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穿越死亡之海

  你恐惧过高山吗?夕阳下孤立的陡峭山岩,刀砍斧劈般的轮廓,浮云愿与他依偎,狂风只能绕行。你恐惧过大海吗?风暴里咆哮的万里波涛,灰黑色的海水搏击着乌云,泛起灰蒙蒙的浪花,混淆海天的界限。你恐惧过星空吗?寂静的午夜消逝了月的光华,纯粹的黑暗涵蕴着淡淡的星光,在他面前,山川河岳不过是一粒微尘。
  --引自流浪诗人多尼的诗集库克拉里奇库克拉里奇大沙漠是恩诺拉斯大陆最大的沙漠,千万年前,当恩诺拉斯大陆还没有人类和精灵的时候,他就一直在那里存在着。从古至今,没有一个人能够穿越他,所有妄图征服它的人,不管是北方的野蛮人还是南方的精灵,不管是技艺高强的战士还是精通魔法的大法师,最终都只有乖乖的屈服在它的淫威之下,葬身于漫天的黄尘。
  这是最后一支从达克尼斯城开往库桑兹克的商队,他们出发的时候已经是十一月上旬,苍茫之舟早已干涸,在这全大陆最大的死亡之海中,连号称沙漠绿洲的胡杨林都不能生存,沿途只有稀稀落落的沙漠仙人掌可以提供少许水分。
  驼队的向导是一个有着多年在沙漠行走经验的半兽人,错过了穿越沙漠时机的驼队在他的指挥下,采取了昼伏夜出的方式,他们每天晚上六点开始出发,直到第二天早晨八点才停下来。而烈日当空的白天,他们就搭起帐篷休息睡觉,避开那毒辣的阳光。
  现在正是大沙漠的夜晚,他们满载着货物,在安特洛铃清脆的声音中艰难跋涉,满天微暗的星光如同沙海的倒映,冷艳而迷蒙。
  凌跟在一头骆驼旁边,默默的和大部队一同前进,尽管他的棉鞋早已灌满了沙子,可每当他的脚踏上沙地,沙粒们还是拼命的钻进他的棉鞋。他的双脚也早已磨破,可他却像没有知觉一般,木然着一张毫无生气的脸,像个机械一样的走着。
  想要倒掉沙子是一件愚蠢和徒劳的事情,因为过不了几分钟,沙子又会把鞋子填得满满当当的,反倒是频繁脱鞋的时候,那刺骨的寒气沿着裤腿一直爬到身上,钻进身体的每一个毛孔,比在冰窖还要冷得难受。
  这是第七天,在三天前,他们走过了乱石戈壁,进入到这一望无际的茫茫大漠。
  “那个该死的卡特人,我怎么就听信了她的花言巧语呢?”凌在心里诅咒着,又回想起两周前发生的那一连串事情。
  ※※※※
  已经到了莱娅留书离别后的第五天清晨。和往常一样,凌和沃尔夫正准备出门锻炼剑术,可他们惊奇的看到莱娅和莉丝彼此搀扶着,好像刚刚从沙子里面捞出来的沙人,一拐一拐的走过来。他们想问点什么,可两个女人的心情似乎糟糕到了极点,仿佛一碰就会爆炸的气球,他和沃尔夫小心翼翼了老大半天,直到两个女人美美的洗上了一次澡,把满身的沙尘都洗得干干净净后,心情才变得好了一些。
  一直等到晚上,两个人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无聊死了,除了满地的石头和黄沙,什么景色也没有。白天毒辣的太阳照在你头上,简直就是要把你烤干,那风老是呜啊呜啊的刮着,吹在脸上比刀割都还要疼,还有满天的沙尘,一个劲的往你身上灌,领子,袖口,鞋子,任何一处开口的地方它们都不放过……”莱娅气鼓鼓的抱怨道。
  “我踏上了沙漠……沙丘毒蛇一样曲线绵绵的向远方延伸……复合型沙山和沙垄,宛若憩息在大地上的条条巨龙……”莱娅背出一大段话,然后开始一条条的批判,“真是乱写一气,那诗人肯定没什么艺术细胞,竟然写下这样不负责的话,害我白受了这么多天的罪。”最后,她总结道。
  “谁叫你们不准备充分就偷偷跑了,活该啊。”凌幸灾乐祸的说,“当初是谁叫嚷着要体验刺激的啊?”
  “还敢笑话我们,你没去过沙漠,当然不知道那种难受滋味的难受。”莱娅气烘烘地说,“除了沙子还是沙子,白天热,晚上冷,渴了又没水喝,还一个月不能洗澡。”
  “水都没得喝还要洗澡,你以为是在家里吗?”凌打趣道。
  “谁像你和沃尔夫两个大臭虫,宁愿发霉也不洗澡,自己闻闻身上那股味道,只怕溪谷矮人都比你们香得多。”
  “你们不是说要一周后才回来吗?”凌见莱娅真的生气了,连忙转移话题。
  “听向导说沙漠比戈壁还要无聊难受十倍,不趁早回来干什么?”莱娅白了凌一眼,“再说我们根本都没有做好准备,走远了只怕回不来。”
  “原来你还没有完全丧失理智嘛。”凌说道,“那么,我们明天就返回南方。”
  “不,我原本坚持着要去找寻古代遗迹,是因为克拉斯告诉我那里也许有银月光华的线索,但是现在我有了更好的注意。”莱娅摇摇头,“莉丝姐姐必须回到南方,所以我决定陪着她一起去,而且见到了占卜师梅尔莎纳,我还可以求他帮忙占卜,算一算银月光华究竟在哪里。”
  “你和沃尔夫,就先去半兽人之都等候消息,大家都是一个月的路程,算起来时间上刚好。”莉丝接着说道。
  “凭什么,我可是一直反对这次旅行的,再说了,银月光华是什么东西我都不知道。”凌坚决不同意。
  “但是,如果现在不到半兽人之都,又要等到明年的这个时候了。”莱娅似乎很着急。
  “可是莉丝,我的任务是保护你。”沃尔夫也不太赞成。
  “没关系,莱娅同我在一起很安全的。这其实是个不错的好主意,梅尔莎纳不是叫我们到西北方寻找线索吗?这个办法既不耽搁我的返回,又可以同时找寻线索,你们兄弟二人也可以多聚一聚……”莉丝侃侃而谈。
  “是啊,是啊,在可是一举多得的好方法啊,少说也有七、八个好处是吧。”莱娅马上附和道。
  想到这里,凌不禁苦笑三声,不知道莱娅用什么方法说服了莉丝,她们两个人一唱一和的,硬是说动了沃尔夫,自己也就糊里糊涂的答应了她们的要求。
  穿越沙漠需要大量的资金,但偏偏她们两人中午洗澡把最后的一分钱都花光了,无可奈何之下,凌不得不把自己镶嵌有吸魔石的铠甲以相当低廉的价格出售,经过三天极其仓促混乱的准备工作后,他和沃尔夫就踏上了这次莫名其妙的沙漠之行。
  再也没有比这更加无聊的旅行了。白天,天地一片昏黄,夜晚,更是黑漆漆的几乎什么也看不见,只能借助着星光埋头赶路,生怕不小心和队伍脱离。
  诚然,他确实见到了各种各样的沙山:陡然升起的复合型沙山、波涛起伏的新月型沙山、 羽毛状沙丘、密集的新月型沙丘链和大面积鱼鳞状复合丘,可终归到底,除了沙子还是沙子,在旅行的第二天,他就彻底对此失去了兴趣。
  “凌,又在发什么呆呢?”牵着骆驼的法拉尔大哥问道,他是一个常常往来于两地的小商人,为人也比较和蔼。
  “法拉尔大哥,我们还有多久才能走出这片沙漠啊?”凌回过神来,又一次问道。
  “早着呢,看你的样子,似乎需要碰到一次沙尘暴解解闷了。”商人打趣道。
  “大哥不觉得闷吗?”
  “其实夜晚是沙漠最有生机的时刻,如果仔细的观察,可以发现很多有趣的事情。”
  “可我什么也没有看见啊。”
  “你如果专心的去寻找就能看见了。这里的动物和你们南方大不一样,大部分的动物和昆虫都是白色甚至透明的,看上去非常的可爱。”商人开始诉说,“我曾捉到过一个全身被白色绒毛裹满了的小家伙,它连眼睛也没有,可是却比沙地蜥蜴还要灵敏,后来我才知道它居然是依靠震动来捕食。”
  “快看那只梅尔顿蜘蛛,它就是依靠震动来捕食的。”
  “是全身白色的那只蜘蛛吗?”
  “就是它,你看它的前脚,一直在规律的敲着地面,那正是它在发出信号。噢!可怜的小家伙,显然被我们走路带起的震动荡晕了脑袋。”他孩子气的说道。
  这一个晚上,法拉尔的心情似乎特别愉快,他给凌讲沙漠中的植物、动物、天气,过沙漠的注意事项和一些沙漠中的趣闻。这个看似胖乎乎的商人竟好像一个既风趣又渊博学者,他活灵活现的描述着,仿佛沙漠中的一切他都了如指掌。
  在以后的一些时间里,凌也开始注意起沙漠中这些虽小却顽强的生灵,好斗的沙漠蚂蚁为了争夺一丛灌木而彼此厮杀着。四脚蛇和鬣晰为了避暑,四只脚不断的交换着,好像正在上演着独特的舞蹈,所有的这些,都能让他暂时忘却旅途的辛苦和寂寞,但绝大多数时候,他还是孤独的在驼铃声中艰难前进。
  实在觉得辛苦的时候,他也会拿出那张看不懂的地图细细观看,仔细咀嚼着哈恩留下的那段话,他几乎不再抱着能够看懂的希望,之所以这样做,完全是打发时间而已。
  ※※※※
  现在是进入沙漠第十天晚上的十一点,正是每个人睡意正浓的时候。若在往常,凌早已结束了冥想,进入了对于魔法师来说非常重要的睡眠中,可现在,他不仅没有冥想的时间,连睡眠的时间也完全颠倒了。
  “阿方西娜,我的恋人啊!尽管你如此痴迷的看着我,但我在你的眼中却找不到自己,我以为你辜负了我,直到二十年再次相遇后,我终于在你那蓝宝石一般的瞳孔中看到了……过去或是未来……的自己。”
  为了不至于走在路上睡着,他又开始研究起那张天书般的地图和这没头没脑的咒文,但人的意志终归有限,不管他怎么想要维持清醒,地图在他眼中还是越来越朦胧。他努力睁着眼睛,却似乎什么也看不到,只有一些密密麻麻的小点在他眼前晃来晃去。
  “晚饭时间到了。”不知道过了多久,法拉尔拍拍他的肩膀,提醒道。
  他猛地清醒过来,在那一瞬间,他模模糊糊地感觉到眼前的地图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改变,好像有什么凸了出来,又好像什么是凹了进去。可当他怀着激动的心情,再想看清楚的时候,在他面前的还是那一张什么也不是的地图,“是我在做梦吗?”他摇摇头,把地图揣回怀里。
  每天夜里十二点,是他们休息和吃晚饭的时候,西风毫不疲倦的吹着,要在寒冷的夜晚生火并不容易,不过经验丰富的半兽人向导却总能很快点燃篝火。在沙漠中,所有的东西都无比珍贵,他们的木材也都经过了精密的计算,每一天都有固定的使用量。每个人都忙碌各自的事情,为了能够最大限度的赚取利润,商人们甚至比佣兵们更加能够吃苦。
  吃过晚饭是短暂的休息时间,只有在这个时候,才能在队伍中听到一点笑声,商人们和保护队伍的雇佣兵们围坐成几团,用各自的方法享受这片刻难得的美好时光。
  一条不成文的规定,不管托运补给的骆驼是否充足,每个雇佣兵都会带上几口袋烈酒。这里的雇佣兵,一般都是沙漠另一边的半兽人和达克尼斯城附近的战士,暴狼是沙漠最常见的野兽,要对付它们,非这些有着丰富经验的老沙漠不可。
  虽然沃尔夫和凌没能买到骆驼,但大汉还是带了好几袋当地的烈酒上路。在队伍出发前,他和佣兵团的头头,一个粗鲁魁梧的半兽人蛮子大打了一场,其结果是不分胜负。在路上,年轻的战士凭着他的豪爽和好酒量很快和雇佣兵们打成一片,成为他们中的一员。
  现在,他和沃尔夫正和佣兵们坐在一起,享受着这难得的一刻。
  “柯比,扳手劲,我赌一个银币。”半兽人哼克对身旁的人类伙伴说。
  “穿越沙漠的时候严禁赌博,我可不想被老大教训。”柯比看看老大的脸色,使劲摇着头。
  “没胆的南方佬。”哼克不屑的哼哼道,他想找其他人,不过所有人的拒绝了他的提议。这是一条铁的纪录,也是他们的先辈用鲜血换来的教训。
  “好哇,兔崽子们,我才不信你们真能憋多久。”哼克大声哼哼道,“等到了库克桑兹,我要把你们的内裤都赢过来。”他指着柯比说。
  佣兵们一阵哄笑。
  “连一头比兔子大点的野兽都没碰到,真是闷死我了。”又一个半兽人猛地站起来,拔出斧头就朝沃尔夫走去,“来来来,南方来的大胖子,别就像个娘们样蹲在那里,我们再来比划比划,我就不信爷爷对付不了你。”
  “嘎尔,还没有被揍够吗?”但佣兵头锋笑着阻止了自己的手下,“还是找他兄弟凌去吧。”
  “他那兄弟又小又瘦,一只手都能捏死,没意思。”噶尔毫不掩饰自己对凌的蔑视,无趣的坐下。
  噶尔的话又引来一阵哄笑。
  虽然噶尔的话很无礼,凌却并不生气,经过在达克尼斯城和这半个月的见闻,他对半兽人的社会已经有了初步的了解,他们的社会可以说相当简单,只要武力够强,酒量够大,人够豪爽,不管你是不是他们的一员,就都能赢得所有人的尊敬。相反的,哪怕你是第一勇士的后代,只有实力不够,人们也会不加掩饰的表露出对你的轻蔑。
  虽然自己也有意识的露过几次魔法,但显然绝大部分的半兽人们根本都不能理解它们,在他们看来,自己的那几个魔法,不过是些微不足道的小把戏,完全不值一提。
  “我杀过一头雷霆蜥蜴,它比大象还大,还呼哧呼哧的闪着电光……”
  “有一次,沙尘暴把我和队友吹散了,我在沙漠中乱走,竟然碰到一株有三米多高的仙人柱……”
  喝了一点酒的蛮子们开始自吹自擂,向新近的队友吹嘘自己的英勇无敌或死里逃生的经历,虽然他们都喜爱吹牛,但偏偏水平又极其有限,翻来覆去就是那么几套,所以很快的,沃尔夫和凌又成了聊天的中心。
  “听说你们南方有个天空竞技场,你去过没有?”锋向沃尔夫问道。美女、烈酒和竞技场是他们永恒的三大话题。
  “没去过,但我一个好友红虎去过,还晋级到了五十级。”
  “天空竞技场算什么,比我们的兽王竞技场差远了,我们兽王竞技场一级的新手,都能打败你们那边一百级的家伙。”
  “咳,他们的天空竞技场只是一陀屎,我家里一个兄弟,在兽王竞技场死活都只能升到第八级,哪知道去了天空竞技场,哧溜一下就串到了七十二级。”
  “那是当然,他们南方猪早就舍弃了万神之父赐予的强壮身躯,我最差劲的哥们都顶他们十个。”
  “去年冬天,我还在竞技场赢了十来个金币。”
  “吹牛吧,凭你那三脚猫的功夫,能打进内场就不错了。”
  “肯定是吹牛,他去年还哭哭啼啼的找我借钱呢。”
  “他奶奶的,在赌场输光了。”
  ……
  又走了好多天后,他们终于走出沙漠,来到了奇罗楼荒原。安迪尔河的一条直流在这里静静的流淌着,河边是成片的胡杨林、盐节木和沙拐枣也四处可见,沙漠中那死亡的气息在这里渐渐远去,库克桑兹近在眼前。
  旭痕小说网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