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兽王竞技场

  到的路程比凌想象中还要遥远,他们在库克桑兹那蛛网一般的街道来回穿梭了个多小时,可那园顶的竞技场却始终遥不可及,就在凌和沃尔夫感叹着库克桑兹是如此的宽广,并逐渐失去耐心的时候,柯比笑着告诉他们,竞技场马上就要到了。
  这里是一条被称之为兽王武装的街道,街道两边全都是卖武器、铠甲和各种各样稀奇古怪装备的店铺和地摊。在这里,他们不仅轻易的找到了凌想要的轻型皮甲,连侏儒、矮人用的小号武器和魔法师们用的木杖,甚至卡特盗贼最爱的陷阱装置都能看到。
  走在街道上,身边的半兽人战士们也多了许多,他们踏着大步来来往往,在商店和地摊上挑选着适合自己的武器,而这些老板们也一反懒洋洋的样子,大部分都在卖力的吆喝着,整个街道一片繁荣热闹的景象。
  “兽王武装。”凌自言自语道,“真是一个名副其实的名字。”
  走过大半个街道,几乎所有的店铺都是一派生意兴隆的样子,只有为数寥寥的几个商店门口没有什么人,凌好奇的走过去,却惊讶地发现那几家店铺居然都有着魔法师的标记。
  “那些商店好冷清啊,难道竞技比武不准使用魔法吗?”凌问道。这实在太奇怪了,在他的映象中,魔法商店的生意历来都不错,尤其在战士集中的地方更应该火爆得不得了才对。
  “竞技场不禁止使用魔法,只是半兽人们不能理解魔法,他们不相信那小小的卷轴能蕴藏巨大的威力,所以除了其他种族的旅客或商人,没有人光顾他们。”柯比回答道。
  “真是太可惜了。”凌有些遗憾的说,“我还打算卖一些卷轴给商店呢。”
  “制造水和食物的卷轴吗?半兽人们……等等……”柯比笑着说,但他突然停下来,很急切的叫住沃尔夫和凌。
  “发生了什么事情?”凌和沃尔夫立即停下来,有些不安的问道。
  “别紧张,没有倒霉的事情。”柯比却满脸的笑容,“转过弯就到了,我想让你们先深呼吸一口,做好思想准备,免得到时候大惊小怪的。”他开玩笑地说,神情却分明有些得意。
  ※※※※
  虽然有了柯比的提醒,可当他们转过弯,亲眼看到的时候,还是被吓了一跳,真正的被吓了一跳,而且在后来,每次提到竞技场,凌都一直这样坚持认为。
  “天,好大!”他们一起惊呼起来,就连凌也忘记了所有其他的华丽辞藻。因为除了这个大字,他再也想不出任何更加贴切的形容词了。
  在他们面前的是一个看上去比塔克西隆中央广场还要宏伟的露天大广场,许许多多半米高的方台在广场中整整齐齐,纵横交错的排列着,那上面,数也数不清的半兽人正在战斗。
  凌本想数一数,可马上就放弃了。实在是太多了,放眼望去,至少也有几百个高台,有标准的、也有大型的。半兽人们或一对一,或二对二,大部分的高台上都有人在格斗。而高台的周围,是密不透风的围观群众,他们呐喊着,为各自的亲人、朋友或者喜爱的队伍大声加油。
  这时候,凌和沃尔夫才知道自己的想法是多么的简单和平庸。
  “半兽人们的描述真是太差劲了,这么庞大的竞技场,他们居然只用一个大字来概括。”凌激动地说,“如果莱娅在这里,恐怕她会马上写出一万字的赞美诗歌。”
  “这么多的高台,我怀疑每一个半兽人都可以登台竞技。”沃尔夫也不可置信的叹道。
  “不用怀疑,事实上,他们的目地就是为了让全部的半兽人都能参与。”柯比怀着一种极度羡慕的心情说道,“我可以保证,库克桑兹的半兽人除了五岁以下的小孩,每个人都有竞技场的等级木牌。”
  “太伟大了。”沃尔夫惊叹道,“我的朋友曾告诉我,想进入天空竞技场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等级木牌是什么东西?”凌跟着问道。
  “哈,别一副迫不及待的样子。”柯比笑着拍拍两人的肩膀,“别着急,你们先得了解规则,佣兵团的蛮子们只顾着吹嘘,都没有人给你们解释过。”
  “的确如此。”沃尔夫不好意思的点点头。
  写着规则的巨大告示就悬挂在竞技场的最外边,在柯比的带领下,凌和沃尔夫很快来到那里。
  只花了几分钟,他们就读完了告示牌上的规则,那上面写着的文字再次令他们吃惊不少,原来这个庞大的竞技广场居然仅仅是的外场,广场后面那个高大的巨型圆形建筑才是真正的竞技场,只有在外场成功晋级的人才能进入到内场,成为一个受人尊敬的真正角斗士。
  晋级的规则相当简单,等级木牌分为十级,任何人都可以免费领取一块等级为一的木牌,每两个相同等级的木牌可以换取一个更高等级的木牌,他们所做的就是赢取别人身上的木牌,直到他得到等级为十的木牌,就可以凭着它进入竞技场的内场。
  对于格斗的规则,也同样简单得可怕,双方在交战前各自出示自己拥有的最高等级的木牌,若不满意,则必须立即退场,否则视为格斗开始。战斗必须在高台进行,无任何规则,直到一方认输交出木牌为止。
  “如果一方始终不认输怎么办呢?”沃尔夫问道。
  “那就打到有一方死亡为止。”柯比想也不想地说,“在,这样的例子常常都能碰到。”
  “规则太简单了吧,难道就没有裁判吗?还有,如果有人作弊呢?”凌接着问道,“比如卡特人,他们要偷木牌或是伪造木牌都不是什么难事。”
  “半兽人是个爽快耿直的种族,他们的成绩都只会自己的血肉打拼出来。”柯比有些敬佩地说。
  “但其他种族呢,比如人类和卡特族。”凌对柯比的回答不太满意,他接着问道。
  “可千万不要这么做,在半兽人心中有着崇高的地位,作弊是对他们莫大的侮辱。”柯比正色道,“他们尊敬自己的对手,也不会怀疑你,但如果他们一旦发现你的成绩并不真实,你就只剩一个选择。”
  “会怎么样呢?”
  “他们会让你和相同级别的半兽人进行一场生死决斗,如果你赢了,他们将照样认可你的等级,并且一如既往的尊敬你,但是你输了就得赔上自己的性命。”柯比十分严肃的说,“所以如果真要作假,必须得有赌上自己性命的勇气才行。”
  “的确是一个行之有效的方法。”凌感叹道。
  紧接着,凌和沃尔夫都去领取了块等级一的木牌,一路朝着广场的中间走去。
  广场中间部分的人比外面要多,竞技的水平也要高很多。本来这些高台并没有分等级,可在数百年的竞技中,半兽人们已经养成了这样一个习惯。
  整个竞技场几乎都是半兽人们之间的对抗,不光是成年的半兽人,就连老年人和十来岁的小孩子也都参加了竞技,甚至还有女人们,她们和男人们在一起,并且毫不畏惧的冲在最前面,比起传说中那英勇的亚马逊女战士毫不逊色。
  凌等人观看了十来局比赛,没有一个其他种族的战士,也没有看到裁判或官员。人们狂热的呐喊着,为他们加油、也在为自己的赌注撕吼,不断有围观的群众跳上高台比斗,虽然每一局都在十分短的时间内定了胜负,但是很明显,每一个上台竞技的人都表现出了不凡的实力。
  “这是一场属于整个半兽人种族的全民竞技。”沃尔夫想起嘎尔等人吹的牛皮,他们说得没有错,没有其他的种族,只有半兽人的竞技光是起点就绝对高过任何一个竞技场,大汉不得不再次感叹半兽人这个崇尚武力的种族。
  他们一路观看半兽人们的竞技一边找寻着佣兵团的伙伴,这时候,一场即将展开的大规模竞技吸引了他们的注意。
  大型的高台上,一方是三个半兽人,而另一方却是六个半兽人,凌正想问是否这也在规则允许的范畴时,场上的九个半兽人却都同意了双方开出的筹码,开始了比赛。
  起初,人多的那一方气势高涨,他们一上来就猛力的攻击,占据了绝对的主动权,三个半兽人在短短的时间内就被割开了好几处严重的伤口。可就在凌以为三个人必将落败的时候,那三个半兽人竟然发出了犹如晴天霹雳般的咆哮,怒吼过后的他们血红着眼睛,仿佛疯了一般地挥舞着手里的武器,所有和他们的武器相碰的刀剑都被砸成两段,场上的情势一下子逆转。
  最后的结局十分惨烈,六人方有两人断了一条胳膊,一个人失去了性命,三人方的每一个人也都身受数处致命的创伤。此刻,他们躺在高台上,脸色苍白,就像要死了一样。
  “赢了,金币拿来。”随着战斗的结束,台下围观的人们开始忙着彼此交换着赌注,再没有人关心他们,也没有魔法师或者医生来治疗。高台上,就剩下那九个半兽人静静的躺在那里,鲜血慢慢散开,仿佛玫瑰花瓣。
  “他们快死了,难道就没有一个魔法师稍微治疗一下他们吗?”凌有些着急,他大声问道。
  “半兽人几乎与魔法绝缘,哪里有什么魔法师。”柯比不屑的说,“再说了,每天在这里用生命竞技的人何止数千,就算把他们那几个为数稀少的巫医全部派出来,也是无能为力。”
  “那我去试试,我想他们应该不会排斥治疗魔法。”凌急忙朝朝高台跑过去。
  “你那几个微薄的魔法还是留着治疗沃尔夫吧,他们几个不会有问题的。”柯比一把拉着凌,挖苦道。
  “可是他们就快要死了。”凌看着柯比,眼睛闪着怒火,用质问的语气抗议着。
  “等到算清了赌金,他们的朋友就会上去帮他们止血。”柯比说,“你看,不是已经有人上去了吗?”他指着高台说道。
  “光是止血怎么行?”凌还是不服气。
  “千万别小看半兽人的自我回复能力,他们可以算是这个大陆生命力最为坚韧的种族,不管受了多么严重的伤,只要没有当即丢掉性命,他们就一定能很快的康复。”柯比也有些火了,“还记得我刚加入佣兵团的时候,不知道他们有这种惊人的天赋,有一次喝醉了酒,我和哼克订下了七场的比试。”
  “看你满腹怨气的样子,一定是比试输了。”凌用带点挖苦的语气说。
  “笑话,哼克那无能该死的赌鬼,绝对是整个佣兵团实力最差的家伙,只怕兔子都比他强三分。”柯比愤愤的说,“我们约定每天打一场,哼克在前几天根本就打不过我,受的伤也比我要重许多。”说道这里,柯比似乎更加恼火了,“可那家伙的生命力简直比老鼠和蟑螂还要顽强,总能在第二天又精神抖擞的向我挑战。”
  “真的这么厉害,不是吹牛吧。”凌有些不太相信。
  “我发誓,如果吹牛就让我的手烂掉,一辈子都不能再拿起剑。”战士气鼓鼓地赌咒道,“第四天,我已经是满身的伤痕,可那家伙还是没什么大碍的样子。到了第五天,我就完全不是他的对手了。”柯比抓着自己的脑袋,似乎十分痛苦,“真他妈郁闷,哼克那惊人的恢复力,我这一辈子也忘不了。”
  “难怪过沙漠的时候,其他人都累得像条死狗了,他们还一点事情都没有。”沃尔夫惊叹道。
  柯比那痛苦的表情让凌打消了治疗半兽人的想法,但他马上又问了一个新的问题:“对了,巫医是什么东西?”
  “不清楚,好像是一群会魔法的半兽人。”柯比摇摇头,“如果你想了解他们,可以去魔法商店询问,可别来麻烦我。”柯比看到凌又要张口,连忙补充道。
  中心地带的格斗总是惨烈的,几乎每一个高台上都流淌着大滩的血水,遍布都是受伤的角斗士们。不断有高台上的半兽人发出霹雳般的撕吼,在瞬间变换成一个无可抵挡的勇士,仿佛疯了一般的挥舞着武器,好几次,场面都在瞬间逆转。
  “那是半兽人狂暴,一种成年男人才能使用的天赋,狂暴后的他们耐力和力气大得惊人,而且没有任何疼觉。他们不会防守,只会一味的进攻,完全是杀戮的机器。”看到凌和沃尔夫又要一脸不明白的样子,柯比连忙向两人解释道。
  “可是我在达克尼斯和沙漠跟他们打架的时候,他们为什么不狂暴呢?”沃尔夫更加不明白了,“如果他们狂暴起来,我绝对不是他们的对手。”
  “狂暴要耗费大量的体力和精神,就算是体质强健的半兽人,狂暴过后也会变得十分虚弱,所以他们并不能经常进入狂暴状态。”柯比指了指高台,“你看那几个脱离了狂暴状态的半兽人,和死人没什么两样。”
  “而且他们狂暴后似乎根本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如果他们和你战斗的时候进入狂暴状态,只怕你已经死了。”凌跟着说。
  “没错,狂暴状态的半兽人绝对是六亲不认的野蛮怪物。”柯比附和道,他和凌都没有注意到大汉不自觉地抓紧了巨剑。
  他们继续往前面走去,在广场的中心地带附近,他们终于碰到了佣兵团的伙伴,噶尔、豪格和夏虎兄弟都在这里,他们狂热的嚷嚷着,为正在格斗的丹契呐喊助威。
  “我把沃尔夫兄弟带来了。”柯比大声说。
  “鸟人,走。”噶尔问都不问沃尔夫的等级,拉着他就往台上跳。
  “他被这里的气氛给压制了,打得束手束脚的,一点气势都没有。”柯比看了一会儿噶尔和沃尔夫的战斗后,摇头叹道。
  果然,这一次沃尔夫打得并不怎么顺手,很快就败下阵来。
  “妈的,真没意思。”噶尔摇着头,也不要沃尔夫的木牌,干脆留在台上等待着别人的挑战。
  这时候,丹契也轻松的打败了对手,他取过对手的木牌跳下高台,然后夏虎兄弟又马上跳了上去。
  给沃尔夫简单治疗过伤口后,凌向柯比问道:“你们好像很厉害的样子,都有几级了?”
  “大部分人都在六到八级之间,我有五级,噶尔六级,但哼克那赌鬼才区区三级,丹契只要再拿到一个六级的木牌就能升到九级。”柯比如数家珍般的说道,“我们的团长锋有十四级,可是相当出色的角斗士……”
  柯比正说着,夏虎兄弟经过艰苦的搏斗,以相当惨重的代价拿到了两块五级的木牌,躺在高台上动也不能动,而一边的噶尔也进入了狂暴状态。
  “似乎大家都在拼命啊。”凌叹道。
  “那当然,老大说了,所有人都必须得在明年春天以前全部挤进内场。”柯比说,“到时候,我们就取一个大大威风的名字,看谁敢惹我们佣兵团。”
  “还差两级而已,用的着这么拼命吗?”沃尔夫有些糊涂了,他碰碰凌问道,“凌,如果我要升到十级,大概要打多少次,五十次够了吗?”
  “如果你挑两个九级的对手,打两场就够了,如果你挑一级的对手,那就要打512次。”凌想也不想的顺口回答道,“慢慢加油吧,老伙计。”他拍拍沃尔夫的肩膀,有点怪怪地笑着说。
  “好啦,俺们也该上台活动筋骨了。”正聊得痛快的时候,豪格不耐烦地对着柯比粗暴的一推,把他推dao高台旁边,“滚吧,南方猪,等你到五级,再来和俺们比划。”他跳上高台,大声对沃尔夫喊道。
  “你们努力吧,五级后咱们再见。”柯比只来得及说出一句话,他们的战斗也跟着开始了。
  ※※※※
  凌和沃尔夫没有观看柯比的比赛,他们离开中央地带,向外面走去。到了竞技场的外围,沃尔夫决定留下来再观看一阵。但凌却早已受不了竞技场那股混杂着各种汉臭、体臭、烈酒和强烈血腥味的臭烘烘的怪味,于是他决定去魔法商店问一问卷轴和巫医的事情。
  他走进最近的一家魔法商店,它的内部并不像外面看起来那么破落,魔法卷轴和药剂摆放得井井有条,两个巨大的羚羊角挂在进门口的两边,在书卷气中露出一股莽荒的感觉。
  店主竟然是一个年老的侏儒,凌表示出自己的魔法师身份,两个人很快攀谈起来。
  原来商店的生意并不像柯比说的那样萧条。侏儒告诉他,在那圆形的竞技场内,还是有个别经验丰富的半兽人角斗士懂得魔法的好处,他们相当喜欢生命回复、护体石肤之类的魔法,而生命恢复或者高级生命恢复等他们无法施展的高级魔法,他们有时候也会使用,当然,帮忙他们施展魔法店主自然是要收取一定的报酬。
  跟着,侏儒法师开始抱怨护体石肤、加速术等卷轴不大够用,并试探性的问凌是否会撰写生命回复、护体石肤之类的卷轴。“简直是天赐良机。”凌心里一阵狂喜,他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控制住自己的表情,没有笑出声音来。两个人一拍及合,两人间的合作关系就此形成。
  而凌更是得到了一个让他心花怒放的好消息,十二魔法塔中的生命之塔竟然就在库克桑兹西北亚瑞特山的山顶处。
  有魔法塔的地方就必然有大图书馆,对于凌来说,这实在是一个振奋人心的好消息,他几乎顾不得再谈下去,急急忙忙的就想赶快去一睹图书馆的风采,若不是侏儒提醒他亚瑞特山距离库克桑兹有五十公里,只怕他马上就要冲出城去。
  “管你什么藏宝图、古代遗迹,通通见鬼去吧。”他抱着一大包空白的羊皮卷轴和制作卷轴必须的材料,兴冲冲的跑回旅馆。
  旭痕小说网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