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库克桑兹

  走过奇罗楼荒原荒原,便是大片辽阔的草原,虽然现在已经是十一月底,但这里的水草依然茂盛。一望无际的草地上,成群的牛羊正悠闲的散步,还有那星星点点的园顶帐篷和策马飞驰的半兽人们,展现出一派北国的壮丽画卷。
  远远的,在那大地和天空的界限出现了一个小点,随着队伍的前进,那小点越来越大。最终,一座宏伟的城堡矗立在他们的眼前--这就是恩诺拉斯大陆天空下最为壮观的城市,半兽人之都。
  队伍沿着宽阔的大道朝着城堡的大门前进,尽管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但人们还是怀着敬畏的心情看着眼前这个石头彻成的庞然大物,它的城墙足足有十米多高,甚至可以和魔法师们的法师塔并驾齐驱。而它的宽阔更是仿佛和天空连成了一气,竟然看不到边界。
  在城墙的正中,是一扇八米多高,五米多宽的铁门,不仅如此,半兽人们还在铁门的前面和上方,用一块块巨石彻成了无数个象征着兽牙的柱子。现在,铁门正敞开着,远远的看上去,就像一个有着锋利牙齿的血盆大口,仿佛要把所有胆敢侵犯的敌人全部粉碎。
  驮队走到城门口,凌好奇的去摸了摸铁门。天啊,至少有二十多公分厚。他开始在脑海中想象,想象半兽人们每天如何把这一堵厚厚的钢铁关上又打开。
  随着队伍走到城门底下,那长长的通道又引来了队伍中所有第一次到此的人们发出阵阵赞叹。
  “我测量过,的城墙有十二米厚。”法拉尔对身旁赞叹不已的凌说道。
  “我觉得自己正被一头上古巨兽吞进肚子里。”凌打着冷战说,长长的兽牙、张开的大口和这仿佛咽喉一样的通道,令他感觉十分的难受压抑。
  法拉尔微笑着,却没有回答,他有些走神了,因为凌的表情让他想到了自己第一次到此的情景。
  按照惯例,只要进入大门,雇佣兵们的任务就算完成,至此,他们历时一个月的艰难旅程终于到此结束。
  “南方的胖子,兽王竞技场见面。”
  “到了竞技场,让你明白我们半兽人的强大。”
  “我打赌,如果他能晋级,我就把这次任务的全部报酬送给他。”
  分手的时候,佣兵们挨着和沃尔夫打招呼,邀请他到竞技场比划比划,沃尔夫也连连点头,毫不犹豫的接下所有人的挑战。这个年轻的人类战士在这一个月的时间内,凭借着自己独特的魅力,已经得到他们的认同。
  “大哥住在虎之街,有什么事情尽管吩咐。”最后,佣兵头锋伦起他的铁拳,狠狠地砸在沃尔夫身上,“加把劲,我在竞技场的内场等着你。”
  “还有你,别老是躲着,站直,把脸向着太阳,像个男人一样站好。”锋又对凌说道,他本想也来上那么一拳,可到了半途却硬生生的收了回去。
  ※※※※
  过不多久,商人们也各自离去,在法拉尔的热情邀请下,凌和沃尔夫跟随着法拉尔来到他常住的旅馆。
  “唉,又得在呆到明年才能见到老婆和孩子了。”在路上,法拉尔叹道。
  “既然呆这么久,为什么不买一栋房子呢?”凌有些不理解。
  “习惯了,再说房子一闲就是一年,打扫起来也太麻烦。”法拉尔回答。
  走在的街上,一切都是那么陌生,那些粗嘎的半兽人,除了还没有发育成熟的小孩子,几乎每个人都有沃尔夫那么高大和强壮,由于没有了铠甲和面罩的遮挡,他们到现在才算看清楚了半兽人的真正面目。他们的额头倾斜,下颚突出,四颗尖利的犬牙明晃晃的露出在外面,还有那看上去比树皮还要粗糙的皮肤,就像一身天然的皮甲。
  “有些紧张是吧,第一次难免有些陌生,没关系,旅馆马上就到了。”法拉尔安慰道,“半兽人虽然不太友好,但也不难相处,过几天我把商品都处理后带你们好好逛逛。”
  “我和他们能够沟通吗?”凌有些担心。
  “大部分的半兽人都会一些简单的通用语,你们的半兽人语也算有了及格的水准,所以语言方面应该不会有问题,至于其他的就要靠你们自己努力了。”法拉尔说道。
  “旅店的老板也是一个半兽人吧。”沃尔夫说道。
  “旅馆的老板安塞东是一个南方来的商人,年轻的时候,他和其他商人一样,频繁的穿梭在沙漠之间,但经过这十多年的商旅生涯,使他深深的爱上了这一片土地,爱上了这一种简单的生活。于是,他最终在这里定居下来,并娶了一个半兽人妻子。”法拉尔回答,“你们看,就是前面那栋红色的房子。”他指着一栋房子说道。
  “安塞东,我又回来了。”他朝着旅馆高喊。
  “法拉尔,你还活着吗,我正在担心那五个金币的赌债收不回来了呢。”法拉尔的声音让安塞东兴奋不已,他立即停下手边的一切工作,乐呵呵的跑到店门口张望着,找寻着老友的身影。
  紧接着,一幕动人的场景在旅店的门口上演。
  经过法拉尔的介绍,凌和沃尔夫也得到了热情的招待,安塞东用最快的速度给他们安排好房间,厨房的热水也很快端了上来,一个月过后,他们终于美美的洗上了一次热水澡。
  热水洗去了满身的灰尘,一个多月的疲惫也仿佛随着蒸气飞腾到空中。洗过澡后,他们连晚饭也顾不得吃,就进入了甜蜜的梦乡。
  ※※※※
  第二天大早,两个初次来到半兽人之都的年轻冒险者带着紧张与激动的心情,踏上了的街道,他们只剩下几枚银币了,找到雇佣兵协会接任务赚钱是当务之急。
  比起头天黄昏时候那疲惫的身躯,他们现在可说是活力十足,昨天,他们只是一心想着好好睡上一觉,根本都不曾仔细观察这个号称全大陆最宏伟的都市,而现在,他们正贪婪的观察着所能看到的一切。
  这里的街道绝对不能算是宽阔,黄沙和垃圾也到处都是,在街道两旁,是各种各样的店铺。他们走过三条街,发现打着酒馆、旅馆和武器铠甲店招牌的房子居然占到了总数的一半。
  与那高大坚实的城墙比起来,那些房子看上去就显得普普通通了,甚至比他们最初学习的菲因城都差了许多。没什么高大的建筑,几乎所有的楼房都在三层以下,只有遥远的南边有一个圆柱型的建筑高高的矗立着,十分惹人注目。
  他们走进一家武器店,只见这间店铺随地摆放着一堆的武器和铠甲,凌想要买一件皮甲,却发现那些装备全部都是大剑、斧头、链甲和长矛等,透露出一种粗犷的味道。他们接连逛了十多家铠甲店,竟然没有一家卖轻型的武器和皮铠甲。
  而这里的武器制作也绝对算不上精良,甚至有许多只能算是半成品,他们带着满腹的疑惑去问店老板,店老板却只是懒洋洋的给他们指了指门口那个正燃烧着的火炉,示意他们自己动手改造。
  他们就这样整整逛了一个上午,也没有找到雇佣兵协会,这时候他们才发现并非所有的半兽人都能像锋那样友好的对待他们。问路是绝对不会有人理睬的,还老是会碰到一些年轻的半兽人对他们做出一些挑衅的动作,毫不夸张的说,几乎所有的半兽人对他们都带着一种普遍的敌意。
  中午很快就到了,他们摸着饥肠辘辘的肚子,掂量着兜里面的钱币,只好找了一个看上去相当简陋的酒馆,走了进去。
  一进酒馆,凌就后悔了。
  在大街上,半兽人那种独特的体臭还不太明显,但这个拥挤的房间却明显散发出一种刺鼻的臭味,一种混合了口臭、汗臭,呕吐物的臭气还有劣质烟草的味道,就连一贯对此感觉麻木的沃尔夫也忍不住皱了皱眉头,他们接连换了好几家旅馆,可每一家似乎都差不多,最后,凌只有找到了一家看上去稍微有点档次的酒馆走了进去。
  房间内到处都在赌博,绝大部分是当地的半兽人,还有很多是刚刚执行完任务的雇佣兵,所有人的剑和斧头就放在桌子的下面或者干脆随身带着,他们掷骰子,玩纸牌,扳手劲,还有其他花样百出的赌博。围观下注的人大声的为自己那一份赌注呐喊着,金币银币交换时的哗啦声此起彼伏,到处都可以听见赢家的欢呼和输家的呻吟。
  凌和沃尔夫的位置比较靠近大门,他们朝着房间里面看,只见衣着暴露的女招待反复穿行在人群中,端着各种矮人烈酒或者兽人烈酒,不时还有一个女招待荡笑着倒进客人的怀中。
  “野蛮人始终就是野蛮人。”凌摇摇头,看来相当的不屑。
  “其实到处都一样,只是气味难闻了些。”沃尔夫回答。
  很快,一个几乎全身****的女招待就前来招呼他们,还用通用语说着暗示和挑逗的话,但是很显然,两人和半兽人之间的审美观存在着不可调和的鸿沟,两人只是点了两份牛肉,就急忙把女招待打发走了。
  两个人继续用通用语交谈着对半兽人不敬的话,不过野蛮人们都在忙于赌博或是其他事情,却也没有人来搭理他们。过了一会儿,那女招待再次端上他们要的牛肉,然后两个人用最快的速度开始埋头吃盘子中的东西。
  “哈哈,这么快就又见面了。”一个红光满面的半兽人突然出现在他们面前,重重一掌击在沃尔夫的背上,打得他差点把嘴里的东西吐了出来。
  “哼克。”沃尔夫有些恼火,他抬起头上下打量了一下眼前的怪物,他满脸笑容,平时那空瘪的钱袋也似乎涨鼓鼓的。
  “赢了不少吧,请客请客。”沃尔夫回敬他一拳。
  “你是朋友,没问题。等会玩两把怎么样?”半兽人摇着手里的骰子慷慨地说道。
  “千万不要答应他。”还没等沃尔夫摇头,另一个熟悉的声音又在他背后响起。
  凌回过头,是达克尼斯的战士柯比,“是不是又输给哼克了?”他用肯定的语气猜测道。
  “别提了,这蛮子的运气不是一般的好,你看他的钱袋。”柯比满脸的晦气,“这家伙几乎把我的老婆本都赢光了。”
  “去去,自己发霉不要怨别人,再说我还没和沃尔夫赌过呢,怎么说今天也要见个高下。”哼克一把推开柯比,对沃尔夫嚷嚷道,“要赌什么,快说快说。”
  “不瞒你说,我们的钱都花光了,正打算去找雇佣兵协会挣钱。”沃尔夫苦笑道。
  “你们还是趁早打消这个念头,的雇佣兵协会常年都没什么任务。”柯比连忙说道。
  “那我们要怎么才能挣钱呢,再过几天,我和沃尔夫只怕就要靠乞讨过日子了。”凌连牛肉也顾不得吃,焦急地问道。
  “去兽王竞技场啊,那里可是个赚钱的好地方。”柯比理所当然的说道。
  “不如现在就带我们去怎么样?”沃尔夫囫囵吞下最后一块牛肉,随手擦擦嘴巴。
  “没问题,本来我就是要去竞技场,都是这个家伙非要我来玩两把。”柯比答应得非常爽快。
  “还没玩够呢,别走啊。”哼克急忙一把抓住柯比,怎么也不放手。
  “我的内裤都快输掉了,你还真打算让我赤裸裸的走出大门不成?”柯比白了他一眼。
  “虚伪,每天在这里输得精光的人多着呢。”哼克不以为然得说,一把掌拍在柯比的屁股上,发出一声清脆的声音。
  “靠,快松开你的爪子,老大他们都还等着沃尔夫的约定呢。”这下子柯比真有点生气了。
  “真没趣,南方人都是些不爽快的家伙。”哼克无趣的松开手,看着三人走出旅馆,“记得这家旅馆,有钱了就来这里找我,哼哼。”
  然而,他仿佛突然想起来了什么,他追出来酒馆,对着凌等人的背影大声喊:“碰到老大了告诉他一声,叫他来和我玩几把,就说我要让他输得内裤也不剩下。”
  然后,他才心满意足的回到旅馆,继续他的赌博大业。
  旭痕小说网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