”又过了很久,直到凌确认老人已经说完后,他才问道。
  “嗯。”莫尼西点点头,“本来肯那小子也非要跟来,但是他晕迷后大病了一场,我好说歹说才把他留在了家里。”
  “怎么莱娅和莉丝没来呢,我们可是说好了在这里会合的啊。”凌仿佛想起了什么,他抱怨道,“难道他们出了意外?”
  “幽灵,我看到她变成了幽灵!”他突然想起一个恐怖的念头,“莫尼西,听说人在死的那一瞬间,他的意识能穿越时空甚至预见未来,是真的吗?”他惶惶不安的问道。
  “别胡思乱想,他们没来是因为梅尔莎纳有其他的安排。”莫尼西笑笑,准备离开,“该交待的我都说了,再见。”
  “不好意思,不知道为什么,我这几天老想着她。”凌对自己突如其来的失态感到一阵脸红,他很快清醒过来,提出一个建议,“不如我们结伴寻找古代遗迹吧,我想莱娅也希望我们能够尽早出发。”
  “不行,我答应了哥萨的决斗。”沃尔夫坚决不同意,他大声反对道。
  “但是我们哪里是他的对手。”凌也着急了,“这一次是我们的运气,下一次呢?”
  “放心,我不会和你们一起走,我的沙地车只能够装载一个人。”莫尼西对着沃尔夫说道。“不过,我可以告诉你哪里能请到最好的向导。”莫尼西拍拍凌,“他的祖先可是陪着修安罗特一同进入过沙漠的人哦。”
  ※※※※ 当天下午,凌如愿以偿的找到了库克桑兹城向导行业中的传奇人物铜火。就像莫尼西所说的那样,凌这种自以为拥有藏宝图,每天登门拜访的人实在太多了,铜火的手下们根本就不让他进入屋内。
  但当凌把开启藏宝图秘密的钥匙念给其中一个人听了后,他立刻被迎入房间内堂。特别是在凌轻松证明了自己已经洞悉了后,铜火更是一口答应了他的要求。
  不过,对于凌来说,事情却并不算顺利,因为铜火提出了两个‘小小’的要求。
  “你已经证明了你的智慧,但要寻找古代遗迹,还需要许多的金钱和强大的力量。”铜火说道,“下次,带着一百个金币和竞技场二十级以上的铁牌来找我吧,相信凭你的智慧,完成这点小事情简直轻而易举。”他笑着把访客送出大门,“对了,按照惯例,我每年只在库克桑兹居住到四月份。”
  “一百个金币,不是要命么。”回到旅馆的路上,凌愁眉苦脸的想,“但愿莫尼西还没有走。”他不断地祈祷着。
  回到旅馆已经是傍晚,他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回到房间,却只看到打着手臂石膏的沃尔夫,莫尼西没有留下来。
  他把铜火的要求给沃尔夫说了一遍,战士却满不在乎的笑笑,很明显,藏宝图和古代遗迹已经超过了战士理解能力的范畴。现在,他只关心着一月过后,与哥萨的决斗。
  当晚,凌又看了一阵藏宝图,虽然看不懂文字,但那上面的路线和标记却画的十分清楚明白,那宏伟的古代遗迹,仿佛被缩小了一万倍,真实的摆在他的面前,伟大而精致。他如痴如醉的欣赏着这张跨越了时代的地图,暂时忘掉了一切烦恼。
  半夜,一阵寒风从窗外吹来,朦朦胧胧中,他感到什么人正在使劲推着自己。上一刻,他还是十分不情愿的睁开惺忪的睡眼,下一刻,他却睡意全消。
  “莫尼西……你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