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血色火焰

  新历207年2月中旬,被大雪覆盖了一个多月的库克桑兹开始恢复往日的喧哗和浮躁,虽然天气还是十分寒冷,但对于被迫长时间呆在狭小酒馆的半兽人们来说,这一点点的寒冷似乎微不足道。他们扛起斧头,擦亮自己的铠甲,走出旅馆或酒馆、唱着古老的战歌,从草原和高山赶来,准备着自己初春的第一场战斗,沉寂了多时的兽王竞技场,又燃烧起新的热血与激情。
  两个多月过去了,沃尔夫和凌各自沉溺在自己的领域里,陶醉在剑与魔法的世界里。“那两个月,是我一生中最快乐的时光。”在以后的日子里,每当他们回想起这段时间,两人都一致这样认为。但现在的他们,还一派的无忧无虑,并不知道未来有着什么。
  库克桑兹著名的黑熊酒馆中,挤满了熙熙攘攘的前来参加竞技的战士,他们聚在这里开怀畅饮,和每一个碰到的人举杯,不少人都喝得酩酊大醉,倒在女招待风骚的大腿上。半兽人们认为这样做,会给新的一年带来好运气。
  沃尔夫和他的佣兵团伙伴们也在这间酒馆里,他们坐在靠窗的位置上,锅里的狼肉飘出浓郁的香味,脚下丢了一地的酒瓶和打碎的酒碗,几乎所有的人都有些神志不清了,除了紧靠着窗边的凌。
  就在昨天,沃尔夫和丹契、噶尔、柯比等人组成的团队,在竞技场以近乎完美的胜利,拿到了晋级所需的最后一块木牌,成功取得了进入内场的资格。和一个月前相比,沃尔夫在这一次的格斗中,表现出了绝对不俗的实力。
  佣兵团长锋举起酒坛,又满满的给每个人倒上了一大碗的烈酒,他们举起酒碗,在一片热闹的气氛中再次一饮而尽。
  “兄弟们,从今以后,我们的佣兵团就叫做黑虎。”锋把酒碗狠狠的一摔,热血十足的吼道。
  “黑虎!黑虎!黑虎!”所有的汉子们全都振臂高呼,那肆无忌惮的粗犷吼声把酒馆内的其他声音全都压了下去。
  “今天,我们不醉不归。”锋又举起酒碗。
  “黑虎!黑虎!黑虎!”汉子们还在高吼,尤其是噶尔喊得最为起劲。这么多年了,他们总算有了一个响当当的名字。
  “伙计,多谢。”柯比端起酒碗,冲着沃尔夫一抬手,仰头一饮而尽。
  “南方猪。”噶尔跟着端起酒碗,随口说道。
  “你说什么?”柯比猛的一敲噶尔的脑袋,恶狠狠的问道。
  “我错了。”噶尔恍然大悟般重重的拍了拍脑袋,一口气把碗里的酒咕噜咕噜喝了个干净,然后他再次倒上满满的一碗,举到沃尔夫面前,“南方……兄弟,我比不过你。”他诚恳的说道。
  “别说这些,喝。”沃尔夫举起酒碗,爽快地回答。
  “好兄弟,加入我们佣兵团怎么样。”锋这次抱起整整一坛的兽人烈酒,重重的砸在自己面前。
  “没问题。”沃尔夫想也没想就答应了。
  “好!”每个人都举起了面前的酒坛,他们兴奋的高喊着,那十斤的烈酒在他们眼前,好像连水都算不上。
  “等一下。”突然,一个异常强健高壮的半兽人战士对着他们吼道,这么寒冷的天气,他居然只围了一件薄薄的兽皮,大块的黑色肌肉裸露在外面,仿佛刚出炉的钢铁,充满着坚毅的力量。还有他脸上那道几乎从左额头贯穿到脖子的巨大疤痕,把原本就十足狰狞的兽脸衬托得更加恐怖。
  “是哥萨。”柯比倒吸一口冷气,“你们有麻烦了。”他小声说。
  半兽人径自走到沃尔夫面前,甚至对锋正眼也不瞧一下,他粗鲁的一把抓过噶尔的酒坛,对着沃尔夫一举,仰头就把整坛烈酒朝肚里倒。
  “喝!”沃尔夫正喝得起劲,哪里管哥萨是不是不怀好意,他也索性站起来,双手捧起酒坛,张嘴就往肚皮灌,比起哥萨居然一点也不逊色。
  哥萨一鼓作气的大口喝着,整坛烈酒眨眼间被他喝得干干净净,“来两大坛血腥玛丽。”他把酒坛朝地下一摔,中气十足地大喊道。
  酒馆内的大部分人都围了过来,两大坛十五斤的烈酒马上又摆到他们的桌子前。
  “好酒,再来。”沃尔夫闻到酒香,马上就知道这是少有的好酒,他看也不看哥萨,抱起一坛就喝了起来。
  “还是不够劲,再来两坛雷霆震怒。”哥萨又率先砸破酒坛,冲着吧台喊道。
  “灌趴那个南方猪。”
  “灌趴那个南方猪。”
  围观的人群也兴奋了,他们乱七八糟的嚷嚷道。
  “好可怕的家伙,他究竟是谁啊?”凌悄悄问柯比道。
  “他是阿斯加部落的精英战士,是个相当厉害的人物,在竞技场上几乎所向无敌,听说已经升到了二十八级。我们的老大两年前败在他手里过一次,差点挂掉。”柯比小声说。
  “怪不得噶尔被抢了酒坛,居然也没有发怒。”凌点点头,“可是他为什么会找沃尔夫喝酒呢?”
  “你们的麻烦来了,他极度仇视人类,特别是所谓的南方猪。我好歹有一部分半兽人的血统,又常年生活在库克桑兹,当初加入佣兵团的时候都还费了好大的麻烦。现在沃尔夫升级到了竞技场的内场,绝对是他不能容忍的。”柯比说,“搞不好,他会要求和沃尔夫决斗。”
  “那怎么办呢?”凌忧愁地问道。
  “放心,怎么说沃尔夫也是我们的一员了,兄弟们不会不管的。”柯比小声安慰道。
  凌和柯比说话的空档,他们又喝完了两坛千日睡、两坛巨人醉,现在,他们正抱着号称库克桑兹最烈性的兽王血,豪气干云的拼着。
  “好酒,真他娘的痛快。”沃尔夫一摸嘴巴,把酒坛狠狠的一砸,疵着牙大声说道。看他那样子,居然越发的有劲了。
  “好样的!”
  “有种!”
  “是个男人!”
  围观的人们被沃尔夫的好酒量征服了,他们热烈的鼓着掌,酒馆响起铺天盖地的喝彩。
  “好汉子,能喝兽王血而不醉,佩服。”锋兴奋的一拍沃尔夫的肩膀,竖起大拇指赞叹道。
  “好酒量,动手吧。”哥萨露出一丝赞许,他拔出双手巨剑,朝外走去。
  “好。”沃尔夫爽快的拔出双手巨剑,豪气冲天的吼道,跟着就朝外面走。
  “妈的,拽个臭屁。兄弟,这场架我代你打。”噶尔虎虎的站起来,他拦住沃尔夫,扛起斧头就朝门外走。
  “没关系,老弟我喝酒向来是喝越有劲,正好活动活动筋骨。”沃尔夫一个筋斗翻在噶尔面前,大大咧咧地拍着胸脯说道。
  “你个家伙,打架怎么能丢下我呢,想一个人出风头吗?”凌拔出他的法师剑,窜到沃尔夫身旁说道。
  “不,你还是……”沃尔夫几乎是出自本能的拒绝道,但他立即看到凌的眼睛流露出从未有过的坚决,于是他握紧凌的手,点头答应道,“好,我们共同进退。”
  “一起上吧,正好让我一次痛快的清扫掉。”哥萨不屑的说,大踏步走出大门。
  “记住,抢先进攻,绝对不能防守。”锋站起来,对着沃尔夫大声喊道。
  紧接着,几乎整个酒馆的人都涌到了大街上,等在看这一场也许会精彩的表演,佣兵团的伙伴们不断的用半兽人语给沃尔夫加油助威,他们的气势感染了其他的人群,越来越多的人开始为沃尔夫呐喊。几十年来,库克桑兹的大街上,第一次出现了响彻全场的,帮外族人加油的声音。
  强健的哥萨比沃尔夫还要高出半个人头,他随随便便的站在街上,却仿佛比岩石还坚毅、比高山还巍峨。亚瑞特之颠,他任凭风吹雨打,兀自屹立不倒。
  沃尔夫一声大喊,借着酒劲,抢先就是重重的一劈,双手剑以一往无前的气势当头斩向哥萨。
  哥萨嘴角微微冷笑,整个人不闪不避,倒向前跨出半步,一把更大的双手剑迎着沃尔夫斩过去,两把大剑即将在空中相撞。
  但是,沃尔夫发动了魔法,即使强如哥萨,也被那突如其来的大力撞得晃了晃,手上的力道顿时减弱了好几分。第一次的正面接触,沃尔夫取得了至关重要的先手。
  一团火燃烧着,越烧越旺,把沃尔夫整个包裹在熊熊的烈焰中,源源不断的力量从火中流入他的身体,流过他的肌肉,流到剑,最后注入他的心,他接连砍出五剑,力道一剑大过一剑。这个竞技场的常胜王者,破天荒的被对手一连逼退了五步。
  第六剑,哥萨硬生生的接下了沃尔夫的攻击不再后退,第七剑,他反倒跨上了半步。
  一切都在电光火石间进行,但凌已经抓住了这个短暂的机会,给沃尔夫施加了一个护体石肤。没有必要隐藏自己的法师身份,半兽人的速度太快了,耐力太强了,想要依靠一个出其不意的魔法攻击获胜,几乎是不可能的。两周前,他被沃尔夫半推半就拉上高台的时候,已经有了一次深刻的教训。
  第八剑,沃尔夫和哥萨打成了平手。但是沃尔夫的半边手臂已经开始麻痹,这个威猛的半兽人,有着异乎寻常的惊人膂力,看来他的实力比他的外貌更加令人恐怖。
  “快,沃尔夫需要支援。”一个声音在凌的耳边紧紧催着他,他放弃了念颂那谙长的霹雳闪电咒文,开始念颂起一级的推移术魔法咒文。
  推移术帮助沃尔夫挽回了劣势,但第十三剑,两人又打成了平手。
  第十四剑,凌再没有适用的咒文,他甚至顾不得给自己加上护体石肤,立即从旁边加入了战团。
  场外,呐喊助威的声音一浪高过一浪。场内,沃尔夫正面攻击,凌在一旁迂回偷袭,他们好像又回到了第一次并肩作战的时候,可是,奇迹还会发生吗?
  第十九剑过后,沃尔夫两个手都酸麻得几乎抬不起来,但哥萨的下一剑依旧威力不减的斩了过来。
  “绝对不能后退。”沃尔夫一咬牙,身子微微倾斜,巨剑改为横斩,用左肩迎上哥萨的巨剑。
  哥萨的巨剑击碎了沃尔夫的锁链甲,击穿了凌的护体石肤,在沃尔夫的肩上留下一道一寸长的伤口,但同时,沃尔夫的巨剑也在哥萨的身体上留下了一道两寸深的伤口。
  接下来,两人几乎都采取了这种两败俱伤的打法,沃尔夫倚仗他的铠甲和护身魔法,哥萨则凭借着他锻炼出来的石头般的兽人皮肤和肌肉,硬拼着扛下对方的攻势,不顾一切的向对方发起猛烈的进攻。
  但实力的差距是明显的,很快,出现在沃尔夫身上的伤口就远远多于哥萨身上的伤口。随着红色血液的干涸,那团燃烧着的火焰开始冷却,激情和力量在不知不觉中流逝。
  凌情急之下,也不管是否安全,连忙施展生命回复魔法。然而,魔法师冲在战斗的前面本身就是一个大错误,哥萨的巨剑找到了新的目标,他惨叫一声,后退一步倒在地上,鲜血喷泉一样从他伤口处涌出。
  “凌!”柯比连忙冲进圈子,把凌救出来。在失去意识的那一刻,许许多多的名字在他脑海中闪烁,他想辨认,却发现一个也不认识,只有一个不断变幻着的幽灵格外的醒目--卡特人莱娅。
  愤怒也许是致命的破绽,但却会让人疯狂,使人不顾一切,激发出更多的力量、无边的潜能。如果愤怒之上再加上仇恨……火焰蓬的一声熊熊燃烧,化为无边的火龙。
  沃尔夫吼着,已经不知道挨了多少剑,他的左手已经被其肩砍断。这一次,他又把右肩当作祭品,只为了能在哥萨的身上再留下一道伤痕。
  “沃尔夫!”
  “哥萨,住手。”
  锋和噶尔一起冲了出来,但哪怕他们用尽全身的力量,施展出最快的速度,也来不及了。
  巨剑掉在地上,沃尔夫却还站着。
  “为什么?”哥萨不再攻击,他收回巨剑,冷冷的问道。
  “因为战士的尊严。”沃尔夫咬紧牙关,脸色苍白。他摇晃着,坚持不让自己倒下。
  “一个月后,我们在竞技场进行一场公平的决斗,如果你赢了,我将再也不会阻饶你们。”哥萨转身离去。
  “一言为定。”沃尔夫点点头,一字一顿的回答。
  围观的人们不再呐喊,他们一起沉默了。
  “哎,人都残废了,他拿什么和你战斗呢?”这时候,一个苍老的声音在哥萨身前响起。
  “滚开,老不死的家伙。”哥萨一把提起挡道的半精灵,猛力的推开他,半精灵踉踉跄跄的摇晃着,最终摔到在沃尔夫跟前。
  “哎唷,真是个粗暴的国度,一点尊老爱幼的观念都没有。”半精灵不满的哼哼道,缓缓的爬起来。
  “你是……莫尼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